<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八面玲珑
    秦郁和金昔一同进入到了学校,原本保安是很严格控制来往的人员的,她们俩都没穿校服,但不知怎的,保安一句话也没多说,很轻松就放她们进去了,

    金昔看着门口长长的阶梯,感慨道:“你们学校真大,”

    秦郁笑了笑,说道:“我们学校算小的了,”

    金昔蹙眉瞪了她一眼,说道:“我没读过高中,怎么会知道,”

    秦郁摇头笑了笑,没有回金昔的话,

    走上石阶梯之后,各式各样的教学楼便出现在了她们眼前,往右边走是足球场,往左边走是篮球场,秦郁对金昔说道:“徐争以前在上学的时候,经常被人欺负,左边有个篮球场,篮球场后头有一片小树林,可以翻墙从学校溜出去,学校很多不读书的坏学生就经常在这里聚集,拉着他们看不顺眼的人就拖到这里来揍一顿,如果被学校的老师发现了可以迅速翻墙溜掉,没人管得了他们,”

    金昔同秦郁一同往篮球场处走,哼了一声,说道:“你少骗我了,徐争那种人,要不是遇到了你,怎么可能会被别的人欺负,”

    秦郁笑着说道:“他以前很瘦,个头也不高,加上脾气好,性格又老实,很多坏学生就都欺负他,其中也有我的关系吧,现在想想,还挺对不起他的,”

    金昔瞪着她说道:“你只有这个对不起他吗,,”

    秦郁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还有很多,看来在你眼里,我真是罪孽深重啊,”

    秦郁和金昔一同走到小树林,秦郁看了一眼,说道:“那里的围墙还是没有修好,估计修好又会被学生破坏了,这里依然可以翻出去,”

    金昔脸上出现了一丝异色,迅速跑到围墙旁边,作势想要爬上去,

    秦郁对她说道:“你干什么,,”

    金昔头也没回地说道:“我想翻出去,我也想试试逃学是什么滋味,”

    秦郁没好气地说道:“好吧,”

    金昔个子虽小,但十分灵活,起跑一跳,抓住了围墙的最上方,然后一下子就爬上去了,随后跳了下去,来到了学校外面,

    金昔脸上出现了一丝喜色,对秦郁说道:“我还不错吧,”

    秦郁笑了笑,走到了另一边,另一边是铁网,前面有一棵树挡着,树后面的铁网被学生拉开了一道口子,藏得比较隐蔽,但秦郁全都清楚,很轻松的钻了过来,也来到了学校外面,

    金昔目瞪口呆地说道:“你,,,有这个地方,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秦郁说道:“虽然我们都叫翻墙,但其实是钻这道网,”

    “哼,”金昔似乎觉得自己被耍了,满脸不悦,自顾自地朝前方走去,

    秦郁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她的身后,看着金昔傲娇的背影,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说说,徐争如果以前经常被人欺负,那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瞧他怎么都谈不上老实吧,不过,,,严格来讲,他还是挺老实的,,,”金昔忽然想到什么,率先开口对秦郁问道,

    秦郁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对她说道:“人都有一个底线,当人忍耐到了极致,他的性格就会发生一点变化,徐争和你一样,性子其实很急,也很直,当他被逼到绝路了,他想着一定不是消极放弃,而是绝地重生,所以我根本不会劝你去打比赛,因为我知道徐争一定会回来,你也一定会上场,”

    “你是怎么知道的,”金昔停下脚步,惊疑不定,转过头看着她说道,

    秦郁说道:“因为我了解他,和他相处这么久,我在他身上见到过很多次这种情况了,所以才会有这种预感,”

    “你了解他,你有多了解,”金昔不服气地问道,

    “我可能是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了,”秦郁淡淡地笑道,

    “放屁,你把你对他的了解,都用在算计了他身上,你就不配了解他,认识你这种人,他真是倒霉,虽然我从来不同情他,但我实在忍不住了,”金昔愤愤地对秦郁说道,

    秦郁笑了笑,没有多和金昔辩解,继续说道:“徐争其实挺聪明的,他不傻,很多事情都看得很透,但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急躁,一旦遇到让他一时间没办法立刻想明白的事情,他就会失去理智,如果你以后和他在一起了,应该让他戒骄戒躁,让他的心尽量平静一些,日子会过得好很多,”

    “我没瞧着他哪里急躁过,相反我觉得他一直很冷静,但我还是谢谢你的提醒了,”金昔鄙夷地看着秦郁,迅速回道,

    秦郁无奈地摇摇头,对金昔说道:“我看你们俩,以后谁劝谁戒骄戒躁,也说不定,”

    前方十字路口的行道树相互渲染着洁白的天幕,天空掠过归来的飞鸟,十字路口处红绿灯与车流交印成影,天上十分明亮,也有着一颗难以直视的大太阳,

    “秦郁,我想问你,你活得累吗,”金昔忽然转过头对秦郁问道,

    秦郁笑了笑,看着前方的人流,说道:“谁活着不累呢,”

    金昔说道:“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心甘情愿地为沈晗青那种人办事,”

    秦郁仰起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半会,她才深呼出一口气,对金昔说道:“金昔,你今年多大啦,”

    金昔说道:“十八,怎么,”

    “十四岁的时候,你在干什么,”秦郁继续问道,

    “十四岁的时候,,,不记得了,在整天玩游戏吧,”金昔见秦郁文不对题,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秦郁笑了笑,说道:“是啊,你十四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记得了,我又怎么记得,我是在那年认识的沈晗青,他教我为人处世不要表明自己的心迹,逢人只说三分话,他对我说的很多道理,我也都觉得是对的,我也在认识他之后,过得很好,他改变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他,”

    “所以你就要去害徐争,徐争欠你的,”金昔愤怒地对她说道,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秦郁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看着她说道,

    金昔蹙眉看着她,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心机很深的女人,我绝不愿意和你这种人交往,”

    秦郁笑了笑,说道:“是啊,连你都觉得我心机深,也说得没错吧,但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回事,就像,,,如果一个心机很深的人能让你看出来,那其实他的心机就不够深,甚至幼稚,真正心机深的人,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幼稚的人,就是这样恰好相反的,”

    “你当所有人都是笨蛋吗,照你这么说,你其实很幼稚喽,傻子和天才看一个人也有不同的区别,天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心机深,但傻子不一定看得出来,”金昔不服气地说道,

    “对,你说的很对,可能是我说的还欠点思考吧,傻子太多,天才不多,”秦郁对金昔的观点一个也未曾反驳过,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你这个人自我觉悟还挺高的,早有这么高的觉悟,为什么还总是干这样无耻的事,”金昔淡淡地对她说道,

    秦郁说道:“是啊,你看,我就和路边的小草一样,风往哪边吹,我往哪边飘,有的人说我八面玲珑,有的人说我如虫卑贱,我看似向往自由,其实处处受到束缚,至少被人一拔,就没啦,一棵草能有自己的选择吗,”

    “你想表达什么,”金昔不解地看着秦郁说道,

    “我想说今天天气不错,太阳很大,小草很高兴,”秦郁对金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神经病,”金昔鄙视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快步向前走去,

    “八面玲珑,,,”秦郁眼神逐渐平和下来,喃喃自语道,

    “这也许是对我最好的褒义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