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闭关六日
    “醒哥,这次我是真的想通了,帮帮我,我想拿冠军,我想带领队伍战胜SKT,”

    第二天早上九点,我来到了永猎双子网咖,

    “想通了,放得下了,”钟醒咧嘴看着我说道,

    “放得下了,你说得对,”我对他说道,

    “你怎么才能向我证明你放下她了,”钟醒看着我说道,

    “因为有人比她更重要,而那个人,在赛场上等我,我得去见她,”我言简意赅道,

    “是金昔吗,”

    “嗯,”

    钟醒点了点头,他侧过身子,伸出手,对旁边的人说道:“小慰,把东西拿过来,”

    随后,那个如小山一般的壮汉提着一个小袋子,走到了钟醒面前,把袋子递给了他,

    钟醒手中把玩着那个塑料袋,对我说道:“我要你放下秦郁,不是为了干涉你的事情,而是希望你浮躁的内心能够平静下来,既然现在你说你放下了她,那想必内心也很平静了吧,”

    我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很平静了,我现在知道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那好,”他把那个袋子扔到了我的脚下,说道:“现在你把这里面的东西给拼好,里面有胶水,拼好了,我就帮你,”

    我一愣,随即蹲下把袋子捡起,朝里面看了一眼,

    这里面就是被我摔得粉碎的蜈蚣吐珠玉佩,,,

    我抬头看了一眼钟醒,钟醒此时已经背过身去,安然自得地玩起了拳皇,

    我沉默了片刻,似乎也明白了他的用意,随即一咬牙,说道:“好,我拼,我不浮躁,”

    我拿起袋子,坐在了他的旁边,将袋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把里面的碎片全部倒了出来,但我一时间仍然有些无法下手,太碎,太乱了,我连从哪里开始都不知道,

    钟醒看了我一眼,随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摆在我旁边,指着上面说道:“这是这块玉佩没碎前的样子,你照着上面拼就行,”

    钟醒的手机上,的确是蜈蚣吐珠玉佩的图片,还分了好几张,侧面图,正面图,俯视图都有,活生生的工程制图课程,,,

    我拿起碎片,苦笑地调侃道:“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你还给我上了一堂手工课,”

    “NO,”他摇摇头“这不是手工课,这是心理教育课,”

    “好吧,”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反驳他的任何观点,而是虚心接受,开始拼接起来,,,

    从早上九点,一直到下午五点,

    我一直在重复做这件事情,这比任何拼图都要困难,这些碎片都是无规则的,很难契合,我以前又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情,直到夕阳落山,我才拼好三分之一,而且样子很勉强,很难看,

    钟醒玩了一天,似乎也累了,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随后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样,拼好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有些惭愧地说道:“没有,才拼好三分之一,”

    他凑过头看了一眼,说道:“你拼得还真丑啊,我完全看不出来这是我以前那块玉佩的样子啊,”

    我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这不是你做到的最好的,”说罢,钟醒大手伸了过来,连带着桌子上的碎片和被我拼好的三分之一的玉佩,都被他抓在了手里,在我拿着胶水和碎片愣神的片刻,他把手中的碎片往地上重重一摔,说道:“这不是你拼的最好的,我要你重来,”

    胶水的黏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差很多,钟醒这么一摔,再次把玉佩摔得粉碎,甚至比我拼好之前的更碎,而且碎片七零八落,恐怕完整的捡起来,都要不少时间,

    我震惊地看着他说道:“你干嘛,,我没拼好,你也没必要重新甩在地上吧,”

    “哦,”钟醒看着我,把电竞椅移开,他伸出脚,踩在地上的碎片上,使劲踩着磨着,碎片恐怕又多了十几块,

    随后,他用手指了指地上的碎片,说道:“请捡起来,然后重新拼接,”

    我愤怒地看着他,喘着气,怒火有些上升,

    但他却毫不惧怕地看着我,竖起一根食指说道:“拼不拼是你的自由,你想走现在就能走,这里没人拦着你,”

    说罢,他又伸出脚,作势又要踩上去,

    “别踩,别踩,”我一下子就焉了下去,连忙阻止道,

    我心中隐隐有些明白他的用意了,我强自按捺住内心的不耐烦和焦虑,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道:“我拼,”

    他笑了笑,没有回我,再一次看着屏幕,专心地去打着他的拳皇了,

    我耐下性子,蹲下开始捡着地上到处都是碎片,我花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地上的碎片全部捡好,有些上面还有很多灰,我用纸一一擦拭后,才开始着手第二次拼接,

    如果说上一次我还能花点时间勉强拼好的话,此时我看着桌子上细细碎碎的碎片,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现在对我来说,这些碎片压根就不可能拼成以前那块玉佩的样子,我想任何人都没办法做到,除非是有什么能够复原的机器,,,

    我看了一眼钟醒,他仍然对我这边漠不关心,我只好再想想别的办法了,

    我先找到上面有胶水痕迹的碎片,把它们分了出来,然后想办法把那些细小的碎片还原成一个大一点的碎片,光是这个阶段,我就花了三个小时,才把之前拼好的碎片复原了一小部分,

    随后,我又开始找着另外的碎片,一个个的去对接口,看看哪里能对接得上,我已经是毫无头绪了,基本在瞎拼,但我仍然的很努力的在做这件事,

    凌晨一点,

    南城的网咖没有海城网咖那么严格,这里都是允许通宵营业的,我从上午九点坐到现在,花了十六个小时在这件事情上面,中途除了上厕所,我连东西都没有吃,肚子饿的发慌,而且桌子上的碎片,仍然不成样子,根本没办法拼好,

    此时钟醒转过身,看了我一眼,对我问道:“累了吗,”

    “不累,”我手中在小心翼翼地拼接着碎片,迅速回道,

    “那饿了吗,吃点东西,”钟醒手中拿着一大叠烤串,笑着在我面前晃悠着,

    “不想吃,”我皱眉回道,

    钟醒笑了笑,也没继续问了,在我旁边肆无忌惮地吃起东西来,香味闻得我有些分神,手下的动作都慢了不少,

    我从桌子上摸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想让自己冷静集中起来,不被他干扰,

    在饱受煎熬的一个小时过去以后,钟醒终于慢慢悠悠地吃完了,

    他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先回去睡觉了,你慢慢拼,明天早上,我能看到成品吗,”

    “能,”我坚定地回道,

    “嗯,”钟醒将机子挂在这,转身带着几个人离开了,

    ……

    钟醒等人走到门外后,他身旁的大汉对他说道:“醒哥,这小子还真被你说中了啊,”

    “男人的梦想与浪漫,哪里说放下就能放得下,他放弃不了的,”钟醒笑着说道,

    “这小子见你的时候脾气还挺暴,一直不服你,现在换了个人似的,已经有点变化了,”那大汉笑道,

    “没有,他还是不服我,只是忍了下来,我就喜欢他这股忍劲,去给他留在比赛场上爆发出来,效果会比较好,要是他的这股傲气这么容易就能被我改变,那我也没必要这么帮他了,那就真是朽木不可雕,”钟醒说道,

    “他怎样才算合格,”那大汉问道,

    “明天早上见分晓,”钟醒点燃一根烟,呼出烟圈说道,

    ……

    第二天九点,钟醒等人来到了永猎双子网咖,

    而我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24小时,一刻未歇,

    “怎么样,拼好了吗,”钟醒精神看起来很好,他的腋下夹了一个黑色袋子,对我问道,

    “拼好了,”我点头说道,

    钟醒把目光放到了我身前的桌子上,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你拼好的玉佩,,”

    桌子上的玉佩,虽然已经拼接好,但已经完全不是之前蜈蚣吐珠的样子了,甚至谈不上半点相似,

    “这就是我拼好的样子了,”我转过头,平静地对他说道,

    “那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他笑着对问道,

    “知道,”我点了点头,

    “想说什么,”他问道,

    我伸手拿起我这24小时苦苦拼接的玉佩成果,用力往地下一砸,玉佩再次四分五裂,我转过头对他说道:“是这样吗,”

    钟醒爽朗地大笑起来,说道:“很好,很好,”

    他看着我的眼睛,而我因为熬了一夜,眼睛有些发红,布上了一些血丝,但我仍然坚定不移地看着他,

    “跟我来包厢,”他从我身边走过,背对着对我说道,

    “等等,”

    我弯下腰,开始捡着刚才被我摔得粉碎的玉佩,

    “哦,你在干什么,”他好奇地看着我说道,

    我蹲在地上对他说道:“我答应你会拼好,就一定会拼好,今天你不满意,但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满意,”

    他又是爽朗地笑了起来,随后逐渐平静下来,对我说道:“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你真相信天底下有破镜重圆这件事,与其为修复缺憾的碎片而再次折磨自己,不如就这样让它碎了,破镜重圆,它也是破的,我怎么满意,”

    我对他说道:“如果这东西破了我就将它当成碎片扔了,那证明我心里其实对此芥蒂,如果它破了我将它捡起来修补好,才代表我真正放下了,”

    钟醒微微一愣,他走过来,蹲在我前方,帮我一同捡着地上的碎片,说道:“小伙子,了不起,你的境界比我高,受教了,”

    将东西收拾完毕以后,钟醒带着我走到了一个包厢里,他把黑袋子取下,里面是一个崭新的黑色键盘,键盘很大,机身很漂亮,但唯一不同的是,这键盘似乎是反的,小键盘和字母键盘是反的,什么键位都和正常键盘是反方向,看上去很是怪异,

    钟醒注意到了我疑惑的眼神,对我问道:“24小时没睡觉没吃东西了,你还这么有精神,还有力气观察我的键盘,”

    “你这个键盘,,,怎么是反的,”我对他问道,

    “不仅仅是键盘是反的,还有鼠标,,,”他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鼠标,这个鼠标也是反的,难道他是左手用鼠标的左撇子,

    “离S赛半决赛的开幕还有五天,五天之后是KT对阵DY,而你们战队是第二天,所以你还有六天的时间,这六天里,闭关六日,准备好和我吃点苦头了吗,”他将键盘和鼠标成功安装上去,打趣地对我问道,

    “别说吃苦头了,屎都吃,”我言简意赅地说道,

    钟醒没忍住笑了出来,说道:“很好,我欣赏你这种心态,在我旁边坐着,我教你什么是真正的中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