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梦中是她
    “徐争,你怎么又把门给锁了,开一下门,”

    房间外闹哄哄的,王诗楠自从上次回了一趟家,消失几天不知道去了哪里以后,又回来了,我还原以为她会一直消失,

    我在房门内对她说道:“你想干嘛,不是劝我去比赛的吧,劝我比赛的话,我就不开门了,下午想睡觉,我要睡觉了,”

    “别睡了,我有重要消息要跟你讲,你一定不知道,你先把门打开,快点啊你,”王诗楠继续催促道,

    我万般不情愿的走下床,走到房门口,把门打开了,

    王诗楠匆匆跑了进来,对我说道:“这一次S赛的半决赛是在南城,你知道没,”

    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缩回到了床上,说道:“你要和我说的消息,就是这个,我几个月前就知道了,”

    王诗楠说道:“对啊,在南城,很方便,现在很多战队已经陆续来南城了,你快点回去参赛,”

    我对她说道:“我不是说不要和我提比赛的事情吗,你能不能直接讲重点,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直说,”

    王诗楠进了门坐下以后,却又不着急了,似乎突然有了把握,慢慢对我说道:“你是铁了心的不想去比赛吧,”

    我沉?了一会,对她说道:“是,”

    “那好,我也不劝你了,现在我就把我知道的消息告诉你,”王诗楠一反常态,变得胸有成竹起来,

    “说吧,”我低头玩着手机,故作漫不经心地对她说道,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好奇的,

    “你知道你们战队为什么又没解散了吗,”王诗楠突然对我说道,

    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们战队何时解散过,”

    王诗楠继续说道:“你们以前的老板叫柳雨芊是吧,你的大学同学,”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是她啊,现在也是她,”

    王诗楠立即反驳道:“现在早就不是她了,她在找你们之前,就已经把你们战队解散了,你们现在的老板是另外一个人,只不过没有调整你们阵容,也没有改变你们现在的运营方式,只不过你们现在的战队所有权,已经从柳雨芊到另外一个老板身上了,”

    “真的,”我坐起身,皱眉对王诗楠问道,

    “真的,”王诗楠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知道我最新消息,你们战队所有权易主的事情,现在圈子内只有极个别的人知道,”王诗楠接着补充道,

    我想了一会后,对王诗楠说道:“那又怎么样,我们老板也不是第一次换了,换了三个,我们战队也可以说是一个三姓家奴了,不过无所谓,不管我事,老板爱谁谁吧,”

    王诗楠不紧不慢地坐在了我的床边,凑近对我说道:“那我要告诉你,你们老板姓金呢,”

    我好笑地说道:“姓金又怎么了,他姓铜,姓银,还是姓金,和我有关系吗,”

    “你真不明白和你有什么关系,”王诗楠歪着头,看着我说道,

    “不明白,”我摇着头,淡淡地对她说道,

    随后,王诗楠一言不发,只是眼睛带笑地看着我吗,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皱眉对她说道,

    “你再仔细想想,你身边,有谁姓金,”王诗楠这话刚一出口,我立即就反应到了什么,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你,,,你说什么,”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说道,

    王诗楠见到我如此巨变的反应以后,好像更有把握起来,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说道:“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就问你,你身边有谁姓金,”

    我瞪大眼睛对她说道:“这不可能吧,她怎么可能买下我们的整个战队,一个能参加S赛的战队,起步价起码二亿往上走了,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她不可能,但是她家里的亲戚却有可能,”王诗楠接着说道,

    我木讷地回过头,喃喃道:“她家里的亲戚,她家里有什么亲戚,,,”

    仔细想想,金昔从小家境贫寒,她妈拉扯着她和她哥长大,家里一贫如洗,我初见到金昔的时候,金昔和我下饭馆甚至只舍得吃一碗面,家里穷成这个样子,哪里会有什么有钱的亲戚,

    但此时,我忽然记起来了,

    金昔是离异家庭,

    而且她和我说过,她小时候家里条件相当不错,她爸很有钱,后来生出了变故,她爸抛弃了她们,狠心让她妈一个人拉扯着这对兄妹俩长大,所以她一直很恨她爸,

    难不成,这个买下我们战队的人,是金昔她爸,

    我转过头对王诗楠问道:“买下我们战队的,是金昔的爸爸吗,”

    王诗楠耸了耸肩,说道:“大概吧,她爸挺有钱的,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在沿海那边的城市生意做得很大,现在住在温城,温城大佬,你懂的,”

    我皱眉说道:“怎么可能,金昔不是很恨她爸吗,几乎是断绝父女关系的那种状态,她爸为什么会来出手买下我们战队,金昔去求的,”

    王诗楠说道:“我具体上不了解金昔和她爸的关系,但是我知道,他爸在温城那边把话放出去了,要把金昔嫁出去,可能是作为买下你们战队的条件,”

    我瞬间就感觉怒火从腹中燃起,瞪大眼睛对王诗楠说道:“你放屁,这两者有什么关联,,金昔他爸为了把她嫁出去,会拿出两亿以上的钱来收购我们战队,扯淡,他不收购我们战队,金昔就不用嫁出去了吗,”

    金昔那样执拗的人,难道会再一次为我放下她骄傲的尊严,

    王诗楠摇摇头,对我说道:“你想得太美了,你自己也知道金昔和他爸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而且她爸是那种大老板,做大生意的人,要和很多政届上的人合作,他爸把金昔嫁给一个公子哥,稳定一下关系,交秦晋之好,完全合情合理,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二亿对我们而言算多,但是对金昔她爸来说,算多吗,也许合作完成一个什么生意,这些钱就到手了,可能做亏本的买卖吗,”

    “不可能,,,”我一时间无法反驳王诗楠,却又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只得摇着头,目光涣散,感觉灵魂一下子被抽离出去,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

    “不可能,不可能,,”我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我立刻坐起身,光着脚开始在房子内上蹿下跳,整个人都进入了癫狂的状态,心在滴血,

    “金昔要嫁别人了,不可能,,,”

    王诗楠立即抱住我的胳膊,柔声对我说道:“你先别激动,这是我听到的小道消息,不一定准确,不一定准确的,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必须要亲自去问金昔,你也知道嘛,金昔不喜欢别人给她做主,而且,,,”

    “而且什么,”我忽然转过头,眼睛中已经布满血丝,看着王诗楠说道,

    王诗楠认真地看着我,说道:“而且,你有没有想过金昔为什么会这么做,你们战队原本已经彻底解散,现在之所以能够重组,是她拼命挽回换来了,你们老板确实是她爸,这条消息千真万确,但她爸会不会把她嫁出去,这个我还不能确定,你得自己去问她,”

    金昔为什么会这么做,

    她希望我能够上场,,,

    她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来维护我的梦想,,,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了,你走,,”我脑海中只要想到金昔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就无法理智的思考任何事情,我强行把王诗楠给推出房间,然后把门关上,

    “那个消息不一定是真的,,,你要自己去问她,,,”王诗楠站在门外敲着门对我说道,

    “你走啊,”我无力地靠在门上,滑落地坐了下来,

    ……

    “徐争,徐争,,,”

    “我在这里等你,”

    “我一直在等你过来,”

    又是那个梦,不过这一次,梦中的那模糊不清的身影,已经逐渐开始清晰起来,

    逐渐亮起的光芒,让我看到了那个人影的真实样子,婉而约的眉,清而澈的眼,微笑恬静,青丝如瀑,花貌如昨,但她的眼角,却源源不断地流着泪,站在远边,遗憾又无助地看着我,

    在我精神濒临崩溃,被各种事务缠身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却始终留着她的印记,

    原来,,,她才是对我最重要的人,

    我猛地睁开双眼,发现,眼泪已经把枕头浸湿,窗外电闪雷鸣,凌晨时分下起了瓢泼大雨,

    雷声没有唤醒我,梦却唤醒了我,

    “记得把我的手串还给我,”

    脑海中,又浮现了我在临行前她对我撕心裂肺的大喊,

    往事依稀浑似梦,都随风雨到心头,

    我爬下床,从房间的柜子里,拿出了她的手串,然后把它戴在了手腕上,

    看着那串被烧得发?,却被她精心穿好的手串,我终于明白了,

    交往都是初逢,爱情都在心里,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回声,

    我,还欠她一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