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王诗楠的到来
    S赛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而小组赛却已经全部进行完毕,

    FYW战队在小组赛的后半期,逐渐找回了一点状态,从倒数第二一路连胜到正数第二,并且击败过本组排名第一的韩国战队KT,顺利晋级,进入四分之一决赛,

    而本届的八强名单也对LPL赛区十分友好,,FYW,三个中国战队顺利晋级,

    韩国战队,都是小组第一的成绩晋级,最后一个小组,既没有中国战队,也没有韩国战队,顺利晋级的是排名第一的TSM战队和排名第二的台湾同胞闪电狼FW战队,

    我窝在家里,用手机看到这条新闻以后,心中的感觉十分复杂,

    我们战队仍然在努力的往前走,克服了很多困难,从小组倒数第二的成绩打到了正数第二,接下来的四分之一决赛,他们肯定要面对强大的韩国战队,而我依旧窝在家里,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帮助,依旧是战场上的那个逃兵,

    虽然我打职业的时间还不长,但是,FYW这支战队,几乎浸入了我所有的心血,蕴含着我的能量与梦想,曾经是我无数次想要坚持下去的动力,我多么想亲手带领这支战队在这种国际赛场上驰骋着,

    离上次去见钟醒,又已经过去三天了,

    我一时冲动将蜈蚣吐珠的玉佩砸得稀烂,也成功的砸断了自己的最后一条后路,

    其实我心里明白,钟醒说的话都是对的,但是我不愿意承认,我不愿意从别人口中说出“秦郁”二字,我和秦郁之间,我不想要别人来教我怎么处理,他刺痛到了我的内心最敏感的一处地方,

    我说服自己回去,不但是因为我在居子涛,老大老二他们那里重新获取到了勇气,同时,我也想回去和秦郁做个了断,和沈晗青争一争高下,甚至因为我看到自己真心对待的那些朋友给予了我足够的温暖,给予了我足够的回报,我甚至在幻想,秦郁那里,会不会有一丝丝回转的余地,

    哪怕只有一点,

    我的内心矛盾而又纠结,一面被秦郁伤害得支离破碎,又一面幻想着那些不可能的可能,

    我明明很恨她,但我仍然幻想她会告诉我其实她爱过我,也许我会拒绝她,甚至嘲笑她,但我就是需要这样一个被承认和认可的过程,那样会让我的内心好受一点,

    但钟醒那天的话,无疑把我的这个幻想给撕得粉碎,他说得很现实,很有道理,但我接受不了,就像喜欢吃鱼的猫,明明不会游泳,却仍然在幻想吃到鱼,当有人告诉那只猫,你没有游泳的能力,凭你的能力一辈子不可能吃到鱼的时候,那只猫会发狂,

    我就是那只正在发狂的猫,

    这四年来的点点滴滴无数次的在我脑海中放映,

    实在太真了,太真实了,

    我努力地去回想她在与我在一起时所留下的破绽,可是,我找不到,真的找不到,

    我不相信一个人的演技能到如此地步,她看向我的眼神,对我的笑,一次次给我的鼓励,一次次细心的教我一件事情该怎样去做的时候,我觉得她真的很迷人,从内心散发到外表,我一直坚信,她一定是爱我的,

    在小事上的默契,在大事上认同,她给了我想要的一切,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我到底该如何去回忆,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为什么她要帮沈晗青,把我落到这个下场,

    我对她又爱又恨,执着到难以放下,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我好恨,

    我越想越觉得胸闷气短,于是把自己的窗户打开,奋力地呼吸着,不想去想,又不得不想,

    男人一辈子会不会只喜欢一个女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男人的这一辈子,肯定有一个让他产生过无数念想的女人,

    那些念想如蚂蚁一般啃噬着心头,无数次的趋势他去犯错,去自我折磨,

    我很想从这种状态中解脱,但时至今日,我仍然无法走出来,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走出来,

    ……

    “八进四,四分之一半决赛,,正式展开,”

    “我们可以看到,TSM果然是邪教战队,他们将FYW战队原创开发的三虚弱战术给学了过去,下路不但用出了热门组合卢锡安加卡尔玛,同时配合中路的发条,足足有三个虚弱,不知道FYW战队在赛前会不会预知到这一点,毕竟两边的召唤师技能在阶段是没办法知道的,否则,我们赛区自己发明的东西,被别人学了过去打自己,没有一手正确的应对手段,可能会十分难受,”

    “天呐,FYW战队再次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视觉震撼,死歌,千珏,我多久没有在比赛中看到这两个英雄的出现了,”

    “FYW战队这一手选人实在太惊艳了,FYW战队的教练也在他们身后指挥着布局,有FYW战队的比赛就是精彩的比赛,死歌加千珏,又矛盾,又兼容,好一个中野组合,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他们接下来是如何发挥的了,现场的观众,让我们一起给咱们的全华班本土战队FYW喊出加油,”

    我正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心情复杂地看着FYW战队的直播,

    “你回来啦,饿不饿,”

    “不饿不饿,徐争在不在家,我找他有事,”

    “小争在自己房里…”

    我妈话还没说完,随后,我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砰砰砰,”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徐争,就妈一个人在家,你还上什么锁,”

    是王诗楠回来了…她的语气显得很着急,

    我把手机放下,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面无表情地看着王诗楠,

    “你这…”王诗楠一见我的样子,首先当然是把目光放在了我的头发上,有些怔住了,

    “你头发怎么了,”王诗楠对我说道,

    “没怎么,”我转过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下,

    “我听说那天你被气得吐血了,你这头发,也不会在那天白的吧,”王诗楠的语气逐渐柔和了下来,对我问道,

    我说道:“没有,我心情不好,自己去染的,”

    王诗楠走到了我的床边坐下,摸着我的头发说道:“你骗什么人,你和我说过最讨厌染发,而且这明显就是…很自然的白发,”

    我笑着对她说道:“是吗,确实很自然,”

    王诗楠叹了一口气,随后摇着我的手臂说道:“我跟你说,你现在快点回去比赛,我就说我怎么没在现场看到你去比赛了,原来你果然偷偷跑回来了,受的打击太大了吧,我早就和你说过,秦郁不是好东西,你不听,现在吃亏了吧,”

    我微微一笑,对她说道:“怪不得那天你死活不肯让秦郁进门,处处刁难她把她从我家气走,原来这些东西你早就知道了,沈晗青看来还挺信任你的,你很优秀,沈晗青也是一个好东西,你们郎才女貌,很般配,怎么,沈晗青让你来劝我去比赛了,”

    王诗楠气急道:“你是不是傻啦,,我什么时候害过你,听你这口气,意思是我做错了,你还怨到我头上了,”

    我一言不发,脸上仍然带着微笑,但双目中似要喷出火焰,我强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声音颤抖地对她说道:“王诗楠…我问你…这件事情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这么久,,”

    说到后面,我实在无法忍住,脸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声音近乎是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