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烂泥
    “终于想清楚,来找我了,”

    上午九点,永猎双子网咖内,钟醒坐在电竞椅上,转到一边面对着我,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那块蜈蚣吐珠的玉佩被我重新串好戴在了脖子上,我微微低下头,恭恭敬敬地对他说道:“我想好了,钟醒哥,”

    “不是说害怕去面对那些人吗,怎么想了几天,又不怕了,”他继续笑着对我说道,

    我对他说道:“我想明白了,我前行的道路不应该到此打止,我不想面对的一切,最终会长成我的血与肉,咬咬牙就能过去了,未待旭日,不可语寒,”

    钟醒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你是自我励志,励出来个大道理了,所以才来找的我,”

    虽然他说的话怪怪的,但是我也没法否认,于是继续谦虚地对他说道:“你能帮我吗,”

    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帮你,我能帮你什么,”

    “帮我对付沈晗青,让我拿第一,”我认真地对他说道,

    他把椅子又转回到了屏幕,对我说道:“来,过来陪我打两把拳皇,”

    我略微尴尬地说道:“我们在这个网咖的一台机子上…打拳皇,”

    他返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有什么不妥吗,”

    此时大早上,是网咖人最少的时候,也没什么人,我无奈地点头说道:“妥,妥,”

    我将旁边的一个椅子移了过去,把手放在他那台机子的小键盘上,和他开始选人打拳皇了,

    我拳皇的技术不太好,他也很差劲,我们两人打得难舍难分,菜鸡互啄,

    “徐争,首先,我要和你说明的是,我没办法直接帮你,”钟醒虽然看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按得啪啪作响,但显然,他和我一样,注意力都没有放在拳皇这个游戏上面,

    “什么意思,”我也同样操作着界面上的人物,皱着眉头对他问道,

    “我和你口中的沈晗青不熟,甚至压根不认识他,他和我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我不想去插手你们这些小年轻的事情,”他笑着对我说道,

    我不解地说道:“你不会帮我对付沈晗青,那你要我来找你干嘛,”

    他淡笑道:“我送了你玉佩,给你一个这么大的人情,你还一味的来要求我,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自知理亏,只好对他说道:“不好意思,我…我实在太想赢了,不管是游戏上,还是生活上,我现在走投无路,只有你能帮我,”

    “每当你把一件事情成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你其实已经不用去奢望事情的结果了,你已经输了,”他笑着对我说道,

    “你现在英雄联盟技术已经达到职业选手的顶峰了,唯独欠缺一点,我让你来找我,就是想让你把这欠缺的一点补上,所以,小忙我能举手之劳的帮帮你,其他得靠你自己,我也没办法,”他对我补充道,

    我叹了一口气,点头说道:“那好吧,那我现在要怎么做,我欠缺了哪一点,”

    “K,O”

    我们拳皇对决的屏幕上,他使用的人物突然发力,使用一套连招抓到我的破绽把我带走,我输掉了,

    “知道你欠缺哪一点了吗,”赢下了这一把的对决以后,他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

    而我则是一脸懵逼,我们打的这几场有输有赢,他突然赢了一把后,为什么会对我问出这句话,这与英雄联盟有什么关系吗,

    我老实地说道:“我不知道…”

    他对我说道:“你心不静,所以这把你输了,否则你还有得打,因为我们两人的拳皇水平是一样的,”

    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对他问道:“你想要我放弃对沈晗青的反扑,要我心静下来好好去比赛,”

    他哈哈一笑,说道:“你错了,有仇不报非君子,你的故事我听郭佳说了,别说是你,就连我都咽不下这口气,只不过你具体想怎么做,我管不着,我指的也当然不是这个,”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钟醒哥,你别和我打哑谜了,现在S赛的小组积分赛就要结束了,我觉得我现在的队伍很需要我,”我正经地对他说道,

    钟醒点了点头,说道:“嗯,你明白就好,在S赛上,以你现在的基础,我敢保证,你一定能拿‘第一’,只不过前提代价很大,”

    “什么代价,”我好奇道,

    “我要你彻底忘记秦郁,和她不要再沾上一点瓜葛,就当这个人在你生命中从来没出现过,”钟醒忽然语气严肃地对我说道,

    我按下了回城键,将拳皇暂停,然后转过头震惊地对他说道:“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她现在对你的影响很大,可以说,你现在的所有烦恼,都是因她而起,你只有彻底把她放下,才能取得成功,”钟醒靠在电竞椅上,波澜不惊地对我说道,

    “扯淡,幼稚,”我站起身,冷笑着对他说道,

    “你难道还想继续再和她纠缠下去吗,比赛不想打了,第一也不要了,”钟醒依旧很冷静,继续看着我,

    我说道:“我没想过要她纠缠,只不过我和她还差一个了断,我这样对她,她这样对我,怎么说放下就能放下,”

    他摇头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想通,”

    “你根本就在存心刁难我,”我皱眉对他说道,

    “刁难你,刁难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现在的对手除了沈晗青的DY战队,还有,如果你把沈晗青作为一个职业生涯上的对手,那么我能帮助你赢他,如果你对他因为秦郁而带着主观色彩上的愤怒,你就永远也不可能赢他,”钟醒双手伏在电竞椅两边的搭手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你说得轻巧,这四年来,他想做的是一直把我作为一个培养的对手,这种被人戏耍的感觉你真的能懂吗,,我对他不带有主观色彩的愤怒…怎么可能,,我看见他就想把他痛殴一顿,我恨不得他能体会到我身上的一切这种挫败的感觉,”我愤怒地对说道,

    钟醒摇摇头,继续说道:“痛殴一顿,痛殴一顿能解决什么问题,他把你当成一个对手来培养,对你来说又怎么不是一件好事,只要你能把秦郁放下,你能成长到今天,还要多亏沈晗青,如果你在最后的结果上把他赢掉,他会比死了还难受,”

    “赢一场比赛算什么,我所爱的人,能回来吗,我在生活上,还是一个被他操纵得淋漓尽致的失败者,”我瞪大眼睛对他说道,

    “你还是没明白,回去吧,想通了再来找我,”他转过身去,不愿再看我,

    “我没时间了,队伍马上就要进入半决赛了,没有我不行,钟醒哥,算我求你了,你把我要掌握的东西告诉我,我自己去练,你告诉我还欠缺着什么,我自己会去斟酌的,”我对钟醒苦苦哀求道,

    “行了,你还差一个静下来的心,回去吧,”钟醒背对着我说道,

    “我看你和沈晗青就没有区别,我想做什么样的事情,当一个什么样的人,凭什么要你来指指点点,,这第一,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我赌气似的扯下了脖子上的玉佩,重重地甩在了地上,蜈蚣吐珠的那块玉佩,被我摔得粉碎,碎片散落在了网咖的各个座椅下,

    说罢,我愤怒地转过身,离开了永猎双子网咖,

    ……

    在我走后,上次在烧烤摊遇到的壮汉走到了钟醒旁边,看着我渐行渐远的背影,蹲下身子对他问道:“醒哥,这小子好像烂泥扶不上墙啊,”

    “你错了,他还差临门一脚,其实他已经听懂我在说什么了,只是一时间还没办法接受,等他什么时候接受,他什么时候就蜕变了,你说得对,这小子就是一滩烂泥,但所有价值连城的精美瓷器,都是烂泥做的,”

    “醒哥,那你还要再等他吗,”

    “来,帮帮我,把地上的碎片都捡起来,”

    “明白了,醒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