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长成了我的血与肉
    居子涛揉着自己的腿,想来也是走累了,对我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个我不太清楚,反正她们俩很久就认识了,”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涛哥,现在和梓涵姐每天生活过得很幸福啊,很羡慕你,”

    居子涛捶了我胸口一拳,说道:“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

    “我,”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和狗一样,”我自嘲似的笑了出来,

    居子涛说道:“反正我什么时候问你,你也会把自己比成狗一样,你现在多好,有着自己的任务和目标,S赛冠军近在咫尺,能和韩国人在电竞上进行厮杀,这种完成梦想的感觉…哪个男人不向往,男人都有一个英雄梦,我现在成为了千千万万中最普通的男人,赚钱,养家,今后生儿育女,日子虽然平平安安吧,但少了点你这样的激情,如果有再让我选择一次的机会,我愿意去打职业,而不是为了一点钱而当那些女主播背后的影子,”

    我听完以后,苦涩地说道:“涛哥,你想过没有,任何激情,其实都是为了宁静,古代将士上战场打仗,抛头颅洒热血,他们自己想打吗,其实还不是为了解甲归田的那一刻,你看着我很风光,但风光背后,吃了多少屎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

    居子涛哈哈一笑,说道:“吃了多少屎,你吃了多少,整天在训练中心骗吃骗喝,”

    我没好气地一笑,摇着头说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我就是那只跑到千里之外的海城去吃屎的狗,说实话,涛哥,我是真羡慕你,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愿意让你代替我去打职业,我当个代打打手,赚点钱取个老婆,生活不知道有多快乐,等你和我角色互换,你就知道我有多难了,”

    “看样子,你有一肚子心事,这个时候没在海城比赛,该不会是你在基地那边出什么问题,所以跑回来了吧,”居子涛对我一阵察言观色,一下子就猜到了真实情况,

    我没有否认,艰难地点了点头,

    “说说呗,刚才听你说到了秦郁,是不是秦郁的事,”居子涛对我问道,

    我摇摇头,对居子涛说道:“没什么,涛哥,一点小事,”

    “小事,我看不像,”居子涛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笑容有些生硬,但我有意的在回避这个话题,不想和居子涛提起,

    我知道,一旦提起,他肯定也会像老大老二老三一样,劝我回去打比赛,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他们没有经历过我的痛,只会站在旁观人的视角来俯视着我,然后会以他们认为的好的大局来劝说我,说得实际一点,我并不需要他们给我的建议,因为针没扎在他们身上,他们不会知道我的疼,

    居子涛又看了我一眼后,也没追问,而是拍了拍我的手背,说道:“我看你现在的内心状态很消极,对现在的生活很不满,但就我们刚才的那个话题来讲,你只有经历过才是人生,你现在上场打比赛,是你人生的宝贵经历,上阵搏杀其实是为了解甲归田的观点,只有上阵搏杀过的人才有资格这么说,一直在归田的人,是没有大声说话的资格的,更没资格去嘲笑那些上阵搏杀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太明白…”

    居子涛笑了笑,又对我说道:“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怯弱,对现在的生活不满,甚至开始厌恶了,然后对此烦恼,其实大可不必,我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很糟糕,也许是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一时间没让你想明白,但从大体上来讲,你去海城比赛,是绝对正确的抉择,是你人生一条闪闪发光的道路,你只需要朝前走,其他什么都可以不想,”

    “你不知道,我…”我刚想开口,却被居子涛打断了,

    居子涛换换对我说道:“你只有读完大学,你才有资格说读大学没有用,”

    “你只有达到家财万贯了,你才有资格说钱这种东西对你不重要,”

    “你只有拿到电子竞技比赛的冠军了,你才能羡慕我这种平凡度日的生活,”

    “但在达到之前,你说的任何东西,都是借口,你连羡慕都不行,那样只能诠释出你的无能,只能说明你没能力,是一个弱者,女人和小孩能为自己找借口,但男人不行,”

    “或许你心里会想,有些人读了大学和没读大学一个样,”

    “有些人赚了一大笔钱,还是会去乡下种地放羊,过上安静的田园生活,和本地家境贫寒,种地放羊的农民生活完全没两样,”

    “或许过几年这个游戏会淘汰,你觉得你练习的这些东西,都没有用,你会觉得,你还是和其他人,是一个样,”

    “但是,你记住,这些东西,就如同你小时候吃过的食物,你甚至已经忘记你小时候吃过什么了,但它们中的一部分,最终会长成你身上的骨血和肉,”

    说到这里时,居子涛将拳头放在了我的胸口上,看着我的心脏,对我说道:“我没必要去了解你发生了什么,因为你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你自己能想明白,我能做的,只能说出一点我自己的经验,毕竟路是靠自己走的,我没办法告诉你到底该怎么走,但我能告诉你,怎样走,能少一点磕绊,无论你现在是喜是悲,日子有多不如意,多想放弃电竞,多么羡慕他人的生活,这些统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始终要铭记,这些东西,最终会长成你身上的血,与肉,”

    说完以后,居子涛目光中带着鼓励,微笑地看着我,

    “大涛,别在那里扯犊子了,过来切菜做饭,你别想趁着和徐争聊天就混过去让我做,”厨房里传来了刘梓涵的声音,

    居子涛听后,立马弹射起步,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说道:“好嘞,”

    “谁让你买这么多菜的,做得完吗,”

    “老弟,老弟来了,”

    看着在厨房中忙活的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神情,居子涛的棱角已经被磨平了,也就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有几分当年的大哥气势,但他这种被磨平的棱角,就像郭佳手中的文玩核桃狮子头,棱角磨得越圆润,就越有价值,

    来到居子涛家里,我未和他们谈论自己身上的事情,餐桌上,说的也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吃着吃着,我忽然很多东西都想明白了,

    倒不是因为我听到了寝室兄弟还有居子涛说的道理有多么多么有用,让我顿悟了,而是在与他们交流和吃饭的这小段时间里,我有了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们都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管我是世界顶级战队的电竞选手,还是今后前途无量的卖饼捞金达人,他们都是把我当成最初的我看待,亦如我对待其他人一样,

    我依旧是寝室里的老四,

    我依旧是居子涛眼中的争老弟,

    而我所渴望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共鸣,

    哪怕我遭受到了背叛和隐瞒,遭受到了耻辱和打压,遭受到了抉择艰难与意志消沉,但我知道,至少还有这么一些人,让我的真心以待,换到了回报,

    正如居子涛先前所说的那样,有一部分的东西,已经长成了我的血与肉,

    ……

    晚上,我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户门口,窗外的微风吹着我的白发轻轻飘动,我手中紧紧拿着那块蜈蚣吐珠的玉佩,眼睛逐渐明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