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零九章 劫
    “老四,老四你怎么了,说话啊,”

    在电话这头的我久久不语,老三听我没动静,有些担心地催了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地对他说道:“我明白了,老三,那个,,,时间不晚了,你们早点休息,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说完以后,没等老三说下句,我直接把电话给掐断,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此时此刻,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当天夜晚,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拿着那块蜈蚣吐珠的玉佩,看了整整一夜,

    ……

    “郭教练,又过去三天了,整个S赛已经过去一周了,为什么还没有四哥的消息,”别墅大厅内,张子扬反复对郭佳问道,

    “那个,我们需要调整一下战术了,上周和TSM打的时候,他们明显把重心放在了下路,模仿了我们双虚弱的套路,双虚弱的最佳克制手段,就是全部拿持续爆发的英雄,不能拿瞬间爆发的英雄,上单可以用三幻神,但是不能拿输出,下路的话,用手长的POKE组合,中路可以拿出死歌,死歌是最不被虚弱克制的英雄了,还有,小林啊,这几天多练练千珏,男枪怕虚弱,千珏可不怕,满血进去吃虚弱,残血开大招,虚弱也消失了,照样能打输出,”郭佳看着自己手上的教练小本本,对在场的众人分析道,

    “我自己发明的战术,当然也有克制的手段,欧美的这些捞比想模仿我的东西,并不可取,”郭佳哈哈大笑道,

    周马尾和张子扬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周马尾对郭佳问道:“郭教练,这几天我们的状态也回来了,积分排名也打上去了,你就不能透露透露四哥的消息吗,”

    郭佳匆匆喝了一口茶,立即睁大眼睛,转过头对周马尾说道:“嗯,状态回来了很好啊,很不错,继续保持,马尾酱和子扬酱不可以就此气馁呢,新的一天也要元气满满哦,”

    张子扬无奈地瞥了郭佳一眼,说道:“教练又开始犯骚了,一提四哥这事就岔开话题,”

    “教练,如果要我使用肉坦型上单的话,中路又是一个死歌,打野又是千珏,那么我们前中期是不是太乏力了,虽然这种阵容从纸面上来讲很克双虚弱或者三虚弱阵容,但恐怕我们拖不到后期啊,”周逢游一直在冷静地听着郭佳的分析,此时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郭佳表扬道:“你们啊,看看人家周哥,知道把注意力放到该注意的地方,而不是整天问队长在哪,小徐队长只是去巡山了,巡完之后就会回来,”

    夸了一下周逢游顺便批评了一下其他人以后,郭佳对周逢游说道:“周哥,你这个有点多虑了,虽然上单是肉坦,中路是死歌,乍一看,前期中上两路没输出,而且千珏也是一个刷完了印记才有超高输出的打野,和男枪的前期战斗能力好像不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但阵容是不能够想当然的,你得这么想,我们下路启动是POKE流,维鲁斯是首选,没有维鲁斯就拿烬,我们下路一般怪ADC拿的多,这些主流的AD那些战队反而不会BAN掉,所以确保能拿到,千珏虽然前期能力弱,但远程打野英雄抓下路都很厉害,他前期可以针对下路,只要下路装备有优势,加上一个死歌,守塔能力就成型了,你一个肉坦上单,单守任何英雄都没问题,这样一来,中后期就是咱们的爆发点了,胜率就很轻松的到手了,”

    “原来如此,教练你想得还是比较周到的,受教了,”周逢游心悦诚服道,

    郭佳哈哈一笑,说道:“有问题就问,没什么不对的,我是你们教练嘛,”

    马翰诚立即说道:“那除了逢游哥以外,我们这四个人都想知道争哥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你能不能给我说说,”

    “你们啊,别整天想搞个大事情,我只能说,无可奉告,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三天我也没有他的动静,”郭佳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现在KT和SKT所向无敌,横扫一切,战队又都有无限的潜力,没有争哥的话,我们战队似乎看不到希望了,只求进入八强后,不要排到韩国战队,”林枫叹息道,

    ……

    自从寝室的几个兄弟给我打完电话以后,这三天我也没有再喝酒了,

    我每天早上都会出去,一个人散心,然后在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回来,

    我什么地方也没去,从过道走到河边,又从河边走到公园,累了就在路边坐一会,

    我想没人能体会得到我此时的心情的,

    我原来还被很多人期待着,,,

    但我从小到大,无论是什么时候,我都有一个很倔强的性格,

    我不喜欢让我在乎的人失望,

    在未接触英雄联盟以前,我不喜欢让我妈失望,所以成绩很好,

    在高中被人遭受校园暴力时期,我咽着不说,同样也不想让我妈知道我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知道,不想让她觉得我很差劲,

    而到了大学,秦郁让我把重心多放在事业上,让我拥有更多的上进心,于是我去打职业了,在那个时候的我认为,我不能让秦郁失望,

    因为不想让别人失望,因为想让所有的人开心,所以我自己不开心,

    我只能把一切错误和矛盾的根源都放在自己身上,

    我又何尝不想回去打比赛,

    我也希望我的兄弟能够为我欢呼,粉丝为我呐喊,希望聚光灯全部聚焦在我身上,我也想让他妈的台上的老板,主持人,解说员,无论是我的粉丝还是敌对战队的粉丝,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都他妈的大声念出我的名字,我随便他们是羡慕还是嫉妒,是激动还是沮丧,只要能让他们念出我的ID,让他们看看在这个领域,谁是第一,让他们看看升降台上飘着的是哪国的国旗,奏的是哪国的国歌,就够了,

    但是,我能吗,

    光是想到沈晗青那张时刻胸有成竹而令人讨厌的脸,秦郁临走前嘲弄的眼神,我这四年来的一切努力,都压根不属于我自己的,我就像一个愣头青,只会打游戏,耍耍小聪明,在大事上,一概不知,被人玩弄了也不知道,

    我还要如沈晗青的意,回去打游戏吗,

    我还要回去见他和秦郁在一起吗,

    如果说我奋斗到今天的意义,只是沈晗青想为自己的战队找到一个竞争动力,那我还要为别人做嫁衣吗,

    他们强行掐住了我对比赛的渴望和幻想,我就像一只被压在了大山下的猴子,神话故事中的那只猴子终究是可悲的,风光无限的大闹天宫以后,还是得乖乖陪着唐僧去取经,去当一个苦力,

    我会这么傻吗,

    我宁愿在五指山上被压一万年,

    我现在只感觉自己被压在山下,然后身边的一群苍蝇在我耳边嗡嗡作响,他们在说你出去大闹天宫吧,你出去找回场子吧,我们都看好你,你出去以后一定要加油,

    但哪有这么简单,他们哪里能懂我,

    我坐在公园的木椅上,双手深入了自己头上的层层白发中,紧紧抓住自己的头发,我弯下腰,看着地面,眼睛睁到最大,眼珠上的血丝也清晰可见,S赛正在进行时间就仿佛是一把尖锐的斧头,不断地朝我劈过来,告诉我时间已经所剩不多,我一面想不顾一切的去比赛,不想让关注我的任何人失望,另一面又被沈晗青和秦郁牢牢束缚住,去了就是如了沈晗青那种人的意,这种无法选择的双重压力几乎要将我的精神摧毁,让我连喘气都难受,

    “徐,,,徐争,是你吗,你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

    就在此时,前方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一个女子牵着一条萨摩耶,在公园的湖边遛狗,她看到我以后,颇为惊异地朝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