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零六章 不是来劝你的
    “你能把我的手串还我吗,”

    刹那间,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在我耳边响起,我眼睛立即睁开,但发现只有一个人,

    另一个声音,只是我假想的,

    我缓缓将酒杯放下,垂着头,一言不发,

    “喂,我问你话呢,蜈蚣吐珠的玉佩,能还我了吗,”

    “哦,我还你就是了,”我伸手摸向脖子,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那块玉佩在哪,

    他看着我一阵发笑,说道:“找不到吧,”

    “找的到,怎么会找不到,,”我莫名其妙的发起了脾气,伸手更加仔细的摸索了起来,找到那块玉佩后,我用手将那块玉佩直接扯了下来,拍在了桌子上,说道:“找到了,给,”

    他看了一眼玉佩,又坐回到了我前方的座位上,乐呵呵地对我说道:“我要的不是这块,这是假的,”

    我瞪大眼睛对他说道:“怎么会是假的,这东西就从来没有离过我的身,怎么是假的,,”

    他摇了摇头,说道:“因为从来没有离过你的身,所以现在它是假的,我要的,是你心里的那块真正的玉佩,”

    我深吸一口气,垂着头对他说道:“你别和我说什么禅语,我听不懂,”

    “你听得懂,只是不愿意去听,”他笑了笑,

    “这玉佩你拿走吧,我回去了,”我把椅子拿开,准备离开这里,

    他立即抓住我的手腕,说道:“哎哎哎,别走啊,先坐着,刚才我打了你一巴掌,你还没找我算账呢,”

    我对他说道:“我自己让你打的,不怪你,我走了,”

    “如果一个男人的脸上被打了一巴掌都觉得无所谓,那你觉得,这还是个男人吗,”他眼睛虚眯地看着我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不是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喝了点酒,脑子有些犯冲,还是他戳到了我心中的某个点,直接就冲到他的面前,对他吼道,

    他丝毫不慌,脸上的笑容连变都没有变一下,翘着二郎腿,一只手轻轻在桌子上敲击着,斯条慢理地对我说道:“记住,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不要高过你的能力,也就是俗称的——不要随便大声说话,”

    此时,还没等我继续发话,旁边邻桌的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我个子本就算高,但他比我还足足高了一个头,身上的块头如一座小山一般高高鼓起,面目狰狞,眼睛如铜铃一般大小,看起来分外吓人,这是一个光看外表和气势就能让人失去求生欲的人,我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

    “坐下,”他指着钟醒对面的座位,声音如雷,对我说道,

    我咳了咳嗽,被他这么一吼,我酒都醒了不少,我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凭什么过去,我,,,我想站着,”

    “那你就站着,”他用手往桌子上一拍,瞪了我一眼,然后又回到邻座坐下,

    钟醒晃着腿,朝他对面努了努嘴,说道:“回去坐着吧,我不习惯仰着头和别人说话,”

    “哦,,,”我应了一声,只好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但是,回到座位以后,他也没有对我开口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看着我,脸上挂着微笑,那种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你怎么找到我的,”被一个大男人盯着,我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只好率先开口说话了,

    他扬了扬手,自信十足地对我说道:“南城有谁我找不到,”

    看着他底气十足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说道:“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事,说吧,我酒醒的差不多了,”

    他对我说道:“郭佳把你那边的情况都和我说了,说你在海城,十有八九回了南城,然后我找人打听了两三天,才知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你是来劝我回去打比赛的,”我抬起头对他问道,

    “谁说我是来劝你回去打比赛的,没见着我是要你来还玉佩的吗,”他反问道,

    “可是玉佩已经放桌子上了啊,”我指着桌子上蜈蚣吐珠的玉佩说道,

    “怎么,第一不想拿了吗,这是你离第一,最近的一次,”他并没有动桌子上的玉佩,仍然一句一句的询问着我,

    “你就别劝我了吧,我现在做的什么选择,我很清楚,你不会懂我这种感觉的,”我摇头轻叹道,

    “现在我不想和任何人交流,说实话,我感觉我得了社交恐惧症,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层面具,就是粘着皮的那种,你不把它摘下来,你永远不会明白面具下会是什么东西,”我对他补充道,

    “那你为什么又会对我说这些呢,你不怕,,,我的脸上,也有一层皮吗,”他含笑看着我说道,

    “我之所以对你说这些,是因为你脸上有皮和无皮,对我都没有影响,我内心压抑了很多话,我没办法和身边的朋友说,因为我已经没办法再信任任何人,但其实这种不信任,不源于别人,而是源于我自己,你知道,,,”我喉结微微一动,将话又咽了下去,

    “我知道什么,”他好奇地看着我说道,

    “算了,不说了,往事不提也罢,”我摇头说道,

    “老板,这里来两瓶酒,白的,随便什么牌子,尽快,”他抬头问老板要了两瓶酒,

    随后,他帮我倒上,对我说道:“来,先喝酒,边喝酒边说,”

    我却摇摇头,竖着手挡在了前面,说道:“不喝酒,喝酒我就得说了,我不想说,”

    他也没强求,只好把酒放下,对我说道:“无论你身上发生过什么,遭遇了什么事情,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想想你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拿一个‘第一’,现在近在咫尺,你却因为其他琐事而临阵退缩,不说别的,你队友会怎么看你,”

    “队友,”我好笑似的看着他,

    我说道:“队友算什么,和你女朋友比起来,你选队友还是你女朋友,”

    他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就是我的队友,我可以两个一起选,”

    我用手抚了抚脸,对他说道:“我最想用一生去爱的人,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我还有什么心思去想我的队友,”

    “借口而已,”他不在意地一笑,一口将一杯白酒干完了,

    随后,他毫不顾忌地拿身上的白色衬衫袖子擦了擦嘴角,对我说道:“你要是真受了刺激,又怎么会如此平静的和我说出这些,”

    “呵呵,真受了刺激,”我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你看到我这一头白发了吗,”

    “看到了,你想表达什么,”他对我问道,

    “我这就是受了刺激的后果,”我瞪着对他说道,

    “我觉得很酷啊,人这种自然的白发,是那种染发剂都染不出来的效果,你教教我,怎么才能有,”他好奇道,

    “我没心思和你开玩笑,”我摇摇头,

    “我坦白和你说吧,,,你头发变白,不是因为听到你女朋友的消息而受到的刺激,”他话锋一转,忽然严肃地对我说道,

    “什么,”我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头发变白,是有另外的事情刺激到了你,”他说道,

    “我们对门的邻居,是一个寡妇,一个人带着儿子,三十多岁的人了,他儿子忽然发了家族病,变成了一个脑袋,生活无法自理了,下半辈子植物人,她也是和你一样,一夜之间白了头,”他对我说道,

    “你现在所有的痛苦,应该都是对你自己本身无能的愤怒,你的白头,不是因为受到了你女朋友背叛的刺激,”

    “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