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零四章 所以,走吗?
    刺耳的救护车警报声划破了别墅小区的宁静,驶到了小区别墅的门口,

    张帆宇听到这声警警报声后,似有些顾虑,只好将钢棍放下,对金昔冷冷地说道:“算你们今天走运,”

    戴着口罩的医生与护士从救护车上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片残破的景象,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张帆宇等人带着他们的钢棍,看了一眼医生后,迅速逃离了现场,

    “医生,救人,救人,救人啊,”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顶上是医院的天花板,窗户外是圆圆的月亮,静谧无声,我不知道现在是梦还是现实,刚才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到我在大学里平平安安的完成了学业,在公司里当了一名兢兢业业的员工,我甚至有了妻子,有了孩子,每晚回去的时候,饭桌上亮着灯,我的妻子和孩子都是一脸喜悦地等着我回来,琳琅满目的饭桌上,散发着热腾腾的烟雾,只是我怎么也闻不到那种香喷喷的味道,他们的脸,无论我多努力的去看,我也怎么都看不清,

    那个梦好真实,真实到比我现在亲身经历的一切还要真实,我宁愿相信梦里的是真的,也不愿相信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一束微风从窗外飘进来,才将我的思绪从缥缈拉回到了现实,

    我略微一转头,看到我的病床旁边,还躺着金昔,她身上缠满了绷带,侧着身子,没有睡,一直在看着我,

    我知道我伤得不重,但金昔伤得一定很重,

    “你醒来了,”

    摆着八个床位的空旷病房里,只有我和金昔两个人,她的声音很小,很沙哑,很没有力气,原本我以为自己会听不清,但现在却奇怪又毫不费力地听得清清楚楚,

    我看了她一眼,又重新转过头,看着静如死水的天花板,

    “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二夜了,”金昔缓慢地眨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平静的笑容,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和虚弱,但一双看向我的眼眸,却比窗外的星辰,还要灿烂,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我仍然怔着,仿佛被抽离了灵魂,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昔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十分僵硬,可以看出她身上确实很痛,我们的手上都打着点滴,她背靠在床头上,费劲的坐起来后,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靠在床头休息着,

    “你还好吧,”她再次转过头,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

    金昔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后脑勺倚在墙壁上,也一样和我看着天花板,

    她咳了咳嗽,随后轻轻地对我说道:“上次你收留我在你们训练中心住了一晚,我说过我也会收留你的,我从不欠别人人情,只是没有想到,收留的地方,会是病房,”

    金昔笑了笑,似是自嘲,

    她偏过头看着我,补充了一句,说道:“我们是朋友,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她期待着地看着我,在等我的回话,然而我依旧是一言不发,

    病房里除了金昔的自言自语和窗户外静悄悄的风声,再无任何声响,

    金昔用一只手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提了提,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很想和人说话,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我很早就醒来了,大概是昨天早上,然后到现在一直都没睡着,你的朋友都来看你了,还送了很多水果给你,”

    金昔将目光放到了我病床旁的桌子,上面有买好的零食水果,摆了整整一桌子,似乎快放不下了,

    随后,金昔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桌子,说道:“我就没有人来送了,桌子上的香蕉,还是你朋友给的,”

    “我没有朋友,”

    金昔嘴角扯出了一丝无奈的微笑,持续不到一秒,随后又收了回去,

    我手指反射性地动了动,也许也没动是我的错觉,

    “等太阳照常升起了,他们还会过来看你,”金昔又对我说道,

    金昔的语速很慢,每一句话的间隔,都是五分钟以上,

    “那个,,,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想听听我的生日愿望吗,”金昔对我问道,

    我闭上了双眼,无动于衷,

    “从我那年哥哥去世的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也没有许过愿望,其实对于女生来讲,生日许愿,是一件很神圣,很重要的事情,可是我常常在想,老的愿望都没达成,又怎么去许一个新的愿望呢,”

    “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只有一个,相信你也听我说过很多遍了,拿世界冠军,但从现在的这一秒钟开始,我有两个愿望了,”

    “你想知道吗,”金昔脸上带着一丝天真无邪的笑容,期许地看着我,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

    金昔重新躺了下去,将整个身子都缩进了被子里,对我说道:“我现在的第二个愿望,,,就是希望和你再发生一次意外,再坠一次海,再飘到一个岛上,永远不回来,”

    我睁开双眼,转过头,怔怔地看着她,

    金昔在看着天花板,她脸颊上的泪光在夜色下显得格外夺目,晶光闪闪,慢慢从她的脸上滑落了下来,她绝美的侧脸像窗外头未满的月亮,阴晴圆缺,仿佛带着说不完的遗憾,

    金昔转过头,却见她眉里无悔,笑中带泪,似自嘲地对我说道:“你也觉得很好笑吧,”

    “岛上明明什么都没有——”

    “可也什么都有,”

    金昔的眼睛又大又漂亮,睫毛也好长,她侧着身子,眼珠转了转,容貌天真似小女孩,似乎在想着憧憬着,又有谁能想到,在她小小的身躯下,前天竟是那样的坚强与倔强,

    “小岛上的海风很凉,星星很多,树也很多,我想看你时,你就在旁边,我需要光时,月亮就在眼前,我想听点声音时,风就会吹着椰子树,用绸缎一般的歌声,唱着你的名字,”金昔脸上挂着恬静地微笑,眼神中充满着向往,对我说道,

    但当她的目光迎上我一眨不眨的眼睛以后,她脸上忽然升起一片遐红,她避开了我的目光,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有,,,我的意思是,,,是,,,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除了你以外,我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岛上挺好,不用和别人交往接触,”

    我面无表情,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金昔,

    金昔有些慌措地说道:“好吧,,,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很话唠,我说的话是不是太幼稚了,如果你不喜欢听椰子树唱歌的声音,那我给你唱首歌吧,”

    “不过我唱歌很难听,”

    “你不说话,我就当?认了,”

    “好,”

    金昔自言自语,一个人扮演着两个人的角色,一个人说完了所有的话,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先前的尴尬,也许是她真的想唱歌了,

    金昔轻轻清了清嗓子,用她轻柔的声音,语速很缓慢地清唱道: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时间着急的,冲刷着,

    剩下了什么,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谁让,,,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

    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

    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

    看云淡风轻,”

    唱完以后,金昔伸手拉着被子将嘴鼻掩上,害羞地对我问道:“我唱得好吗,”

    我睁大眼睛,流下了滚滚热泪,喃喃道:“骗我,,,”

    金昔见我开口,又惊又喜,连忙把被子拉下,说道:“谁骗你了,,,我没有骗你,”

    “骗我,他们都在骗我,假的,都是假的,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喃喃自语道,

    金昔一愣,目光逐渐黯淡下去,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好吧,,,”

    我鼻子发酸,眼泪越掉越多,说道:“感情全都是假的,她在骗我,他们都在骗我,这里是个地狱,我要离开这里,我要走,,,我要走,,”

    “你能往哪儿去,”金昔对我问道,

    我一下子从床上坐直,硬挺挺地伸出手,由于用力过猛,挣脱掉了手上的点滴瓶,我两只手抱着自己的头,五官扭曲到一起,眼泪鼻涕一齐流了出来,说道:“去哪都好,我不想在这里了,我真的不想在这里了,你带我走好不好,求你了,这里是地狱,”

    “好,,,”

    金昔也奋力从床上坐了起来,她额头上流下了很多汗,她几乎是使出全力将身上的被褥全部拿开,每一动一下仿佛就会牵扯到她身上的受伤的肌肉,模样甚是痛苦,她咬着牙终于坐到了床边,大口大口喘着气,然后在地上找着鞋子,对我说道:“徐争,这里可不是地狱,天堂客满,地狱打烊,你这种人,哪儿都不收你,我倒是可以陪你在尘世间到处晃悠,不问过往,忘记悲伤,”

    “所以,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