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六百零二章 精神失常
    听完沈晗青说的种种,我恍如死尸一般站在原地,

    原来一切都是骗局,我只是沈晗青计划中的一个部分,

    我摇着头,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沈晗青悲哀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的确有点残忍,你不愿意相信,也是清理之中的,我理解你,”

    我抬起头看着沈晗青,有些发狂地说道:“不可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秦郁对我不可能是假的,秦郁,你说,”

    张子扬和林枫拉住我手的两边,生怕我做出出格的举动,

    沈晗青叹了一口气,看了秦郁一眼,说道:“秦郁,你和他说吧,”

    秦郁点了点头,把目光放到我的身上,歉意地说道:“徐争,对不起,,,”

    我诧异地看着秦郁,说道:“你和我相处这么久,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秦郁无奈地说道:“对,我是和你相处了很久,但我与你的相处,都是晗青要求的,,,我自己本身,,,的确没有看上过你,”

    “什,,,什么,”我瞪大眼睛看着秦郁,心脏如同被绞肉机狠狠地绞着,愤怒和恐慌占据了我的大脑,我感觉我某个长久支撑着我生活下去的高楼,在这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秦郁抿了抿唇,低头将鬓角旁的发丝挽至耳后,随后抬头露出了一丝微笑,礼貌得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对我说道:“晗青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可以问我,”

    我对她说道:“你考到海城大学,是因为沈晗青,”

    “嗯,”秦郁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一开始那么想去当女主播,也是因为沈晗青,”我蓦地一下笑了出来,而眼神中,却充满了悲切,

    “不完全是,高中时期是,大学时期是我自己想赚取点生活费,”秦郁微笑着说道,

    “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我强撑着情绪,看着秦郁说道,

    “你我有啥可图的,是晗青让我待在你身边的,引导一下你,现在看来,你做得很成功,”秦郁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

    “所以,最开始你和我在一起是想让我当你的代打打手,后来想刺激我去打职业,帮沈晗青的战队打上LPL,最后是为了让我当他的对手,促进他战队的发展,现在目的都达到了,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为了强撑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我仍然是带着笑容,对秦郁说道,

    “坦白来说,差不多是这样,”秦郁点点头,

    “你为了他可以和别的男人上床,”

    “你又没吃亏,问什么,而且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奇怪的,”

    “在我被DY战队开除的时候,你为什么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

    “不是说得够清楚了吗,因为晗青需要一个对手,你要是消沉了,对手去哪找,否则,哪一个女人会陪着一个不洗澡又没钱的屌丝玩游戏,你当大家都闲着,”秦郁抿了抿唇,不耐烦地说道,她的目光现在已经不是看一个陌生人了,看一条狗,还差不多,

    “呵,那我们战队要被解散的时候,你为什么先去找郭佳来当我们教练,又去找柳雨芊来收购我们战队,你明明是想帮我,你别口是心非了,现在又找人来阻碍我们训练,要雨芊解散我们战队,估计这才是沈晗青要你做的吧,两者矛盾了,你戏演得不够好,秦郁,”我忽然想通了什么,自信地笑了出来,笑得有几分病态,

    “你错了,徐争,恰恰相反,找人来帮助你们战队,包括找郭佳和柳雨芊,是晗青让我做的,而找人来阻碍你们训练,解散你们这支战队,是我自己自作主张的,因为你这个对手太难缠了,我也没想到郭佳这么有能耐,我怕在真正大赛上,让晗青多年的心血和梦想付诸一空,我不想看到这种结果,”说罢,秦郁亲昵地挽着沈晗青的胳膊,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而沈晗青则是皱眉看着她,一言不发,似乎有些不悦,

    我此时感觉天旋地转,大脑嗡嗡作响,胸口说不出的发闷,感觉如鲠在喉,如遭重击,是一个抽离了灵魂的木偶,我整个人都跪了下去,双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体两侧,头仰着,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如同一个脑瘫一样,大片口水从嘴角不断下流,

    原来找郭佳和柳雨芊,是沈晗青让她来帮我,才这么做的,而她真正做的,是为了阻止我训练,找人来破坏,为了帮沈晗青,

    假的,什么都是假的,她对我的一举一动,与我的一分一秒,同的一颦一笑,都是假的,

    假的,

    我目光涣散的看着天空,嘴上的笑容也拉扯得越来越大,口水也一直不断往下流,

    如同垃圾废纸堆,沦为行过宠物,猫狗也许了解我的凄惨,

    又是一阵尖锐的汽笛声,门外停下了一辆普通的别克车,随着一阵骚动,一个人从车上急匆匆的跑下来了,那人是金昔,

    先前他们这支战队一起去训练,一同回来,所以金昔在此时出现,虽然晚了一点,也是情理之中,

    金昔从车上下来,她目光错愕地看着这一切,迅速跑到了我的身边,对沈晗青和秦郁说道:“你们在干什么,徐争怎么这样了,”

    沈晗青皱眉看着金昔,说道:“金昔,你回去,跟着其他人回去训练,”

    “你别命令我,你没资格,”金昔用手指着他说道,

    沈晗青一愣,似乎顾忌到了什么,将剩下的话又咽了回去,

    金昔急切地看着夏凝和曾文迪,说道:“我坐我们战队的车刚刚从这里路过,看到沈晗青的车停在前面,徐争怎么这样了,怎么嘴角都流出口水了,徐争,你怎么样了,”

    金昔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脸,伸出拇指抹去我嘴角的口水,而她的话,此时听在我耳朵里,已经无限被缩小,我甚至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不,,,可能,,,这不可能,,,”望着天空,我惨然一笑,感觉胸口闷到难以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徐争,你冷静一点,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郭佳赶紧走了上来,在我旁边急切地说道,

    我,已经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不,,可,,能,,,”

    “徐争,,,”此时,柳雨芊于心不忍地看了我一眼,走到我旁边,也扶住了我,

    秦郁看着我,见我反复重复这句话,又对我说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也从来没有帮助过你,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记住了,,,”

    “你别再说了,你无耻,”柳雨芊转过头,怒视着秦郁,娇斥道,

    秦郁看了一眼我身旁的柳雨芊,还有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金昔,娇躯微颤,两道晶莹的泪珠似在眼角闪闪发光,她在挽发的同时不留痕迹地将眼角擦了擦,冷笑道:“小姑娘,我无耻,那你无不无耻呢,”

    “我,,,”柳雨芊一时间哑住了,

    “我找你,是想让你告诉他我和晗青之间的关系,然后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去照顾照顾这个蒙在鼓里的可怜人,你做了什么,你收购战队,企图用爱去感化他,现在又解散战队,反悔了,对,我是在玩弄他,可你做的,不也和我一样吗,”秦郁冷笑道,

    “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柳雨芊睁大眼睛,委屈地流下了眼泪,对秦郁大吼道,

    “行了吧,”沈晗青皱了皱眉,

    “你们这点破事我不爱听,该说的都说了,徐争,资料你爱拿不拿,我在S赛上等你,金昔,该走了,”沈晗青把韩国战队的资料扔在了地上,看了金昔一眼,对她说道,

    “我不走,要走你们走,徐争,不许跪,”金昔愤怒地看着沈晗青,随后抚着我,企图把我从地上扯起来,

    “争哥,,,”

    “四哥,,,”

    “徐争,,,”

    此时,林枫,张子扬,周马尾,夏凝,以及别墅里的所有人,都一脸关切地看着我,但在我的眼中,他们逐渐变小,变远,直至飘忽不见,放大的,只有我的瞳孔,

    沈晗青看着我身后的这群人,冷哼一声,说道:“曾文迪,虚情假意个什么劲,这么多年的老对手了,我还不明白你,徐争这口饭,不好吃吧,”

    曾文迪沉声对他说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个畜生一样,”

    沈晗青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得了,有钱的时候装模作样的支持战队,没钱的时候转手就能卖掉,换成是我,我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一群假意惺惺的人,”

    沈晗青冷笑一声,转身离开,而秦郁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始终没有回头,

    风空洞洞地吹过,记忆摇摇晃晃,我想到了从前,想到了四年前的那个永猎双子网咖的下午,

    那年的家门口与此时的别墅门前同样飘满了树叶,一年又一年的过去,来年,还是会这么过去,一切还是一样,永远是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岁月始终没有在令人绝望的条件下站起来发出丝丝呐喊,这缓慢而无奈的日子,她已经收拾好行李和回忆,换上陌生的语气,&amp;ensp;

    看着山岚,说着人生如戏,将过往遗忘,

    而我,毫无变化地在生命中慢慢凋零枯竭,在?暗汹涌的大海之中,沉浮着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人生,

    就像被推出了河心的船只,天空无法托住的繁星,树枝摇掉了的树叶,我和她原来一直都是分离与相反的方向,一直都获取着自己的生活模样,

    除了欺骗,我无话可听,

    除了虚假,我无人可识,

    除了愤恨,我无情可抒,

    除了?暗,,,

    我无路可走,

    沈晗青已经和秦郁回到了车子内,关上车门以后,我听见车内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随后两辆车子发动,伴随着油门声,离开了这里,

    听到车内传来的那声巴掌声响,我浑身一颤,仿佛是抽打在我的脸上和我的心上,我一生所挚爱与想保护的人,在别人那里,竟是这样不堪,我的嘴角源源不断地流着口水,眼白已经翻了出来,忽然,猛地瞪大双眼,看着行驶到远方的车辆,我低下头,“哇”的一声,一口血吐了出来,在地上染成了鲜红,场景煞是骇人,

    心如刀绞,五蕴离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