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你得去找秦郁!
    回到包厢后,我把门关上,然后对张子扬和周逢游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桃A那边已经谈好了,

    坐在另一边大喊大叫的那三个弱智,我们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待会要做的事情,也是我们几个预谋好的,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摄像头,将口香糖吐在了手上,然后用力一扔,不偏不倚,刚好?在了摄像头的针孔上,

    周马尾此时走到门口,将房间门的反锁,

    我,周逢游,张子扬三个人同时站起来,走到了那三个人的旁边,

    “切,切?牌啊,你他妈这个弱智,”

    “老子在切,”

    那三个人似乎在一起打,其中一个人玩的打野,一个人玩的中单,另外一个玩的上单,

    而我面前的,就是正在玩中单的,使用的是卡牌,而另外一个人玩螳螂正在中路蹲他,叫他切?牌上去击杀对面中单,

    “你他妈倒是快点切啊,”我伸手打了他的后脑勺一下,然后在键盘上把他的闪现疾跑全部按掉,

    “你他妈在干嘛,,”这人瞬间怒发冲冠,直接一拍键盘站了起来,怒视着我,

    “我他妈在干嘛,你们这几个弱智这几天又在干嘛,我草你妈,”我脾气比他更大,直接把他用力一推,这人没吃住力,险些被椅子绊倒,

    “你,,,你敢推我,”他不敢相信地注视着我说道,

    “来人啊,职业选手打人了,要禁赛了,”这人立即大喊大叫道,

    我没有阻止他,而是狞笑地对他说道:“隔音包厢,你快给我用力喊,”

    这人喊了两句之后,略一尴尬,随后抬头对我说道:“这里有摄像头,你们别乱来,”

    “摄像头,在哪,”我故作惊慌地说道,

    他冷笑一声,用手一指,说道:“在那,打老子啊,”

    此时,他似乎也看到了摄像头前面粘着一个口香糖,不偏不倚,刚好把镜头挡住了,

    他冷汗立即就掉了下来,说道:“怎,,,怎么回事,”

    “我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居然有人主动求打的,”我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然后抓住这人的头发,把他的头往下按,用力地砸在了桌子上,

    我抓了他的脑袋往桌子上磕了十几下,直接他的额头都被撞出血了,我才罢手,

    “满足了,”我凑到他面前,对他说道,

    此时,另外两个人吓得不轻,此时见情况不妙,脚底抹油想要开溜,

    而张子扬和周逢游早有准备,冲上去就把这两个人给重新摁在了电竞椅上,

    看着这个脑门出血,靠在椅子上被我撞得奄奄一息的小子,我点燃一根烟,对他说道:“谁让你们来找茬的,”

    这人半眯着眼睛要死不活地看着我,喘着粗气说道:“想知道,先放我们走,”

    “放你走我他妈还怎么知道,”我直接一拳头捶在了他的肚子上,这人立即从椅子上一弹,离开座椅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神色极为痛苦,

    “老子早就想把你们这几个小瘪三打一顿了,打扰我们训练好玩,故意的,”我一脚把椅子给踢开,将烟放在桌子边缘,然后重新抓住了他的头发,把他拖到了一边,伸出拳头将他摁在地上暴打了一顿,

    大约过了几分钟,我重新走了回来,拿起放在桌子边缘的烟,抽了一大口,吐到了另外两人的脸上,说道:“谁派你们来的,我不问第二遍,”

    另外两个人吓得脸色惨白,身子直抖,但牙关咬得紧紧的,一副宁死不屈要就义的样子,

    “行,”我点点头,将烟猛地抽了一大口,烟头亮得发烫,

    我忽然抓住眼前这小子的一只手,把他的手用力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取下嘴上的烟头,拿着烟头就往他手上烫去,

    “我说,我说,”这人一下子没顶住压力,害怕到了极致,忽然改口,还是愿意说了,

    “啊,”他突然叫了一声,原因是我把烟头一收,换成了中指,在他掌心点了一下,吓到他了,

    “快他妈说,老子没时间和你墨迹,”我放开手,瞪着他说道,

    他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掌心,额头上已经全是汗,他喘气如牛,以至于没办法马上平静下来,

    他在深吸一口气后,对我说道:“是张帆宇让我们来的,”

    “张帆宇,,”听到这个名字,我立即瞪大眼睛,有点难以相信地看着他,

    “你他妈没骗我吧,”我推了他一下,瞪着他说道,

    “没有骗你,如果骗你我出了这个网咖的门立马被车撞死,”他着急地说道,

    能喊出张帆宇这个名字,我想他也不可能是乱说的了,

    说实话,太让我意外了,我没想到我和这个人还会有瓜葛,

    最开始认识张帆宇的时候,还是半年前,是秦郁带我去她学校玩的时候,认识她的朋友圈,认识到了这个人,

    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张帆宇这个人似乎有问题,看他十分不爽,而他也喜欢秦郁,一直对秦郁有追求,

    然后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他过生日,我和秦郁去参加,由于当时秦郁喜欢的人是我,他对我怀恨在心,居然趁着他生日的当天,找了有艾滋病的女人来勾引我,我当时就觉得有蹊跷,也不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就没有中他的计,反而还很有灵性的将计就计了一手,

    随后张帆宇就误以为我有艾滋病了,还给我寄寿衣,说我活不过三个月了,

    这就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

    半年前,其实秦郁最初不同意和我在一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很多追求她的人是富二代,相当一部分人是没脑子的那种,尤其是张帆宇,居然利用这种手段想害我死,相当可怕,所以秦郁为了怕这些人因为嫉妒而害我,就一直没有公开我和她的关系,

    时至今日,这个人居然阴魂不散的又找上门来了,

    我瞪着那小子说道:“为什么张帆宇要这样做,,”

    “这个我们,,,真不知道,,,大哥,这个是真不知道,放过我们吧,我们就奉命办事,目的是什么,他也没和我们说呀,”见我一脸怒色,这人吓得打颤,对我求饶道,

    “小徐,张帆宇是什么人啊,”郭佳此时好奇地说道,

    “一个在我还未打职业前就认识的一个人,骨子里很坏的一种人,”我说道,

    “哦,这样,私人恩怨咯,”郭佳反问道,

    “我还不清楚,我也听莫名其妙的,,,”我烦闷地说道,

    “我问你,在我们训练中心泼粪和?客入侵我们电脑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们这些人干的,,”我继续问道,

    他摇着手说道:“这个不是我们干的,不是我们干的,”

    “我他妈知道不是你们干的,你们哪里有那么大能耐可以开粪车进入别墅小区,当?客入侵电脑,我是在问,这两件事情是不是也是张帆宇指使的,”我怒声说道,

    “是,是他,是他找的其他人干的,”这人害怕地回道,

    “还知道什么吗,,一并说了,”我说道,

    “如果没让我满意,你和你另外一个兄弟就会像他一样,”我指着地上被我揍得奄奄一息的人说道,

    “好,,,大哥,你别激动,我说,我说,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这小子抹了一把汗,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他冷静了一会后,对我说道:“反正我所能知道的,就是张帆宇想让你们没办法在大赛前安稳的训练,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也不知道,”

    “还有呢,,”我大喝一声说道,

    “还有,,,还有,,,还有就是,如果我们栽在您手中了,他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依旧会找人来骚扰你们,”他被我吓得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个张帆宇,为什么对我们的动态了如指掌啊,”郭佳此时开口对他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但他很有钱,耳目很多,也许,也许是这个的原因,,,”他低着头害怕地说道,

    “还有吗,,”我瞪着他说道,

    “这下真没有了,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他急得抓耳挠腮道,

    “滚吧,”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对他们说道,

    这两个人立即架着地上被我揍得半死不活的小子,灰溜溜的出门离开了,

    我真是没想到,这些事情居然是张帆宇做的,

    张帆宇讨厌我,这个我知道,但是一个连艾滋病感染想置人于死地的手段都能做到的人,怎么仅仅只是骚扰我们不能训练,按道理,他如果真的还想针对我,应该是针对我的人身安全了,找些人把我手脚打断岂不是更好,

    一切谜团太多,而且,那小子说张帆宇接下来还有动作,这点不得不防,

    “小徐,能讲讲他口中说的张帆宇吗,”郭佳在此时对我问道,

    “嗯,好,,,”

    我坐了下来,将我和张帆宇之间的恩怨都说给他们听了,

    他们的想法基本和我一样,压根就不明白报复一个人为什么会用扰乱训练的方式,显得十分幼稚,

    但只有郭佳一个人听完我说的话,没有立即作出结论,

    “郭教练,虽然你游戏里的阵容和战术很多,很有谋略,,,现在的事情已经牵涉到现实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出突破口,,,那个张帆宇还想继续针对我,你有什么见解吗,”我转头对郭佳说道,这里的人,除了逢游哥以外,也就郭佳每次的出谋划策靠谱点了,

    “我觉得,要想彻底解决这件事情,安心训练的话,,,”郭佳拖了一下尾音,将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

    “你得去找秦郁,”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