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说不得
    听到柳雨芊的表白,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

    可是我不仅感动,但也不敢动啊,

    此时的情况和半年前不太一样,半年前我是完全拿柳雨芊当正常朋友,她那个时候忽然和我表白,由于自身条件的限制,我是不可能答应她的,

    现在我们双方又都是单身,而且我一早就看出柳雨芊对我是个什么想法了,所以我内心十分煎熬,

    要是再次拒绝她吧,,,可能以后就不能坦然的当朋友了,我没办法再若无其事的装下去,再装下去就是真的在装了,但她帮了我天大的忙,重新斥巨资收购我们战队,柳雨芊这种人收购我们战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看利益那些的,而是完全因为我的个人关系,说句难听点的,她花了这么多钱,包养十个我这样的货色,都绰绰有余了,我要是再拒绝她,好像有些不识抬举,自不量力的感觉,而且她也确实优秀,加上善良漂亮,要是真想拒绝一个人,可以说长得丑,家里没钱,性格不合适,没感觉,,,但是面对柳雨芊,这些借口我该找哪一个,她太优秀我配不上她,

    可是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只要我,不要未来,,,我真是好难拒绝,

    但要是接受她,,,秦郁怎么办,

    秦郁??为我付出这么多,陪我从激进的莽头少年到年少老成的油子队长,从平淡无奇的国服大师守门员到韩服第一,从没头没脑的单独作战到一个战队的成立,从即将破灭的战队到重新整合金牌教练带领的FYW,她为我做得太多太多了,而且,对一个男人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无条件的付出,而是相互信任和?契,男人最需要的东西,是认可,

    这个东西讲起来很复杂,

    对于家财万贯的富二代而言,钱没有吸引力,

    对于拿到了无数世界冠军的Faker,韩服第一没有吸引力,

    而对于我而言,秦郁对我的重要性,并不是因为她如今对我的单方面付出,而是她对我的一种回报,一种反馈,一种平淡无奇却让人难以割舍的感情,

    因为最开始,是我无脑追求她,为了她考上这所大学,为了她休学,去当主播,潜入虎牙是为了挽回她,总之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了,在这过程中我变得成熟,也没有因为这些苦不堪言的事情发出怨言,秦郁看到了我的每一个踏下的脚印和成长,然后选择信任我,站在我身后,无条件的支持我,认可我,陪我渡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光,因为我们相互都看重对方,所以才难以割舍,

    而柳雨芊,,,虽然我从她身上挑不出任何毛病,相比于秦郁的性格,她甚至更好,更优秀,更让一个男人觉得舒服,

    相比于秦郁,她也同样为了做了很多,

    但是,,,

    爱情从来不是靠一个人就可以的,我很感动,但是无法对她产生爱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柳雨芊说道:“除非秦郁先找到新欢,否则,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

    柳雨芊鼻尖一酸,两行泪又簌簌往下掉,

    “你不接受我,只有秦郁这一个原因吗,”她问道,

    “没太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我有些尴尬地说道,

    她继续说道:“你喜欢过我吗,”

    我此时一阵头皮发?,柳雨芊的问题实在太难以回答了,专挑这种非要表明态度的问题,我难道还要继续说什么“大家都很喜欢你”这种虚伪的话吗,

    我犹豫一阵后,没敢直视她,偏过头对她说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没办法喜欢第二个人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喜欢秦郁,所以,,,”

    “你真傻,你真傻,”柳雨芊伸手抹去自己的眼泪,转身提起裙子跑开了,

    柳雨芊这两声“你真傻”让我有点懵逼了,

    我怎么傻了,不答应她就是傻,

    虽然从客观上来讲,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感觉我对她说这三个字好像更合适一点,

    柳雨芊跑开以后,我还想追上去,但她似乎早就喊好了家里的车子来这边等候,我看到她直接跑到车上去了,车一下子就开走,不见了踪影,

    说实话,第二次拒绝柳雨芊,我心里还是挺难受的,这个选择实在太难,不仅会伤害到她,而且我们原本好好的朋友关系也会受到影响,我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说不定她又会离开这里,我内心异常烦乱,感觉做了一件不得不做的大错事,

    我颓然地坐在了一边的木椅上,点上了一根烟,闷闷的抽着,以缓解内心带来的压抑感,

    “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人,”

    此时,我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转头一看,是穿着运动服,戴着口罩,双手插进衣服口袋的金昔,

    我惊讶地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金昔走到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打完表演赛出来了啊,就这一条车道,不走这能走哪,”

    我朝四周望了望,说道:“你的那些队员呢,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金昔戏谑地说道:“他们啊,已经乘车走了,我是看到你把你老板弄哭了,就想过来凑凑热闹看看是什么事儿,没想到还真热闹,看不出来啊,你还是这样的人,”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人不好当,尤其是我这样的烂好人,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提裤走人真豪杰,拔吊无情大丈夫’了,好人过得太憋屈,一个错误的选择,两个人遭罪,要是我答应她,就只有她一个遭罪,我好歹还能爽一段时间再跑,”

    金昔对我翻了个白眼,对我说道:“刚对你有点好感,你又对我说这样的话,狗改不了吃屎,”

    我呵呵一笑,自嘲地对她说道:“所以说和你这样的人就没办法交流,你听不出我话里的心酸吗,说得好听的人有很多,但做得漂亮的人很少,”

    金昔脸上愤怒的神色逐渐平静了下来,淡淡地对我说道:“我看你是有贼心,没贼胆,”

    我也转过头,边吐着烟圈边对她说道:“哦,我可真是没贼胆啊,当时就后悔没有在岛上好好调教你,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轮到被你来说教了,”

    “你,,,”金昔俏脸一红,完全反驳不了我的观点,只得愤愤地哼了一声,

    我对她说道:“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很难受,感觉不但要少一个女朋友,还要少一个朋友了,所以说的话偏激点,你也别生气,要是再少你这一个朋友,我就亏大了,”

    金昔双手放在腿上,转过身,瞪着我哼声道:“我什么时候真正生过你气,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

    “我又不了解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正的生气,反正每次我都觉得你生气了,”我说道,

    金昔没有接过我这个话,而是对我说道:“你不接受之前的那个女生,是因为秦郁吗,”

    “嗯,”我点了点头,

    “其实我觉得,她好像比秦郁好一点,样子和性格都不差,你为什么不接受她,”金昔不理解地问道,

    我皱眉看了金昔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她比秦郁好,你和她很熟吗,”

    “你指的她是刚才的那个女生还是秦郁啊,她们两个我都不太熟,不过,那个女生给我的感觉就很好,你说她是你的老板,但是她表现出的样子一点都没有那种有钱人令人讨厌的味道,感觉挺平易近人的,光这点就比秦郁好了百倍,”金昔说道,

    我笑了一声,对她说道:“我和她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金昔好奇道,

    “你怎么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了,还不回去训练,以前不是除了训练,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吗,”我笑着对金昔说道,

    “我是看你这精神状态不对劲,作为一个朋友,我关心一下你不行吗,”金昔蹙眉反问道,

    “好好好,,,行行行,首先我刚才的说的是实话,除非秦郁找了新欢,否则我不可能和别人在一起,再然后,她家里的背景,不是我这种只有背影的人能高攀得起的,身份就是沟壑,给不了她未来的,”我说道,

    金昔却不满地说道:“背景有那么重要吗,两个人只要都喜欢就好了啊,她既然有钱,那还需要什么未来,反正你们也能过得很好,”

    我苦笑道:“要是每个长辈都是你这么想的就好了,你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金昔老姐,”

    “好吧,你是因为这两个才不接受她的吗,我看她的样子,挺可怜的,”金昔惋惜道,

    “我就是因为这样才难受,她那么好的人,又漂亮,又善良,又懂事,怎么偏偏会喜欢上我,”我说道,

    “你这话听起来挺装的,”金昔鄙视地看着我说道,

    “没有,我是真的在苦恼,”我苦笑道,

    “那我这样问你吧,假如,,,秦郁现在已经有新欢了,然后她家里也允许你和她交往,你会和她在一起吗,”金昔问道,

    “我拒绝回答这种问题,没有假如,”我说道,

    “我想知道,就问这一个问题,再不问了,”金昔认真地说道,

    “就这一个吗,”我淡淡地看着她说道,

    “嗯,,,”

    “也不会,”我叹息道,

    “为什么,”金昔不解,把口罩摘下,偏过头看着我,“听你对她的评价这么高,我还以为你肯定会答应,”金昔目光中有些迷茫和疑惑,

    灿烂的春日,正午阳光洒在了金昔精巧无暇的脸庞上,她的脸颊浮着两抹健康的粉红,她低头将手缩在了运动服的袖子里,在大腿上轻轻拍着,对我的答案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

    “没有为什么,这是第二个问题了,你说好只问一个的,”我深深地看了金昔一眼,这个理由,在你面前恐怕是说不得啊,

    “好吧,”金昔也不再去纠结,她将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对我说道:“看你心情这么低落,走,我请你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