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好像还能再重一点
    邹龙显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脸懵逼,

    其实我早在这个网咖老板?桃A看到那块玉佩时的神情,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联想到我每次在永猎双子网咖的时候,那个人身边总是跟着一大群人,我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了,可能是一方恶霸,

    但我没想到猛到这种程度,连海城都有小弟,

    “A哥,,,怎么回事,,,你没在开玩笑吧,”邹龙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对?桃A问道,

    ?桃A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神情,说道:“不好意思,我没开玩笑,邹老弟,这个人不是我得罪得起的,”

    “我们不是兄弟吗,你不应该帮我,我每个月都给了你钱的啊,”邹龙仍然不了解状况,不依不挠地说道,

    ?桃A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对我说道:“徐争兄弟,这件事你别和醒哥说,我待会就把钱都退给他,”

    我心思转得极快,脸上露出了一丝豁达的笑容,说道:“这算什么事,A老哥,钱拿都拿了,哪里有还回去的道理,有你这样精明的人当海城分店的老板,醒哥一定很高兴的,”

    “是,是,”?桃A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尴尬地看着我,

    此时,我伸出手,摊开在了邹龙面前,

    “你干什么,”邹龙警惕地看着我说道,

    “我干什么,棒球棒给我啊,你之前说了,有我爽的时候,你不是不想兑现了吧,”我惊异地对他说道,

    “我,,,”邹龙后退几步,手中紧紧握着那根棒球棒,

    “你不让我爽,那我就自己开始爽了啊,”我将外套脱下,露出了结实的上身,我外套里就穿着一件?色背心,左手腕上的蜈蚣疤痕煞是引人注目,

    “需要帮忙吗,徐争哥,”?桃A热心地对我问道,

    “不用,不用,”我对他们摆了摆手,

    此时,?桃A把包厢门关上,让他的一众小弟守在了门口,目光直视着前方,一动也不动,

    我慢慢朝他们走过去,此时,邹龙那小子先前的嚣张气焰再也没有了,他咽了咽口水,一直在往后退,

    他一直退到了墙壁前,也全然不知,磕了一下,

    “这么怕我,来啊,让我爽啊,”我对他作出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邹龙似乎有些愤怒了,举起棒球棍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迎了上去,身子一避,躲过了他的挥击,然后用手勾住了他的棒球棒,把他往我这边一拉,邹龙便前倾了个踉跄,我顺势抓住了他的后脖子,抬起膝盖,将他往我膝盖上撞,

    我一个膝撞撞到了邹龙的鼻子,他鼻子立即就出血了,他惊叫了一声,双手捂到了鼻子上,手中的棒球棒也顺势脱落,

    我捡起他的棒球棒,上去就是一顿猛敲,来了一招地道的关门打狗,

    大约五分钟之后,我气喘吁吁地站起身,而邹龙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如煮熟的虾子一般蜷缩着,

    将邹龙搞定以后,我又把目光放在了易东来身上,

    易东来这人本来胆子就小,连身为兄弟的邹龙都嫌弃他这一点,

    加上他现在又目睹了邹龙的惨状,更受惊吓,此时他很没出息的跪了下来,对我说道:“大哥,你别打我,求求你,”

    “叫爹,”

    “爹,爹,”

    “叫爸爸,”

    “爸爸,爸爸,”

    我皱眉对他说道:“我让你叫一声,你怎么叫两声呢,”

    他猛地扇了自己两耳光,说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应该只叫一声,不应该叫两声,”

    他这番举动看得我直反胃,怎么还有这么没出息的人,仗着人多的时候,教育别人倒是教育得挺欢啊,现在就变成这怂样了,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我看到我小粉丝的女朋友,也就是那个女高中生,见到这一幕破涕为笑,我对她问道:“你来说说,这个人该怎么处理,”

    她微微一愣,说道:“我,,,我不知道,,,”

    我思考了一会,对他问道:“你说说,就你刚才对我们的态度,如果我们换位,你会怎么对我,”

    易东来苦着脸说道:“哥,我没说什么啊,是他的行为比较过分,我一直都很老实,”

    他指的人自然就是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邹龙了,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哦,这样啊,好像有一点道理,”

    他谄媚一笑,说道:“有道理吧,我不坏的,大哥,”

    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道:“你听好了,我就念一遍:LPL赛区相比于LCK赛区和LCS赛区是最强的赛区里面的每个中国职业选手都非常努力敬业想全心全意的赢下每一场比赛更想在每一次比赛都吊打韩国人从不服输永不认输的LPL世界最强最棒,”

    我一口气念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易东来,

    易东来一脸懵逼地说道:“大哥你刚才说了啥,”

    “砰,”

    我一记重棒敲在了他的背上,

    我对他说道:“我再念一遍,这一次你再记不清,就是敲两下了,”

    易东来被我敲得往前一栽,两行委屈的眼泪流了下来,凄苦地看着我,

    我没有理他,冷冷的念道“LPL赛区相比于LCK赛区和LCS赛区是最强的赛区里面的每个中国职业选手都非常努力敬业想全心全意的赢下每一场比赛更想在每一次比赛都吊打韩国人从不服输永不认输的LPL世界最强最棒,”

    “LPL赛区相比于LCK赛区是最强赛区,,,”

    “砰,”

    “砰,”

    我在他的后背上敲了两下,

    “你念错了,不对,再来,”

    “LPL赛区相比于LCK赛区和,,,LCS赛区是最强的赛区里面的每个中国职业选手%¥#&amp;amp;*,”

    “砰,”

    “你他妈还想蒙混过关,老子后面一个字都没听清,再来,”

    ……

    在我半威逼半恐吓的强制要求下,历经半个小时,易东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边哭边完整的念完了整句话,没有再出错了,

    将这两人都收拾掉以后,我重新穿上外套,对?桃A说道:“A哥,我们差不多该走了,谢谢了,”

    ?桃A连忙鞠躬致歉道:“哪里哪里,徐争哥,今天还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有眼无珠才好,真的很惭愧,”

    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讲,收别人钱,罩着别人,没什么不对,所以我对他并没有什么怨恨,

    我说道:“没事没事,那两个人我也带走了,”

    “当然,我们本来就不愿意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醒哥经常教育我们要以德服人,”?桃A惭愧地说道,

    我没兴趣管他的醒哥在平时是怎么教育他的,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放在心上,时间宝贵,先走了,”

    “好的好的,徐争老哥,我送你们,那个谁,出去弄三杯蛋糕奶茶,里面多放点蛋糕,”

    “好,”

    说着,一个跑腿小混混便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

    而我和?桃A也走到了包厢外面,那对小情侣也跟在了我的后面,我在此时忽然想到了什么,对?桃A问道:“A哥,里面那个最嚣张的小子,他家里是个什么背景啊,”

    “你说邹龙吗,”?桃A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家里是在海城做生意的,独生子,挺有钱的,他家里也惯他,每个月都来孝敬我不少,虽然他年龄小,脑子简单,但出手还是挺大方的,怎么,徐争哥还怕被报复,”?桃A笑了笑,

    “多注意一点总是好事,”我十分官方地回道,

    “也对,也对,你不用担心,那小子是不会有威胁的,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嘛,幼稚,什么事情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说不定头两天还很想报复你,过几天就忘了,”?桃A哈哈大笑道,

    “原来如此,”我装作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此时,柳雨芊坐在外头的电竞椅上,一脸急切地看着电脑屏幕,打开了十多个聊天窗口,她手机被?桃A给强行没收,此时看样子是想通过别的通讯工具来帮我,,,她专注到连我站在她身后都不知道,

    “摩西摩西,”我弯下腰,在她耳边说道,

    我明显感觉到柳雨芊的身子抖了一下,她迅速转过身,站起来在我身上一阵摸索,说道:“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他们下手没有很重吧,”

    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阵后,忽然又抱住了我,我立即就感觉一具温香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住了我,让我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呃,,,那个,他们出手重不重我不知道,我觉得你出手挺重的,,,不过好像还能再重一点,啊,用力,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