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地五百七十二章 一堆沙
    金昔沉吟片刻,随后对我说道:“你们交大电竞社,是全国最大也最有名的电竞社团,这个你知道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知道,沈晗青也是这个电竞社的社长,不过现在好像不是了,他是上一任,”

    金昔说道:“你错了,他一直都是,即便现在他表面上不是社长了,但社团里的一切活动都是由他安排,”

    大学里的事情,对我来说,好像都已经有些久远了,因为我休学已经大半年了,关于逐梦电竞社的事情,我的印象都有些淡了,不过谈到大学,倒是寝室的老大老二老三我好久没去看他们了,他们是我在大学里认识的第一批朋友,还挺想他们的,

    我对金昔说道:“那他管理电竞社有什么用,利用这个电竞社来给自己盈利吗,”

    金昔靠在椅背上,挽着鬓角上一丝垂落的发丝,转过头对我说道:“如果只是盈利,那你也太小看他了,他利用这个电竞社虽然盈利了,但大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造福那些大学里会打游戏的年轻人,让他们有动力待在电竞社里,他进入这个电竞社,当上社长的目的,其实是想尽办法让一些打游戏厉害,又会读书的少有人才去韩国当交换生,让那些人进入韩国各个战队当练习生,最开始有十人之多,但最后真正经受住考验的,只有三个人,”

    我皱眉说道:“这个有什么用,”

    金昔面不改色地对我说道:“KT战队一个,SSG战队一个,SKT,,,”

    “也有一个,”金昔放慢语速说道,

    我立即瞪大了眼睛,说道:“那些电竞社的成员有能力去这三个韩国顶尖俱乐部当练习生,”

    金昔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但也仅仅是练习生而已,韩国人是不可能让自己的战队里有别国外援的,但由于是练习生,所以他们有机会与那三个俱乐部的队员和教练接触,他们知道韩国最强战队的阵容和打法,可以说通晓一切,我这么和你说,现在我们战队如果和你们战队打起来,我心里不一定有把握,但是如果和韩国战队打起来,我有九成的把握取胜,当然了,SKT除外,”

    “……”

    说实话,听到金昔口中所说的事情,我是有点震惊的,

    不仅是对她说的这件事情的震惊,更是对沈晗青这个人震惊,

    历经二年在大学里混到了电竞社社长,然后最终目的,是为了自己以后的战队能够获取到韩国战队的最准确信息,为了赢下他们,

    要知道,沈晗青刚进入电竞社的时候,离他创建DY战队起码隔了两年,也就是他已经作好了两年后的布局,那年的他,应该才18岁,

    沈晗青为了夺冠,究竟在暗地里下了多少工夫啊,,,

    尽管我一直对他很反感,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一路走过来是有讲究的,我讨厌他,不代表别人也讨厌他,他的为人处世获得不了我的认可,但能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他的成功,也是有道理的,

    我对金昔说道:“你今天总是解决了我很久都想不通的事情,曾文迪也一直想搞清楚他为什么要一直待在电竞社,安排他们电竞社精英部优秀人才的去向,没想到是为了这么一件事情,我就想不通,那些人都这么听沈晗青的话吗,要他们去韩国留学就韩国留学,要他们去当练习生就当练习生,帮别人打工就这么爽,”

    金昔此时抬头看了前方的DY队员一眼,说道:“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身边的这些队友,除了比赛时候的必要交谈,其他时候我都不愿意和他们说话,因为我打心眼里看不起他们,和我不是一条道上的,我想打出成绩,他们是想赚钱,但好在他们也够努力,所以还没到我发怨言的时候,但我之所以愿意留在DY战队,就是因为他们队伍有一个好教练,还有沈晗青这个人,”

    我此时没有打断金昔的说话,静静地听着,

    金昔继续说道:“虽然以前受到你的不少感染,觉得沈晗青这个人应该不咋地,但接触以后,我发现他对事情的态度,非常执着,处理事情滴水不漏,可以把每件事情做得很好,这样就可以让我很省心,只需要打好比赛就行了,他也是真的想要拿冠军,所以,他就是这样的一种人,做事让人放心,觉得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就一定不会有问题,我想,这也是那些人愿意去当韩国交换生的原因吧,,,”

    我对沈晗青的印象稍有改观,但我总感觉我和他不是一路人,虽然我也爱算计人,以前混迹虎牙的时候,也干过不少坏事,如果他称不上磊落,那我就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了,

    但是,我和他有一个最本质的区别——我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要求的是自己本身,我会在自己走的路上交朋友,我注重的是事情发展的过程,所遭遇的一切,我都觉得是成长或收获,

    而他不一样,他为了达成目的,要求的似乎身边的一切,注重结果,他把每件事情都安排好了,把别人拉到自己的这条路上走,

    假如我面前一堆沙,我会利用这堆沙来砌起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的堡垒,而沈晗青脑海中有一个堡垒,他的过程在于收集一堆沙,

    我对金昔说道:“我只能说,沈晗青再怎么厉害,他也一定有出错的时候,冠军只有一个,现在我们战队也不弱,我们的队员不逊色于你们,我们的教练同样不差于司马奕,你和沈晗青想拿冠军,恐怕得过我这关,我就是他绝对没办法算计到的一个点,我太他妈强了,”

    面对如此膨胀的我,金昔出奇的没有反驳,而是低头吃吃一笑,说道:“前提条件是,我们两个战队都得过韩国战队那一关,希望是你说的这样了,总决赛要是能与你们交手,我也觉得没有遗憾了,”

    我惊异道:“哎哟,这不像你啊,你的风格不应该是说‘有我在,我们战队完全不可能输’,”

    金昔笑道:“公认的事实而已,我不说是不想打击你,想给你一点自信,支持本土战队,总比支持韩国战队要好,”

    “可以可以,连你都有些油了啊,”我哈哈笑道,

    “和你学的,”金昔说道,

    “你可别污蔑我,你要是和我学,只能学到我诚实谦逊,善良暖心的优秀品质,你这动不动就打人,张口闭口就是不想打击我,怎么可能是和我学的,”我对她说道,

    金昔白了我一眼,说道:“得了吧你,我太了解你了,你说的话我都明白潜在意思是什么,”

    我颇为感兴趣地说道:“哦,真的吗,那我问你一个问题,看看你能不能说出来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金昔淡淡地说道:“你问吧,”

    我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我问你,你那串被炭火烧的发?的破手串子,为什么这么重要啊,”

    金昔一愣,抬头便迎上了我的灼灼目光,

    金昔目光躲闪,胸口急剧起伏,气愤地说道:“我,,,谁说那破手串子重要了,你喜欢就送你,不喜欢你扔了就是,”

    我笑着说道:“哎,你误会了,我没问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感兴趣,我是想问你,我问你的这个问题,你能不能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问,”

    金昔摘下口罩,露出了精巧的鼻梁和晶莹玉润的嘴唇,一张绝美无暇的脸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肌肤赛雪,吹弹可破,她站起身,伸出手在我胸口上拍了一下,说道:“我去打表演赛了,懒得听你在这里疯言疯语,”

    金昔转身眉眼的一羞,让我看得呆坐在原地,

    忽然瑶梦,刹那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