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地五百六十六章 原来是秦郁
    面对郭佳忽如其来的正经,我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

    “你别岔开话题,两者不一样,”我说道,

    “怎么不一样,”郭佳继续问道,

    我看着郭佳,愣了半会神,然后从脖子间掏出了一块玉佩,对他说道:“你来帮我,是因为这个吧,这个人要你来的,”

    郭佳低头,伸出手抚着我的玉佩,说道:“对,”

    我继续说道:“那我的问题你还是没有回答啊,你来帮我,和你为什么时间点掐得这么准,会在我们战队濒临瓦解的时候过来,是不一样的,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郭佳说道:“其实你反复问我这个问题,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只是还不太有自信,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比较自信的人吧,相信自己就好了啊,”

    “……”

    和郭佳这种人进行谈话,有时很累,有时又很轻松,只要他想告诉你什么,他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但他要是不想说,就会各种各样的绕弯子,

    我坦诚地对他说道:“我没有答案,”

    郭佳皱眉看了我一眼,说道:“现在你赢了比赛,应该是最膨胀的时候,怎么还有心思来注意这种小细节,正如你所说的,我来帮你,就是因为这块玉佩,其一是因为我欠这块玉佩的主人一个人情,其二是你们战队确实有实力,很合乎我的口味,所以我才来了,你没必要去多疑我是来害你或者抱着别的目的,你在这个战队的目的是什么,那么我来这个战队的目的就是什么,我们俩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个紧要关头过来,好像不那么重要了吧,对于你来说,结果都是好的,都一样美滋滋,”

    我摇头叹气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这么想知道,总之就是觉得很奇怪,我觉得柳雨芊的出现也很奇怪,我们明明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了,但是她却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收购了我们这支濒死的战队,解决了我们战队的经济危机,然后你又跟着出现,解决了我们战队没有合格教练的大难题,这一切就太不可思议了,就根本不可能是一种巧合,虽然对我很好,可是我内心总有一种不安,我也很难说得清这种不安是什么,我问你们,你们也对我隐瞒,你说说,我怎么美滋滋得起来,”

    郭佳蓦地一下笑了出来,说道:“没想到你平时想的东西还挺多的,不错,不愧是一个牛逼的队长,”

    我现在并没有心思和郭佳开玩笑,苦笑道:“人总是在接近幸福的时候倍感幸福,在正在幸福的时候患得患失,我刚听到战队被收购,和你加入我们战队的时候,完全没有心思来想这些,心里非常高兴和激动,但现在一切都平静下来,我又不得不去想了,”

    郭佳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感慨地说道:“好有哲理,受教了,”

    看着郭佳此时一本正经的模样,我没好气地说道:“郭教练,你再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我这话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了,难道真是什么难言之隐吗,”

    “也没有,不是什么难言之隐,是我答应了别人不说,就不能说,你要是猜得出来,我就告诉你,你猜不出来,我就不能说,”郭佳笑着说道,

    “那你这和废话有什么区别,”我朝他翻了个白眼,

    郭佳继续笑着说道:“至少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猜想是否正确啊,”

    “那我一个一个的去试,你不迟早会告诉我的吗,还绕什么弯子,”我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试呗,”郭佳不急不慢地说道,

    “秦郁,”我想都没想,第一个名字直接脱口而出,

    “这不就猜到了吗,”郭佳笑着说道,

    我喃喃道:“真,,,真是她,”

    “不然还能有谁,”郭佳说道,

    “没有了,,,”

    我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复杂了起来,关于之前她和沈晗青的事情,我还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我知道,秦郁不和我在一起,肯定是有她的个人原因,这个原因可能很复杂,就比如现在,连沈晗青都参合进来了,但有一点我十分确信,她一定是喜欢我的,

    郭佳见我愣神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唉,小徐,你也别怪我这么藏藏掖掖的,我要是真不想告诉你,也不会让你这么猜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重钱,不重利,就看重人情味儿,那女孩在南城找到我的时候,说实话,我比你还要意外,我觉得这事瞒着你也不好,你总该要知道的,”

    “到底怎么回事,”我抬头看着郭佳说道,

    郭佳慢慢说道:“你还记得第一次咱们在南城碰面的时候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记得,你和这块玉佩的主人,也就是那个叫钟醒的人在一起,,,”

    郭佳说道:“是啊,其实我们在南城的那个网咖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主要是小钟他和我说,有一个人会来找他,但他这个人也喜欢玩神秘,不告诉我是谁,就让我一直这么等着,然后等着等着,你就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也明白,你觉得你们战队不需要教练,我当时根本没在意,我觉得作为一个顶尖选手,说出不需要教练这句话,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对你还有了几分自信,知道你以后肯定会来找我,但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也在关注你们战队,感觉等你们和强队打过几次快被淘汰的时候,我差不多就可以出现了,”

    我仔细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随后问道:“可是你来的时候,我们战队的成绩还可以,顺利进入季后赛,貌似不是你应该来的时候,是因为秦郁来找了你,”

    郭佳也没反驳,说道:“对,”

    “她怎么找到你的,”我好奇道,

    “这个连我也不知道,真正知道我住的地方的人很少,也就是南城的那破公寓,她在那天的早晨直接敲门进来的,说你们战队缺一个教练,想让我过去,呃,,,那个,她说的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我长话短说了,她语气比较委婉,也很有礼貌,我就不将她的原话表达出来了,”郭佳笑着说道,

    “然后呢,”我大为好奇道,

    郭佳继续说道:“然后我当时就非常奇怪,首先就想着她是怎么找到我的,以为是你需要我了,所以自己动了点小手段知道了我的住址,派你女朋友过来找我,我一开始是这么猜的,我也这么问她了,想知道是不是这么一回事,但她又说不是,还不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不让你把她来找你的这件事情告诉我,”我皱起了眉头问道,

    郭佳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她还说你们战队面临着经济危机,快要被解散了,需要教练和融资方,让我快点过去,然后还不让我告诉你,说你和她已经不是男女朋友了,是她个人请愿想要我出山的,我觉得她的行为非常反常和突兀,引起了我的反感,觉得她挺奇怪的,我当时根本没答应,我的性格你也知道,就和她随便说说,开起了玩笑,”

    我问道:“你和她开什么玩笑了,”

    郭佳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我说道:“我对她说,想让我过去当教练,可以,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怎么关心和你分了手的男朋友,就和我做一些该做的事情,我立马就过去帮他,”

    “……”

    郭佳见我脸色有变,立即严肃地对我说道:“你别当真,我不可能是那种人的,我只是试探她,”

    我点了点头,郭佳在夏凝面前都敢没个正经,看到秦郁,自然更不可能正经了,我叹气道:“你接着说吧,”

    郭佳说道:“我当时这话一出口,她立马就解开了自己的上衣,脸上面如死灰,流露出了一种决绝,一点犹豫都不带的,就是那种心死的感觉,但又不达到目的不罢休,你当时真没在现场,不然会心疼死你,”郭佳比划着手脚,一脸复杂,

    听到郭佳的这一席话,我内心震惊万分,秦郁内心其实是一个极为规矩和保守的人,不可能会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做出这种事情吧,

    秦郁会帮我,我不意外,但她会做到这种地步,就让我有些无法理解了,

    与她平时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