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我好像能秀!
    我发的信号位置,是对方蛤蟆处左右的位置,

    我A了我方石头人墙后的一个爆炸果实,跳到了小龙处,然后按下了Q技能,进入了隐身状态,

    和我所预料的一模一样,这里的迅捷蟹已经被打掉了,有一块红圈在这个位置,而我隐身,是不会被发现的,

    然后我沿着对方蓝BUFF的墙往上走,以免被对方的真眼发现,

    我直接绕到了河道草丛隔墙的上方,这里也有一个爆炸果实,我猜盲僧已经快到这个位置了,

    先前盲僧复活以后,一定是先打掉了这里的迅捷蟹,然后再去打蛤蟆,打完蛤蟆,一定会来抓下路,

    而我,就是要在盲僧赶来的路上,将他截杀,

    本来老鼠在野区碰到盲僧,没有闪现或者被Q中,就是一个死字,但是我五级经验过半,身上的装备又相当好,盲僧可能才三级或者刚刚到四,我单挑随便打他,

    我站在爆炸果实的右边,然后往右边的草丛里插了个眼,

    果然,这个眼一插下去,就看到了一个正在往这边赶的盲僧,

    “哇,四哥牛逼,”

    “这个意识…”

    张子扬和周马尾一直在注意着我的动态,他们见我在这里真的逮到盲僧以后,一齐发出了感慨,

    “上啊,紫毛怪,拖着下路,别让他们去支援,”张子扬最快反应过来,对周马尾说道,

    “哦…哦,”周马尾终于明白了我先前为什么要他们在下路打,因为一旦我在这里碰到盲僧,如果被对面下路支援过来,我就很难受,但如果张子扬他们俩能把拖住,那我就稳稳的单杀了,

    这波想要击杀香锅的盲僧,我已经作好了两手准备,

    如果他是刚打完蛤蟆往这边赶的,就证明他之前一定用了W技能,那样的话,他没闪没W,只有一个Q,是不可能逃离出双BUFF加成的我的掌心,

    而如果他W,我就得利用这个爆炸果实当位移去追击,那他还是死,

    我平A了盲僧一下,然后迅速用出W,大范围荼毒将他减速,但是盲僧并没有使用W拉开位移,我基本可以确定他没有W了,

    我直接跟着走A,在A了七下以后,一个E技能,直接将他爆死,盲僧根本没可能逃离到塔下,

    而下路,也打得如火如荼,周马尾直接闪现Q日女,然后接E,

    张子扬也是开E然后Q上来,三重控制,给娜美挂上引燃,给UZI套上虚弱删减输出,直接把娜美打成残血,

    我从他们塔后直接绕了过来,说道:“注意UZI的夹子,我们这波越塔强杀,

    我按下Q技能开启隐身从塔后绕了过来,

    娜美残血闪现走,UZI给娜美使用了治疗,娜美靠着治疗的加速,直接逃离到了塔下,

    而由于我早就和张子扬发了指令,所以张子扬立马闪现跟,在没兵线的情况下,直接边缘抗塔,

    而我在塔下A了娜美两下之后,把娜美的人头给收走,

    此时,状态良好,满血的UZI也缩回到了塔下,

    我说道:“继续杀,张子扬你注意被抗死或者和UZI换了,”

    “好,”

    张子扬依旧边缘抗塔,但前期他顶多抗三下,第四下如果打在他身上,肯定就死了,

    在击杀娜美的时候他扛了两下,随后等我转移火力攻击UZI的时候,武器已经体力不支了,连忙撤离到防御塔外面,

    “马尾,Q技能还有多久,”我对她问道,

    “三秒,”周马尾回道,

    “好,我来扛,UZI这波必须要死,换掉你也要杀他,”我说道,

    “好,”

    我扛了两下塔,血量也残了,UZI直接把火力转移到我身上,似乎想换我,

    “四哥,UZI还有闪现,EQ也都有,你小心一点,”张子扬提醒道,

    “嗯,”

    我重重的应了一声,UZI可不是别人,国内最强AD,我还是有点怕被他秀的,我是当前最肥的点,要是我的经验和经济被UZI吃到,这波就有点亏了,

    此时,由于我已经撤离到对方下路一塔左后方的草丛里,佯装后撤,防御塔的攻击是周马尾在抗,她手上亮着Q技能,只要能晕住UZI,那么UZI这波也死了,

    在周马尾即将接近UZI的那一瞬间,

    UZI当机立断,在脚下放了一个架子,然后——,

    UZI直接闪现到我的面前,然后EQ二连,

    UZI这波不但想把我换了,他还想双杀,

    “疯了吧,这个狂小狗,失去理智了…”我震惊地说道,

    “马尾,注意夹子,”

    我话音还未结束,周马尾就已经踩到夹子了,

    她操作果然还是有瑕疵,这么关键的时候,她的第二个Q技能终究还是没能命中在老练的UZI身上,让防御塔给活活打死了,UZI拿下了日女的人头,

    “哇,紫毛怪,你这个失误有点严重啊,”张子扬如今血量不多,只能站在一旁OB,

    而我此时十分冷静,我先前击杀掉娜美以后,身上一直留着Q技能没用,

    我在二连之前,就已经按下了Q,

    UZI这波手速极快的W,然后闪现EQ二连,并没有打中在我身上,

    我利用隐身提供的加速,小身姿一扭,成功的躲过了UZI的这波半血斩杀连招,

    我从隐身中出来以后,我看到我E技能已经重新CD了,还想再尝试一下击杀掉此时已经稳固的在塔下晃悠,加上他还有半血,我如果强行要越塔杀他,肯定是能杀的,但是我也会被换掉,

    这一波,下路只做到了辅助互换,而我方辅助的人头还是UZI拿到的…

    对下路而言,两边并不赚,只有我之前杀了个盲僧,算是最好的安慰了,

    我只得掉头走,A了一下爆炸果实,重新回到河道上,

    这波回去,可以做飓风了,

    “UZI还是强啊,”我感慨道,

    刚才这波越塔,讲道理,其实能把三个人全杀的,我们最坏的结果也就死个辅助,

    但这波真是UZI的个人能力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之前下路互相牵制的UZI,可能UZI就已经预见这波小规模厮杀的后果,所以留着Q技能和E技能,一直没有交,估计就在等这波反杀了,

    我刚才要不是因为自己提前开Q,且注意了自己的周围,这波还真被UZI双杀了,

    如果我刚才的双身上…

    那下路恐怕将变成人间炼狱,

    “对上UZI,的确压力大啊,四哥,我刚才太紧张了,对不起…”周马尾也自责地说道,

    “没事没事,这波我出来六级了,而且有飓风,我太顺了…”我对他们说道,

    我6分钟五个人头,刷野加污兵,打了2600的经济,相当可怕了,我的发育之势将没办法阻挡,我将去他们野区疯狂掠夺盲僧资源了,

    “徐争,你这个装备有点猛啊,六分半飓风,”周逢游看了一眼我的装备,说道,

    我说道:“这把特别顺,”

    马瀚城说道:“以两分钟开始的经济为标准,相当于争哥你四分钟,每分钟打了五百块钱,”

    “四六二十四,不是每分钟六百多吗,”周马尾问道,

    “还有一分钟一百块的自然经济,”马瀚城没好气地说道,

    “哦哦,你个小屁孩不要对我大呼小叫行吗,”周马尾说道,

    “咋地,你也能来中路去给对面送双BUFF不成,”马瀚城不屑地说道,

    “小马,我看你是皮痒痒了,我老婆你也敢BB,”张子扬微笑道,

    “扬哥,我就开个小玩笑嘛,”马瀚城哈哈大笑道,

    我并没有他们这种乐观,一个小虎,一个UZI,操作都有些超乎我意料,虽然他们秀不了我,但是能秀我队友,老鼠再顺,终究也是个脆皮,只要被针对到,就得死,所以我压力还是挺大的,

    我对他们说道:“要是我这把玩的是男枪,这时候说不定都七级了,我才刚六,等级不高,你们各路稳一下,我不能再盲目的去抓人了,我把打野刀刷出来,做一波视野,再来GANK,”

    “我们一直都很稳,”张子扬对我说道,

    现在有装备压制,我倒是能够很轻松的刷野了,关于老鼠的打野刀,倒是有两种思路,一种是比较常见的,叠攻速的打野刀,比较适合老鼠,但如果特别顺,像我直接六分钟刷出飓风,可以选择出攻击打野刀,基本一个抓一个死,

    至于打野刀的类别,在排位里可以出红色或者蓝色,比赛中,自然是毫无悬念的绿色打野刀,可以利用老鼠隐身的高机动性到处做视野,毕竟像我这样可以随意入侵敌人野区的老鼠比较少见,老鼠更多的时候,是要防止被对面入侵,所以视野很关键,盲僧出点攻击装,到六级后,说不定还是能秒我,

    我对他们说道:“你们稳着点,上半野区都被刷完了,我只能反瞎子的一个红,你们下路注意一点,瞎子闪现好了,说不定会去抓下路,”

    我觉得瞎子现在肯定不敢在野区和我碰面的,基本上我去哪里,他只能和我刷反方向的野区,他闪现交得很早,此时应该好了,我别的不怕,就怕香锅能利用盲僧有6有闪现的第一波搞出大事,

    我蹲在了对方红BUFF的草里,刚说完话,就出事了,

    “四哥,辛德拉往你那边靠了,”

    “徐争,诺手也消失了,”

    于此同时,我的草丛里亮起来了一个眼,盲僧一个天音击打在了我的身上,

    “上中野三个,他们全来抓你了,”马瀚城急切地往我这边赶,

    我稍稍一愣,这波我自己有些托大了,猜想错误,被对面算计进去了,

    盲僧居然没去下半野区,而是在这里蹲我,

    也就是说,我的动态早就被RNG发现了,现在他们上野中想来一个关门打鼠,

    我赶紧点了一下辛德拉的等级,发现他有6了,而卡牌此时还没有六级,由于我之前污了卡牌一波半的兵线,导致他的等级就差那么一点到6,

    这一小细节,在现在引起了致命性的大问题啊,

    不过,我还没有彻底放弃,

    我冷静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看着杀气腾腾在往我这边赶的诺手,辛德拉,以及身上亮着天音击还未二段Q过来的盲僧,,,

    我将手指放在了R键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波…

    我好像能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