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战队解散 上
    对面五个人,竟然全部都埋伏在我们的红BUFF处,

    他们躲在我们红BUFF的墙里,所以我们的视野根本照不到他们,

    他们就靠着盲僧和大树这两个前排先手开团,红BUFF的墙仿佛成为了炸弹人,维克兹,发条三人最好的防护堡垒,

    先是大树开大直接闪现,直接闪现W住了我,然后发条一个大招,将站在我身边的林枫和周马尾全部拉在了一起,

    随后,发条开大,维克兹开大,炸弹人开大,

    “TirbleKill,”

    维克兹再次拿到三杀,亮出了狗牌,

    一切都太快了,,,

    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把注意力放到大龙身上,这一块的视野也都是小心翼翼的排过去的,唯独没想到对面会埋伏在红BUFF处,在一般的赛场上,那里几乎是不可能埋伏的位置,但无奈,对面的输出手太长了,而盲僧又有多段位移,大树有闪现,我们被他们的这一手打得措手不及,

    我们中野辅死掉以后,剩下的纳尔和AD便兵败如山倒,被对面追着砍,凭借着发条W提供的加速能力,轻松地把我们剩下的两个队友也带走,

    此次团灭以后,辅助炸弹人一个人去推中路,将我们中路的高地塔轻松带掉,而其他的四个人,拿掉了大龙,

    此时的时间,不过才25分钟而已,我估计两边的经济拉得有一万以上了,想要翻盘,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我的漂亮战绩,并没有让比赛的胜利往我们这边的倾斜,打到这个时候,我仍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每一步都没有走错,做到了单杀,游走支援,开团,

    但就是打不过,金昔发条在这一局的作用,比我大十倍不止,,,

    对面拿了大龙之后,回家出了一波装备,然后浩浩荡荡地走向了下路,

    “对面想推我们下路了,,,”周马尾说道,

    “这一波要是守不住,就被一波了,”我说道,

    我们所有外塔掉光,中路高地告破,对面又有龙BUFF,想要守下来,难上加难,

    “金昔这波召唤师技能都有,大家都小心点,”我对众人提醒道,

    此时金昔的装备已经非常豪华了,

    27分钟,她身上的装备是鬼书,卢登的回声,法穿,帽子,除了在游戏初期买的负极斗篷没换掉以外,金昔都几乎快六神装了,

    现在金昔QWR一套连招,伤害能秒我们五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

    看着金昔领着兵线推了上来,我几乎是绝望的,

    兵线刚一上来,金昔直接开启疾跑,给自己加了一个W,奔跑速度,堪比人马,

    “球在金昔身上,她又要R闪了,当心,”

    看到金昔把发条玩成了一个刺客,我有些震惊,指挥着众人后撤,避其锋芒,谁吃她一套都受不了,

    金昔一个疾跑直接吓退我们五人,却并没有盲目的冲上来交技能上,

    随后,由于炸弹人和大龙BUFF的存在,他们几乎不到三秒钟就拆掉了我们的高地塔,然后齐齐打我们的水晶,

    “争哥,,,她好像就是吓我们的,刚才应该让逢游哥上去开她,”林枫说道,

    “开不了,,,”我憋屈到了极致,如果有任何敢去突金昔的脸,估计很难控到她,被她直接一个闪现躲掉以后,又是肆无忌惮的用球来分割我们后排,

    “林枫说得对,再不开,就要输了,”逢游哥在家里磕了一个钢铁药水,随后,利用家园卫士冲了出去,

    他在中路兵线中就叠满了怒气,此时,他一个E跳了出去,然后瞬间闪现,想把发条晕在我方下路水晶上,

    但和我所预想的一模一样,发条直接闪现,然后给自己开W,重新套E,她的疾跑尚未结束,维克兹闪现直接给她开治疗,

    疾跑,治疗,发条自己W,三层加速,她直接Q到张子扬和周马尾直接,

    “DoubleKill,”

    QW触发雷霆,甚至大招都没有用,张子扬和周马尾直接交掉,

    我和林枫没有任何办法,上去突发条的脸,而金昔把球挂在自己的身上,

    “魔偶,生气了,”

    一个大招,将我,林枫,周逢游三人全部拉在了一起,

    金昔的手速,已经不能用正常人来形容了,她预判了我R上去的时间,我甚至连沙漏都来不及开,直接就被她大招拉在了一起,

    随后,大树冲了上来,继续控制我,维克兹给E,然后WR,

    对方开启了大招流模式,这一波盲僧和炸弹人都没有上来,就直接靠着金昔带着大树和维克兹3V5,就将我们众人击溃,

    “ACE,”

    我无力地瘫在了椅子上,这是最后一波了,

    DY战队五人将我们团灭后,轻而易举地将我们的主水晶推平,

    全场观众起立鼓掌,而在一阵热闹而欢腾的喝彩声中,

    我们战队,也许已经走到了尽头,

    DY战队五人离开座位,同我们握手示意,

    等到金昔来的时候,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冰冷地小手同我握了不到一秒钟,然后蹙着眉头对我说道:“叫你在电话里凶我,”

    我愣了愣,半个月前我曾给金昔打了电话,大概是在问沈晗青是不是真的去藏城旅游了,语气有些不太好,没想到金昔仍然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

    我蓦地一下子笑了出来,

    没想到金昔在这把发挥得如此激进恐怖,是在报复我和她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不对,

    可是这对于我来说,,,

    可能是整个职业生涯的结束,

    金昔见我在笑,哼了一声后,匆匆走到另一人面前握手了,

    而轮到沈晗青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倒是颇为可惜,对我说道:“如果你今天答应外围,我们大家就都能赚钱,现在一大笔钱白白在你面前流失,不可惜吗,”

    “没什么好可惜的,你在这个队伍里就是累赘,”我对他说道,

    沈晗青听到这话后,眉毛抬了抬,他看着我,说道:“原来你还在对刚才的比赛耿耿于怀,输了这场比赛,好像对你们没什么影响吧,你们季后赛已经稳了,”

    我没有回他的话,

    沈晗青摇了摇头,又说道:“你还真是好强啊,那我要是这样和你说,或许能打消你的疑虑了,我们这支队伍,即便我玩个AP,然后带着辅助给你送人头,你们也赢不了,很残忍吧,”

    沈晗青拍了拍我的肩膀,颇为怜悯地看着我,说道:“我擅长的是AD,维克兹这种东西,我还是第一次玩,打得不好,让你见笑了,”

    说完以后,沈晗青也快速走了过去,

    而我站在原地,一阵发懵,

    的确,,,

    即便DY战队让出一个AD位,用这么垃圾的下路,我们也打不过他们,,,

    如果DY战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下路,那么,,,

    这一场比赛,根本就不可能赢,

    我此时心情五味陈杂,

    没有愤怒,没有自责,没有消极,没有痛苦,

    我有的,只是前所未有的迷茫,

    感觉周围都是光明大道,却有无数透明的玻璃,把我分割禁锢在原地,无论我怎么挣扎,都飞不出去的那种迷茫,

    一种绞尽脑汁都无法自由翻腾的慌张,

    为,,,什,,,么,,,

    我到底错在哪了,

    我该怎么打,才能赢,

    我不知道,也找不出答案,

    我满脑子疑问,满脑子迷茫,

    “争哥,该走了,,,”林枫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我身子,对我说道,

    “哦,好,”我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他说道,

    到了比赛后台,夏凝和曾文迪都不见了,他们已经没在后台了,

    一路上有些沉闷,包括我在内的所有队员都一言不发,一向活泼的周马尾,此时也彻底焉了下去,满目颓然,

    我们乘坐着大巴回到了训练中心,曾文迪和夏凝都坐在了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一叠文件,而夏凝和曾文迪似乎在争吵着,

    “别看了,我说不许解散就不许解散,”

    “凝姐,,,咱们赛前不是都说好了吗,你怎么又忽然变卦,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果,如果这次战队再不卖出去,咱们虎牙就完了,,,爸和伯父也不会允许的,,,”

    “所有问题我来承担,我拿我的钱出来还不行吗,”

    “凝姐,你别冲动,而且,,,你的钱,可能还不够,”

    “我把瑜伽店还有几家店子转让了,”

    “也不够,,,凝姐,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对这支战队的感情很深,但现在真的已经,,,”

    “走投无路了,”

    曾文迪低下头,抚着脸颊,仿佛如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话语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无奈与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