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虚空里只能有一个王者
    我回家出了减CD鞋和时光杖,身上还有六层杀人戒,其价值相当于一个850块钱的爆裂魔杖了,我此时的装备可以说是非常豪华了,

    现在我到中路,收兵就很轻松了,卡萨丁前期一般主Q,六级后主E,9级的我,直接EW,远程小兵就全死光,然后QW相继打掉剩下的近战小兵,一波兵线请得很快,

    我在中路收完一波兵后,剩下的也不管了,直接开R直奔下路,快速赶路,

    卡萨丁一般支援的时候,要用R赶路,前期GANK,在蓝量充足的情况下,保持100点或者200点蓝的R,

    我的习惯一般就是200点的蓝,不但伤害较高,而且还能确保能再飞两次,在我已经知道下路没有闪现的情况下,卡萨丁一般GANK一次,飞三下足够了,第一次飞突脸打伤害,第二次飞追击,第三次飞选择继续追击或者逃跑,完全没必要让R完全处于50蓝的状态,否则不但伤害低,还不能最大化的利用R的伤害效果,

    我故技重施,直接R到了小龙处,然后又从小龙处R到了敌方野区,然后A了一下爆炸果实,到了对方下路一塔后方的石头人处,

    不过,在我来的途中,炸弹人和维克兹就早早跑路,不见踪影了,想来我过来的动向已经被他们察觉到,

    此时我在中路点了一个信号,说道:“发条不见了,可能去上路了,上路小心一点,”

    林枫的螳螂也从野区赶了过来,我们下路集结了四个人,这一波对面如果想强行守一塔,肯定是打不过我们的,我有闪现,随时可以R上去用E技能强开团,有什么不妙还能闪现跑,非常稳健,

    此时,周逢游做的眼位看到发条和盲僧,周逢游给我们发了一个警示信号,

    我有些诧异地说道:“金昔居然不来守这个塔去抓逢游哥,下路一血塔不打算守了,龙也不要了,”

    我没想到金昔直接与我们避锋芒,我和打野来了下路,她居然带着打野去上路了,

    那这个下路他们肯定是没法守了,

    我对周逢游说道:“逢游哥,放了吧,他们拿上塔,我们拿下塔,还能那条龙,不亏,”

    “嗯,”三个人包夹周逢游,还有一个大树这样的抗塔怪物,逢游哥肯定在塔下操作不了了,只能退居到二塔旁,将上一塔放了,

    我们将下路一塔拿掉以后,一血塔的经济给了张子扬,然后也顺势去拿龙,期间,对面的维克兹猥猥琐琐地跑到了小龙墙的后方,朝我们放出了一个Q技能,

    众所周知,维克兹Q技能的射程是很远的,而且可以斜着放,成功命中到了我,

    我也不明白维克兹为什么要这么多,打野在这,他们抢龙是不可能的,

    而他们也没队友,消耗我们然后找机会击杀,也不是可能的,

    维克兹这纯粹就是在恶心我们,我在打龙,没有注意到他的技能,所以才不小心吃到了他的Q,

    没想到这个维克兹直接亮起了熟练度图标,然后又Q了一个,

    我眉头一皱,在小龙处不断R,将R给积攒到了400点的蓝量,

    这维克兹要是再敢在我面前骚,对我力量一无所知的话,我就要上去弄他了,

    维克兹依旧站在红BUFF墙后方晃晃悠悠,边亮狗牌边放Q技能,等小龙快要死的时候,他对我们开出了大招,

    “我草你吗的,”

    不知是看沈晗青不顺眼,还是看他玩的这个怪东西不顺眼,见他有钱不去打,还一直在进行这种无意义的骚扰,我莫名的来气,

    我直接R到了墙上,然后秒接闪现,

    R闪,

    平A,

    虚空之刃,

    平A,

    能量脉冲,

    虚无法球,

    我一套最常使用的连招直接超长距离位移到了维克兹脸上,800点的R,一屁股直接坐他半血,然后跟上一发连招将他秒掉,整个过程没超过一秒钟,

    “NG已经接近暴走,,,”

    屏幕上的系统提示传来,我人头变成了5-1,已经连续杀了四个人了,

    “这沈晗青,,,像脑残啊,”林枫嗤笑着说道,

    我沉默着没有回答,而沈晗青在死掉以后,那讨厌的触手上,又给我亮了一次狗牌,

    我眉头一皱,他哪来的脸,也不怕被观众笑话,

    在给他回敬了一个狗牌以后,我看到上路推塔速度没我们快,我们拿完塔和龙,他们才刚刚推掉,

    我在中路左侧草丛发了个信号,对林枫和周马尾说道:“来,我们来这里包夹他们一下,让他们不敢过来,张子扬速度磨一下中塔血量,”

    我们的这个举动是属于比较贪的,刚才拿完小龙和塔,我们应该回去补状态,这是最稳的选择,但是我要求他们过来拿中塔,这是因为我觉得对方也回城了,他们的APC维克托又死掉,中路只有一个炸弹人可能来守,炸弹人一过来我就可以秒他,然后就拿一塔了,

    如果对面也像我们一样,不回城来中路,我们就会被我们蹲到,然后就是拿了人头加拿塔,更赚,

    职业选手的回城是很敏感的,基本上不可能会在敌人的视野中回城,回城就会被计算出来之后的路线,在比赛里面,这种时间一旦被算计到,就会被另一方拿来干许多事情,

    我们在中路左侧草丛放了一个真眼,蹲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对面的盲僧在大龙前的孤立草丛鬼鬼祟祟的出现了,

    “对面没有回程,果然在这里,准备上,枫哥,开大,”我一看对面盲僧出现,就知道这要是一波大节奏了,

    “嗯,”

    林枫应了一声之后,开启大招,,,

    虚空来袭,

    他从草丛中隐身出去,在盲僧无知晓的情况下,率先发难,

    我紧跟在他的后面,盲僧现在根本打不过林枫的螳螂,靠林枫一个人几乎就可以单杀盲僧了,

    不过前提条件是盲僧没有大招,否则一个大招再摸个眼,肯定能成功跑掉,

    我等林枫先扑上去,然后盲僧一脚踢过来的时候,我再R上去一个E打断盲僧的脚,跟上位移把他收掉,

    螳螂大招的隐身效果结束,然后开启E技能,直接就朝着盲僧扑了过去,

    “上发条,”

    就在螳螂扑在空中的一瞬间,从侧面飞来一个球,直接扯大,将螳螂的翅膀硬生生的扯断,林枫空中刚飞到一半,竟直接被发条的大招给打断了,

    我看得一惊,随后盲僧一个摸眼RQ,将螳螂踢到我这边,但盲僧血量也不多,被发条套了一个E技能之后直接后撤,

    而林枫的螳螂,悲催的飞了过去被折断了翅膀又被踢了回来,空中被发条夹杂了一记普攻直接收掉,

    “争,,,争哥,,,你刚才看到了没有,这,,,这个发条,,,”林枫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嗯,看到了,”我转头就撤,没有再R上去了,

    “对面也在埋伏我们,”我说道,

    这一波大意了,

    “而且,,,争哥,我们先前蹲的位置有真眼,而且我还是开着扫描扑上去的,对面根本就不可能有我的视野,发条是在我飞出去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然后瞬间给球拉大招,,,太变态了,”林枫说道,

    毕竟是金昔啊,,,

    我撤回来以后,对他们说道:“打野死了,先回城,这个塔拿不掉了,”

    我们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林枫一死,中路再继续推就没有了任何意义,对面来人一守,大树再TP留人,后果就有点不堪设想了,

    回家以后,我出了一记耀光,现在我的这个装备,对面除了大树落单我抓不死,其他人落单,几乎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出来以后,我换到了下路,下路塔带了,我带线会很安全,

    而对面的下路估计还是不会换,我方防御塔只剩下半血,炸弹人只要将兵线推进来一波,这个塔就没了,

    不过我完全有一守二的能力,

    我方纳尔还是和大树在上路进行一辈子都不会爆发人头的交手,而我方下路组合跑到中路去压制金昔的发条,总体来说,我们换线很大优势,因为就对面的这个下路组合而言,

    我能1V2,

    我刚一到下路,炸弹人和维克兹就推着线过来了,

    我没有路面,一直埋伏在线上的第一个草丛里,等着他们的到来,

    这波我没闪现,有引燃,不过对方有虚弱,有治疗,

    治疗这个召唤师技能在我引燃的面前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虚弱却挺头疼的,我要是头硬强行和他们1V2,有可能会翻皮水,

    维克兹和炸弹人离我越来越近,而对面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插眼的打算,

    怎么办,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我仔细权衡着利弊,逐渐作出了一个比较妥善的计划,

    我继续在这个草丛里埋伏,如果对面来插眼,我就直接R走,塔下守,

    如果对面没有这么厉害的意识,直接就走过去推塔,那么我就可以用E技能起手,将二人减速,留个R直接走上去,到那个时候,不管是他们给我用什么技能,我都可以用R躲,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基本全交代在这了,

    他们两人离我越来越近,

    我按下shift+e,在侦测着他们两人的死亡距离,,,

    三步,,,

    二步,,,

    越来越近了,,,

    在他们即将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

    定点爆破,

    炸弹人忽然冷不丁地朝我扔过来一个E技能,

    然后维克兹亮起了图标,,,

    虚空裂缝,

    构造分解,

    他们两人在这里,有视野,

    而且是炸弹人的顶点爆破先手,

    先利用W技能想把我短暂击飞,然后维克托再使用WE技能,把我击飞接大招,两个人一套想秒我,

    不过,,,

    很遗憾,

    维克兹这个英雄的称号叫虚空之眼,

    螳螂这个英雄的外号叫虚空掠夺者,

    可是虚空里真正的王者,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我虚空行者——卡萨丁,

    虚空行走,

    我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跳跃着,我在炸弹人W技能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意识了过来,

    我立马取消了E技能的施法范围,直接用大招R到了维克兹的身后,将炸弹人的W和维克兹的E技能,全数躲掉,

    然后,,,

    我亮起了熟练度图标,

    炸弹人见状以后,赶紧给我套了虚弱,

    但我在此时,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操作,我没有使用一个多余的技能,多余的走位,

    我就站在原地,注视着他们俩人,

    正如卡萨丁的背景介绍上所说——“如果你看到虚空,你不能忘掉他,但是如果你看到卡萨丁,他可能已经在那儿了,”

    我扭动着身姿,丝毫不介意他们那不痛不痒的平A,我走位离开了炸弹人E技能【海克斯爆破雷区】的范围,又躲掉了维克兹第二个W技能的伤害,

    然后虚弱结束,我再用走位,躲掉了炸弹人的一个Q,

    我用一个大招,三个小走位,躲掉了他们几乎所有的技能,

    我按下了ctrl+1,ctrl+2,对他们发出了两个嘲讽音效,

    “你的魔法对我无效,”

    “你微不足道,一无是处,”

    随后,我将指针移到维克托身上,,,

    引燃,

    我只给维克托挂了一个引燃,但是并没有任何动作,

    维克托似乎有些绝望,放出了一个Q技能后,立马又接上了一个大招,

    虚无法球,

    我按下Q技能,用Q技能打断了维克兹的大招,再用走位,躲掉了他的Q,

    仍然毫发无损,或者,损失了一百血,

    我想问,,,

    还有吗,

    还有技能吗,

    现场席的观众们都爆发出了剧烈哄笑,全部鼓起了掌,解说员也笑得不知道该如何解说了,

    在比赛中,逗敌人而不击杀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

    但是像我一样,面对着二个人还不平A在玩的,,,

    可能仅有此例,

    在喧闹过后,我知道,玩得差不多了,

    该结束了,

    我手指再一次按响键盘,

    虚空行走,

    平A,

    虚空之刃,

    平A,

    能量脉冲,

    我一套打下去,维克兹直接残血,

    但是,我没有再输出他了,

    因为在我眼里,他已经是个废物了,

    我转而继续平A被我E技能减速的炸弹人,

    虚无法球,

    平A,

    虚空之刃,

    平A,

    能量脉冲,

    虚空行走,

    “DoubleKill,”

    第三个R,我直接一屁股将对方两个人全部坐死,

    NG已经无人能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