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证明自己,或是身败名裂
    下路是两个AP组合,维克兹加炸弹人,面对这种英雄的时候,只需要躲技能就行了,不像是寻常AD一样,如果越塔,他们靠平A就能活活点死我,

    卡萨丁被动就能自动减免百分之十五的魔法伤害,如果我走位再细致一点,尽可能的多抗住,然后给张子扬和周马尾创造更多的输出时间,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前期卡萨丁的输出很好计算,一般R上去可以瞬间打掉敌方半血,然后等第二个R和其他技能的CD,就能一套击杀了,

    不过前期R技能CD比较长,有五秒之久,这个CD足够让人逃跑,所以我要想帮助张子扬击杀下路,第一个R就得和他们配合起来,

    我从石头人处朝着他们下路的位置靠,我对张子扬说道:“张子扬,注意了,W技能一定不要空,空了这把比赛就悬了,然后马尾记得闪现跟E,一定要把所有控制衔接上,”

    烬的W,只要友方英雄给到了伤害,就能禁锢住敌方英雄,距离特别长,这也是烬能够大火的一个原因,他能很轻松的配合队友GANK,

    我把击杀标记放在了维克兹身上,这把维克兹是所谓的APC,所以要首先击杀他,

    我在出现到他们视野中的那一瞬间,就R过去了,我R的位置比较刁钻,并不是盲目的R维克兹的脸去追求伤害,因为我知道距离有些不够,时间上不允许,如果我再靠近一点想R脸,说不定就直接被他闪现躲掉了,

    毕竟,下路两边都有召唤师技能,处理起来一定要精细,

    我不但没有贴维克兹的脸,反而还控制了和炸弹人的距离,目的就是为了让走位靠右的炸弹人没法第一时间给我套虚弱,

    我EQ二连,开启W,想要上去戳维克兹,而炸弹人这才赶了过来,给我挂上了虚弱,

    维克兹见状,直接释放出了E技能【构造分解】,

    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偏出维克兹的控制和炸弹人的虚弱,在维克兹E技能扔出来的瞬间,我立即后撤,佯装不敌,但由于被挂了虚弱走不了位,我还是被短暂击飞,

    “真的杀不了啊,四哥,”张子扬和周马尾由于都被我提醒过,所以他们俩没急着交任何技能,导致这一波看上去是失败的击杀,

    “别说话,等维克兹闪现之后,你立马接W,然后周马尾接E技能,”我对他们说道,

    这两个人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在击飞结束之后,又吃到了炸弹人的Q和维克兹的Q,不过我身上有饭盒,比较肉,加上有魔抗减免,等级又高,一套吃下来,不痛不痒,

    而我在佯装撤回几秒钟之后,等了一下R技能的CD,

    在我R技能好的那一刹那,我对他们说道:“上,”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即便他们在塔下,也被我杀了一个回马枪,

    虚空行走,

    平A,

    虚空之刃,

    平A,

    能量脉冲,

    虚无法球,

    我直接R到塔下,抗塔AWAEQ维克兹,手速快到无与伦比,维克兹被我这一套直接打残,交出治疗和闪现,他们根本想不到我胆子会这么大,在没有兵线的情况下直接R进塔开始打,

    我这就是正宗的自爆型打法,

    维克兹闪现之后,烬立马接了个W,由于维克兹是在我E技能释放出来后,立即闪现的,所以,他还处于减速中,根本没法走位,直接被烬的W给禁锢住,

    婕拉立即闪现给E,

    而我抗塔血量直接抗残,A了一下维克兹后,成功将维克兹带走,

    “给炸弹人虚弱,”我对婕拉说道,

    婕拉在塔下释放出了QW,然后给炸弹人掏上了虚弱,而我只剩60血,在烬治疗的加速帮助下,成功逃生,

    炸弹人被烬打出了四发子弹,血量也见底,此时是婕拉抗的塔,我直接进塔,打算收炸弹人,

    “哎,,,四哥,你小心,,,我治疗对你用过了,”张子扬有些紧张地说道,

    而我浑然不惧,等R技能一好,我立即R到炸弹人脸上,WQ二连,

    炸弹人被我W戳了一下,交出了闪现,在闪现的同时对我释放出了一个Q技能和一记平A,想在塔下把我炸死,

    可惜,我Q技能已经出手,靠着Q技能的魔法护盾,我血量扛到只剩下20点血,靠着这层魔法护盾和死亡游戏的回血,我硬是没有死,而炸弹人却死在了我的虚无法球之下,被我拿到了双杀,

    张子扬看得目瞪口呆,对我说道:“四哥,你这波越塔,太极限了,,,”

    我说道:“我知道他们下路两个人是AP,所以只要走位躲技能就行了,逢游哥,看好上路,别让大树TP来下,我们快点把下塔拿了,”

    这一波,让我拿到了两个人头,如果再让我把这座一血塔单独吃掉,我8分钟回家就直接时光杖了,非常顺,一切节奏就都回来了,而且还可以让张子扬和周马尾换到中路去,阻止发条的发育,顺便帮我拿中塔,我在下路1V2不成任何问题,

    “不行,大树缩回塔了,我没有怒,打断不了,”我话音刚落,对面大树的TP就已经亮起来了,

    果然,DY战队还是选择了保这座防御塔,

    无奈之下,我们三人只能后撤,总体来说,DY战队这一波还是大亏,

    大树用掉了一个TP,中路的线都被林枫吃掉了,他打野的等级会领先盲僧很多,而我拿掉了两个人头,下路组合拿到了两个助攻,这波我们已经很赚了,只是没有赚到夸张的地步,

    我杀人戒成功混到了四层,相当划算,

    回家以后,我出了一个爆裂魔杖,估计十分钟前能把时光杖做出来,

    等我回到中路以后,林枫对我说道:“争哥,咱们蓝可能没有了,被反掉了,”

    我说道:“没事,反了就反了吧,以一个蓝的代价换掉了两个人头和一个TP,这波不亏,”

    然而我惊讶的发现,我去了一次下,拿到了两个人头,吃了一波兵线,才刚刚七级半的经验,而金昔却已经八级了,

    我点了一下金昔的状态栏,发现她身上的蓝BUFF又是刷新时间的,

    我恍然大悟,盲僧把我方的蓝也让给金昔了,不仅如此,金昔可能还吃了F6的经验,

    这是完全把金昔当亲妈在养啊,

    金昔身上又多了一个恶魔法典和草鞋,她估计打算用负极斗篷过渡,还是打算先出鬼书,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越到中期,卡萨丁就越不惧怕任何不叠魔抗的AP,

    哪怕前期卡萨丁再劣势,一旦对方AP不出魔抗,那么都是给卡萨丁能够翻盘的机会,更何况,我的人头是3-1,我还挺顺的,金昔凭什么不怕我,还敢先做鬼书,

    再一次回到中路,我发现我去游走一波其实并不赚,因为金昔打的经济和我一样多,而且等级还比我领先,我现在对线,依旧是劣势,

    金昔现在比之前猖狂了不少,她再也没有前期的拘谨了,直接越过线,将球卡在我方远程小兵附近,把线控着,只要我上去吃经济,她就一个QW对我扔过来,只要我敢R她脸,她就一个大招开始强消耗,所以我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仍由她把我压制,

    “争哥,你貌似很难受啊,中路用我来吗,”林枫对我说道,

    “你来了没用,刚才我们游走一波,估计中路周围全是眼了,盲僧给她当狗的,你盯好盲僧的位置,别让盲僧来针对我就行了,我自己会打开局面的,”我对林枫说道,

    “嗯,那争哥,我先来中路帮你把这附近的真眼排一下吧,不然你太难打,”林枫说道,

    “可以,”

    林枫还是很贴心的帮我尽可能的清扫了一下中路视野,但是不可能排得干净,比赛里的眼位和排位中的眼位是两个概念,哪怕是韩服的最强王者段位,和比赛中的视野布置都是有着天壤之别,

    比赛中,中路有线上眼,作用在于敌方线上英雄把线推到我方塔下以后,他会往哪路走,

    下路有塔后眼,专门插在AD下路一塔的后方,用来给上单TP绕后越塔强杀,

    其他位置有草旁眼,这个眼位不会插在常规的视野草丛里,而是插在里草丛一个饰品扫描的距离,用饰品或真眼在草里扫描将永远无法扫到草旁眼的存在,因为被掐准了距离,虽然视野不如草丛眼的范围大,但是绝对让你排不掉,

    所以大部分比赛,在8-16分钟的阶段,要么是最为沉闷,要是就最为爆炸,因为这段时间的视野点双方都很难摸清楚,只有等打野或者辅助到达九级以后,换成神谕扫描,这些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我在中路,我已经不想和金昔和平发育了,

    金昔想压制我的补刀,我索性就放弃补刀,能让她消耗到我的补刀,我全部不补,然后我采用了一种十分激进的打法,

    我每当她释放完QW后,就迅速R上去,给她吃一记EQ二连,

    但这次每次换血,我都是亏的,因为发条到这个时候,Q技能的CD很短,一旦我R上去,她就会边走边A,外加触发雷霆的伤害,将我的血量打成更多,

    但没办法,我只能选择这么玩,这样起码金昔在半血左右的时候,还能感到一丝威胁,

    如果我和她一直满血发育,估计我就是无限被滚雪球了,

    单杀,

    我必须单杀一次金昔,来证明自己,

    原本我以为我是没有单杀机会的,但是下路塔没有在我意料之中的告破,导致我没有及时换下去,我仍然在和金昔对线,所以,我还有机会,

    最后一次线上的单杀她的机会,

    金昔和别的中单不同,别的中单在使用发条的时候,到这个时间点,只要他们自己不想死,我怎么操作都杀不了,发条只要手里攒个E技能和大招,再出个深渊,前期在线上就是鬼见愁,卡萨丁永远都杀不了,

    但是金昔不一样,金昔也想秀我,

    她压根不觉得自己会死,也不会觉得我能杀得了她,

    所以这就在给我机会,

    我引燃好了,

    金昔的疾跑也应该好了,

    我们两人都没有闪现,

    这一波,她又一次进入到了半血,进入到了我的斩杀线,

    而我的血量,是在半血以下,不过我出的装备是催化神石,血量还是比金昔要高,

    但同样,我也进入到了金昔能杀的血线,但不是斩杀线,她要是想杀我,就必须得靠疾跑拉开距离风筝,然后增加普攻和Q技能的伤害,

    而我杀她,在顺利的情况下,只需要一秒,

    但金昔不能让我R到她脸上的,我们谁杀对方,都很简单,

    但先出手的人,必定是劣势,

    现在金昔只要敢对我交QW,那么我上去就是一套无情连招了,

    如果我先交R,那么金昔一个QW封路,我就是死路一条,

    谁都不敢先动这个手,

    我仔细地算了一下技能CD和我的血量,以及对金昔伤害的大致计算,我想到了一个可能的击杀思路,

    如果我做到了,那么我将证明自己,

    如果我再一次被金昔反杀,,,

    我将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