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大局观
    刺客的血条都是假的,

    虽然现在我和发条都是半血,但是我是半血还是满血都不重要了,

    一旦对手进入了我的斩杀血线,那么我打出爆发的速度会非常快,我不会给对手让我继续损失血量的机会,

    有闪现的卡萨丁和没闪现的卡萨丁是两个英雄,有闪现的卡萨丁,可以很强力的配合R技能超远突进斩杀,

    卡萨丁这个英雄没有什么高超的连招技巧可言,只需要熟练度,多加联系就行了,要说顶级卡萨丁与厉害卡萨丁的区别,就在于两者卡萨丁是如何利用闪现后接上连招的,

    现在发条进入了我认为的斩杀血线,是因为我待会准备R闪,利用闪现打出R的伤害,然后一套爆发绝对能把发条带走,

    而对于大多数卡萨丁而言,现在的发条其实是不算进入斩杀血线的,因为他们会少一下平A,没有经过特别练习的卡萨丁,通常都是先开W,然后闪现AEQ,

    卡萨丁无论是闪现AWA,还是R闪AWA,都需要努力练习,原因就在于,AWA可以做到瞬发,即便敌人交出闪现也会吃到W的那发普攻,一旦出手就必定命中,除非对手的意识和手速都特别强,在卡萨丁突脸的第一下平A前摇还未出手的一瞬间就闪现走,否则,必定会吃到我这发夺命普攻,

    但以我的卡萨丁的熟练度来看,金昔是不可能躲得掉的,

    我亮出熟练度图标以后,直接一记精准的R闪来到了金昔的面前,

    平A,

    虚空之刃,

    平A,

    引燃,

    能量脉冲,

    虚无法球,

    我这一套连招打下去,一秒钟都不到,甚至0,5秒都不到,

    因为卡萨丁的Q和E技能都没有前摇,只有超长的后摇,而技能之间又都可以相互取消其后摇,一旦连招起来,

    速度会非常快,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

    但是,,,

    接下来的一幕,和我想的有所不一样,,,

    因为金昔并没有被我这一套连招打死,

    指令:冲击波,

    闪现,

    指令:攻击,

    指令:杂音,

    疾跑,

    金昔之所以没死,当然不是因为我伤害没算准,而是因为,,,

    她躲掉了我的伤害,

    她在等我R闪过去的同时,直接开出R,等我AWA结束放E的时候,她刚巧闪现到了我的身后,利用这个闪现躲掉了我的E,同时,我也被她的一个R闪给拉住,她原地打出QW,触发雷霆,随后开疾跑,拉开了与我的距离,

    我和她都是只剩下一百血不到,

    然而,她凭借着高移速直接把我风筝开,而我,所有技能全部进入CD,仅仅只有八十血的金昔,就因为躲掉了我的E技能,没有死,

    我边嗑药边跑,吃了金昔RQW的伤害,我想再坚持一下等下一发Q技能的CD,然而我身上只有四十点血,即将被金昔带走的时候,金昔停止普攻了,

    她就开着疾跑,跟在了我的不远处,想要A出来,却按S键停止了,从屏幕上来看,金昔的发条不断在抽搐,只有攻击前摇,而没有A出去,

    我眉头一皱,看着剩下一秒钟CD好的Q技能,朝金昔扔出了一个虚无法球,

    指令:防卫,

    金昔立马给自己套了一个E技能,吃了我的Q没有死,然后停止了抽搐,最后一发普攻A到我身上,我被金昔半血带走,被金昔反杀,,,

    我脸色微微一变,牙关紧咬,金昔最后不A我,是故意的,她想告诉我,这次的对拼没有任何巧合,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内,

    即便刚才我血量再多一些,能够顺利等出Q技能的CD,也会被她A死,因为她E技能的CD,也好了,,,

    我他妈的,好气啊,

    金昔的确强得离谱,半年过去了,她还是那么强,居然能利用发条R闪的间隙躲掉了卡萨丁用位移几乎不可能躲的E技能,然后R把我控制住,QW打出一套输出,再利用疾跑拉开距离风筝我,让我平A不到她跟不上输出,每一步都做得无可挑剔,

    最骚的是,在我想击杀她之前,我亮了一下图标,她也同样亮了一下图标,说明我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被她看穿了,

    这一波我已经做到最好了,几乎没有什么失误的地方,没能击杀掉金昔的原因只有一个——

    她太强了,

    如果刚才我AWA,然后反向EQ,或许能带走她,但这谁又想得到呢,太冒险了,一旦失误,我就反向E致敬韦神,直接被发条打死,那将成为我职业圈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和本次比赛最大的笑料了,,,

    “争哥,这金昔真的好强啊,,,”林枫看了一眼中路,对我说道,

    “没关系,是我小瞧她了,这样的失误,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我对林枫说道,

    要说我刚才唯一的失误,就是打得不够具有突击性,被金昔提前看穿意图了,要是我打得更突然一点,金昔可能反应不过来,

    总得来说,自己还是得背锅,

    杀人戒掉了两层,比较伤,我回家什么装备都出不了,只能买一个复合药水加一个真眼就出来了,

    刚才那一波是我单杀发条的最好时机,我错过以后,等她回家出一波魔抗,我再想单杀她,就非常难了,

    果然,金昔出来以后,补了一个负极斗篷,估计要先走深渊路线了,

    现在我卡萨丁到了一个很为难的境地,这也是卡萨丁逆风难打的一个原因,,,

    如果我继续和发条对线,由于金昔装备领先,无论我怎么对线,也是劣势,发条占领了绝对的主动权,她既可以控线和我打,也可以推线逼我塔下发育,她去刷F6或者三狼,

    如果我选择游走,那么发条就会在中路疯狂推我线,如果我能游走到人打开局面,那就还好,如果我去游走一波失败,那就变成了自爆型中单,不但经济会落后,连等级都会落下,

    如果刚才那波单杀成功就好了,这些烦恼就根本不会存在了,如果刚才单杀成功,我就可以继续选择是再次单杀发条,还是去其他路轻松找一下机会,可以给我的选择就很多了,

    “争哥,来拿蓝,”林枫对我说道,

    此时的时间点,恰好是第二个蓝BUFF的刷新时间,

    这一个时间点,也是中单比较关键的时间点,在职业比赛中,一般到了红色方拿蓝的时间,那么下路必将会提前把视野做好,防止打野和中单拿完蓝去下路GANK,

    而我方也会在上路做好视野,防止发条和盲僧拿完蓝去上路抓,

    不过由于大家都有这个意识,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单都是拿完蓝重新回到线上对线,

    我这个刺客型的英雄,拿完蓝和没拿蓝的区别其实并不大,而对于发条来讲,有了蓝的她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所以,我肯定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出现,

    我在此时,作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

    我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我径直往中路右侧草丛走,我知道这个草丛里肯定有发条的视野,所以我当着她的面过去,就是想要告诉她:我去拿蓝了,

    但其实,我真正想要做的举动,应该没有人会知道,

    我对林枫说道:“蓝你给我留着,逢游哥,上路看好大树,别让他有TP的机会,”

    我一路走到小龙处,然后从小龙墙R到蓝色方野区,又A了一个爆炸果实,成功弹射到了蓝色方下路石头人处,

    “四哥,你来抓下似乎很难,对面的推线能力太强了,又猥琐,根本不给我们击杀机会,”张子扬看到了我的动向,对我说道,

    “能杀,”我对他说道,

    “啊,”张子扬有些诧异,

    此时兵线刚好在对方防御塔塔前,兵既没有进塔,小兵也不多,对方下路的维克兹加炸弹人状态还奇好,有治疗有虚弱,按道理,的确很难杀,

    “我说能杀就能杀,你们看好我的位置,准备上就行了,”

    我坚定地对他们说道,

    这一把,想靠操作取胜太难,毕竟对线的对象是金昔这样的怪物,得利用我的大局观,,,

    好好运营一下了,

    而对方的下路组合,正是我的首要开刀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