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头发白一半
    “秦郁,,秦郁怎么了,”我立即站了起来,脱口而出道,

    夏凝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你看看你,我都还没说是什么事,你就激动起来了,你叫我怎么敢和你说,”

    我咽了一口唾沫,又重新坐了下去,用手压了两下自己的头发,说道:“不,,,不好意思,那个,,,秦郁没出什么事吧,”

    秦郁断了一切和我的联系,什么微信,QQ,各种社交软件,全部把我删除了,我压根就不知道她的近况,

    夏凝意味深长地对我说道:“没出什么事呢,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她现在过得,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那么自在一点,”

    我长舒一口气,对夏凝说道:“那你刚才搞得这么慎重干嘛,害我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夏凝幽幽地看着我,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放下她啊,你还在乎她,”

    我理所当然地对夏凝说道:“当然了,我从未说过我要放弃她啊,分手也只是暂时的,”

    “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话,那么待会我要告诉你的消息,可能你不太想听了,”夏凝对我说道,

    “到底怎么了,凝姐,你一次能不能把话说完,不要这么边试探我边说,我这个人就是经不起试探,”我没好气地对夏凝说道,

    夏凝拿出手机,打开了她微信的朋友圈,点开了一个人的动态,对我说道:“你看看这张照片吧,”

    我皱眉看了夏凝一眼,然后有些好奇地把她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

    “怎么了,这张照片风景很漂亮啊,”我对夏凝说道,

    上面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正在用自拍杆自拍,可以看到她身后是藏城的布达拉宫,山高云淡,天蓝晴空,很是漂亮,

    夏凝对我说道:“你再仔细看看,”

    “仔细看看,”我有些疑惑地看了夏凝一眼,随后,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这张朋友圈的自拍上面,

    我忽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这名女孩的身后,

    而那两个人,,,

    好像是秦郁,

    还有,,,

    沈晗青,

    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到一块,

    不过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很模糊,我是因为对秦郁和沈晗青都比较熟悉,所以通过轮廓就能分辨出他们来,

    但这张照片上,他们俩模糊至极,我相信,很多和他们身高差不多的人,站在一起,然后在这么远的距离拍照,也能照出这个效果,单从这张照片来说,根本就没法确定他们是秦郁和沈晗青,

    我脸上忽然咧开了笑容,故作镇定地抬起头对夏凝说道:“凝姐,这照片好像没什么啊,”

    夏凝淡淡地说道:“你再左滑,往后面翻,”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夏凝一眼,然后选择了左滑,

    下一张照片,还是这个女孩子的自拍,只不过,她更往后面走了几步,身后的布达拉宫更加清晰了,而且,那两个疑似秦郁和沈晗青的人,也更加清晰了,

    两人除了脸部依旧很模糊,无论我怎么放大都看不清楚以外,从身材上来讲,简直就是秦郁和沈晗青,

    我又迫不及待的往左边滑,在剩下的几张照片里,他们两人也断断续续的被照进去了好几次,

    期间,“沈晗青”搂着“秦郁”的腰间,在耳边厮摩说着悄悄话,

    随后,“沈晗青”和“秦郁”相互拍照,,,两人都显得很开心,

    我的手在发抖,还记得秦郁在那封信里和我说过,在与我分手以后,她会一个人去世界各地旅游,她在布达拉宫,也是合情合理,

    是啊,合情合理,她的确是一个人,另外那个,我可以视为狗,

    我最爱的人,和我最讨厌的人,,,

    在一起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声音压抑且沙哑,我瞪圆了眼睛,这三句话,犹如从我喉间硬挤出来的一样,

    “徐争,,,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夏凝小心翼翼地对我说道,

    “但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早点知道比较好,免得,,,免得以后会受到刺激,”夏凝有些犹豫地说道,

    “不会,不可能的,凝姐,你搞错了,对,你搞错了,”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起来,大脑一片混乱,

    “昨天,昨天金昔和我说,他们DY战队外围赢了钱,沈晗青带着他们队员到处去玩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布达拉宫,”我对夏凝问道,

    “照片上自拍的这个女孩,是咱们虎牙公司的一名女主播,上个星期去了那边旅游,由于那边信号不好,所以她在昨天才上传这些照片,这些照片,是一个星期前的,”夏凝说道,

    我冷笑了一声,随后我站了起来,在沙发旁边来回踱步,双眼通红,我叉着腰,指着夏凝说道:“凝姐,你为什么要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给我看,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夏凝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她的表情也有些难受,但只是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金昔的电话,顺便打开了免提,

    “喂,金昔吗,”我坐在沙发上,把手机放在玻璃桌上,低下头对着手机话筒说话,以便声音能让夏凝听到,

    “嗯,我已经在训练中心了,”金昔还以为我在问她安全抵达了没有,

    我红着眼皱眉对她大声说道:“谁他妈问你这个了,你现在大声告诉我,一个星期,就是七天,七天以前,你们的那个沈晗青,去哪里了,”

    “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金昔语气不太好地说道,

    “我叫你说你他妈就和我说,,”我擦了擦眼角,对着手机大吼道,

    “去藏城旅游了,神经病,你有病吧,,”说完以后,金昔挂断了电话,

    此时场面仿佛在一瞬间就彻底安静下来,在耳边和我脑袋中反复萦绕的,只有开了免提的手机发出的“嘟嘟”声,

    我愣愣地发了几秒钟的呆,随后,我抽动着肩膀,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徐争,,,你,,,没事吧,”夏凝既担忧又关切地看着我说道,

    “没事,没事,没事,”我一连说了三次没事,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瘫靠在沙发上,身体似的抽空,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发笑,

    “没事啊,唉,嘿嘿,”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顺便扭了扭自己的腰,展开双手说道:“我和她都分手了,我能有什么事,她做什么,我又管不着,凝姐你这人真有意思,还特地拿给我看,”

    说完以后,我感觉心痛得厉害,忽然鼻子一酸,对夏凝说道:“凝姐,你说说,,,这个沈晗青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夏凝有些手足无措,她看着我,为难地说道:“我,,,徐争,你冷静一点,我瞧你好像有些不太正常了,”

    我露出一丝微笑,随后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睁大眼睛面露微笑的摊开手说道:“我不正常吗,哪里不正常了,我现在不是很冷静吗,我又没生气,又没发怒,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啊,”

    “徐争,我,,,我去给你倒杯茶吧,你冷静一下,”夏凝难为情地说道,

    我长舒一口气,握紧拳头咬着牙对夏凝说道:“凝姐,我现在已经很冷静了,你为什么在怀疑我不冷静,我就想问你,那个沈晗青,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没有,”夏凝快速而果断地回答了我,

    “那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后面的话,我怎么也问不出口了,

    “凝姐,”我将全身放松,歪着脑袋瞥了夏凝一眼,

    “我想请几天假,”我对她说道,

    “明天就有比赛,,,”夏凝小声而畏惧地对我说道,

    我笑着说道:“没关系啊,DY战队也不是一直都有比赛吗,沈晗青还能抽空去藏城玩,那为什么我就不能请假也玩玩呢,他能做到的,为什么我不能做到,凝姐,你就是觉得我不如他,对不对,你就是看不起我,你看不起我,你一定是看不起我,”

    我指着夏凝,满脸认真地看着她,

    “你要休息就休息,你别问我,我管不了你,向我请示干嘛,,”夏凝忽然站了起来,娇斥着对我说道,

    “没有人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

    说完以后,夏凝提着包走出去了,

    ……

    “争哥,,,快出来吃饭,半个月过去了,你就把自己锁在房门里,只吃了五顿饭,你身体受不了啊,,,”林枫小心翼翼地敲着门,

    “哎,争哥不回我,小扬,你来,你和争哥关系最好,”

    “四哥,四哥,,,出来吃顿饭吧,距离你上次的饭点,又过去三天了,按道理,你今天也该吃饭啦,”张子扬站在门口小声说道,

    “哎,四哥也不理我,紫毛怪,要不你试试吧,说话温柔一点,”

    “四哥,四哥哥,,,出来见见我们吧,我们都好想你,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看开点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我们心中,你一直是最棒的,”

    “哎,我也没用,如果换成秦,,,”

    “嘘,你他妈疯了,紫毛怪,还敢在四哥面前提那两个字,,四哥,如今韩服已经大变天了,这十天过去,LCK已经有八支队伍成功打进了季后赛,而在韩服,一个中国人用信号成功登顶了,ID叫xuanze,”

    “徐争,出来吃点东西吧,我们这段时间成绩挺不错的,进入季后赛应该没问题了,事实证明,也只有IM战队这个赛季特别强,我们除了大意输过几次强队,一直都在赢,大家都照着你所期盼的,一直在前行,你不能自暴自弃啊,战队没你不行啊,”周逢游也在门口对我苦心劝说道,

    “是啊,争哥,DY战队那群孙子,B组倒数第三,出线都难,而且明天他们和我们有BO5,晋级赛,他们只要输了,他们季后赛直接进不了,什么S系列赛,都和他们没关系了,争哥,报仇的机会到了,”马翰诚也附和道,

    但我仍然没有出声,

    张子扬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哥今天还是不愿意出来,还是老规矩,把饭放在门口,他饿了,自己会出来吃的,”

    “四哥好可怜啊,”周马尾叹息道,

    距离上次听到秦郁的消息,已经整整半个月了,

    在这半个月内,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足不出户,

    我在漫无边际地?暗中,反省着自己,

    “吱呀,”

    我打开了门,

    张子扬那些人并没有走远,见我把门打开,一窝蜂的全部跑了过来,

    “四哥,你终于出来了,”张子扬看着我,激动地说道,

    “四哥,,,你,,,多久没洗澡啦,不会是半个月吧,,,”周马尾捏着鼻子,难为情地看着我说道,

    “争哥,你胡子快要超过逢游哥了,”马翰诚也盯着我下巴捏着鼻子说道,

    “争哥,你瘦得真夸张啊,下面还有饭,要不大吃一顿,多吃点,好长肉,”林枫心疼地看着我说道,

    而周逢游一直看着我没有说话,他踮起脚,看了我一眼,随后抓着我的手臂,把我转了个身,

    张子扬见状惊呼道:“四哥,你,,,你后脑勺上的头发,,,”

    “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