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还没给你钱呢
    周马尾对我解释道:“四哥,你真糊涂,这就相当于,,,你给秦郁姐买了一个戒指,然后在你们分手以后,把戒指拿了回来,再给金昔戴上,金昔知道以后,肯定会不乐意啊,”

    “……”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和金昔就是普通的朋友啊,顶多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我说道,

    “可能她不一定是这么认为的啊,”周马尾说道,

    我撇了撇嘴,说道:“什么不这么认为的,我看她就是这么认为的,”

    此时周马尾摇头晃脑地说道:“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我觉得金昔选择住在这里,八成还是因为你在,不然她完全可以出去住啊,”周马尾说道,

    我惊异道:“哟,好诗好诗,马尾妹妹还会开始吟诗作对了,看来你是一个被游戏耽误的诗人啊,不过你不了解金昔,她应该不是那么想的,”

    此时,夏凝的电话也拨通了,

    “喂,凝姐,”

    “嗯,徐争,有事情吗,”

    我说道:“有啊,凝姐,你今天有空来训练中心吗,”

    “没,怎么了,”

    我汗颜道:“那个,,,金昔不小心把秦郁的房间锁了,她现在进不去,她的衣服都还在秦郁的房间里面,现在没办法拿回来了,”

    夏凝语气不太好地说道:“怎么会把门给锁了,”

    我说道:“应该是她不小心的吧,,,凝姐,如果你方便的话,,,”

    “不太方便,这几天都很忙,等我有空再给你打电话吧,”

    “哦,好的凝姐,,,喂,”

    “嘟,,,”

    夏凝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手机,夏凝今天貌似是回不来了,那金昔该怎么办,她现在也该回去训练了,但是她现在,,,就一件T恤和运动裤,连T恤都是真空的,这个样子要怎么出门,

    我看了一眼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周马尾,对她说道:“马尾,和我过来一下,”

    “哦,,,”

    周马尾被我拉到了一边,

    我对周马尾说道:“马尾,你有没有多余的衣服,”

    周马尾点头说道:“有啊,多得是呢,怎么了,”

    我说道:“搞一两件过来,”

    “怎么了,金昔没衣服穿吗,”周马尾脸上出现了一丝迷之兴奋,

    我点头说道:“是啊,昨天她洗完澡,穿着T恤就直接跑到我房间里来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给锁在了秦郁房间里,没衣服穿了,”

    “没问题啊,来我房间里挑吧,”周马尾笑着说道,

    “对了,除了普通的衣服以外,还要,,,还要,,,”我把手比成椭圆状,然后放在胸口处晃了几下,

    周马尾哈哈大笑道:“四哥,不就是没内衣嘛,你直说就行了,”

    我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你小声点,让其他人听到了,待会金昔出来以后多没面子,”

    “懂了,不过四哥,有一点我得提醒你,昨天金昔都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饭,按照她的性格,像内衣这么隐私的东西,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她不一定会愿意穿我的,”周马尾说道,

    我恍然大悟道:“对啊,我待会要去问她一下,”

    “还有啊,,,”周马尾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

    “那个,,,我的罩杯和金昔的也不一样,,,她也穿不了,”周马尾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的胸口,声音低落地说道,

    我弯下腰,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先上去问她一下,”

    我上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说道:“金昔,起来了吗,”

    “起来了,”

    “那我进来了,”我问道,

    “嗯,,,”

    我用钥匙把门打开,发现金昔坐在了我昨天直播的那台电脑前,光着脚踩在地毯上,专注着在打着英雄联盟,

    “……”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对金昔问道,

    “六点多就醒了,”金昔说道,

    “好吧,那个,有件事情要和你说,”我对她说道,

    “说吧,”金昔一副“有事上奏,无事退朝”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愤愤地说道:“你的态度能不能对我端正一些,昨天是谁收留的你,”

    “算不上收留,只能算我给你面子,”金昔理所应当地说道,

    “我他妈,,,”

    我走到她电脑前,伸手打算把电源拔了,

    “你干嘛,”金昔淡淡地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要把你电源拔了,”我瞪着她说道,

    “哦,,,”

    我见金昔不为所动,我这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这小妞还真当老子不敢,

    我这无情的一手下去,金昔的屏幕立即就?了,

    我真把电源拔了,

    金昔拿起桌上的手机,也不打算开机了,把脚搭在了我的椅子上,蜷缩起身子开始玩起手机了,

    我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地看着金昔,金昔对排位的态度无比认真,非常具有职业操守,从她去葛靖的家里看到她女儿挂机都要坐着帮别人打,在她眼里,挂机的严重性大于代练,

    我这把她电源关了,也相当于挂机了,金昔怎么没反应,

    金昔见我一直在沉?,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对我问道:“很奇怪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有点奇怪,”

    金昔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俏皮地笑容,说道:“我玩的是你的号,”

    “……”

    我脸上立即如吃了屎一般难受,对她说道:“你知道我密码,”

    “不知道啊,我今天刚想打一会韩服,发现你弄的账号密码自动登录的,我就索性玩你号了,”金昔说道,

    由于韩服的账号密码改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我都是保存在了手机里,密码买来就是这样的,我也记不住,所以每次我都是选择自动记住账号密码,这样上号的时候就不用一次次的打开手机验证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生气地对金昔说道:“你是在代练,明白吗,,你这是代练加挂机,我要举报你,你已经没有职业选手的操守了,”

    金昔淡淡地说道:“你的段位和我的段位差不多一样,不存在代练这一说法,而且你得知道,是你拔了你自己号的电源,不是我拔的,挂机是你自作自受,最后,就算你说的都有道理,你也放心大胆的去举报吧,反正我也不用上场,禁赛和不禁赛也没区别,”

    金昔说完以后,发现我在一旁并没有回她的话,

    金昔反过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而我此时也来到了她的身后,气愤的我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两只手直接伸手从金昔弓起的小腿之间穿过去,把金昔从椅子上直接抱了起来,

    金昔身上的香味和柔软的肌肤触感让我有那么一短暂的失神,头发也挠在我脸上,弄得我心痒难耐,不过,此时我的愤怒是比较占上风的,我并不想占她便宜,

    “啊,你干嘛,”金昔吓了一跳,

    我把她往我的床上一扔,然后用被子把她裹成了一团,对她说道:“老子的号就不是号了,我发现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欺负我脾气好,但不代表我没脾气啊,”

    我一只手按着被裹成球只露出脑袋的金昔,另外一只手拿到了桌子上的圆珠笔,

    我对金昔说道:“我今天非要在你脸上写上‘我是傻逼’四字真言,我看你怎么出去见人,”

    “你别,我骗你的,我刚才虽然用的是你的号,但是我玩的是自定义,没有排位,你是不是傻,”金昔赶紧说道,

    我愣了一下,说道:“自定义,”

    “对啊,不信你自己打开电脑去看,”金昔这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在骗我,

    我想了半会以后,重新板起了脸,对她说道:“那你就是在耍我了,我还是要写,”

    “不准,你写了我就和你绝交,”金昔把头低下,埋在了我的杯子里,

    “绝交,绝交是一种什么体位,快,把头抬起来,不然就不是写字这么简单了,”我瞪着她说道,

    “不抬,”金昔倔强地摇着头,

    而此时,我和金昔似乎同时注意到门口好像站了一个人,,,

    “四,,,四哥,,,”

    张子扬站在门外,手中端了一份早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和金昔,

    我和金昔脸上同时一尴尬,金昔立即就不吭声了,眼神愤愤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背对着我和张子扬,

    我咳了咳嗽,走了过去,装作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对张子扬说道:“小扬,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对不起,打扰四哥了,呃,我其实是想问,,,要不要给金昔姐留份早餐的,”张子扬好意地说道,

    “你放桌子上就行了,”我说道,

    “好,”张子扬把早餐放在桌上以后,不敢有半点耽搁,立马就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我回过头的时候,金昔已经从被窝里出来了,愤愤地对我说道:“就是你,就是你,又害我出丑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知道不能再闹下去了,对金昔说道:“好了,和你说正事,夏凝今天不会过来,你在秦郁房间里的衣服,怕是一时半会拿不回来了,”

    “啊,拿不回来了,”金昔诧异道,

    “嗯,短时间拿不回来了,得等凝姐回来才行,”我对她说道,

    “那我怎么出去,”金昔对我说道,

    “我们队伍的女成员周马尾有一些衣服,不介意的话,可以穿她的,”我说道,

    金昔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说道:“不行,我怎么能穿别人的衣服,会很难受,”

    我说道:“那就不穿呗,多大点事,你也别回去训练了,就在这里呆着吧,我正好晚上缺个暖床的,”

    “别,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给你钱,你出去帮我买,多的算你的,我今天必须得回去了,”金昔语气有些软了,对我说道,

    我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女生的请求,尤其是金昔这种平时板着脸,关键时刻软下性子的样子,加上一张清纯绝丽的脸蛋,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以后我去你训练中心的时候,你也能对我这么好,”

    “会的,”金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我眨了眨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耳朵有点发热,偏过头对她说道:“你别乱对我抛媚眼啊,我跑腿一次一千,你这样我也不会降价的,”

    “一千,这么贵啊,我买套衣服还想着不会超过300呢,”金昔撑着下巴,对我说道,

    “300,你怕是买块布哦,”我没好气地说道,

    我对她说道:“好了好了,你在这等我就行了,让你过来留宿,真是倒了我八辈子的霉,”

    说完以后,我走到门口,

    “喂,还没给你钱呢,支付宝转账行吗,”金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