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不太对劲的金昔
    我在亮出熟练度的同时,朝着Faker直接Q了出去,

    而在Q技能刚出手的一瞬间,我按下了空格+W,摸眼W出去,在Q技能即将命中小兵的时候,我用惩戒将挡在Faker前的小兵惩戒掉,Q技能恰好平稳的飞了过去,不偏不倚,刚好打中Faker,

    “一库,”

    而我,摸眼之后紧跟闪现,直接一脚把Faker踢了起来,R出去的时候,我又按下了提亚马特加E技能,然后二段Q了出去,

    “啪,”

    Faker三分之二的血量,直接被我斩杀,他没来得及交任何技能,

    我完成这套操作的手速有多快,

    Q,空格,W,在W飞行的途中惩戒F,R,闪现,提亚马特,E,Q,

    从我亮狗牌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狗牌的持续时间结束,Faker的瑞兹就已经死掉了,

    此时,弹幕里的“666”,已经完全将整个直播间塞满,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和言论,

    就连带节奏的喷子在这一刻都没办法带,各种礼物层出不穷地送了过来,我的直播间成为了整个虎牙人数最多的直播间,弹幕直接刷到我电脑都有些卡顿的现象,

    我长舒一口气,这波操作几乎集中了我所有的精力,喜欢在排位里强行搞事的Faker,小小的成就了我,

    这一幕几乎是不可能在比赛上见到的,Faker就是刻意在浪,如果我菜一点,可能就会被Faker反杀了,

    或者我在W过去的时候,被Faker先按出W,然后让他EQ打出被动,那么死的人就是我了,

    我留给Faker反应的时间很少,他必须在我W按出来之前,提前就把他的W指到我身上,然后释放出来,否则,等我W过去的时候,他还要移动鼠标,并且把W指到我身上,就肯定会比我要慢,

    只要他精神不是像我这样紧绷,他就一定会被我秀,

    单杀完Faker后,我三分之一的血量只能回家,此时我吃到了Faker人头的经验和一波兵线的经验,已经升到了7级,

    弹幕上讨论着我刚才的操作,也有不少人在问我,我把刚才我的连招顺序告诉给了他们,然后说道:“刚才这波我有两个小细节,第一个,我是R闪,不是闪现R,我在W接近Faker后,就已经把R键放到Faker身上使用了,当然,当时R的距离不够,只要我在此时按下闪现,盲僧在闪现完之后,就会自动把Faker踢飞,”

    这是一个闪现的基本使用技巧,在追杀的时候,如果把A键点在敌人身上,然后再闪现,那么闪现过去就会自动A一下,指向性的技能也一样,

    这也算是闪现+技能的一种使用方法了,

    说完这个之后,我又继续说道:“第二个细节,我把Faker踢飞后,是提亚马特+E技能,这里也有细节,要注意是不能先E然后提亚马特的,因为提亚马特这个道具,只能取消平A后摇,不能取消技能后摇,而提亚马特也算是平A的一种,也有前摇和后摇,但是却能靠技能去取消提亚马特的后摇,所以,无论是什么英雄,在把提亚马特穿插进连招的时候,通常都是提亚马特+技能,用技能作为收尾,当然也有提亚马特作为连招收尾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平A打不到对方英雄的情况,提亚马特比平A的距离遥远,而且不用指定,很方便,”

    我感觉我所说的东西有点偏高端了,毕竟英雄联盟铂金以上的玩家只占百分之二十,钻石以上的玩家只占百分之五,

    也不知道能不能引起弹幕观众的共鸣,

    但是,在我很走心的解释完之后,我发现我的礼物又达到了新一轮的高潮,

    这场和Faker的比赛,在我一个6分钟5-0开局的盲僧面前,全部被踢翻,为了直播好这首场游戏,我完全是拿着比赛的劲去打的,带动起了三路,当然赢了,我也秀了Faker几次,让观众的热情达到了巅峰,

    “谢谢大家的支持,很感谢大家的礼物,没想到第一次直播,就有这么多人来看,谢谢你们,也希望你们能够多多支持我们的战队,也是咱虎牙自己的战队,FYW,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明天再见,”

    直播到零点,我赢了一晚上,也CARRY了一晚上,一把没输,完美谢幕,

    我刚关掉直播,曾文迪就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

    “争哥,”他听上去有点激动,

    “怎么了,直播得还行吗,”我觉得应该还挺行的,毕竟我看人数挺多,也给我刷了不少礼物,我发挥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自信,但也不至于完全没底,

    “什么叫还行,争哥,简直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曾文迪继续说道,他的语气和平时淡定的样子完全不同,是那种如同中了彩票一般的喜悦,

    “今天晚上你知道有多少人来观看过你的直播吗,最高峰值是30万,这个数字已经不是我们能够预料得到了,我们英雄联盟专区,一般在这个时间段,只有DOPA,骚男这种大主播,才有这个数字,而你才开播一天,就引起这么大的流量,平常我想都不敢想,这些流量大部分都是从别的站慕名过来的,完全是你自己帮平台争取来的,”曾文迪语速很快地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那这么说,我算挺成功了的呗,”

    “非常成功,”曾文迪说道,

    “而且今天你单杀Faker,讲解了这一大堆的技巧,就算我不用水军,明天你也必定会上各种官方论坛的头条,你等着好了,这是无形的大渠道,明天你直播间的人数将会更多,”曾文迪比平常爱BB了不少,一番又一番的话让我有些发懵,我高强度的直播了一晚上的高端局,还是那种边打边解说的,肯定比自己单排的时候要累得多,所以现在也不知道说啥了,

    “那个,迪哥,好就行,我有点累了,不如下次再说,”

    我对直播没多大的概念,只知道现在很累,很想睡觉,

    “好的好的,争哥你早点休息,我们虎牙这次稳了,”曾文迪笑着说道,

    说罢,他将电话挂断,而我拿起旁边自己的水壶,喝了一大口水,长舒一口气,总算结束了,

    坐了没到一会,我才想到一个问题,

    金昔呢,,,

    现在十二点,是她的休息时间了,金昔很少熬夜,她的生活是比较有规律的,一般晚上都是十点睡,然后早上很早就起了,和我们战队的作息一样,

    但我又一直在直播,她没法来找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睡了没有,

    我走出了自己的房门,先是站在走廊上往别墅大厅下面瞟去,发现金昔并不在楼下,沙发上没人,

    而训练室似乎亮着灯,我皱起了眉头,这训练室一般最迟到十一点半,里面绝对会关灯,我们也是十点钟下训,周马尾和周逢游这两个人永远是一下训就上楼,不会多耽搁一下,周马尾喜欢上楼玩手机,而周逢游是为了早点睡觉,只有另外三个人会偶尔给自己加训,但他们也不会加训到十二点,否则第二天一定会起不来被我骂,

    我估计金昔是等那几个人下训后,自己偷偷跑到我们的训练室玩起来了,

    我打开门,发现金昔精准地坐在了我的那台电脑前,她正在韩服排着队,此时没排到人,她见我进来,把游戏给关了,站起来说道:“还想狙击你一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下播了,”

    我说道:“都十二点了,再不下播,明早我起不来,你怎么偷偷跑到我们这训练室还操作起来了,”

    “我坐在外头很无聊啊,看到他们十点多的时候都走了,我就进来玩一会了,”金昔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你还挺会选位置,你怎么知道你刚才坐的机子是我的,还是随便乱坐的,”

    金昔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你以前在斗鱼的时候不也是用的那套外设吗,?色的鼠标键盘,现在也是,我还用猜吗,”

    我哈哈干笑两声,说道:“这倒也是,有道理,有道理,”

    “白痴,”金昔淡淡地说道,

    “我晚上睡哪,”金昔对我问道,

    我想也没想,直接说道:“睡沙发呗,反正大厅暖和,”

    金昔直接否决道:“不行,沙发每天那么多人座,多脏啊,我不要睡那里,我要洗个澡,然后睡床,”

    我对她说道:“你这个人还挺挑,你不是苦日子过惯了,怎么还这么讲究,”

    金昔不满地说道:“我以前虽然条件差,但是我爱干净,这里这么多房间,刚才那些人上楼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最右边还有三个房间是空着的,里面应该能睡吧,”

    我说道:“你观察得还挺仔细,对啊,那三个房间没人,也的确能睡,”

    “可是——”

    “可是什么,”金昔见我这模样,大概知道事情没那么顺利了,

    “可是我都没有那三个房间的钥匙,你进不去,”我哈哈笑道,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不就是睡沙发,要不就去我房间,陪我睡,你选一个吧,”我骚骚一笑,对金昔说道,

    金昔干脆直接地说道:“你睡沙发,我睡你房间,”

    “你还真不讲客气啊你,这种话你都能说得出来,你说你不愿意睡沙发,是沙发脏,那我的房间就不脏了,你去睡,怕是明天要怀孕哟,”我笑着对她说道,

    金昔俏脸微微一红,哼了一声,对我说道:“少来唬我,我知道你这个人爱干净,我又不是没和你一起待过,就这样,说好了,”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谁和你说好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收留你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

    “好,那我现在出去,”金昔转身就走,

    “行了行了,我TM认识你真倒霉,老子真是欠了你的,”我把金昔喊住了,

    这金昔也是吃软不吃硬,知道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刀子嘴豆腐心,迟早会答应她的条件的,

    金昔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颇为傲娇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对我不安好心,还好我了解你,”

    “你了解我,你了解我什么,”我走在金昔前头,偏过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了解你这个人的做事习惯,”金昔说道,

    我带她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进去睡吧,里面床单被单都是干净的,有浴室,你想怎么洗澡都行,”

    “好,”我把灯打开,金昔满意地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喜滋滋地进去了,然后转过头对我说道:“那我睡啦,晚安了,”

    “嗯,,,”我把门关上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洗完澡,刚躺在床上打算看一会手机就准备睡觉了,但我看到手机十分钟前收到了一条微信,那个时候我正在浴室里洗澡,没注意到,

    是金昔发来了,上面只问了我一句话,

    “这是秦郁以前的房间,”

    我看了一眼,回了她:“是,怎么了,”

    没想到我刚发完还不到十秒钟,我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谁啊,”我问道,

    “我,”金昔在门外回道,听上去语气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