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徐争直播挂机?
    在我立了一个Flag之后,弹幕再次刷起了666,虎牙的弹幕风气比斗鱼的要好上许多,带恶意节奏的没有那么多,但也不是说没喷子,只要有人气,就会有喷子,这和主播没什么关系,喷子也是特定存在的一类人群,

    所以,我还是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弹幕,

    “装逼,还没开打就信誓旦旦的立Flag,学马老师,(注:马老师,ID芜湖大司马,斗鱼主播,)”

    “第一次开播低调点吧,职业选手不少都是你这种膨胀的,到时候RANK猛如虎,一上比赛就被打脸,”

    “对面是Faker,主播你首秀可能要?啊,心疼,到时候又有一批人说你菜,刚才还不如秒了,”

    我的心情并不会被这些弹幕所影响,我以前就喜欢观看各大直播间,对这些喷子的套路熟稔至极,我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有点想笑,

    ,到我这种级别的人想拿打野赢一局游戏,并没有那么难,即便对手是,,,

    Faker,

    在即将出兵的时候,我方队友都去自己的位置站好点了,而我仍然选择红开,

    先前提到,我们并没有河道路面,而对面的视野却发现了我们五个人全部蹲在了中路右侧草丛,这就向寡妇发送了一个很简单的信号:敌方红BUFF处没有任何眼位,我可以做个视野,然后偷红,

    在当今版本的打野中,第一个BUFF是不会用惩戒的,由下路组合帮忙多打,这样打野在接下来的刷野中能提高很多效率,

    所以,在寡妇没有暴露的情况下,他一定会来偷红,

    而我也不是靠什么眼位知道寡妇在这附近的,这就是意识,对寡妇的了解,

    我操作者盲僧绕到了红BUFF的屁股后面,贴着墙站着,此时边打着红,边对观众们说道:“大家看好了,虽然我们没有做任何视野,红BUFF周围都是?的,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这个寡妇一定在这附近,我待会,拿他一血,”

    说完之后,在红BUFF只剩下四百血的时候,我给下路发了一个警告信号,

    下路知道我不要他们帮了,于是开始往下路走,

    此时,我的一下平A和惩戒同时出手,400多血的红BUFF瞬间被我惩戒掉,对面的寡妇肯定是反应不过来的,

    在收掉这个红BUFF之后,我用极快的手速ctrl+w,随后,马不停蹄的隔墙摸眼w过去,立即就在这里发现了一个一级的寡妇,

    我在此时胸有成竹地说道:“大家看到了吧,和我意料的一样,这个时候就要注意了,我身上有BUFF,现在平A到这个寡妇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必死的那种,所以不要急着交Q,他不交闪现,我不交Q,跟着平A,就行了,”

    我怕观众不理解我的意思,继续说道:“如果急着交Q的话,寡妇等我二段Q之后交闪现,想杀他就也得交个闪了,没必要,”

    不过,对面的寡妇倒也是个老寡妇,一级留了技能点,没有加Q,因为反正他是要抢BUFF的,学不学技能都无所谓,他留了一手技能,立即加出了W,开始飞速奔跑,

    我可以知道他以前肯定也抢BUFF失败过,所以假如被发现,开个W还能跑,毕竟一般情况下,红BUFF是有三个人的,这一次我是提前发了信号让AD和辅助先走了,所以才一个人在这,

    没办法,我只有先Q过去了,一级的寡妇相当脆弱,我W摸眼过去的时候,直接带着红BUFF就A出了两下,他瞬间三分之一血就没了,

    他吃到我的Q就触发雷霆,我二段Q过去最多两下,他就死了,

    我Q技能出手,

    一道蓝色天音波从盲僧手中飞了出去,

    由于寡妇和我的距离很近,他没办法通过我Q技能的飞行位置来使用闪现,他唯一生还的可能就是用闪现把我的这个天音波给躲掉,

    闪,

    一道?芒闪过,寡妇在我Q技能出手的时候,就已经用出闪现了,

    “啪,”

    可是,我的天音波还是不偏不倚地打中在了寡妇身上,

    我预判了他闪现的位置,

    “一库,”

    我二段Q过去,平A两下,不费吹灰之力将人头带走,

    “FirstBlood,”

    一血诞生,我的直播间,已经被“666”刷满了,

    而我并没有任何喜悦,我知道此时还不能够装逼,要尽量谦虚一点博取观众好感,

    我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是王者局的寡妇,他知道吃到我的Q就必死了,所以他只能用闪现来躲我的Q,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最安全的位置,是朝着中路右侧草丛跑,去寻找Faker的支援,他往右边跑是肯定会被我追死的,所以预判他往左边闪现就行了,”

    其实这个解释有些多余,玩久了之后,就会自己得出经验,自己玩寡妇在那种情况,也是往右边闪,我只不过是本能的预判他闪现的位置而已,,,

    不过观众似乎很吃这套,,,

    “学到了,6666,”

    “全能王,这手瞎子我服,”

    “起小点见,主播你要火,”

    而我并没有和观众再进行吹逼,而是马不停蹄往下路走,我杀掉寡妇,仅仅只用了不到五秒而已,

    此时下路才刚好走到三角草丛,对面的下路组合在草丛里埋伏,两边已经打起来了,我给他们发了一个正在路上的信号,示意他们可以继续打下去,

    这也是红色方的下路常用套路,

    一旦红色方的打野打算去先开红,那么下路组合就可以在这个草里埋伏一波,只要能找准一波先手的机会,另一边是很难打过的,除非对方英雄组合一级的反打能力非常强,

    很显然,这把对面寡妇来偷我的红BUFF,他们就是这么选择的,

    两边互交召唤师技能,我方的小路组合是卢锡安加女枪,而对面的下路组合是烬加蚂蚱,一级打架能力都很强,

    我直接走的河道过去的,等我到的时候,两边都打完了,双方召唤师技能几乎全交,我方是劣势,只有敌方的烬还剩了一个闪现,血量不到半血,磕了瓶红正在回复,

    而我方的奥巴马已经完全残了,彻底失去战斗能力,

    我在此时说道:“这就是我的收割时机了,大家看好,虽然我只有两级,而且没有E技能,抓人全靠一手W的位移和红BUFF粘人,但这已经够了,只要利用的好,我这波是有可能双杀的,”

    我到达线上之后,对面也有所警惕,毕竟他们知道寡妇反红失败,我有可能会过来,我在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集体后撤了,

    我看了看,忽然发现雷霆还有十秒的冷却时间,烬有闪现,就算我Q到他,好像也杀不死,而且Q他也很有难度,毕竟这么远的距离,他完全可以凭借走位躲一下,

    可是刚才话已经放了出去,要是我杀不掉,不就说大话了吗,

    这波我的失误在于我忘记自己刚才还杀了一个寡妇,雷霆领主进入了,原本我想的是,只要我能Q中这个烬,他就一套必死了,我有两个位移,配合摸眼和闪现,QQA,触发雷霆,要杀还是能把烬杀掉的,

    但现在就是差一个雷霆的伤害,而我又没有E技能,所以杀不死,放在平常的排位,我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但是现在开了直播,有点分神,所以出状况了,,,

    我迟疑了那么一小下,面色凝重的直接走到了线上,然后,屏幕上的盲僧直接僵硬的A起远程小兵来,

    两边的近战小兵在先前的交手中全部死掉,两边的兵线暂时只剩下了三个远程小兵,新一轮的小兵才刚刚出来,

    在此期间,我疯狂给ADC发信号,让他不要上线,

    我在假装掉线,,,

    但是王者组的人不是那么好骗的,即便我在线上A着兵,他们也根本不敢上来点我,等一波兵线把我包围之后,他们两人才冲了上来,

    此时ADC和辅助同时给我发着信号,他们没看懂我是什么意思,

    我假装掉线,并不是为了让对面露出破绽,然后给我击杀的机会,

    我是在等雷霆的CD,

    但是我这个不能和观众说,因为这是我临时做的决定,我得装出一副早有预谋的样子,

    “主播这是在干什么啊,”

    “假装挂机,”

    “王者组的人是那么好骗的吗,”

    “主播,杀不掉啊,对面下路的血量都回上来了,”

    弹幕打出了大片问号,完全没人能看出我在干什么,

    但是,当我雷霆CD好的那一瞬间——

    我手指立即在键盘上跳跃起来,

    屏幕上一直在呆滞的A着小兵的盲僧,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