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零九章 你命里欠揍
    金昔不急不慢地说道:“在遇见你之前,其实我的心有一个善和一个恶,但遇见你之后,,,”

    金昔故意憋着不说,

    而我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在遇到我之后,你的善心死了,只剩下恶了,”

    金昔罕见地露出了一丝俏皮地笑颜,说道:“不不不,是我只剩下善心了,因为我恶心死了,”

    我一抿唇,握了握拳头,随后边头边对她鼓起了掌,说道:“厉害厉害,”

    金昔自己也忍不住地笑了一下,说道:“你们的训练中心离这多远,”

    我说道:“刚才不是说了吗,一百米,”

    我带着金昔走到了我们训练中心的别墅门口,我们院子的大门刷卡进入,而里面别墅门不到晚上十点是不会关的,一推就能进去,

    进门以后,大厅一个人都没有,此时才下午四点半,离那些人的下训还有一个小时,

    金昔环顾了一下别墅大厅,对我问道:“你们这的电脑呢,人都在哪里训练,都出去玩了吗,”

    我手一指,说道:“当然没有,我们的训练室在前面个房间里面,”

    金昔好奇道:“那大厅这么大的地方用来干嘛的,”

    我笑道:“我怎么知道,地方大,任性呗,”

    金昔点了点头,说道:“平常就只有你们几个队员在这里吗,”

    我说道:“没有啊,还有煮饭阿姨,”

    “教练组呢,”金昔继续问道,

    “没有,我们没有教练,经理和所谓的教练都是我们虎牙的老板报的一个名号而已,,,”我说道,

    “哦,对,差点忘了,”金昔点头说道,

    我对她说道:“要不要去我们的训练室参观一下,”

    金昔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说道:“不用了,我对他们的训练不感兴趣,”

    我说道:“那你岂不是很无聊,坐在这里和我大眼瞪小眼,不进去操作一下,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在排位,就是在排队,现在终于有点腻了的意思了,”

    金昔说道:“才不是,我和你的那些队员又不熟,怪尴尬的,我不想和不认识的人有多过接触,”

    “我怀疑你也有自闭症,”我对金昔说道,

    “自闭症只会发生在儿童身上,你有没有点常识,”金昔问道,

    “我看你这表现和自闭症的儿童也差不多嘛,”我哈哈笑道,

    金昔瞪了我一眼,用手在脑袋旁边扇着风,说道:“你们这里的暖气好足啊,现在已经没那么冷了,温度还这么高,”

    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对她说道:“是啊,玩游戏的时候衣服穿少一点,好移动鼠标,手不冷,比较好操作,所以我们这里的人,一般冷天都是短袖加棉衣,”

    我脱掉外套以后,里面就是黑色T恤,

    随后,我解开皮带,当着金昔的面把裤子也脱下了,

    金昔迅速把头移到了一边,捂着眼睛说道:“你干什么,,”

    我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把牛仔裤随手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说道:“我里面穿了球裤的,你乱遮个什么,还我怕我耍流氓,”

    金昔把手挪开,把衣服和裤子脱掉的我就只剩下了T恤加球裤,但在别墅里面一点都不冷,

    金昔脸颊微微有些发红,她把自己的外套也脱掉,对我说道:“你这个人做起事来莽莽撞撞的,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耍流氓,”

    我好笑地看着她说道:“我要耍流氓以前可是很多机会,,,”

    我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了,

    而金昔的棉衣外套里,还套着一件深红色的毛衣,我哈哈一笑,对她说道:“你这个搭配还真感人,好土的毛衣啊,姨妈色,”

    金昔哼了一声,浑不在意地说道:“我妈织的,土就土,我又不要你来评价,”

    但脱掉外套的金昔,我发现她雪白的手腕上戴着一个小手链,以前和她训练的时候都没见她戴过,

    是一串烧的发黑的小石子,被一根绿色的线绳串起来了,虽然说不上有多好看,但挺有味道的,像是她自己做的,

    我指了指她的手,皱眉说道:“那是什么,你自己动手做的,”

    金昔忽然用一只手拍到了手腕上,把那个手链取了下来,匆匆放在了自己的棉衣口袋里,说道:“嗯,,,”

    我笑道:“挺好看的啊,摘下来干嘛,”

    金昔理了理鬓角旁的发丝,说道:“现在戴着有点磕手,取下来方便点,”

    我继续说道:“那你穿着外套的时候,还直接被遮着看不见呢,那样就不磕手了吗,你平时穿外套看不见的时候磕手,看得见的时候你又把它取下来,那你戴着干嘛,”

    金昔蹙眉对我说道:“你怎么这么啰嗦,”

    此时,门外进来人了,

    是曾文迪和夏凝,

    夏凝这段时间很少来这里,曾文迪就更少了,几乎不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们俩全到了,让我有些意外,

    夏凝和曾文迪刚一进门就看到金昔,曾文迪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哟,这不是金昔吗,”

    金昔脸上恢复了冷艳的神色,对曾文迪点了点头,

    而夏凝则问道:“来我们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说道:“没什么事情,凝姐,我今天刚巧在外面碰到她了,老朋友了,这个时候她回去比较堵,我就让她来咱们这坐会儿,没啥问题吧,”

    曾文迪哈哈笑道:“当然没问题,待会一起吃饭吧,我们战队的伙食很好,怕你吃了以后,想跳槽,”

    金昔表情无任何波动,说道:“我晚上一般不吃晚饭,谢谢,”

    金昔又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金昔不但一日三餐很规律,而且吃得还挺多,至少食量比我还要大,但她也从来不发胖,身材也保持得很好,这倒是个迷了,

    不过我也没揭穿她,而是对曾文迪说道:“迪哥,她就在这坐坐,待会就走的,”

    曾文迪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那个,,,争哥,今天的事情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一愣,什么事情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曾文迪一看我这神态,连忙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争哥,你不会忘了吧,”

    我哈哈干笑两声,说道:“怎么会忘了呢,不就是,,,那个,,,什么嘛,我记得记得,都准备好了,”

    曾文迪无奈地说道:“争哥,今晚八点你得开播了啊,如今你人气这么高,咱们战队的表现平平,不能拖了,”

    我惊异道:“不是说好了过几天吗,怎么变成今天了,”

    曾文迪说道:“反正你每天时不时就溜出去,早播完播又有什么区别,”

    他指的一定是今天下午我跑出去看金昔比赛了,,,

    我有点尴尬,哈哈笑道:“好吧,今天播就今天播,不需要准备,我直播打排位随便吹吹牛就行了,”

    “我怕你在镜头前会紧张,”曾文迪说道,

    “紧张不了的,我有经验,”我笑着说道,

    虽然我没做过直播,不过以前秦郁做过,王诗楠也做过,我一些门门道道都偷学得差不多了,随便说几句骚话,吹吹牛,立立Flag,还不是随便直播起来,

    “有经验就好,晚上八点,你今天首播,我们这两天已经把你的势给造出去了,现在全虎牙最显眼的广告位都是摆着你的照片,就等你开播了,”曾文迪说道,

    “都摆着我的照片,,”我一阵惊异,连忙掏出手机,打开了虎牙的客户端,果然进去的最上头一栏就看到了我自己,

    “虎牙战队本土最强中单,第一新人黑马——WUGONG,今晚八点空降虎牙,”

    上面打着这么一句宣传语,

    我对曾文迪说道:“哇,迪哥,你这个宣传语,骚得不行啊,”

    下面放着的照片,也是我比赛时认真看着屏幕的照片,还挺帅的,,

    曾文迪无奈地说道:“今天晚上我和凝姐都得盯着你,你对比赛敬业,这些副业你可是一点都不上心,我怕你出岔子,”

    “怎么可能,”我瞪大眼睛说道,

    正在和我曾文迪聊得正欢的时候,金昔忽然接了一个电话,

    接完电话以后,我看到金昔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夏凝和曾文迪和我讨论完以后,上楼估计是单独商量别的事情去了,大厅内又只剩下了我和金昔,

    我看着金昔一脸愁容,好奇地说道:“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听到我要去直播了,你英俊帅气的争哥哥即将展现在万千少女面前,所以内心有点小不开心,”

    “我放你的屁,”金昔瞪着我说道,

    “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骂人,”我汗颜道,

    金昔这个样子好像是真的不开心了,

    金昔蹙眉说道:“刚才战队的经理告诉我,今天晚上战队的全体成员出去玩了,估计是因为今天的比赛0比2输了,沈晗青拿到了外围的钱,就带他们去浪了,”

    我啧啧称奇道:“沈晗青这闷葫芦还是这种上道的人,真是没想到,厉害了,”

    随后我迅速反应了过来,说道:“那你没有你们训练中心的钥匙吗,”

    金昔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又不知道他们会去什么场所,总不可能问他们去拿钥匙,”

    我恍然道:“我明白了,你就是想在我们这里过夜嘛,小事一桩,纠结啥,我的床很大哦,”

    “滚,”金昔娇斥道,

    “放心吧,老衲已经看破红尘了,又不会对你做啥,你只是命里缺我——的床,”我哈哈笑道,

    “那我还看你命里欠揍,”金昔瞪着我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