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五百零一章 金昔的男朋友
    “你还顾忌队友的情绪,只要是凭自己的实力,能赢,当然是优胜略汰,你既然比他们做得好,那干嘛还需要他们上场,”金昔说道,

    “人情味在比赛和荣耀面前一文不值,就像阿布以前倔强的让状态神游的厂长上场一样,这就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害人又害己,”金昔迅速补充道,

    我叹了一口气,原本我是想把那五个人彻底培养起来,让他们人人都有强队选手的实力,然后我作为一个奇兵安排上场,现在看来,这种计划完全行不通了,我们队伍,没有我不行,或许只能等我带领队伍取得很多胜利之后,队伍内的状态才能够稳定下来,

    我对金昔说道:“不说这个了,在LPL里,这个IM战队,实力到底算强还是算弱,”

    “算挺强的了,”金昔回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不说这个了,也许是我太敏感了,我们战队要是对上其他战队,应该没有这么糟的结果吧,”

    这才第一场比赛,我急什么呢,看看再说,

    “嗯,那你该问的都问完了吧,”金昔说道,

    “差不多了,怎么,要赶我走,”我转过头笑着对金昔说道,

    “我觉得你对我们的比赛应该也没什么兴趣,反正那些人又不是真的认真在打,你愿意再这干坐着吗,”金昔问道,

    “我随便啊,不有你陪着吗,既然比赛这么无聊,那你还在这里看干嘛,在训练室里单排还不是美滋滋,”我问道,

    “没办法,就算我不上场,也得过来应变突发情况,战队里规定的,”金昔说道,

    “你不是一向很酷吗,咋还这么遵规守纪了,”我笑着说道,

    金昔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看着大屏幕,对我说道:“懒得和你多解释,”

    “可以,不和我多BB,我很难受,”我笑着说道,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还只有下午三点,要是现在回去,还能再训练几个小时,

    可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训练啊,

    正当我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一直在我旁边看着比赛的金昔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似乎是有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她脸色忽然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瞟了金昔一眼,有意无意地问道:“怎么了,你和我东窗事发了,”

    “我发你个头,完了,完了,”金昔看上去,脸上有一丝明显的慌乱,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金昔慌了的样子我还觉得挺爽,幸灾乐祸地说道:“恭喜,恭喜啊,”

    金昔愤愤地瞪了我一眼,但随后,她神色一软,将头偏过去,有些倔强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啊,”哎哟,这小妞居然找我帮忙了,先前那么拽,现在我可要好好的装一波逼了,

    “你就说你帮不帮,”金昔说道,

    我嘿嘿一笑,随后觉得不对,于是把脸一板,严肃地说道:“这是求人的态度吗,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我不帮,”

    要是金昔态度异常剧烈,我还是卖她个面子,帮她一下算了,尽管我还不知道她要我做啥,不过她既然开了这个口,应该就是只有我能办到的事情,

    如果金昔的态度不那么自信,那我就还可以继续装下去,

    金昔听到我这回答,神色略一纠结,蹙起了眉头,低头犹豫个不停,欲言又止,也不知道她想说啥,

    不过,看她这个样子,看来她想做的事情,真的非我不可了,

    想到这里,我更加有恃无恐了,我边看着屏幕上的比赛,还边抖起了脚,

    “徐争,你就帮我个忙,我就是想让你,,,”

    “等等,先打住,我不听,”我连忙伸出手掌拦在了她面前,

    “你刚才对我啥态度,现在想要我帮你忙,不可能,好好看比赛,”我对金昔说道,

    “我,,,”金昔又气又恼,偏偏还不能反驳,一跺脚之后,闷闷地坐在了位置上,心情看上去十分低落,

    我抬起眼皮子瞥了她一眼,对她说道:“你为什么就不态度软化那么一点点,你求求我啊,或者喊声争哥哥来听听,喊完以后,我立马帮你,决不食言,哪怕是要把你刚脱下的内裤戴在头上,我也绝不皱半个眉头,”

    “变态,”金昔恶心地看了我一眼,

    我说道:“我就打个比喻而已,你刚才不也是打比喻来嘲讽我嘛,”

    “我那里哪里是嘲讽,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随口能说出这样的比喻,可见你粗鄙的内心,肮脏的思想,”金昔说道,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喊不喊,或者求不求,再不作出决定,我可就走了啊,现在还早,我回去还能打两把单排,”我作势站了起来,对她说道,

    “别,你先别,我要好好想想,”金昔的态度明显软化了不少,

    我又装模作样的坐了回去,慢悠悠地看着金昔,

    金昔一咬牙,眼睛一闭,樱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些什么,看这嘴型,好像喊了一下‘争哥哥’,不过这声音简直小得听不见,她似乎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在我面前说太大声了,

    “好了,我说完了,你可以帮我了吧,”金昔对我说道,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了,”

    “你没听见,那是你的事情,我喊你了啊,”金昔说道,

    “喊我什么了,”我大为不解地说道,

    “喊你争哥哥啊,你刚才不是要我这么喊吗,”金昔鄙视地看着我,

    “啥,”我侧着脑袋,脸上的表情颇有点古怪,我依旧装做出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金昔脸上明显有些愤怒了,提高了一下音量,说道:“你刚才不是让我叫你吗,我叫过了啊,”

    我使劲抠了抠耳朵,侧着脑袋将耳朵离她嘴巴近了一些,歉意地对她说道:“不好意思,最近耳屎掏多了,听力都有些下降,”

    金昔握紧拳头,一字一顿地在我耳边说道:“我说,我叫了你争,哥,哥,”

    金昔这一次说得很大声,她说话的风里都带着一股幽香味,热气冒得我耳朵直痒痒,

    我手指笔出了一个6字,然后放在她面前,说道:“昔妹妹,溜,溜,溜,”

    金昔一愣,瞬间脸色变红,将头转了过去,又羞又愤,金昔终究是一个18岁的小少女,被我这个年迈的老哥戏耍了一波,

    我赶紧咳了咳嗽,正襟危坐道:“好了,昔妹妹,你有什么忙就说了吧,你争哥哥我,出了名的乐善好施,乐于助人,怎么忍心看你陷入痛苦呢,”

    金昔连忙反驳道:“好难听,什么昔妹妹争哥哥的,恶心,我才不要这么喊,我是破例外的喊一次而已,你别想让我以后都这么喊,”

    我摸了摸鼻子,说道:“好了,你先说要我帮什么吧,说不定我还帮不上呢,”

    “你肯定帮得上,”金昔义正言辞道,

    “好,你说,”

    金昔站起身眺望了一眼比赛后台,然后对我说道:“我要你坐在我的位置上,装作是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没事的,如果有人来这里检查了,你就说我上厕所去了,”

    我皱着眉头说道:“什么意思,”

    金昔不耐烦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有事,得提前先走,但这是不允许的,我们战队那边有人会随时往这边瞟,你看看,比赛后台那边,这么远,根本看不清人的,我一般都坐在这里,他们也知道,所以只会往这个位置看,你只要坐在这里等到比赛结束就行了,我比赛结束前会回来的,”

    我诧异道:“你要我帮的忙,就是这个,”

    金昔点了点头,说道:“很简单吧,”

    我说道:“简单是简单,不过,,,不过,你偷偷溜出去,要去干嘛啊,在打比赛的这段时间里,认识了新男朋友,打算出去约会了,”

    我话刚一出口,金昔就立即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是啊,你怎么猜出来的,”

    我从自己的位置上坐在了她的位置,朝她摆了摆手,笑了笑,说道:“男人的直觉,放心地去吧,我给你占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说完以后,我没有看金昔,而是怅然若失地抬起头看着比赛大屏幕,

    金昔噗嗤一笑,面含温柔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去参加拳皇比赛,我男朋友是八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