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八十八章 LPL首战!
    我这一番话说完以后,夏朝茂明显愣住了,眼神之中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但很快,他笑了出来,说道:“呵呵,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我只希望你说的第一句话能实现,你真的能成为帮助虎牙公司的人,当然,我也衷心祝愿你能实现你的梦想,这样,也能成为我们虎牙的骄傲,”

    我可不单单只是成为虎牙的骄傲而已啊,

    坦白来说,我对虎牙并没有很深的感情,不过,如果打比赛能顺便带领虎牙走出困境,那么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举手之劳,卖个人情也不错,

    我对夏朝茂说道:“夏叔,夏凝还能留在我们战队当信息分析师吗,”

    夏朝茂说道:“既然你和夏凝没有什么关系,当然可以,”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了,在信息分析师这个岗位上,恐怕没人能够比凝姐更优秀的了,”

    “那就好,”夏朝茂点了点头,

    我对他说道:“既然事情都解决了的话,夏叔,我先回去了,明天就比赛,我得备战一下,”

    “嗯,比赛加油,”夏朝茂说道,

    “会的,”我走到了门口,准备出去了,

    “对了,徐争,”夏朝茂忽然喊住了我,

    “怎么了,”我回过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你今年多大了,”他对我问道,

    “二十,咋了,”我不解地说道,

    “没什么,忽然想问问而已,”夏朝茂重新坐在了椅子上,轻轻摇晃着,

    “二十,,,我二十岁的时候,想当一名篮球运动员,”

    ……

    我一个人回到训练中心后,和队友一起训练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到中午了,吃完饭后,夏凝也从公司回来了,

    “凝姐好,”

    “凝姐,”

    张子扬和林枫看到夏凝后,率先打起了招呼,

    而我也走到她的面前,对她问道:“怎么样了凝姐,这件事情算是平息了吧,”

    夏凝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

    “你今天很不错,我还怕出意外,心里还挺紧张的,”夏凝对我说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看出来了,你一句话都没说,完全不符合你平时的风格,感情是在亲爸面前太紧张了,”

    夏凝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不知道怎地,我感觉她好像不是很开心,

    就像是某件事情没达到预期效果一样,

    感觉有点失落,

    我对夏凝说道:“我走之后,你爸骂了你吗,”

    “没有,”

    “那,,,其实你觉得那个周文景还挺好的,你拒绝他之后,忽然有点小后悔了,”

    “怎么可能,”

    “那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高兴,”我疑惑道,

    “我哪儿不高兴啦,”夏凝没好气地说道,

    “我这码事终于解决了,我挺开心的啊,”夏凝说道,

    我摸着下巴,看着她说道:“是吗,我感觉你和平常不太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夏凝说道,

    “你平常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透着一股智慧的光芒,就是那种女强人的气场,你今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我对她说道,

    “你挺会察言观色嘛,”夏凝看着我说道,

    “我说中了,”我笑着说道,

    “没有,女人就是这样啊,心情时好时坏,有时候即便是成了一件好事,也开心不起来,比较矫情,我也一样,”夏凝对我说道,

    “怎么看凝姐都不是矫情的人啊,”我说道,

    “那我该是什么样的人,”夏凝抬头看着我说道,

    “这个说不太清,要不今天晚上我来你房间,咱们好好讨论一下,”我嘿嘿一笑,对她说道,

    “好啊,讨论一夜吗,”夏凝看着我说道,

    我神色一僵,对她说道:“凝姐,你变了,”

    “我哪里变了,”夏凝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以前我开你玩笑,你不说大发雷霆吧,反正会有一点生气,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活泼调皮了,”我对她问道,

    “既然你知道开我的玩笑会让我生气,那你还开我玩笑干嘛,想故意看我不开心,”夏凝蹙起了眉头,眼神不善地看着我,

    我连忙堆起笑容,对她说道:“哪能呢凝姐,我是为了好玩,哪里是为了让你生气,”

    夏凝点了点头,理所应当地说道:“所以啊,我也是为了好玩,”

    “这样啊,,,没毛病,凝姐,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夏凝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说,”

    “你会说荤段子吗,”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脑补了一下夏凝说荤段子的场景,还猥琐地笑了两声,

    夏凝脸微微一红,哼了一声,说道:“不会,无聊,”

    我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对她说道:“你就是每天都想着事业上的事情,太过于操心了,对其他方面一无所知,所以荷尔蒙跟不上,导致了一直平胸,”

    “我再和你说最后一遍,不许再拿这个说事,天生的,和其他任何无关,无聊,”夏凝银牙紧咬,愤愤地瞪了我一眼,随后转身就走,

    “每天都要气我,好人形象不过三秒,”夏凝转过身又对我补充了一句,

    我不慌不忙地说道:“一般女生在生气的时候,胸会变大,”

    夏凝立即低下了头,不过她才一低头,就觉得自己上当了,

    我哈哈一笑,对她说道:“这说明我每天都在帮你,”

    夏凝紧握小拳头,满脸通红,她低下头,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又走到了我面前,伸手掐在了我的腰上,说道:“吃你家大米了,给你看了,让你摸了,让你家孩子断奶了,你瞎操心个什么劲,”

    我腰间吃痛,不由得弯下腰,弱弱地对她说道:“你太用力了,我明天还要比赛,,,”

    夏凝哼了一声,松开手,然后指着我说道:“你下次再惹我生气,小心我学战乱时期军官对民众最常干的一件事,”

    说完以后,夏凝气冲冲地上楼了,

    而我在原地一脸懵逼,夏凝这威胁还真是有文化啊,战乱时期军官对民众最常干的一件事,

    搜刮吗,

    不对,压榨,她压榨不了我啊,而且我有多少钱,

    屠杀,这个听上去还稍微靠点谱,不过有种违和感啊,

    我掏出手机,搜了一下这句话,结果百度给我蹦出来三个字:抓壮丁,

    我瞬间就笑了,这个凝姐,荤段子的功力,不是我这种凡人能及的啊,果然厉害,五体投地了,

    下午,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训练了,

    因为我得给他们布置一下详细的战术,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平时的经验和夏凝给我们找的信息,

    训练中心内,所有人都把椅子对着我,而我坐在了他们的最前方,

    我对他们说道:“明天咱们LPL的首战,是IM战队,而且,我们战队也是整个LPL的第一场比赛,很重要,很多不会看比赛的观众,也会因为这是LPL的第一场比赛,而好奇的点进来看一下,是我们成名的重要机会,”

    周逢游此时开口说道:“徐争,你不是说,咱们打职业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光吗,怎么和成名扯上关系了,”

    “逢游哥,咱们成名是好事啊,没好事哪里有钱,没有钱怎么打职业,”马翰诚在此时反驳道,

    我对他们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争,你们说的都对,是这样的,逢游哥,我徐争向你可以担保,我打职业,就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那就是冠军,其他对我而言,都不重要,当然,如果我们足够厉害,自然也会随着出名,任何人都崇拜强者,出名就能赚钱,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我只想夺冠,”

    “只不过——现在虎牙出现危机了,具体什么危机,我也不方便说,简单点来和你们解释,就是虎牙培养我们这支战队,绝对不是大发善心,让我们去追求梦想,他们也需要我们带来人气,这样能够让虎牙度过这次难关,所以逢游哥你也不要太敏感了,我不会做一些违背初心的事情,”我解释道,

    周逢游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好吧,徐争,对不起,你继续说吧,”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继续刚才的话题,明天下午二点整,我们的第一场比赛,整个LPL的第一场比赛,关注度极高,而IM,并不是那种铁粉很多的战队,他们的人气,也是刚刚建立起来的,不稳定,如果我们能以强劲的势头盖过他们,二比零解决掉比赛,我们也许就靠这一场比赛,就能带来难以想象的粉丝数量,这点很关键,”

    “所以呢,争哥,你想怎么做,”林枫皱着眉头问道,

    我对他们说道:“IM这支战队,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研究,他们主要是中路厉害,韩国外援,个人能力没得说,队伍内绝对的大腿,上单Amazing,整体水平中庸,下路属于放养,打野还暂不清楚威力,所以我们明天的核心就很确定了,上路,下路,下路张子扬和周马尾,肯定是比他们的下路组合要强,林枫你需要疯狂针对下路,把对面的ADC打废,他们反正不会管,而马翰诚,中路你不能头太硬,因为对面的打野很喜欢抓中,另外,他们的辅助也是韩国人,靠着这个辅助展开精妙的视野布控,这个周马尾你得注意,他们基本不把下路的金角当人,辅助经常打着打着去游走做视野了,至于上路,对面的上单也是肯定打不过逢游哥的,逢游哥也需要滚起雪球,所以,马翰诚明天就只能当蓝领,安心当一个中路防御塔,”

    “明白了,”

    “明白,”

    “好的,”

    他们几个人对于我的指挥基本不会有太大疑问,我怎么说,他们就会怎么做,

    “然后,我们要启动那套上下核心的阵容,咱们这次的比赛,一定要二比零将IM战队带走,”我说道,

    “这么早就曝光我们的战术,不太好吧,”周逢游有些犹豫地说道,

    “算不上曝光,我们战术有挺多套的,也不怕被别人针对了,总之,这场比赛我们必须拿下,只要顺利拿下以后,赢得一个比较良好的开端,接下来和别的战队的比赛,咱们才有底气去当试水练习,”

    “行,”

    在经过一个下午的详细讨论之后,我们把明天要上场的两套阵容全部准备得很周密了,因为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会把对面打成二比零,所以就准备了两套万无一失的阵容,不作第三场的打算了,

    今年LPL赛区的赛制进行了改动,和以往的不一样,

    以往的规则是只有BO2,二比零拿三分,一比一各拿一分,零比二不得分,

    现在的赛场换成了BO3,无论是二比零还是二比一,都只有一分,但是,二比零对于观众来讲,显得具有碾压性,如果是二比一,就代表对手有赢的可能,二比零会比较有气势,尤其是我们的首场秀,

    今天晚上,我们的训练也照常取消,所有人都睡个好觉,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明天的起床时间也延迟到了十点,最晚可以十点下楼,如果很早就醒了的话,他们什么时候下来都行,

    我打算在十点的时候,给他们安排最后的相互交手对线,以保持赛前的手感,

    晚上,我躺在了床上,手中握着那枚蜈蚣吐珠玉佩,细细把玩着,而我此时脑子里在思考的,却并不是明天比赛的事情,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不会上场,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相信那几个人的实力,

    我现在最想的,,,是秦郁,

    我记得以往赛前的时候,她总是会叮嘱我赛前要少喝水,以免尿急,少吃杂七杂八的东西,以免肚子疼,也不能躲在被窝里一个人干那种事,更不能碰她,以免第二天起床没精神,然后会和我说上好多加油打气的话,即便明天迎战的是一支最弱的队伍,

    FYW战队成立以来,我上场的次数很少,大多数时候,也只是那几个人在赛场上厮杀,

    当赛事结束,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那五个人身上时,秦郁也总是会把我也当成上场的人一样,会关心我,会读我的眼神,会和我一起讨论战队的问题,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把我一切心理上可能会遇到的障碍,都扫得一干二净,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她就是这样的人,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人总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怀缅,在每一次大事来临前,寻找过去的回忆,也许无关紧要,就像有些人在考试的时候,满脑子都放得是江南style一样,但有一点必须得承认,这个回忆带来的影响很深,

    我习惯了秦郁的存在,如果她走了,我会不习惯,以前秦郁常常问我,如果她长相平凡普通,我还会不会在四年前原谅一个偷走钱财的小偷,我的回答很官方,如果她平凡普通,我就不会去刻意关注她,如果我不关注她,就认识不了她,也就不会和她在一起,

    我对她说,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个却和我们在不在一起没有关系,

    后来我才明白,其实秦郁想问的是,如果换上别的女人,在那么一个合适的时机代替她给了我同样的影响,我会作出什么样的决定,

    我一直习惯了秦郁的存在,但是我给的答案,却没办法让她习惯与依赖我,所以她才会离开,

    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回答的机会,我会告诉她,我只喜欢她,其他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真爱就是一个孤独的灵魂遇到了另外一个孤独的灵魂,两者产生共鸣,然后彼此交融,

    很多道理,是需要失去以后,才能够明白的,

    但愿我懂得还不算晚,

    我多么想和她见一面,

    ……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很晚才睡着,不过睡眠时间足够,第二天我还是十点前就起来了,

    其他几个人对这场比赛倒是兴奋十足,一个个眼睛都冒着亮光,生龙活虎的,尤其是张子扬和周马尾,听说要对阵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弱的下路组合,他们俩总觉得有大出风头的机会,开心得不行,

    按照LPL的赛事规则,每个战队都必须有一个经理,一个主教练,至少一名替补,

    而我们刚好符合了,名义上的经理是曾文迪,名义上的主教练是夏凝,名义上的替补是我,,,

    但其实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办这个职位上该办的事儿,,,

    吃过午饭以后,我们将外设收拾好,整装待发,

    “四哥,你说第一场比赛真让逢游哥掏出那个上单,让我掏出了这个AD,现场会是什么样的气氛啊,”在往赛场行走的路上,张子扬兴奋地看着我说道,

    “很简单啊,这你都脑补不出来,”我抬起眼皮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全场女粉丝会为你尖叫啊,会大喊着壁虎我要给你生猴子,壁虎我要嫁给你之类的话,”我淡淡地说道,

    张子扬飞快的转过头,看了周马尾一眼,然后对我说道:“四哥,你别搞事,大赛将至,你要咱们队伍的辅助和AD恩断义绝,”

    我对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吧,”

    “咱们这个上下为核的阵容一掏出来,可以让所有说中国队伍没有创新的人,,,”

    “闭上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