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无法说服
    说完天气不错以后,夏凝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自己也觉得口不择言,在这种顶端商业家面前,似乎适合严肃,不太适合开玩笑,,,

    “嗯,天气是很不错,通常人在天气不错的情况下心情会很好,”夏朝茂很有涵养,此时仍然没着急和我发火,

    “但是我现在心情很差,为什么,”夏朝茂的语气仍然在尽量平缓,一双锐利地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呃,,,”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朝茂继续说道:“你和小凝在一起多久了,”

    “爸,,,”

    “你先别说话,”夏朝茂拿着烟头指了指夏凝,

    夏凝似乎很怕她爸,把头低下,不再说话了,

    夏朝茂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加大了音量,对我说道:“我在问你话,”

    我被夏朝茂突如其来地一喝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一,,,一个月,”

    “谁追求的谁,”夏朝茂完全不给我任何停顿思考的机会,下一个问题紧接着又抛出来了,

    “我,,,她追的我,”由于要边思考边回答,所以我说话难免有些卡顿,

    现在这种情况最好不好应付,要是撒的谎不到位,被这个夏朝茂读出破绽了,就很难受,很僵硬了,

    “你一个打游戏的,小凝为什么会看上你,凭什么她追的你,”夏朝茂语气里有着怎么也掩藏不了的怒火,

    我说道:“这个你应该问她,我也不太了解,”

    我机智的把问题抛给了夏凝,她这个爸爸太难缠了,再被他问下去,我迟早会被问出毛病,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总不能前功尽弃,

    “不,我就要问你,你一个打游戏的,小凝凭什么看上你,”夏朝茂目光灼灼地说道,

    “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度,我有些不爽,

    坦白来说,我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如果遇到打不过的人,我会求饶或者认怂,遇到有身份有背景的人,我会尽量堆着笑脸甚至可以当狗,我不傻,我知道能屈能伸是什么意思,我从不去贪图什么一时风光,遇见处理不了的事情,我可以当孙子,当狗,然后憋着一口气,保持愤怒,以后想办法还回去,这才是我的处世之道,

    像夏朝茂这种大人物,我本来是打算一直当个小孙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朝茂也没放什么狠话,或者侮辱我,但是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态动作,都给人很大的压力,当这种压力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让人感到比较害怕或者生气,

    很显然,我属于后者,

    夏凝此时有点着急了,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在着急,不是在演了,

    “年轻人最需要的一个品质,就是谦逊,或者说是自知之明,在事业上,凡是自大的年轻人,都会眼高手低,最终一事无成,在爱情上,凡是抱着别的目的的,拿不准自己身处的位置的,他们不可能会拿到自己想要的爱情,会摔得很惨,”夏朝茂皱着眉头,冷声对我说道,

    “谢谢夏叔叔的教导,”我面无表情地对他说道,

    “看来你没懂我意思,”夏朝茂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我对他说道:“我很懂你的意思,而且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就你现在和我说话的样子,我觉得你就是我说的那种人,”夏朝茂对我说道,

    虽然不爽夏朝茂的这种说话语气,但此时我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我总不可能在他面前说什么我和夏凝是真心相爱的,用那些真爱嘴炮来打动他吧,

    首先这并不现实,最重要的是我和夏凝就是在做戏,我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来反驳他的观点,或者说是说服他,让现在这种局面赶紧打止,

    我用余光瞟了一眼夏凝,意思是现在她可以说话来解释一下了,我有点下不了台面,

    但夏凝却并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反而无助地看着我,

    我擦,夏凝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不可能看不清楚现在的局面啊,我明显不可能说得清了,必须由她来开口解释一些必要的东西了,而她还在沉默,有点不合适啊,

    “不说话了,”夏朝茂冷笑了一声,看着我说道,

    他对我说道:“我很了解小凝,虽然她在爱情方面没多大经验,但她其他方面,都太优秀了,她几乎可以给一个男人所梦想的一切,聪明,漂亮,感情方面单纯,我知道你在她身上一定用了些手段,现在也不肯说,但我想要告诉你的是——”

    “你和她不可能,我的女儿永远不可能嫁给一个你这种人,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你年龄不大,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即便你游戏打得有多厉害,甚至是这个领域的最厉害的人了,你甚至可以堪比NBA里的科比,乔丹,但在我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打游戏的,是一个时代被消费的物品,你在舞台上展现的东西,迎合大众口味,不过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你明白吗,”夏朝茂注视着我说道,

    气氛陷入了沉默,夏凝在一旁低着头,一言不发,而我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对他说道:“不是我在你面前一文不值,是夏凝在你面前一文不值,她嫁不嫁给我,这和我没关系,反正我和她都没有选择,但是你女儿不是一个货物,你不该为你利益,把她当成一个东西交换出去,这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我振振有词地说道,

    我这番话算是很客观的了,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没有夸大其词,

    夏朝茂听后却不为所动,他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我这个位置的人,你不会懂我的意思,我也不想和你解释太多,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会明白的,夏凝以后不会留在你们那了,我会排一个新的人来接替她的位置,你们也会从她的别墅离开,换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你走吧,既然选择了打电竞这条路,就应该把重心放在比赛上面,或者说放到更多的女主播,女粉丝上面,”

    “夏叔叔,我有一个问题,不太明白,”我听完他说的话后,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继续对他质问了起来,

    “你说,最好不要耽误太久了,”夏朝茂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道,

    “我想请问你,夏凝和你的公司,哪一个重要,”我对他问道,

    夏朝茂忽然笑了,他摇了摇头,说道:“你走吧,两者没有可比性,你问的问题,太幼稚了,”

    “在夏凝的人生道路上,我没有给她指出过错误的方向,也包括这次,”夏朝茂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继续问道:“那我问你,你觉得,父母要求子女考高分,上大学,是不是对的,”

    “当然是对的,”夏朝茂不假思索道,

    “那么现在我有个疑问,其实所谓的上大学,只是父母的意愿,他们内心迫切的有这个要求,所以子女才会这么做,这样固然也没错,站在更大的角度上来讲,如果没有这些父母的要求和逼迫,可能对整个社会的进步都有影响,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参加高考,为什么要考子女,如果父母自己想的话,他们大可以重新去学,重新去考,他们也可以继续去从事相关的研究,展开自己的梦想,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子女身上,他们会说自己的年龄大了,没能力了,老了,记忆力衰退了,其实说白了,都是借口,因为有些子女他天生对读书就没有天赋,然而父母却有权利将这一切抹杀掉,父母的借口就不算是借口,而子女的借口就都当屁给放了,这种变相的把自己的愿望让子女去实现的人,说白了,就是自己没能力,人人生来自由身,无人高高在上,说句不太尊重夏叔叔的话,夏叔叔,你为什么自己不和老婆离掉婚,然后去娶一个周家那边的媳妇,和夏凝嫁过去的效果不是一样的吗,而且你还可以选一个更加年轻漂亮的,没毛病啊,”我对夏朝茂质问道,

    “你……”夏朝茂霎时间瞪大眼睛看着我,

    “徐争,不许这样和我爸说话,”夏凝对我娇斥道,

    我哼了一声,没有管夏凝,而是继续对夏朝茂说道:“夏叔叔,我觉得人和人之间,都应该换位思考,你代换一下,就知道夏凝现在心中的想法了,”

    夏朝茂鼻子里长长呼出一口气,胸口起伏了一下,他慢慢平复下来,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怪不得夏凝会选择你,你也倒是个人才,”

    “不敢,,,其实我刚才说的话还是有点偏激了,希望夏叔叔见谅,”我低下头,恭敬地对他说道,

    “你虽然是个人才,但这是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你管,我也轮不到你教育,我该怎么做还会怎么做,徐争,我觉得你倒是进入多管闲事的范畴了,有些不同常理,就算我不把夏凝嫁给周文景,也不可能嫁给你的,你为什么要向我讲这么多道理呢,”夏朝茂冷静地对我说道,

    我笑着说道:“起码也得证明一下,所有打游戏的都不是文盲二流子,”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文盲二流子了,本来你和夏凝发生了这种事情,按照我以前的脾性,你在虎牙是肯定待不下去的,但看你是个人才,我一切都既往不咎,你以后和夏凝断掉联系,就行了,”他对我说道,

    他妈的,老子费尽心思说通这么大半天,这个夏朝茂一点油盐不进,

    没办法了,夏朝茂做的事情虽然不对,但其实也可以理解,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夏凝也完全没得选择,如果不是周文景,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李文景,王文景,这是无法改变的,

    而且这也是他们的家事,我实在是插不了手了,我的确已经过于多管闲事,

    我最后无奈地看了夏凝一眼,这事弄巧成拙,以后她连战术分析师都当不了了,

    “那这样的话,谢谢夏叔了,今天多有得罪,希望夏叔不要放在心上,”我摇了摇头,说完这句话后,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而夏凝眼神透着苦苦的哀求,她此时仿佛已经成了哑巴,一个字都不开口,先前说好的她有办法,现在变成我一个人支撑了,她现在求我我也没用啊,他这个老爸实在不是我能说动的,

    就在我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的时候,

    周文景正好站在门口,从门外进来,他眼神对我并无太多敌意,而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叹息,

    “夏叔叔,抱歉,我娶不了小凝了,”周文景走了进来,低着头一脸歉意地对夏朝茂说道,

    我日,这又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