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走投无路的夏凝
    夏凝进入房间以后,依旧和昨天一样,先把外套脱下,然后熟练的把两台电脑打开,与昨天不同的是,原本她房间只有一把椅子,现在已经有一把新椅子放在里面了,显然是为我放置的,

    我惴惴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然后反头对夏凝问道:“凝姐,,,我怎么感觉,你让我来你房间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双排啊,”

    夏凝此时正把手伸到脑后,给自己扎了一个简单的丸子头,暖色的灯光照在了她纤瘦的脸廓上,?眉微蹙,眸子波光流转,带着一丝令人琢磨不透的忧愁,夏凝身上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那种成熟,有种特殊的气质,与直播间那些粉妆艳抹拼命想表现出性感的女主播不一样,这个年龄段的夏凝,不加修饰便有令人着迷的女人味,不裸露任何肌肤,也让人觉得有一种慵懒的性感,就像一坛陈酿的女儿红,即便未开封,也能闻到酒香一样,

    她转过头,张开涂着浅红色口红的小口,对我问道:“如果我让你来我房间不是打游戏,你觉得还是什么,”

    我一愣,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不知道,,,”

    夏凝眼神一眯,打量了我几眼,随后坐在她的床边,翘起二郎腿,两腿恰好掩住了短裙下的风光,背与臀部形成了一道美而弯曲的曲线,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觉得我在,,,诱惑你,”

    夏凝一开口,仿佛她身上的香气就都往我这边飘一样,沁人女人香,伴着暖色灯光,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令人忍不住心跳加快,

    “恕我直言,凝姐,你要诱惑我有点难,我是大胸控,”

    我嘻嘻笑着,冷不丁的一句话,将这种暧昧的氛围全毁了,,,

    夏凝脸色一僵,神情沉了下去,她抚着额头,咬牙对我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

    我哈哈一笑,说道:“凝姐,你就别和我玩神秘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在诱惑我,别说这种容易让我这个小男生害羞的话嘛,,,而且你也肯定不是想找我双排这么简单,你一定有事情,对吧,”

    夏凝面对我变化多端的说话风格,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她无奈地对我说道:“还是瞒不过你,”

    我笑着说道:“凝姐,你有事情,完全不用拐弯抹角啊,你直接和我说就是了,我还不会答应你,你悄悄告诉我,是不是看上了我的纯阳之体,来治疗自己对男人不感兴趣的病,直说嘛,我这就脱裤子,”

    夏凝飞了一个枕头过来,脸颊绯红,对我骂道:“你瞎说什么,,”

    我接住了她的枕头,对她说道:“刚才还说自己有洁癖,现在把每天睡的枕头往我这边扔,也不怕我把你枕头弄脏了,”

    “我,,,我换一个就行了,”夏凝气急道,

    我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凝姐,你有话就直说了吧,我还有几天就要去LPL了,这几天精神都是高度紧张,没那么多时间和你玩游戏,当然,我指的游戏,可不是英雄联盟啊,”

    夏凝神色一黯,对我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到底什么事啊,咱们如今也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就别算计我了吧,”我看到夏凝这神色,心中隐隐感觉到了一种不妙,

    夏凝慢慢凑到我旁边,用极小的声音,软言细语地在我耳旁说了一大段话,

    听完以后,我震惊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她说道:“还有这种事,,”

    “你别激动,小声点,坐着,好好说话,这件事情,我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夏凝说道,

    我气急败坏地挠了挠头,但是话不敢对夏凝说重了,只得懊恼地对她说道:“我就说你怎么忽然找我带你打游戏,还非要在晚上十一点去你房间里打,原来你打着这么一个主意,行不通的,而且你找谁不行,非要找我,我万一被,,,”

    夏凝哀求道:“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和你最熟悉,不可能找张子扬,林枫,或者周逢游那些人吧,”

    我长叹一口气,眉头紧皱,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对夏凝说道:“凝姐,你这是在花式坑我啊,合着我老实人就该被欺负,”

    “我,,,”夏凝一时间哑口无言,

    其实,夏凝刚才和我说的东西,足够颠覆我的脑子了,

    是这么一个情况,目前虎牙资金危机,夏凝前几天也和我说过了,就是虎牙没钱及时下发给大主播,导致许多大主播找到借口纷纷跳槽,然后大主播的大批跳槽引起了投资方不满,让许多融资公司撤资,撤资就又没有钱,更没有钱下发给主播,形成恶性循环,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虎牙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成效,

    而虎牙的最高层决定破釜沉舟,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夏凝的爸爸和一个大公司的老板有交情,那个老板的儿子非常喜欢夏凝,而夏凝目前又是单身,漂亮又有脑子,很优秀的女性,追求者数不胜数,在夏凝的爸爸眼里,夏凝就是一个最大的“资本”,

    所以夏凝的爸爸就打算把夏凝嫁给那个大老板的儿子,而作为回报,两个公司就成亲戚关系了,那个公司肯定会进行融资,帮助虎牙挺过这次难关,

    但夏凝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人,夏凝虽然为虎牙做了很多,但她并不是那种为了公司会牺牲自己一切的人,她的性格就说明一切了,她是一个极为独立,有自己想法的人,知道嫁过去,这辈子的幸福就毁了,所以不同意,但虎牙目前情况很危机,这件事情由不得她做主,她爸已经答应别人了,她只能嫁过去,

    听上去,和古代的那种政治联姻有点像,反正女人就是一个筹码,只要能够满足当局者的利益,女人就能当货物一样交易出去,

    而夏凝之所以让我十一点来她房间打游戏,其实她在门口装了摄像头,每天晚上十一点,都记录我去了夏凝的房间,她的打算就是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把这录像给那个大老板的儿子发过去,孤男寡女每天晚上十一点就同处一室,任谁都不会觉得是在里面打游戏,夏凝就打算用这个办法去恶心对方,让他以为自己每天在乱搞,达到不想娶她的目的,

    夏凝这如意算盘是打的不错,一开始把我都瞒着,但我的凄惨后果是可想而知的,男人太了解男人了,

    要是我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不但不喜欢自己,还故意发这种录像来气自己,那我能怎么办,只能把气发在另外那个男人身上,展开疯狂报复,心眼小的,说不定连女方也一起报复了,

    我现在只想好好打职业,完全不想卷入到这种事情里面去,所以夏凝一开始和我说的时候,我无比的气愤,

    老子冤的一逼,鱼没吃到惹了一身腥,对我完全没有任何好处,老子一个没钱没权的小屁民,拿什么和别人大公司的公子斗,这不是故意在搞我,

    我对夏凝说道:“夏凝,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没有,你当人家是傻子,别人追你,不就是看中你能干漂亮,洁身自好,你一个以前从来不谈恋爱的人,一到这种要结婚的时候,就给人家整出了一个录像,人家会怎么想,肯定会疯狂报复我啊,我还有几天都要去打LPL了,我如果出了什么事,那我们战队就算彻底完了,你们以前花在战队上的心血全部打了水漂,你怎么这么糊涂,不知道拖着,等我们战队打出名堂来了,你还怕没公司找你们进行融资,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做法会把虎牙彻底毁掉,真的蠢,”

    我面色通红,直呼夏凝的大名,话已经说得很重了,

    夏凝哀求地对我说道:“对不起,,,我完全没有像你这样想过,我想的是,对方看到我不是那种好女人后,一定会破坏我在他心中的形象,然后就会罢手了,然后我就好好等咱们战队打出成绩,然后虎牙就能够走出危机了,,,”

    夏凝虽然聪明,但却不了解男人,她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我冷静了下来,对她说道:“现在你录像还没发吧,”

    “没,,,”夏凝气势已经完全弱了下来,

    “那全部删掉,一个也不要留,总之你那边怎么解决,我不管,但是我不想有任何危险,否则我直接丢下战队跑路,我他妈还想多活几年,不想打个职业变成残疾人或者把命丢了,”我瞪着她说道,

    夏凝一听我这么说,眼泪霎时间就掉下来了,娇俏的脸庞上带着丝丝泪痕,无助又可怜,她摇着我的手臂,带着哭腔对我说道:“徐争,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你帮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想嫁给他,真的不想,”

    我并没有丝毫的动容,要不是老子自己机智看出这件事情的端倪了,说不定别人到时候一棒子砸在我头上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冷冷地对她说道:“你不想嫁给他,就要我去当靶子,没可能的,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我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要是非要这么做,那我连夜跑路,这个战队如果没有我,你也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我没想过害你,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虎牙也走投无路了,”

    夏凝眼泪簌簌往下掉,一向高傲地夏凝竟大哭了起来,将脸埋在枕头上,娇躯急颤,大哭不止,

    我板着的脸慢慢缓和了下来,觉得心里十分难受,还是不由得同情起了她,

    其实夏凝并没有错,只是没考虑到后果,她也,,,很可怜,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凝姐,你别哭了,其实我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做了,”

    夏凝立即从床上起来,睁大着一双泪眼,看着我说道:“真的,”

    她这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啊,听到我有办法,马上就不哭了,

    不知道为何,心里就有点不爽,我皱眉对她说道:“我有条件的,”

    夏凝赶紧说道:“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能不嫁给他,虎牙挺过难关之后,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我摇了摇头,报复性地说道:“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夏凝惊愕道,

    “我要你,”我戏谑地看着她,然后转过身去,等待着夏凝的回复,

    夏凝神色一僵,眼神出现了一丝空洞,她怔住了,半天没缓过神来,

    随后,她解开胸口上的扣子,慢慢将身上的衬衣脱掉,露出了雪白无暇的肌肤和?色的蕾丝边文胸,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沉?,唯独听得见心跳声和重重的呼吸声,

    “你来吧,”她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绝望,眼神落寞地不知在看何方,

    “来什么,”

    她转过头,看着我的背影,说道:“我,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