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在一座忧郁的小山上
    我大脑飞速运转着,想着这件事该从哪里谈起,

    秦郁看着愁眉苦脸的我低着头,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见我半响不言一语,她脸上冷漠紧绷的表情慢慢柔和了下来,浮现出了一丝不忍,她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不想说就不说了吧,我没有逼你的意思,”

    我抬起头,有些错愕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把头低下,说道:“对不起,我…”

    秦郁抿着唇摇了摇头,打断道:“你不用说了,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是关于那件事的,”

    我既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又有一种愧疚感,说道:“啥事儿…”

    秦郁有些犹豫地对我问道:“你觉得…和我交往累吗,我是不是应该装得糊涂一些,更加温柔体贴一些,这样害得你时刻小心翼翼,精神紧绷,你又是一个职业选手,我这样是不是算是给你压力了,”

    我一听,感觉这是分手的前兆,立即感觉到事情的严重了,连忙否决道:“没有没有,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累,我这种人就是顽劣惯了,缺乏管教,”

    秦郁似乎略有失神,她怅然地摇了摇头,随后又说道:“其实…我也很明白你,我之所以认准了你,就是因为你和别人不同,你不图我什么,为我做事情又从来不求回报,所以我也想对你好一点,这样我心里会平衡一点,我了解你,也相信你,可是我没法掩藏自己内心的情绪,因为我也爱你,你在DY战队的时候,其实我就觉得和你金昔有些…超乎一般人的友谊,但是我没有选择和你吵架,我不愿意我和你之间会因为别人而闹情绪,所以我加倍对你好,你再次休学后,我也选择休学,在你身边陪着你,我想让你知道,就算别人不看好你,至少我在乎你,很在乎很在乎你,曾经在虎牙别墅的时候,你为我做了别人不可能为我做的事情,所以我也能为你做到别人替代不了的事情,我想让你知道,我比你身边的任何人,都要在乎你,这样,你以后在回想初次选择我的时候,不会有一丝后悔,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不可能做到完美,就像我今天逛LPL队长微博发现这张照片一样,即便我信任你的为人,知道你和金昔没什么,可是我还是很吃醋,有想和你吵一架的冲动,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这样做了,”

    当秦郁把这番话用一种自责的语气说出来的时候,我内心简直愧疚到了极致,

    明明是我犯了错,现在却像是她在道歉的样子,

    金昔指着一旁桌上的红酒以及两个红酒杯,说道:“我原本打算洗完澡后,你也差不多会来找我了,然后我假装生生气,让你哄哄我,然后一起喝杯红酒,啥事都算了,现在流程看来走不了了,我生不了气,”

    “秦郁…”

    我扑倒在了秦郁的怀里,紧紧搂住了她的腰,

    秦郁一下子笑了出来,对我说道:“你干嘛,”

    “你的胸怀好宽广,又他吗感动到了我,”我的脑袋奋力在她胸口上蹭了蹭,

    “你…”秦郁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想把我推开,但我双臂如铁钳,她尝试了一会儿后,就放弃了,

    “那你要抱到什么时候,”秦郁无奈地说道,

    “就一会儿,一小会儿,让我好好忏悔一下,”我认真地说道,

    “没见过这样忏悔的,人家忏悔不都是在佛前吗,你这…在我的…”秦郁咬着唇看着在她胸口上的我,没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是菩萨,我这是在菩萨面前忏悔啊,没毛病,”

    “我真是…要打死你,”秦郁嘴上虽这么说,可是却并没有动,

    我松开了她,对她说道:“好了,忏悔完了,现在我要交代了,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在被窝里再好好和你讲一个漫长的荒岛求生故事,”

    秦郁撇着嘴说道:“但是我不想听你和别人之间的故事,”

    我哈哈一笑,说道:“冒险故事,我觉得你会喜欢听的,”

    说罢,我飞快的脱下衣裤,跑秦郁的浴室洗澡去了,

    我出来以后,发现秦郁已经盖上被子,躺在被窝里了,不过是半躺着的,她靠在枕头上,手中拿着手机,似乎在反复端详着什么,

    我一个翻身,也钻进了被窝里,瞟了秦郁的手机一眼,

    结果我发现她仍然在看那位主播的自拍照,只不过把对面我和金昔的画面无限放大,反复观察着,

    秦郁转过头对我说道:“哎,这金昔长得也确实漂亮,至少比我漂亮,照片和真人零差别,难怪你念念不忘,”

    我尴尬地说道:“什么念念不忘…沈晗青的这聚会让她去了,而且安排我坐的位置就是金昔旁边,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正在和金昔说一些关于比赛的事情,和她打赌呢,”

    “打赌,”秦郁将手机锁上屏,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

    妈的,我真是想抽自己两嘴巴,我这张破嘴,

    怎么办,这个谎撒不撒,刚刚秦郁才真情流露了,把我感动得要命,要是再撒谎,会不会太畜生了,

    秦郁看到我犹豫的样子,把头又重新转了回去,双手压在被窝上面,叹了一口气,唱道:“闭上双眼你最挂念谁,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

    “是你,都是你,”我迅速回道,

    “睡觉,”秦郁伸手按下了床头的开关,把灯给关了,然后把耳机插在了手机上,听起了歌来,

    我把秦郁戴着的一只耳机拿了下来,对她说道:“你还没听我开始讲故事呢,”

    “不听了,我想听歌,”秦郁说道,

    秦郁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耳机里的音乐,

    秦郁听的歌比较奇怪…

    旋律就有些诡异的欢快,然后歌词也很简单直白,是一首英文歌,连我这个英语渣都能听得懂意思,

    “你这是听的什么歌啊,儿歌,”我好奇道,

    秦郁一愣,随后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觉得这首歌是儿歌,”

    “难道不是吗,有点像外国的那些童谣歌,”我说道,

    秦郁摇摇头,说道:“不是,”

    “好吧…给人的感觉怪怪的,”我说道,

    “这首歌叫OnMelancholyHill,据说你心情好的时候,听这首歌就觉得很欢快,好像是一首儿歌,但如果你心情差,这首歌就充满着无限的忧郁和忧伤,夜深人静的时候,能把人听哭,所以有人说这是一首治愈歌,也有人说是致郁歌,”秦郁解释道,

    “……”

    “能听哭,有点夸张了吧…”我不太相信地对秦郁说道,

    “你现在心情很好,”秦郁笑了笑,

    “一点都不好,你心情不好,我怎么开心得起来,”我对她说道,

    秦郁侧过身到我这边,闭上眼睛,伸手抚着我的脸颊,语气温柔地说道:“听歌,睡觉…”

    “Uponmelancholyhill

    在一座忧郁的小山上,

    Theresaplastictree

    有棵塑料树,

    Areyouherewithme

    你在这里陪我吗,

    Justlookingoutontheday

    我一直憧憬着,

    Ofanotherdream

    梦里看见的那一天,

    Wellyoucantgetwhatyouwant

    好吧你不能拥有想要的东西,

    Butyoucangetme

    但你还有我啊,

    Soletssetupandsee

    振作起来,一起等待,

    Causeyouaremymedicine

    你是我灵魂的药剂,

    Whenyoureclosetome

    每当你靠近,

    Whenyoureclosetome

    当你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