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秦郁的妈
    “可以这么说,”林枫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原本还以为要经过一番苦战,才能取得胜利,但RNG这一波商业调整,给我们提供了天大的便利,接下来的比赛,我们赢得无比轻松,上了新人的RNG,完全不是我们对手,

    3比0,横扫RNG,豪取德杯冠军,晋级LPL,

    ……

    “干杯,”

    别墅大厅内,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丰盛的菜肴,作为大战凯旋后的庆功宴,夏凝特地招呼煮饭阿姨做了一桌满汉全席级别的菜式,并拿了几瓶上好的红酒,此时,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红光,享受着胜利后的喜悦,

    “不容易,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好好吃,好好喝,”

    这顿饭上,曾文迪也在,他已经两杯红酒下肚,脸上散发着酒红,望着我们傻乎乎的笑,

    “妈的,这一战,争哥可出了名儿,现在被媒体称为‘咬狗的蜈蚣’,和SKTBANG的‘打狗棒’有异曲同工之妙,哈哈哈,”林枫指着手机上的电竞新闻报道,哈哈大笑道,

    我抿了一口酒,含着笑对他们说道:“咱们的运气真算不错,RNG没想争冠军,终于是顺利晋级LPL了,我心中这石头啊,总算是落下来了,”

    “四哥还不是打AD的,等四哥在其他位置再亮相的话,那才是真的轰动,我怀疑整个电竞圈都要为之变色,”张子扬瞪大眼睛,煞有其事地说道,

    周马尾没好气地对他说道:“得了吧,你这个OBC,咱们晋级哪有你的事儿,”

    张子扬撇着嘴说道:“我没说有我的事啊,我不是在夸四哥吗,”

    我笑道:“大家都不容易,都发挥得很好,林枫的超强开团,逢游哥的稳如泰山上单,马瀚城的爆炸手速操作,周马尾的过人意识,你们每个人都很有特点,很强,其实有我没我都一样,大家肯定会赢的,”

    “谦虚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夏凝心情也很好,此时含笑看着我说道,

    “哪里哪里,谦虚低调,一向是我的为人准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这个道理,我很早就懂了,真正的大师,永远怀着一颗学徒的心嘛,”我哈哈大笑道,

    我拿起一颗茶叶蛋,吃了一颗,说道:“这茶叶蛋有失煮饭阿姨的水准啊,怎么有一股苦味儿,”

    此时秦郁忽然红了脸,而夏凝则脸上憋了笑,半天没说话,

    “你猜猜看呗,猜猜看为什么难吃,”夏凝忍着笑意说道,

    我眉头一皱,对她说道:“这他妈的,不会是什么童子蛋吧,用小男孩的尿泡的,”

    夏凝说道:“当然不是,我们怎么可能给你做那种东西,”

    我再次咬了一口,皱眉说道:“这个味道有点熟悉啊,好他妈的苦,”

    “你别说了,这个是我煮的,”秦郁咬着唇,又羞又气地看着我,

    我哈哈一笑,说道:“你煮的啊,早说嘛,怪不得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好吃,好吃,”

    秦郁哼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吃茶叶蛋,就亲自做了,没想到还嫌难吃,嫌难吃就别吃了,”

    我昧着良心又吞了一颗蛋,说道:“没有啊,挺好吃的,不过,我记得这个茶叶蛋,都是用那种现成的茶叶包泡的,味道应该都差不多啊,你做的为什么味道…这么…呃,不是,这么的有特色,简直有了自己的风格,”

    秦郁噘着嘴说道:“应该是你的茶叶不太好,我放多了,就有些苦,”

    “原来如此,”我含笑点了点头,

    但两秒钟之后,我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我拿勺子舀了一口汤,喝了下去,随后吐了出来,

    我僵硬地转过头,看着秦郁,说道:“你不会是…,拿了我的那个大红袍…泡了茶,”

    “是啊,你只有那个茶叶嘛,我还不是想给你个惊喜,”秦郁理所应当地说道,

    “我草,那个是迪哥送我的,200块钱一两的大红袍,我平时瞌睡到不行,才只舍得泡一点,你特么拿来做茶叶蛋,”我瞪大眼睛对秦郁说道,

    曾文迪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争哥,我回去再给你拿一点,一桶大红袍而已嘛,你要多少我给多少,小意思,”

    我故作为难地看了曾文迪一眼,忸怩地说道:“这怎么好意思…”

    曾文迪哈哈大笑道:“行了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你们今天晋级了LPL,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光是徐争,你们我都可以满足,”

    张子扬在此时对曾文迪抛了个媚眼,说道:“迪哥,真…真的什么都可以满足吗,”

    曾文迪脸色一跨,浑身起了一阵恶寒,对他说道:“你例外,”

    周马尾咯咯笑道:“你和你四哥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表情都一样骚,”

    我指着周马尾说道:“马尾妹妹,我警告你啊,别啥事往我身上扯,今天我也是看你表现得不错,就不和你计较了,下次再这样,我把你的头发绑成马尾,脱光了衣服用马尾当绳子挂在别墅,让冷风暴吹三天三夜,”

    周马尾可怜楚楚地说道:“好哇,我就知道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今天终于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了,你来吧,我保证不反抗,谁叫我也早已和你有了孽债,”

    “……”

    秦郁在此时偷笑道:“马尾妹妹只能我来治,你不行,”

    我瞥了秦郁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你别撤开话题,我告诉你,关于那桶大红袍,你别想就这么算了,”

    秦郁好奇道:“那你还想怎样,”

    “赔钱,”我直爽地说道,

    “没钱,”秦郁一甩头,说道,

    “没钱,没钱那就肉偿,晚上别锁门,”我嘿嘿一笑,对她说道,

    ……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由于成功晋级LPL,这几天我们都是假期,只等我们战队在LPL里的分组情况出来再进行训练了,

    凌晨两点半,秦郁和我窝在被窝里,秦郁伏在我胸口对我说道:“小争子,趁着这几天你不用训练,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我低头看着怀里的秦郁,对她问道:“啥事,”

    秦郁似乎有些犹豫,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开口,

    我砸吧了一下嘴,没好气地说道:“啥事啊,你倒是说啊,这么藏藏掖掖的干嘛,你还有哪里我没看过,”

    秦郁咬着唇笑着掐了我的腰一下,说道:“你少来,是这样的…我妈…她一直想见见你,我想带你回去见她一下,”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原来是回去见丈母娘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明天就回去,”

    我答应秦郁后,秦郁仍然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皱眉说道:“你咋还一脸不开心,难道今天晚上我表现得不好,”

    秦郁说道:“不是啦,是我妈…她那个人,性格你可能会不喜欢,我怕你到时候会生气,和她相处不来,”

    我说道:“啊,还性格我可能会不喜欢,你妈难道很难打交道吗,”

    “有点难…不对,是非常难,她一个人把我带大的嘛,你也知道,单亲家庭,我妈的性格可能就强势一些,”秦郁犹豫地说道,

    我没当回事,笑道:“我妈也是一个人把我带大的,我懂,强势不就强势,她反正是我丈母娘啊,强势我也不可能对她发脾气,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很讨长辈喜欢的,因为我会说话,人又机智幽?懂事,你完全就是多虑,”

    “那我但愿咯,”秦郁轻舒一口气,睁着一双颇有心思地大眼睛,将下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处,

    我抚着她的头发,说道:“别多想了,你还不放心我,我徐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连你都对付得了,还对付不了你妈,”

    “你对付得了我,你指的是哪方面,”秦郁一听我这话就不服气了,一挑眉毛对我说道,

    “当然是…所有方面啊,”我笑着说道,

    “呵呵,”秦郁不屑一笑,

    我笑容一敛,伸手搂住了她纤细滑腻的腰肢,说道:“来来来,妈的,你今晚别想好好睡了,”

    “我怕你啊,”

    ……

    第二天,我和秦郁搭飞机回到了南城,

    “待会见到我妈的时候,态度一定要端正谦虚,千万不要太强势,也不能太弱势,另外她是开麻将馆的,到时候人可能有点多,也有点吵,你不要介意,”秦郁和我走在小区楼下,我手里拿着一袋水果,待会就要见秦郁的妈了,此时秦郁仍然在我耳边细细叮嘱着,

    “知道…我知道…”我一直在点头,感觉秦郁这几句话重复了很多遍了,耳朵都要起茧了,我待会倒是要看看她妈到底得有多能,

    跟着秦郁上了楼,还在楼下的时候,我就听见了麻将的洗牌声和中年男女的嬉笑声,这麻将馆,动静还真够大的,

    秦郁牵着我走到门口,她再次对我嘱咐道:“我前面和你说的,你都还记得没,”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记得记得,简单来说就是,你妈很牛逼,我得装怂逼,是这个意思不,”

    秦郁抚着额头笑了出来,拍了我的手一下,说道:“马马虎虎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秦郁又伸出手帮我衣领整理了一下,随后,她直接就把门推开了,

    门内的大厅就有三个麻将桌,见到我们进来,那些麻友们都投来了一眼毫无兴致的目光,随后便将注意力集中在牌局身上,对我们丝毫不在意,

    “小郁,回来啦,”

    此时,旁边的一个卧室里走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

    这个中年妇女穿着得很时髦,戴着金耳环,涂着眼影,脸上化着浓妆,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香水味儿,穿着一件白色披肩,下身套着一层?丝,身高稍比秦郁矮了一点,长相和秦郁有八分相似,和秦郁一样的桃花儿眼,不过她的桃花眼,则是那种带着媚态的狐狸型桃花眼,不比秦郁的清纯,很媚,嘴上一圈厚厚的大红色口红,给我第一印象就是…这个阿姨好像那种古代青楼的妈妈桑,

    不过,秦郁的妈还挺漂亮的,徐娘半老,身材也保持得当,风韵犹存,别有风味,也多亏秦郁长得像她妈,所以才这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