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高级动物
    “要秦郁陪你一晚上,你就把录像删了,”我对他问道,

    “对,”他直截了当的回道,

    我对秦郁说道:“你陪他睡一晚,价值五百万啊,好像挺划得来的,”

    “是挺划得来的,”秦郁也回道,

    “你们的意思是…答应了,”何元笑着说道,

    我哈哈一笑,说道:“让她陪一晚上就能换五百万,的确很划得来啊,”

    何元说道:“以前秦郁碰都不让我碰,如今跟了你…”

    何元转过头,在他旁边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摸了一把,说道:“如今,和她们差不多了,”

    那女子被他话语贬低,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悦,反而在跟着娇笑连连,

    我抿了抿嘴,靠近何元,对他说道:“何元哥,要不这样吧…”

    “哪样,”他问道,

    “秦郁嘛,和我待了也有不少时间了,如果让我来陪你一晚上,也相当于秦郁陪了你一晚上,毕竟我身上有她的味道,而且…我啥都会,和秦郁练出来了,保证让你满意,”我笑着对他说道,

    何元脸上的笑容立即就凝注,他把桌上的玻璃杯子用手给推到了地上,砸了个粉碎,然后站起来对我说道:“你耍我,”

    何元一站起来,在座的健身教练也全部站起来,目光狠狠地盯着我,

    “你吓我啊,”我和秦郁坐在座位上没动,我仰着头看着何元说道,

    “今天两个条件,你任选其一,”何元目露出一丝狠光,对我说道,

    我一拍大腿,从座位上了起来,“这样的话…”我话说到一半,忽然从口袋里掏出弹簧刀,咬着牙瞪了何元一眼,随后把弹簧刀高高举了起来,对着何元,

    何元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我猛地把弹簧刀刺了下去,

    插在了果盘的一个苹果上,

    何元出了一声冷汗,被一个健身教练扶住,

    我冲他笑了笑,随后用弹簧刀削了一小片苹果下来,塞在嘴里嚼着,皮笑肉不笑得对何元说道:“今天我和秦郁就从这里走出去,你要是敢拦我,何元哥,我保证你以后再也没办法在酒吧过快乐的生活,”

    说完以后,我仰着头,嚣张不屑地看了周围的一眼,

    几个健身教练想动手,却被何元拦住了,何元压低声音对他们说道:“他是虎牙的人,动不了,”

    我冷笑了一声,当着他们众人的面,和秦郁一起走到了门外,没一个人敢拦着,

    出了酒吧后,我才长舒一口气,后背都被汗打湿了,

    “他妈的,吓死老子了,”我对秦郁说道,

    在这个酒吧,可不比在宣告那里了,宣告那里只要吓住宣告,一切就都好说,在这里,我想吓这个何元都没用,肯定是不敢动他的,周围人全是练家子,我要是先动手,可能就得去医院趟个个把月了,

    秦郁说这个何元胆小,我就只好吓他一下,然后装作出自己很牛逼很有恃无恐的样子,他既然都知道我们战队有能力赢下德杯冠军,就应该对我有过了解的,我身后站着整个虎牙,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我就怕他这个人没脑子,想不到这方面去,一看我装逼就打我,那我去哪里喊冤,还好他不蠢,能想出这个办法来勒索我的,要蠢也蠢不到哪里去了,

    秦郁捂嘴笑道:“你还装得挺像,”

    “这个何元脑子是有病吧,五百万,或者要你陪他一次,这个弱智到底是想要钱还是想要你,”我说道,

    “不知道…”秦郁摇了摇头,

    我沉下去,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对秦郁说道:“这事…怕不太好办,”

    “是呀…”秦郁也叹了一口气,

    关于何元说的条件,后面那条基本可以无视了,重点在这个五百万上面,如果我真想让战队参赛,那么这个录像我铁定是不能让何元举报上去的,否则就是全队禁赛,但这五百万,对我而言实在是天价,钱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何元的信誉我不知道,我刚才又吓了他一下,万一他不爽,收了钱,然后再举报,那我就更完犊子了,而我如果要他先不举报,等比完赛之后再给钱,那简直不可能,他肯定不会答应的,因为我也可以等比完赛之后毁约不给他钱,

    所以说,这件事情,相当棘手…挺不好处理的,

    秦郁想了想,随后对我说道:“再看看吧,再想想办法,如果实在不行的话…”

    “那我也不可能让你去陪他,”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郁蓦地一下笑了出来,对我问道:“为什么,只是一晚上而已,而且我也是为了你的事业和梦想啊,”

    “不行,这是男人的事情,你不能插手,”我再次拒绝道,

    “怎么,你还有大男子主义,”秦郁接着问道,

    我摇了摇头,对她说道:“这不是大男子主义,大男子主义是觉得女人没用,自己的事情不能让女人管,那才是大男子主义,我的梦想和事业,如果你愿意帮我,那我会很开心啊,比如现在,你当了副教练,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是我如果让你为我作出这样的牺牲,然后其美名曰是为了事业和梦想,那这算什么,对于你而言,那我不成畜生了,对于我自己而言,我要强行给自己找个绿帽子戴,”

    “瞧你说的…我刚才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好不好,是你自己不听我话说完,自己想歪了,我刚才想说的是,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凝姐和曾文迪,让他们来处理,他们毕竟是有身份的人,见识的东西也比我们要多一点,要是看到我们战队被人恶意整治得上不了场,肯定不会愿意,会来帮我们的,”秦郁说道,

    “哦…你是这个意思啊,”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不然你还想把我逼良为娼,”秦郁笑着对我问道,

    “可以,好一个逼良为娼,厉害了,那明天把这事告诉一下凝姐和曾文迪吧,不用等了,就交给他们,唉,凝姐今天刚说这两天要去忙公司的事情,转眼就出这种事情,心里还有点小内疚,”我说道,

    “唉,真烦啊,我只是老老实实的打个比赛,每天训练,然后去赛场打游戏,目的很单纯,也没有想过赚钱啊,卖饼啊,或者卷入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破事啊,”我心烦意乱地抱怨道,

    “嗯…”秦郁点了点头,

    “凝姐确实不容易,每天忙完我们战队的事情,还要忙公司,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说得一点不假,”秦郁并没有回我的抱怨,而是不知有心无心的感慨了一下夏凝,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话似乎点醒了我,

    我感激地看了秦郁一眼,说道:“你好像挺乐观的嘛,”

    秦郁一双漂亮纯净的桃花眼儿含着笑意注视着我,对我说道:“你都这么烦了,我要是还总给你带来负能量,那我晚上岂不是要很遭殃啊,小女子身体不好,经不住折腾,”

    我一下子乐了出来,心中的压力瞬间就消散了不少,对秦郁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了,当下本身思考的动物了,”

    “不然你还是什么,”秦郁风情万种地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这么会说话,明显你才是‘思考’,而我是下本身支撑思考的动物,两者不一样,”我对秦郁解释道,

    “臭不要脸,”秦郁笑骂道,

    ……

    第二天,我和秦郁,还有夏凝曾文迪,坐在了夏凝的房间里,讨论着昨晚那件事,

    曾文迪听完以后,神情不容乐观,只对我们说了八个字,

    “给他钱吧,”

    “我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