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和死亡宣告真人SOLO
    “她是你女朋友,”那胖子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异的神色,

    “不得了啊,现在教练都能和队员处男女朋友了,”ing战队里,一个我喊不出名的队员说道,

    那胖子拿筷子指了指我,转头对秦郁说道:“秦教练,就这小子也能是你男朋友,你眼光也太差了吧,”

    饶是我脾气再好,此时也听不得这肥猪的嘲讽,我心中隐隐已经腾出了怒火,

    秦郁听见他在讽刺我,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把头偏过去,语气中再无半点客气,态度急转直下,对他说道:“他要不是我男朋友,难道你是,选你眼光更差,”

    秦郁站起身,离开座位,朝我这边走了过去,

    那胖子却淡定自若地说道:“秦教练,你今天要是走了,那以后的训练赛,就免谈了,”

    秦郁鄙视地对他说道:“浪费我时间,免谈就免谈了呗,谁还稀罕你们的训练赛了,”

    秦郁挽着我的胳膊,说道:“走,”

    那胖子摇了摇头,不屑地说道:“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战队,以后还不知道要被人打成什么逼样,请你吃饭是给你面子,不懂规矩,你们以后很难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我停下脚步,转过头疑惑地对他说道:“什么规矩,留在这里过夜就是规矩,”

    此时,包括死亡宣告在内的几个人都笑了出来,

    我没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那胖子说道:“听着,就你们这个不入流的三线小战队,以后别在赛场上碰着我们了,到时候别人买外围要我们爆冷输掉你们,我都不一定会答应,会让你们在联赛上一分都拿不上,”

    我呵呵一笑,按捺着火气对他说道:“真不好意思,你们以后应该没有碰着我们的机会,毕竟一个lpl战队和一个lspl战队的身价,差了十倍,”

    我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继续说道:“而且…论英雄联盟的技术,恕我直言,你们这些菜逼轮流排队让我打都不够打,”

    “哈哈哈哈,”这群人一齐笑了出来,

    随后,那胖子脸上出现了一丝漠视的样子,对死亡宣告使了个脸色,

    死亡宣告身上仅仅穿了一件背心,一身的肌肉,他立马冲到门口把门一关,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推了我一下,对我说道:“你他妈谁啊,轮流排队让你打,你打我一个试试,”

    他朝着我步步逼近,脸几乎要贴在我脸上,挑衅到了极致,

    我低下头笑了笑,没与他的目光对视,

    “哈哈哈哈,”那群人见我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再次笑了出来,

    “好,我答应你,出来,我打你一个,”我抬起头,挑着眉毛,盯着他说道,

    死亡宣告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后退了几步,指着我说道:“听到没有,他要和我打,要和我真人solo,”

    秦郁在此时握着我的手腕,一脸严肃地对了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冲动,

    而我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我把门打开,对他说道:“到外面打,”

    死亡宣告扭了扭脖子,对后面的人说道:“出来看热闹了,”

    随后,死亡宣告跟在我后面,走到了一楼的大厅,而那些人也跟了出来,脸上挂慢了幸灾乐祸的笑容,整个大厅都弥漫着一股酒气,

    “这小子居然想着和宣告单挑,找死,”

    “宣告打他三个应该没疑问吧,”

    “敢在宣告面前不关门的,都已经死了,”

    我哈哈一笑,对说出上句话的人说道:“敢在宣告面前关门的,已经成为人生赢家了,”(电竞轶事,详情搜索“克里斯关下门”)

    死亡宣告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而是微微仰着头,伸出两个拳头相互碰撞了一下,挑衅十足地对我说道:“你想怎么打啊,,”

    那胖子此时立即跑了下来,我还以为他要劝架,结果他把大厅周围的沙发都移了移,让出更多更宽敞的地方,然后坐在上面,完全不嫌事大,饶有兴致的朝我们这边看,

    我看了死亡宣告一眼,说道:“随便你,”

    死亡宣告咧嘴一笑,说道:“那谁先倒在地上起不来谁就输了,”

    “好啊,”我爽快地答应了他,

    随后,我把我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放在了秦郁的手上,我也只穿了两件衣服,除了厚外套,就只剩下一件小背心了,

    我也经常锻炼,身上也有结实的肌肉,

    但和死亡宣告这种经常健身的人相比,我还差了一点点,如果用英雄联盟的话来形容,我身上的装备是无尽电刀,而他是无尽电刀攻速鞋…

    比我多了一个小件…

    只不过,我左手手臂上的那条又长又粗的狰狞蜈蚣疤,煞是吓人,倒是让这些人的嘲笑声小了下去,而那胖子见到我胸口上的蜈蚣吐珠玉佩,脸色剧变,伸着脑袋仔细往我这边瞧,

    我活动了一下脖子,对死亡宣告说道:“来啊,”

    死亡宣告咬着牙笑了一下,小两步走到我面前,没有任何废话,伸手就来揽我的脖子,

    我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也伸手去揽他的脖子,我们两人似乎都想把对方给摔在地上,

    但死亡宣告一出手,我就感觉这个人是真枪实弹的猛,小手臂硬得和一块铁一样,手锁在我脖子上面,就感觉是被钳子夹住了一样,力气出奇的大,

    不过他身上酒味很重,注意力不怎么集中,我用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小腿上,死亡宣告失去重心,身子往下掉,我在此时立马压了上去,

    “咚,”

    一声闷响,死亡宣告摔在了地上,被我死死的压住了,

    “服不服,,”我使足了力气,盯着他说道,

    死亡宣告一句话也没说,用手在地上狠狠的一拍,随后我就感觉压不住了,他的力气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场面一瞬间就调转过来,变成死亡宣告压在了我的身上,

    “哈哈哈,他刚才在问宣告服不服,笑死我了,”

    “刚才也是吓了我一跳,我还真以为宣告打不过他,”

    “也吓到我了,”

    死亡宣告两只手抓住了我的两个手腕,牢牢的摁在了地上,我根本动弹不得,而他的膝盖顶在了我的胸口上,我胸口气闷无比,一点反身的余地都没有,

    他妈的,和他中规中矩的打,不可能打得过他啊,宣告力气实在太大了,;

    想通这一点后,我在此时使足了力气,用膝盖用力顶到了一个刁钻的位置他的两股之间…

    宣告吃痛,手瞬间就松开了,弯下腰,捂着自己的下体,抬起头怒视着我说道:“你他妈的敢和我玩阴招,”

    我没等他缓过神,冲过去抓着他的肩膀两边,用膝盖在他肚子上狠狠的撞了一下,

    如果不讲道理,靠野路子打架想打赢别人,只有一个要点打中心位置,

    脑门,鼻子,下巴,肚子,下阴,

    这几个位置,只要能给到一记重击,对方就很难缓过神来,用英雄联盟的话来说,这就相当于把敌人弄成了晕眩,接下来想连招还是跑路,都可以选择,

    宣告的肚子被我狠狠地膝撞了一下,脸色憋得通红,倒退了几步,险些站立不稳,

    我迅速冲了过去,勾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把他摔倒在了地上,对他说道:“你自己说的,倒在地上谁起不来谁就输了,”

    宣告此时已经提不上一丝力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辩解,就一直咬牙瞪着我,

    我淡淡地站了起来,对秦郁说道:“走吧,”

    就在我转头的时候…

    “草你妈,”

    宣告突然提着一个凳子,朝我扔了过来,

    可能因为他喝了酒的缘故,这凳子扔得有点歪,我倒是没扔到,扔到了一旁的秦郁,

    秦郁的背后传来一声闷响,秦郁痛苦的叫了一声后,跪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背,眼泪直往下掉,

    我赶紧过去抚着她的后背,又惊又怒地说道:“你怎么样了,”

    秦郁牙齿咬得嘴唇发白,眼泪簌簌往下掉,缓了半天才说出一个字…

    “疼,”

    宣告有多大力我是知道的,刚才那一个凳子甩过来,可能我都遭不住…

    我心中涌上了滔天怒火,牙关紧咬,双拳紧握,

    “你他妈给老子站着,老子今天非他妈劈了你,”宣告指了我一下,随后又提起一把凳子,朝着我冲了过来,

    ing的另外那些人,没有一个人制止他的行为,仿佛很乐意见到宣告一点凳子把我砸倒在地似的,

    但几秒钟过后,宣告在我身前的一步停了下来,他手里还高高举着凳子悬在半空中,怎么也不敢落下来,

    我把弹簧刀对着他,淡淡地对他说道:“劈啊,怎么不劈了,”

    宣告极为不服气地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弹簧刀和左手上的那块疤,咬了咬牙,额头上流出了汗水,一动都不敢动,

    我举着刀朝着他靠近,而宣告慢慢后退,我指着自己的脑袋,对他说道:“来,劈,往我头上劈,”

    “劈,”

    “劈啊,我草你妈,”我忽然对宣告吼了出来,他被我这么一吓,凳子落在了地上,

    “兄弟,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此时,那胖子出来打了个圆场,现在他的语气已经极为缓和,满脸正经地对我说道,

    “闭嘴,肥猪,草你吗的,”我拿刀子指了一下那胖子,说道,

    “仗着人多喝了点酒就可以闹事了,就他妈可以留老子的女朋友过夜了,欺人太甚,还你吗了个逼,谁要solo站出来,”我冲他们大吼道,

    大厅如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那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既有些惧怕,又有些讨好地说道:“兄弟,老哥们今天喝了点酒,说话不经脑子,现在出汗都出掉了,酒醒了,如果刚才有什么得罪,我给你道个歉,你先把刀放下,”

    我没有理他的话,而是把目光放在死亡宣告身上,淡淡地对他说道:“你就是那个有点脾气就要砸键盘,动不动就要拿菜刀砍人的死亡宣告,对吧,把我女朋友砸成那样,挺有本事啊,”

    死亡宣告汗直往下掉,将头偏到一边,没有直视我,也没有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