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四百零六章 你很勇哦
    我走到夏凝面前,关切地对她问道:“你还好吧,”

    夏凝已经将衣服重新穿戴好,对我点了点头,说道:“还好…”

    “我草,咱们的别墅里居然还真来贼了,子扬哥说的是真的,”马瀚城挠着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夏凝对张子扬问道:“你早就知道他们会来了,”

    张子扬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我不知道,是四哥知道,他让我通知其他的人,”

    夏凝又蹙眉看着我,语气不满地对我说道:“那你怎么不也通知我一声,”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一开始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小偷,因为他们上午拿着手机在拍你房间的大门,我就猜到他们可能晚上会过来了,想着守株待兔一波,没什么大问题,就没有通知你,没想到…这些人好像不是普通的小偷啊,”

    “怎么不普通了,”周马尾好奇道,

    “他们想要的东西,居然是我们战队的计划表和人员名单,这些东西都归凝姐保管的,所以他们才盯上了凝姐,”我说道,

    “他们要这干嘛,”周马尾瞪着眼睛说道,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别的平台弄来的小混混,想知道我们内部信息的,”张子扬没好气地对他说道,

    我在此时走到了他们面前,他们已经被周逢游在部队里学的专业捆绑死死的绑住,完全动弹不得,只是那名大汉手上被我插下的弹簧刀还未拔出来,血一直在流,他嘴唇也有些发白了,好像有点要休克的样子,

    “打110吧,或者打电话叫这里的保安,”夏凝说道,

    我伸出手阻止道:“先等等,问他们一点东西,”

    我蹲了下来,对先前那名不可一世的大汉问道:“还说打游戏的,都是软泡吗,”

    他紧闭着双眼,一脸苍白,与先前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截然不同,

    我看了他的手背一眼,说道:“这个人会不会出事啊,我下手是不是狠了一点,”

    周逢游淡淡地看了一眼,说道:“没事,死不了,也不会出什么事,”

    听到专业人士的答复后,我心中有了一点底,拍了拍他的脸蛋,说道:“喂,别他妈装了,老子问你话呢,”

    他抬起眼皮子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要问什么,”

    我笑了笑,说道:“我是软泡吗,”

    他愤愤地瞪了我一眼,泛白的嘴唇微微一抖,将头偏了过去,

    我嘿嘿一笑,又走到了另外一个人旁边,对他问道:“你刚才打了我们凝姐两个耳光,是吗,”

    他沉?不语,

    我皱着眉头说道:“我也就纳闷了,你们这几个弱智,威胁就威胁吧,居然还敢打人,你们自己也应该自己打的是谁啊,虎牙的老板,动动手指头都能让你们去牢底坐穿的人,你们要是机智一点,凭本事能把文件偷了,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那是你们自己厉害,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还威胁,还打人,你们哪个平台派来的,”

    他依旧闭口不言,

    我将睡衣的袖子给撸上去了一点,对他们说道:“不说话,不说话我就用你们的办法来逼你们了啊,虽然我是个文明人,不太想用这种方式,”

    我对张子扬伸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张子扬迅速走到了我旁边,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张子扬点了点头,随后跑开了,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现在这商业竞争这么激烈吗,居然还用这种违法的手段,太不讲道理了吧,”秦郁也叹息着说道,

    夏凝对她说道:“这种情况常见得很,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惊异地对她说道:“凝姐你难道还经历过很多次,”

    夏凝点头说道:“是啊,不过以前大多都是虎牙公司内部来贼,而且大多都被发现了,这次能找到我家里,而且还绑着来威胁我的,是头一遭,”

    我嘿嘿一笑,对他们说道:“这几个傻逼戴着口罩,还以为这样就安全了,我告诉你们,这次你们得进去好好待几年了,谁都保不了你们,”

    我拿出手机,给他们三个人好好的拍了几张照片,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对虎牙的老板动粗,出来以后,虎牙那边也有的是手段整死你们,牢里是最安全的,”

    他们的脸色集体垮了下去,难看到极致,

    “四哥,”此时,张子扬已经来到我身边了,手里拿着一把新的弹簧刀,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拿着那把弹簧刀边放在手里把玩着,边蹲了下去,对着眼前的那人说道:“说吧,哪个公司派来的,为什么要这些文件,”

    “你们反正最后要报警,我们说和不说又有什么区别,”这个人目光愤恨地看着我说道,

    我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面,说道:“你他妈还和我谈条件是吧,我TM告诉你,你们是死定了,待会肯定要被拉到局子,唯一的区别是,你把我想知道的说出来,可以少在我们这里受点苦,你要是不说,老子有的是手段,”

    我把他的一只手从身后解下,解放了出来,然后往前一拉,他脸着地,摔在了地上,我把他的那只手伸直,用脚踩着他的手背,说道:“说不说,”

    他仍然没有说话,

    “硬气,”我笑了笑,

    “你要是在我们身上动了点什么,我们可以去告你,我劝你不想给自己惹?烦的话,就少费点心,”此时,被我摁在地上的旁边那名男子开口说道,

    我大为惊异地看着他,抬起脚,不再把威胁目标放在被我摁在地上的那名男子身上,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刚才开口说话的那名男子身上,

    “告我,稳啊老哥,还懂法,”我啧啧称奇道,

    “来,鼓掌,大家为他的机智鼓一下掌,”我率先带头拍起手,我身后的张子扬,马瀚城,以及林枫都笑了出来,为他鼓起掌来,

    “懂法,懂法,懂法,懂法还TM来我们这惹事,草你妈,”

    就在他们鼓掌的期间,我冷不丁的抓起刚才说话那人的头发,握着拳头朝他脸上一顿乱捶,

    他的脸被我打得满脸是血,牙齿都掉了一颗,从嘴里吐了出来,

    我伸着拳头,对他说道:“老子现在在打你,而且还打掉了你一颗牙齿,如果我继续打你,打掉你两颗牙齿,就是故意伤人构成犯罪,知道吗,我现在偏偏不打了,气死你个狗日的,告我啊,”

    这个人被我打得意识模糊,无力的靠在墙上,而地上趴着的那名小伙已经被吓得不轻,脸色都变了,

    我把他头发拎住,把他从地上提起,对他说道:“看够了吧,别看了,小伙子,给你看个东西,”

    我把自己的左手手腕伸直在他面前,指着上面的疤对他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看了一眼,浑身一阵颤抖,但仍然紧抿着唇,目光中有着无法掩藏的恐惧,目光不敢与我直视,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皱着眉头,再次对他问道,

    他抖得更加厉害了,说道:“不…不知道…”

    我低下头,看着我的疤对他说道:“还不知道,那我马上就让你知道,”

    我忽然把他手给扯直,把那把弹簧刀刺进了他的手背,但没刺多深,我只想让他感受到这股恐惧感,

    我猛地把声音加大,说道:“说,哪个平台让你们来的,,知不知道,,”

    这人忽然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哭着说道:“知道,知道了,斗鱼,是斗鱼,,大哥,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你再重复一次,哪个平台派你们来的,要你们做什么事,,”我继续冷声问道,

    “斗鱼平台派我们来的,要我们不择手段拿到虎牙战队的人员名单和接下来的发展计划,”

    “为什么,,”

    “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斗鱼在恶性竞争,”

    这一次,这个人的说话不再打结,因为恐惧,他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

    我脸上露出笑容,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重新站了起来,对张子扬说道:“刚才的话录到了没,”

    张子扬手上正拿着手机,点了点头,说道:“录了,”

    那人瞠目结舌地看着我,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

    我没有理他,将弹簧刀收起,笑道:“那事情解决了,接下来的,交给警察,”

    ……

    第二天早上七点,

    我昨晚一直处理凌晨的那件事,一宿没睡,我昨天自然是可以为所欲为,因为那些人惹到的是夏凝,可以说无论我做什么,夏凝都有办法压下来,我也压根不怕他们告我,更别提在他们身上动点手脚了,

    “咱们创建战队的事情,斗鱼那边怎么会知道,”此时的别墅大厅,只有我和夏凝两个人,其他人都睡了,还没起,夏凝和我一样,也是一宿没睡,

    夏凝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可能是曾文迪不小心把消息放出去了,毕竟他要收购战队,斗鱼那边肯定能得到消息,让我比较疑惑的是,他们为什么能知道咱们的训练中心在这里,还能找上门来,我昨天一直在想这件事情,”

    “怎么了,”我好奇道,

    夏凝说道:“按道理,斗鱼那边是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训练中心在这的,因为他们所知道的训练中心,或者属于虎牙的地产,都在别的地方,这是我的私人财产,临时改建成训练中心的,没有放出任何消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我皱眉说道:“还有这种事情,”

    夏凝说道:“是啊…”

    昨天我之所以只看到了两个人进来,而走廊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壮汉,是因为那个壮汉是直接爬的窗子,沿着水管一路爬到了二楼,然后从窗户外面进入到夏凝的房间了,然后把她绑着,等外面的两个人开门进来以后,他又出去望风,然后就是在这个时候蹲到我了,

    “话说你昨天还是…挺勇猛的,我一开始见你一直服软,还以为你真是那种人…”夏凝此时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我说道,

    我回过神来,笑着对她说道:“哦,你还知道我勇猛,我很勇的哦,不然你以为我是哪种人,”

    夏凝俏脸一红,轻咬了一下下唇,随后对我说道:“就和他们说的那样,软泡…”

    我哈哈一笑,说道:“这个…软不软,得试试才知道,”

    此话说完以后,我神色一收,迅速回头,紧张的朝四周看了一眼,发现无人才放下心来,

    夏凝见我这滑稽的模样,笑得合不拢嘴,对我说道:“怎么,还怕被秦郁听见,”

    我正色道:“什么怕被她听见,我这个人行得正,坐得直,讲的就是一个正直可靠,我是怕她断章取义,引起误会,”

    “这个样子啊,那你以后这种话要少说,”夏凝笑了笑,

    我在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夏凝问道:“其实,凝姐,我说真的,昨天那种情况,要是我没这么猛怎么办,那东西相比而言,其实不重要吧,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受了他们的侮辱,岂不是更亏,”

    这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一个富家千金,精英女士,假如真在昨天这件事情上栽了跟头,那到哪里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