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和你们走!
    和秦郁度过了愉快的一晚后,第二天下午两点,我和她穿戴整齐,朝着周逢游的家出发了,

    “待会一定要知道怎么说,考验你口才的时候到了,”即将到周逢游的家门口以后,我对秦郁叮嘱道,

    “放心啦,我的口才你还不放心吗,”秦郁对我说道,

    我竖起大拇指,深有体会地对秦郁夸赞道:“十分放心,灵活,带劲,”

    秦郁红着脸在我腰上掐了一下,

    进了周逢游的家里以后,我像前几天一样,熟络地周逢游打起了招呼,

    “逢游哥,摩西摩西,”周逢游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hell,”秦郁也朝周逢游招了招手,

    “你好,”周逢游转过头,淡淡地看了秦郁一眼,说道,

    “你今天又想来说什么,”周逢游朝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漫不经心地对我说道,

    我在此时给秦郁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秦郁立即开始了分头行动,先由我找周逢游谈话,她去找老妇人谈话,

    见秦郁拉住老妇人拉起家常之后,我放心地对周逢游说道:“逢游哥,今天来切磋两把,我最近围棋进步神速啊,”

    我和周逢游一路走到了他的房间,而周逢游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迅速跑到了自己的显示器前,将英雄联盟的窗口关掉,

    我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挂起了笑容,有意思…

    “可以…”他把我上次带来的棋盘拿在手上,有些慌乱地对我说道,

    我和周逢游盘腿坐在地上,在他布置棋盘的时间,我对他问道:“逢游哥,刚才我看你…好像在玩儿英雄联盟啊,”

    周逢游摇摇头,说道:“没有玩,我就看一看,”

    “哦,原来是看一看,”我恍然道,

    随后,我和周逢游开始下起了棋,在两边都专注于棋盘上的布局的时候,我突然冷不丁地问道:“逢游哥,你这定位赛,几胜几负,定到什么段位了啊,”

    “还没打完,”周逢游很本能地回道,

    他话一出口,就迅速意识过来了,抬起了头,老脸一红,尴尬又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我装作没在意到他表情的样子,又求思求解地接着问道:“逢游哥,现在什么上单强势啊,我打了几把定位赛,都被对面的上单给治了,这个狗头要怎么打,我发现现在上单流行半肉上单,但半肉上单一般都杀不死狗头,然后二十分钟以后,狗头就抓都抓不死了,抓着半肉上单乱杀,发育起来无敌,好难玩啊,”

    周逢游咳了咳嗽,说道:“狗头还是很好打的,一般大部分版本强势的上单都能压制住他,你这种情况,应该是你们上单比较菜,”

    我看着棋盘,没有与他的眼神对视,继续问道:“那我这个水平一般的上单,如果想unter狗头,该怎么unter呢,”

    “很简单,玩有持续输出的远程法坦就行,吸血鬼,乌鸦,冰女,这三个英雄操作简单,而且都能压得狗头不敢补兵,狗头打一般的ad半肉上单,能奔三项或者冰甲的路线,导致他的减d会叠得非常快,他的出装一般要又肉又有减d为主,如果玩的是法坦,那么他就不得不出幽灵斗篷,走魔抗路线,这样就间接的压制了他q兵的节奏,而且配合打野来抓,非常好抓他,”周逢游对我说道,

    “这样啊…”我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抬起头,皱着眉头对周逢游问道:“那么,逢游哥,我是个玩中单的,平常排位选的位置是中上,但其实我只会玩中路,一分到上路就要被打爆,有没有一个合适的上单英雄适合我玩,我不喜欢混分英雄,我想arry,”

    周逢游手中下棋的水准明显不如上次了,因为他一边想着给我回答,一边下棋,在一心二用,

    “杰斯,这个英雄我觉得大部分中单都会,但他上单同样强力,能压制住当前版本绝大多数半肉上单,你用这个,能上分,”周逢游迅速回道,

    其实周逢游的回答,和我想的完全一致,他果然对这个版本深有了解,连上单杰斯都知道,

    说明他一直都很关注英雄联盟,也有可能一直在玩儿,

    我笑道:“杰斯上单…我看比赛里面好像也有很多人用,”

    周逢游笑着摇摇头,说道:“现在比赛里面使用杰斯的人,大多都是盲目跟风,”

    他说的这句话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我赶紧问道:“跟风,和这个扯得上关系吗,为什么,”

    周逢游说道:“杰斯目前在比赛场上的定位,就是一个线上强势的pke英雄,线上不但要死死压制住对手甚至单杀,在打团里也要取到一个关键性的作用,正如你所说的,他不能混,必须arry,但核心点,但现在大多数职业选手,都把这个英雄玩成了一个只能安稳补兵发育的线上英雄,因为大多数半肉上单打不过他,所以杰斯的操作者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补兵发育,然后大部分时间都在补兵,小压对面上单的,见到对面上单传送了,就跟着对方上单一起传送,打团就放放qe,彻底沦为混子上单,这在杰斯身上,着实是耻辱,”

    周逢游的话听得我耳目一新,看来他不但自己在玩,还在关注比赛,

    “那…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那种人还要玩杰斯呢,选个其他带控的上单混,岂不是更好,”我问道,

    周逢游说道:“没有那么容易,杰斯上单,最先是韩国人开发出来的,国人只知道盲目的学习韩国人的打法,盲目的使用杰斯但不能arry,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队伍里,对面是一个优秀的杰斯操作者,为了不被对方使用,所以只好自己拿来用了,”

    我惊异道:“你还挺懂嘛,”

    “略懂,略懂,”周逢游谦虚地说道,

    “吃饭啦,”

    此时,秦郁打开了周逢游的房间门,示意我们该去吃饭了,

    我看了周逢游一眼,说道:“这盘棋,等吃完饭以后再来下,怎么样,”

    “嗯,”周逢游应了一声,

    我和周逢游走到大厅,桌上又是满满一桌菜,

    我看了秦郁一眼,秦郁冲我一笑,竖起了三根手指,给我笔出了一个“k”的手势,

    我也回了她一个笑脸,心中大定,

    老妇人此时的脸色显得有些难过,心中好像藏着心事,迟迟不动筷子,

    周逢游端起碗,使劲扒了两口饭,看了老妇人一眼,疑惑地说道:“妈,吃饭啊,”

    老妇人摇摇头,说道:“妈不吃,”

    周逢游把碗放下,皱着眉头说道:“妈,你怎么了,”

    老妇人看着周逢游,说道:“鸿游,你今年也26了,除了这俩小朋友经常来看你,你也没什么朋友了,说实话,看到你陪我这么一个糟老太婆,整天窝在,我心里挺不舒服的,这些年,我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周逢游放下碗筷,他面带愠色地看了我和秦郁一眼,貌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显得不太高兴,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对老妇人说道:“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老妇人说道:“没有,你很好,我知道你是一个讲情谊的孩子,照顾我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可是,我想伍儿在地下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整日无所事事的陪着我,他肯定希望我们两个人都开心,但我问问你,你开心吗,”

    老妇人口中的“伍儿”,应该就是她过世的儿子了,

    周逢游低下头,喉结滚了滚,说道:“生活只要安安稳稳的过下去就行了,开不开心,没有那么重要,”

    此时,老妇人眼泪簌簌往下掉,周逢游一见大急,立即下了座位,坐在了老妇人的身边,对她说道:“妈,你怎么了,”

    老妇人内疚地说道:“你本该过得更好,找个媳妇,现在说不定儿子都有了,但你现在因为我,现在过成这样,我心里难受,”

    周逢游连忙说道:“没有,妈,我觉得挺好的,我没有觉得不开心啊,”

    老妇人对他说道:“你知道我这个年纪的人,最需要的是什么吗,”

    “安稳,”周逢游说道,

    “你只说对了一半,我确实需要安稳,可是,这种安稳,指两个方面,一种是生活上的安慰,另一种,是心里上的安稳,我求什么呢,求的是一个心安,可是现在看你这个样子,我每天心里都备受煎熬,我不是那种自私的人,我希望你出去闯荡,见见世面,找一个媳妇,如果还记得我这个老婆子,就常回来看看我,你做到现在这种程度,虽然我很感动,也欣慰伍儿有你这么个好兄弟,但更多的,我是自责,内疚,”老妇人凄然地说道,

    从这个老妇人说的这一番话就能看出来,她思想开明,知人心,懂人意,这样的父母教出的儿子,一定不会差,我想,她口中的“伍儿”,也一定是一个优秀无比的人,难怪围棋哥会做到这种程度,

    “我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儿子去世了,有另外一个人来代替他,我这下半辈子,就能赖着这个人了,这样,等我去见伍儿的时候,他会骂我,我常常梦见伍儿,他说我耽误了他最好的兄弟,以后不来见我了,每每梦到这个场景,我就心如刀绞,出不过气,整夜睡不着,鸿游,你要是真的把伍儿当兄弟,真的愿意听我一句劝,我希望…你能出去走走,见见广阔的世界,做你该做的事,做你想做的事,”老妇人握着周逢游的手,老泪纵横地说道,

    “妈…”周逢游双眼通红,喉咙哽咽住了,

    他在此时目光直视前方,老旧的台式电视机上方,有一个相框,里面的人穿着军装,显得潇洒又帅气,

    在他俊朗的笑容之间,仿佛蕴含着一股鼓舞人心的力量,

    周逢游迅速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朝着那张相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在地上“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

    一向有些迟钝呆滞的围棋哥,从来不会有任何表情的围棋哥,在此时哭得像个泪人,语气中带着说不尽的委屈,扯着喉咙放声大喊:“兄弟,我对不住你,”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在了地上,

    老妇人见状大惊,连忙走到周逢游的面前,把他拉了起来,对他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周逢游哭得一塌糊涂,说道:“我没完成任务,”

    或许,在他眼里,照顾战友的母亲,已成为了他的任务,

    我在此时鼻子有些发酸,抿着唇,低头揉了揉鼻梁,随后我对周逢游说道:“你的任务一直在进行中,你的战友定格在了他生命中最灿烂的一刻,他需要承载他的灿烂,而不是灰暗,他给了当时最为低谷颓废的你,一个电竞职业者的工作,要的,是想让你在这个领域发光发亮,想让你为自己赢得荣耀,争一个面子,”

    周逢游脸色一滞,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中,

    他在此时想着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一个闪念,

    曾经战友和他并肩站列军姿的场景,

    曾经两人咬着牙忍受着班长的惩罚,

    曾经战友给他带来工作时脸上散发的喜悦,

    曾经战友与他发生过的种种苦与乐,喜与忧,哀与愁…

    可能在一刻,在他心中放映了成百上千次,

    他转过身,朝着老妇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妈,我知道了,”

    “快起来…”老妇人扶着他,

    他重新站了起来,脸上已经变得坚毅,

    “谢谢你们,我,和你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