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套路玩得深,谁把谁当真
    “我今年已经26岁了,快比某些职业选手大整整一轮,我的意识早已跟不上,手指也变得僵硬起来,英雄联盟,对于我这种人来讲,早已经没有了吸引力,”

    周逢游说完以后,又迅速的吃了饭来,

    这已经是他的第三碗饭了,他好像永远都不会饱,

    很难满足,

    周逢游自始至终都没提自己的英雄联盟水平是否有所下滑,而是口口声声说不愿意打职业,英雄联盟对他已经没有了吸引力,

    我看到他手腕上的那层茧,这是长期拖动鼠标在鼠标垫上磨出来的,很厚,如果只是用电脑下围棋,是不可能磨出来的,

    如果他很长时间没打英雄联盟,手腕上的茧,也不可能有这么厚,

    我知道,周逢游不是真正对英雄联盟没兴趣,

    是我还欠缺一个真正能说服他的理由,

    只不过他今天态度坚决,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于是我对周逢游说道:“好,逢游哥,那我们今天不谈英雄联盟了,”

    此时,老妇人脸上似乎浮现了一出叹息之色,摇摇头,捧起了饭碗,

    ……

    当天中午,我们仍然没有说服围棋哥加入我们,吃完饭之后,我们再一次回去了,

    “你打算放弃他了,”和秦郁走出围棋哥家里后不久,秦郁忍不住对我问道,

    我对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现在不可能放弃他了,相反,我要尽最大可能去争取他,”

    秦郁惊异道:“为什么,他的态度貌似也太坚决了,连我都觉得似乎很难说服他了,”

    我说道:“只要想点办法,他总会过来的,”

    “你又发现什么了,”秦郁好奇道,

    我对她说道:“虽然这个围棋哥,他口口声声说不想打职业,对英雄联盟不感兴趣,但他从来没有说自己实力不行,而且手上有一层厚茧,那是长期打英雄联盟才会留下的,你看,我也有,”

    我把右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给秦郁看了一眼我手腕上的茧,

    秦郁伸出食指摸了摸,说道:“哇,真的啊,”

    我缩着手,没好气地说道:“这很正常…你…你这么摸干嘛,”

    秦郁此时和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又抠又摸又挠的,弄得我十分不自在,

    秦郁一仰头,说道:“摸不得,金手银手还是镶了钻,你哪个地方我没摸过,”说着,秦郁伸手在我屁股上抓了一下,

    “你…”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

    秦郁又啪啪地拍了两下,然后眯着眼睛说道:“手感不错嘛,很有弹性的屁屁,”

    我吸了一下鼻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我和你说正事,你能不能严肃一点,有点谈事的样子,”

    “我这还不是学的你的,”秦郁莞尔一笑,随后抱着我的胳膊,说道:“你说啦,”

    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周逢游说来说去,举了一大堆例子,其实他对‘荣誉’这种东西,看得很重,他认为我们现在组建战队,是为了赚钱,或者别的,反正和‘荣誉’这两个字,沾不上边,”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我完全没感觉得出来啊,”秦郁蹙眉说道,

    我笑道:“没想到这么聪明的你也感觉不出来,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差别了,”

    “怎么说,”秦郁问道,

    我继续说道:“他去当军人,其实就想作出自己的贡献,因为他小时候是孤儿,被国家养大的,后来因为疾病,不得不退役,他在英雄联盟的赛场上,也想把五星红旗飘扬在赛场上,照样能完成自己的初衷,一个人内心越缺少什么,他就越强调什么,他其实心里很在意能否再度去赛场上打拼,”

    秦郁却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不是说他有什么心理负担么,因为战友的母亲需要照顾…”

    我笑道:“可能这几年他早就自己想通了,就像…古代时候一样,有些女子对爱情忠贞嘛,心爱的男子离开她外出打拼以后,就梳妆不嫁,立个忠贞牌坊,等个一年两年还好,等个二十年三十年后,发现男子还没回来娶她,心里其实悔恨得要死,但牌坊已经立了起来,她们又不能反悔,周逢游现在就和这种情况很像,你看他需要照顾那个阿姨什么,连饭菜都是那个阿姨做给我们吃的,他在不在都一样,”

    “所以你觉得,只差临门一脚了,”秦郁问道,

    “嗯…差不多,”我说道,

    秦郁感慨道:“我还以为没戏把他拉过来了,听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们的理解确实有偏差,”

    “所以说…男人的事情,女人不懂,”我哈哈一笑,说道,

    秦郁蹙眉道:“妈的,直男癌,忘记这个人是谁推荐给你的了,”

    我瞥了她一眼,说道:“怎么,我不仅直男癌,我还喜欢打女人,老子大男子主义思想根深蒂固,你跟着我,算你倒霉,”

    “好,你今天要是没打我,就分手,”秦郁瞪了我一眼,浑然不惧道,

    “你又暗示我,忘记昨天晚上自己屁股上的巴掌印了,”我故作不解地问道,

    “你…”秦郁一下子笑了出来,双颊带着粉红,咬着唇在我腰间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我疼得龇牙咧嘴,抓住她的小手,说道:“别闹了,我刚才和你谈笑风生之际,已经把剧本想好了,接下来,只要这么做,准能让围棋哥加入我们战队,”

    秦郁也停下了我手中的动作,好奇道:“你要怎么做,”

    我说道:“需要你配合,”

    秦郁捂着自己的胸,惊慌地说道:“你…你不是要我美人计去勾引吧,”

    我拉着秦郁的手腕,把她拉到怀里狠狠地亲了一口,说道:“你觉得我会让你去干这种事情吗,”

    秦郁神情有些感动和不舍,目光楚楚地看着我,

    我笑道:“怎么,是不是被我强大的男友力震慑到了,”

    秦郁摇摇头,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可惜地说道:“不是,是你一口亲掉了我价值一百块的化妆品,我有点心疼…”

    “……”

    “哈哈哈哈,”秦郁见我一脸吃了屎又不好作声的样子,放肆大笑了出来,

    “你说啦,刚才就和你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秦郁笑道,

    我凑近她,把我心里的想法告诉给了她,

    秦郁听完以后,惊异道:“这种办法…真的可以,不太好吧,万一他恼羞成怒了怎么办,”

    我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说道:“不可能,你放心吧,一切尽在老夫的掌控之中,你到时候照着做就行了,不会有意外的,”

    “明天就这么做吗,为什么刚才的时候你不告诉我,刚才直接这么做不就好了吗,”秦郁不解道,

    我摇着头说道:“那不一样,我接下来起码三天要去和他打好关系,然后到时候和你唱双簧也就更有底气些,他不是说了么,可以去吃饭,但不能提打职业的事情,这几天你就不用来了,等最后一天的时候,照计划行事就行了,”

    “好吧,那我这几天可以约几个闺蜜一起去玩玩了吧,”秦郁对我问道,

    “你随时都可以啊,这种事情还需要问我吗,”我对她说道,

    “哎呀,我怕你不高兴啊,毕竟到时候一玩儿起来,肯定会有很多帅哥啊,富二代啊,个儿高身材好,长得帅又多金的小哥哥来的,我提前告诉你,让你心里有个底嘛,”秦郁笑道,

    “我对这些从不在意,内心毫无波动,”我淡淡地对她说道,

    秦郁似乎故意想让我吃醋,又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对我问道:“你看这个小哥哥帅不帅,”

    我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帅又怎么样,他女朋友又没我女朋友漂亮,”

    “可以,满分,算你会说话,其实我过几天是想联系联系你那小扬兄弟和她女朋友,到时候你管理起来也会方便些,”秦郁挽着我的胳膊,亲昵地说道,

    老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万千套路熟稔于心,连你那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

    每一个女人都会有向一个男人炫耀另一个男人的想法,那个男人也许是她的偶像,也许是某个长得帅的人,但女人的这种行为,无疑会引起男人的反感甚至厌恶,

    年轻时的我,也会去酸,

    但经历得多的时候,就发现其实没什么酸的,如果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那就和她一起夸另外一个男人就好了,反正她要么会很高兴,要么觉得嫉妒不到你,没必要再自讨没趣,

    如果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女朋友,那么统一回复:反正他女朋友没我女朋友漂亮,就可以把这个话题终止了,

    ……

    我和秦郁回到了宾馆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好巧不巧,居子涛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海城2号线地铁门口,你们要我找的打野,已经到达了海城了,”

    那个传说中被王司匆青睐的打野,居然想通到我们这个战队来了,,

    原本我心中只是抱着一点儿希望,但现在一经居子涛亲口答应,求贤若渴的我…

    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