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十五岁中单想打职业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马瀚城一脸懵逼地看着我,半响没有说出一句话。

    由于我把这套连招玩到了极其熟练的地步,没有半点间隔和停顿,并且E技能能刷新两次,相当于卡特能够位移三次,哪怕对方有闪现也得死,用E技能无限跟就行了。

    用劫想在三级活下来,除非马瀚城对卡特的理解程度到了我这种地步,还要把兵线掌控得无比娴熟,才有一线生还的希望。

    如果对面做不到,那么就只能被单杀。

    这就是现阶段卡特的变态之处,高爆发,多段位移追杀,不需要预判,走位失误就死。

    “服了吗?”我看着马瀚城说道。

    “服了…”马瀚城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手速太快了,根本反应不过来。”他说道。

    其实,刚才的连招,和手速没关系,手速慢一样能打足伤害,只不过手速快,更具有观赏性和震撼性,能把卡特这个灵活的刺客英雄诠释到极致。

    “那你刚才说的话…还作数吗?”我笑着对他问道。

    “你的中路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我这种瓜皮中单?”他低下头,神情失落地说道。

    “我说了,DY战队发现不了你的闪光点,我能发现,你还年轻,这就是你最大的资本,你的反应只要多加锻炼,就能比现阶段所有的职业选手都要快,加上你现阶段自己打下的基础,你十五岁就打上了王者,Faker十五岁的时候,还是SKT的一个练习生,和你一样,在王者分段死亡轰炸,你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也许就是下一个Faker,我为什么不能要你?”我认真地对他说道。

    “打游戏没出息,我家里人都这么说。打职业,没出息。”他忽然颓然地说道。

    “我是想过打职业,但那次是瞒着家人的,好在DY战队并没有收我,我也仔细想过,我辍学直播,已经顶了很大的压力了,我回家,都会受到家里人的冷眼,即便我每月有过万收入,他们也不会觉得这是正当收入,觉得我是一个混混,一个无所事事的混混,他们所期盼的我…”他抬起头,眼中含着盈盈泪光,说道:“他们期盼的我,应该是穿着整齐的校服,在学校里发奋读书,跟着课本咿咿呀呀的叫着喊着,拿着满意的试卷成绩单,他们才会露出笑容,可是我做不到,我除了打游戏,我什么都不会,但我真的想要我爸妈开心,我想向他们证明,他们的儿子不是废物。”

    他又摇摇头,说道:“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赚钱不会让他们开心,读书我又读不了,我很迷茫,我…其实每天都过得很痛苦。”

    他坐在椅子上,弯腰掩着面,褪去先前在我面前强装出的成熟和叛逆,此时的他,才是最真实的样子。

    “其实你想打职业,但又怕加入到一个错误的队伍,你渴望证明自己,但又顾忌家人的眼光,自己也没有适当的途径。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我敢担保,只要你加入,日后,你一定能在赛场上肆意挥发,让曾经看低你的人悔不当初。男人啊…都在乎一个面子。”我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然后递给他一根,说道:“抽烟吗?”

    他点了点头,从我手上接过烟。

    我吸了一口,继续对他说道:“你十五岁,辍学打直播,抽烟,在长辈眼里,你就是一个只会玩游戏,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的混混,对吧?”

    他轻轻吸了一口烟,然后迅速喷了出来,看得出来,他对抽烟并不熟练,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神情一阵失落。

    我继续对他说道:“但我不觉得,电子竞技,是一个必将迎合时代的发展项目。【www.AiQuXs.coM】围棋,国际象棋,都能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许多少年从小就学习,为的就是在国际赛场上为国争光,电子竞技,只不过是一个放大版的围棋和象棋,和那些项目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你能在国际赛场上,让五星红旗飘扬在竞技场馆的上空,那些看低你的眼神,不理解你的目光,都将随着这份至高无上的荣耀烟消云散,到那时候,谁他妈敢在你面前说,打游戏没出息?”

    我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脸靠近在了他的面前,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你还年轻,你怕什么?!”

    “可是——我爸妈…”他内心急剧动摇,但在此时,他仍然顾忌家里人的压力。

    “你经常和你爸妈吵架,对吗?”我看着他说道。

    他点了点头。

    “但其实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其实很爱他们,你很孝顺。”

    他再次点了点头。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了解我?”

    “谁没有个十五岁?”我反问道。

    他低头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道:“其实,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再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热血和不顾一切,我想我爸妈不那么为我操心。”

    我听后哈哈一笑,说道:“你这话背得挺熟嘛?”

    和我十五岁的时候一样,马瀚城也对这些疼痛的青春文学充满了兴趣。

    我说道:“你那段话的原话是‘天色微微向晚,天上飘着懒洋洋的云彩。下半截沉在黑暗里,上半截仍浮在阳光中。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再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我今年二十岁,你十五岁,现在操心这些,太早了一点,我问你,你知道挨了锤的牛,是什么意思吗?”

    他略有惊异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我笑道:“你看,你连意思都不知道,就把这话背下来了,觉得很酷?挨了锤,又叫锤骟,意思是把你下身那玩意给阉割掉了。”

    “呸!”秦郁一直在旁边偷听着,此时听到我这句话以后,脸颊一红,将头转到别处去。

    “现实一点,生活远没有那么消极,你还没有痛痛快快地怼上一次,怎么就能轻易被受锤呢?”我笑道。

    “我…”他被我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也有点发烧。

    “这样吧,你说服我爸妈,我就和你打职业。”他赶紧岔开话题对我说道。

    “不。”我拒绝了他。

    “路是自己选的,不是我帮你选的,也不是你爸妈帮你选的,你刚才答应我,输了我,就来和我打职业,这个承诺我先不提了。我问你,你知道‘孝’和‘孝顺’的区别吗?”我看着他说道。

    他摇摇头,说道:“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我对他说道:“不,孝,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得有的,不尊重长辈,不感恩父母,就是不孝,在我眼里,和畜生无异。但多加了一个‘顺’字,就不一样了,‘顺’,不是指什么事情,都要照着父母的想法去做,他们许多观点,也是错的,你自己要有分辨的能力,站在你父母的角度,他们不想让你打职业,也是为你好,觉得这个没出息。可是这不对,如果一味的去遵守这个‘顺’字,就是愚孝,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甚至一辈子,你以后生个儿子,难道就想要他变成一个只遵守你想法的傀儡?未免太自私了点。”

    他挠挠头,说道:“好复杂,大哥,你能简单粗暴点和我说么?”

    我瞥了他一眼,说道:“要简单粗暴一点是吧?我的意思就是,该他妈叛逆一次,跟老子去打他娘的职业,等你拿了冠军,在你老家上了当地报纸,摆出你的奖金,你就知道你父母有多么骄傲了,一味钻死胡同没用,年轻小哥想个叼?只管搞,出了篓子,我帮你担着!”

    他犹犹豫豫地看着我,缓慢地抽着烟,似乎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你难道还想继续被你爸妈看不起?”

    “你难道还想继续迷茫?”

    “你还想继续当一个他们眼中不务正业的混混?继续受他妈的锤?”

    “你还想漫无目的的过下去,把你最骄傲的年龄葬送在斗鱼里的小姐姐身上?”

    “你不渴望和当年的Faker,现在的JackLove,争夺最强十五岁少年?”

    “你才十五岁,你是前途最不可限量的中单。你还年轻啊,你到底在他妈的怕什么?!”

    我在他耳旁不断鼓吹着,扇动着。

    最终,他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眼神从退缩变成了坚决,对我说道:“好!我答应你了!我和你打职业!打他妈的!我不怕!”

    听到他肯定的答复,我和秦郁同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少年,终究是热血的。

    继我和张子扬之后,战队,又多了一名成员。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