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我不肯蓝
    从那天过去以后,他没有再来过,就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

    而我将他教给我的东西反复使用并且钻研,一叠叠小笔记本里,记载着我自己的心得。

    从那天开始,永猎双子网咖,少了一个大神,多了一“怪人”。

    我几乎开始不分昼夜,只要睡足了,我就去网咖,打到打不下去,困了为止。

    我断了与所有人的联系。

    我一件衣服经常一个月都不换,胡子拉扯,灰头土脸,手里捧着让网咖内其他人无法理解的皱巴巴的本子。

    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比他们强。

    我要打所有人的脸。

    我想变强。

    我想打职业。

    我要达到英雄联盟里,没有人能达到的高度。

    我要成为传奇。

    我要成为英雄。

    我要肩负愤怒和荣耀,耻辱和误解,挣扎和奋斗,抑郁和消沉。

    我的手踝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

    宾馆的床头,也叠出了一层厚厚的本子。

    我变得执着和疯狂——不是因为我想赢,而是我讨厌输,就如同我眼里可以看见一片海,但我不肯蓝。

    我将自己的电竞之魂放在指尖上半清醒半疯狂的燃烧,我焦灼的灵魂与意志,应该在未来彻彻底底地绽放。

    我在网咖的小角落中沉寂。

    也在属于我的世界中大喊。

    ……

    “徐争。”

    那个人已经消失一个月了,我头一次在他消失以后,听到除他以外的人主动喊我。

    我摘下耳机,转过头,发现是秦郁。

    我看了她一眼,随后又转过头,将耳机戴上,看了一眼正在排队的游戏界面,然后低头奋笔疾书。

    “我已经看你打完三局了,你都没有注意到我。”她坐在我的座位旁边,说道。

    我边在小本子上总结着我上场比赛的不足,边对她说道:“我在忙。”

    “你在写什么?”她凑过头,看了一眼我屏幕前的小本子。

    与秦郁已经将近两个月未见,她离我这么近,我的心跳依旧会加速。

    “与发条对线时…应该尽早去野区和打野带起节奏…前期发条机动性低,对线能力很弱…你这是写的什么?”她好奇道。

    “自己的失败。”我说道。

    “好吧…”秦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向能说善言的她也没有多说话了,就坐在我旁边,一直看我玩游戏。

    她是下午二点来的,一直坐在我旁边,而我打到凌晨三点,才觉得熬不下去了,打算回宾馆休息。

    我收起本子,看了一眼旁边的秦郁,她强撑着双眼,对我说道:“准备走了?”

    我对她说道:“你今天干嘛在这等我?”

    她说道:“跟你回家。”

    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家在宾馆。”我对她说道。

    “我知道,我问过居子涛了…”她笑了笑,眼中的倦意少了一些。

    居子涛在这段时间没有来打扰过我,不过我也不知道居子涛告诉秦郁啥了。

    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还对上次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我朝网咖门口走着,对她摇摇头,说道:“没有,你也是为了我好。”

    “这段时间我想得很清楚了。”她说道。

    “你想清楚什么了?打算为了不打扰我打职业,和我分手吗?”我撇了她一眼,说道。

    我这话就是在讽刺她和金昔的那件事,和金昔说什么只要进了LPL,就离开我,把我当什么了?

    她连忙否决道:“不不不,不是这个…我已经知道我做得不对了,你就别再提了…”

    她跟在我后面,认真地说道:“其实…我的本意是想帮你,不过用错了方式,居子涛也和我聊了很多,他告诉我,男人的事业,女人不该插手,支持就行了,我错就错在去插手你的事情,然后…”

    “嗯…”我点了点头。

    “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我还会回去打职业的,而且很快,用不了多久了,我会比以前更加出色!”我肯定地对她说道。

    “好,我相信你。”她说道。

    “你打算和我回宾馆吗?”我对她问道。

    “怎么?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她眯着眼睛笑着对我说道。

    “不是,我是怕你去了我在宾馆的房间,会吓一跳。”我说道。

    “怎么?”她不太理解。

    “你去了就知道了。”我说道。

    秦郁跟着我来到了宾馆,我用房门把房间打开,灯亮了以后,秦郁果然吓了一跳。

    “为什么…这么乱?你长期住这里的话,那些保洁阿姨应该会帮你收拾吧?”秦郁说道。

    我走进房间,左右看了一眼,被窝被乱放着,枕头都被我睡出了一层黄色的油迹,房间内还有一股难闻的恶臭味,衣物我基本上是穿一件买一件,从来没洗过,地上扔了很多没洗的内裤和臭袜子。

    “我怕保洁阿姨把我需要的东西收拾走,所以我一直叮嘱不要让她们进来收拾。”我指了一下床头歪七劣八摆放着的小本子,我每天睡前都会把以前写过的看一遍,看过的扔在了左边,没看过的扔在右边,等都看完以后,就调换个位置,继续反复观看。

    秦郁走到我的床头,蹲下来捡起了一本地上的小本子,翻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对我说道:“这都是你在网咖写出来的?”

    “嗯。”我应道。

    “怎么样?还想和我回家吗?”我对她笑了笑。

    现在的我头发已经不知道有多长了,原本我一直都留着利落的短发,现在都长过眉了,而且我几乎没有洗过澡,身上邋遢得要命,有时候我怕把自己臭到,躺在床上几乎还不拖鞋。

    我以前是很爱干净的人,但在这段时间里,除了游戏,睡觉,吃饭,我已经不想再抽出精力去干别的事情了。

    男人在执着于某件事情的时候,对环境尤为不放在心上。

    秦郁将她白色的风衣外套和围巾脱了下来,放在旁边稍微干净一点的沙发上,然后将袖口卷起,对我说道:“想。”

    随后,她毫不避嫌地捡起我乱扔在地上的衣物,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对我说道:“我帮你先去把衣服洗了,你先睡觉吧。”

    “你这是在干嘛?那些衣服都很脏了,我要了,我又不缺钱,直接买新的就行了。”我说道。

    她将我的衣服一件件搭在手上,笑着对我说道:“衣服又不是一次性的,有些衣服虽然洗多了会缩水,颜色啊也会变淡褪掉一点,但旧的衣服,总比新的衣服穿起来要合身些,自在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她冲我一笑,将我一大堆抽衣服带进了卫生间,真去洗了。

    我沉默着,没有搭她的话,躺在床上,翻着以前写的小本本,心头有莫名的思绪飘过,我往卫生间里看了一眼,心里有些触动。

    随后,我把小本本放在左边床头,关上床头的小台灯,合眼睡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我醒了过来。

    地上已经一尘不染,衣服也被洗干净,整整齐齐地挂在了烘衣机下,除了我那堆小本子秦郁没有乱动,其他位置,都被她收拾干净了。

    秦郁的一只手掌放在了我的额头上,然后她是坐在地上,脑袋靠在我的床上睡着了,估计是昨晚她清理完这一切,来床头看我的时候,太累了,所以就以这种姿势睡着了…

    秦郁昨天从下午两点陪我到了凌晨三点,然后洗完衣服,清理掉这一切的时候,应该是有些体力透支了。

    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走到宾馆外面,从保洁阿姨那里,拿了一个崭新的枕头,生怕我以前的臭枕头会弄脏她,然后把她给抱到了床上,房间内有空调暖气,盖不盖被褥都无所谓。

    我下楼吃了个饭,本来想给秦郁也带个饭上去,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也许醒来之后饭菜都凉了,有些不太好,于是我回到了永猎双子网咖,又开始了我的征程。

    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秦郁醒来了,也来到了永猎双子网咖。

    她来网咖作出的一个举动,让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脑子里只出现了一个念头。

    ——我这辈子,只能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