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人
    ,dopa…

    当我翻到s4的时候,dopa的第一名已经易主了…

    上面的id,居然是那个人在国服的id!

    我赶紧又翻到了下一页。

    ,,shadowdream…

    到s5的时候,“shadowdream”这个id,直接霸占前三,dopa排在了第四,而且他只有一个账号上榜了,再也没有了前几个赛季的压制力。

    s6的时候,统治了两个赛季,将dopa拉下神坛的“shadowdream”失去了踪影,这一次,top10上没有一个id是他的,第一的宝座重新给了dopa。

    dopa真是可怕,和faker一样,几乎年年巅峰。

    看完以后,我退了出来,将这个wsyoumeng的游戏账号绑定在了我的代打器上,从此以后,我的代打id就是wsyoumeng了。

    有趣的是,这个账号上加了两个好友。

    一个叫zhanghaoxxxx。

    另外一个叫mimaxxxx。

    “xxxx”就是他这个账号的名字和密码。

    我把账号密码记录了下来,那个人把这个账号给我,估计是在闲暇的时候想让我操作一下,毕竟代练打的账号是别人的。

    我又研究了一下这个韩服的代打系统,没想到这玩意还很贴心的支持支付宝转账,于是我将自己的支付宝绑定了上去,将所有流程都处理完毕以后,我就能在平台上开始接单了。

    出现在这上面的单子有很多,一页显示二十个单子,足足有九十多页,我很稳妥地找了一个韩服钻石2升大师的单子,价格是二千元,时间限制是两天。

    我现在对价格压根不敢兴趣,我身上的钱反正花不完了,我很久没打韩服,打算先接一个段位低一点的单子试试手感,这个代练系统很全,里面还有王者低胜点至更高点数的单子,不过对打手的排名有要求,必须是前50,我目前还没有排名,估计要接几个单子,等胜率确定以后,才会有排名吧。

    我接下了这个单子,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把这个账号从钻二打到了钻一晋级赛,由于天已经蒙蒙亮了,反正交单时间是两天,我不习惯通宵后还玩太久,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下午四点,我刚起床,发现手机上有二个未接来电,一个是秦郁的,另外一个是居子涛的。

    我赶紧把秦郁的电话给回了过去,妈的,终于肯打我电话了。

    “喂,徐争,你在哪?”

    电话刚一接通,秦郁便语气急切地问道。

    “我回南城了。”我对她说道。

    “你被dy战队…开除了?”她接着问道。

    “是的。”我回道。

    “为什么会…”秦郁打我电话,似乎就是为了确认这个事情。

    我说道:“你为什么自作主张去找金昔?还关机不接我电话,你还真的答应金昔只要能进lpl就离开我?你想气死我?”

    “我…”秦郁似乎也有苦难言。

    “我来南城找你!”她对我说道。

    我说道:“别,这段时间我要刻苦闭关了。”

    “闭什么关?你想干嘛?”她不解道。

    “玩儿英雄联盟闭关,我遇到一个大佬了,我还会回海城继续打职业的,只不过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会待在南城。”我说道。

    “哦…这个样子啊。”秦郁拖长话音说道。

    “你在学校里好好上课吧。”我对她说道。

    “那好吧。”秦郁回道。

    “嗯…”我把电话挂断。

    不知道怎地,感觉上次那件事情一过,和秦郁的对话有些僵硬,感觉多了一层生疏感,少了一点往日的亲切。

    站在她的角度来讲,她也是为了我好,也没做错什么,但我心里总像是多了一根刺一样。

    而且,一想到金昔,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至今我还没和她好好解释,她消极比赛是为了让我留下来,她重新比赛是为了成全我和秦郁,而到最后,她却发现我根本对打职业没兴趣,以为我是一个商业间谍,这完全就误解我了。

    我又翻到金昔的电话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系统语音传了过来。

    这都过去几天了,为什么她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难不成她换手机了?

    我叹了一口气,最后,又拨通了居子涛的电话。

    “喂,涛哥,打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吗?”我对他说道。

    “昨天晚上,那个人和你说什么了?”居子涛似乎对我的这件事情很感兴趣。

    我说道:“他让我当代练打手,不过是韩服的,他的大概意思是,我想出头,韩服代练打手的第一,是第一步,他给了我一个韩服的代打器,还给了我一个全英雄全皮肤的韩服账号…对了,他为什么会有全英雄全皮肤的账号?这怎么来的?”

    居子涛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自己买的吧。”

    我说道:“这不可能,自己买的,肯定有一两个皮肤会没有,他那个肯定是官方给的,段位完全没有,符文也没买,账户里的金币二十多万。”

    居子涛说道:“这个你去问他就好了,不过,他真的要你打到韩服打手排行里的第一?”

    “是啊,我觉得很难啊。”我说道。

    以前我正直代练巅峰状态的时候,钻二打到大师,一晚上连胜就能到,昨晚还输了两把,这就可以看出我技术还不够。

    “他今天还会来吗?”居子涛对我问道。

    “我不知道,他昨天没说,就给了我一个代打器,一个韩服账号,然后和我说了一些话,交代了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事情,大概半个小时就走了,说是要去吃夜宵了…”我说道。

    “你照着他说的做吧。”居子涛说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道。

    起床吃了个饭,我再次在六点钟的时候来到了永猎双子网咖。

    我这几天的生物钟很不规律,每天下午六点钟出去,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回家,然后一睡就是一整天,我妈很有意见,我和她说过几天就回学校,这几天要见朋友,所以每天才弄得这么晚。

    估计过几天之后,我就有家不能回了,我准备在附近的宾馆开个房,每天通宵完去宾馆睡一下觉,然后就跑出来继续上网。

    到永猎双子网咖之后,我用了二个小时的时间,把那个单子号钻一的bo5晋级赛打完了,成功的升到了大师。

    打完之后,我刷新了一下代打系统,发现我的排名变成了451。

    估计这就是韩服打手里的垫底水平吧。

    我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接一个单能上升多少名,这直接决定了我打到第一名的具体时间。

    随后,我打算把那人给我的韩服账号打几把定位赛,虐菜轻松一下,毕竟单子号打得我一直神经紧绷,很累也很耗脑子。

    从八点打到十一点,打完了六把晋级赛,基本上是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一局,无比轻松,着实让我找到了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最大的快乐——虐菜。

    那人依旧很准时,今天的11点58分,他再次来了。

    “你拿了我的账号,不会就是为了玩我这号打定位赛吧?”他坐在了我旁边,看着我笑道。

    我对他说道:“没有,昨天晚上到今晚的刚才,我打完了一个单子。”

    “哦,打完了一个什么单子?”他问道。

    我把代打系统调了出来,给他看了一眼。

    “钻二到大师的单子?一天半?”他笑着说道。

    我皱眉说道:“什么一天半,我凌晨接的单,今天晚上八点就打完了,24小时都没有。”

    “这就是一天半。”他执着地说道。

    “你想表达什么?”我问道。

    他把我旁边的机子打开,说道:“你这样不行啊,以你的技术,起码得接王者单吧?”

    我没底气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也怕翻车啊,毕竟是单排,我很久没打韩服了…”

    “都是借口。”他哈哈笑道。

    “这样吧,以后你接了一个王者单,能在我来的时候打完,我就和你solo一场,你能打完两个王者单,我就和你solo两场,这样以此类推。”他说道。

    “我为什么要和你solo?”我皱眉问道。

    “你试试就知道了,今天就当是个例外,来吧,韩服有轻微延迟,上国服的账号。”他对我说道。

    “哦…”

    我退出了韩服客户端,上了国服的账号。

    “我刚才看你昨天打单用的最多的英雄,好像是ez,对吧?”他问道。

    我说道:“在韩服根本抢不到中单的位置,我首发位置选的是中单,替补位置选的是ad,但是基本拿不到中单,韩国人好像对中单有种异常的执着,所以我就只好玩ez了。”

    他笑着说道:“看不出来,你一个打中单的职业选手,还能拿ad代练。”

    我神色骄傲地说道:“我在未打职业以前,精通五个位置,每个位置都有职业水准。”

    我没吹牛,我没有特定的擅长英雄,也没有特别软肋的位置,我对所有英雄都了解,所有位置都有拿得出手的英雄。

    “厉害了。”他竖起大拇指。

    “你玩ez,感觉什么ad好打,什么ad难打?”他对问道。

    “我觉得在排位里面,我的ez打什么ad都是八二开以上,要是代练还不能再线上打出优势,那我还打个毛?单轮线上的技能克制,可能ez难打复仇之矛,不过当前版本都是烬和寒冰横着走的版本,滑板鞋已经看不到了。”我说道。

    “有道理,这么说你是ez专精了?”他继续问道。

    “不是,我所有ad都会吧,这个版本ez好上分而已。”我说道。

    “那好,你觉得滑板鞋好打ez,那我来玩ez,你玩滑板鞋,我们来solo一把,怎么样?”他说道。

    “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和我solo,我完全不知道solo有什么意义,不过见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就有点不爽,滑板鞋打ez,那还不是吊到天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