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南城大人物!
    此结一解,我心情舒畅了不少,虽然实质性的事情一件都没解决,但我至少知道我要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了。

    前方无路,手中孤苦,前方无路,手中青炉。

    喝到醉意又上来一点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居子涛说道:“对了,涛哥,今天还有一件事情要请教你。”

    “什么事?”居子涛好奇地看着我。

    我对他说道:“这附近…有没有打lol特别厉害的人?”

    居子涛笑道:“这附近打lol特别厉害的人非常多。”

    “那你觉得我的技术咋样?”我对居子涛问道。

    “你?很强啊,比我厉害点,你到底想问什么?想找人吗?”居子涛举起酒杯,笑着看着我说道。

    我说道:“是啊,我今天遇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人,神神秘秘的,没告诉我名字,所以我想在你这里问问,想知道他是谁。”

    居子涛抿了一口酒,坦然自若地说道:“你问吧,这一片只要是打lol能排的上名头的人,他擅长什么英雄我都能给你说出来。”

    我笑道:“那我说他擅长的英雄,你能不能猜出他是谁?毕竟我只知道这个了。”

    居子涛说道:“没问题!你说吧。”

    我说道:“他的辛德拉打我的劫,两人solo的那种,他直接在泉水交出了闪现,然后在线上又让了我一级,然后还是把我单杀了,也就是solo赢了我,实力强得可怕,绝对超过了大部分职业选手,处于超一线的水准,这种人应该很好找吧?”

    居子涛放下手中准备夹菜的筷子,诧异地对我说道:“在泉水交出闪现?让了你一级后三级单杀你?”

    我点头说道:“是啊!而且我是用全力和他打的,没有保留一丝余地,他的实力真是强得可怕啊。”

    居子涛皱眉道:“我们这里好像没这样的人啊,别说是实力比你强,实力接近你的人都少,我们这还有这样的人?”

    我笑道:“得了,变成你反问我了,看来我涛哥的消息也不是那么灵通嘛。”

    居子涛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我消息闭塞,这个人应该是你偶遇到的吧?以前可能不是南城这一块的?”

    我说道:“应该就是南城这一块的,因为他带来了一大批人,你是不知道那场面。”

    “有多大场面?”居子涛问道。

    “整个永猎双子网咖,起码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他的,他一走,原本热热闹闹的网咖瞬间就空了,那架势看着都吓人,反正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而且他有个小弟,个头高得你吗一匹,还壮,说话声音和张飞似的,那拳头,赶得上我脑袋了,我怀疑他能一拳打死一头熊。”我心有余悸地说道。

    居子涛一愣,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不是碰到他了吧?”

    “谁啊?你知道了?”我好奇道。

    “他和你说什么了?”居子涛继续对我问道。

    我说道:“他那个人很他妈奇怪,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你不是看过吗?我劫打韩国人的辛德拉,被单杀几次。然后我今天是打算回家的,路过了永猎双子网咖就进去看一下,结果就看到那个人和另外一个人solo,恰好也是辛德拉和劫,而且那个辛德拉带的也是风暴骑手,我觉得很巧,就站在他们身后看。”

    “……”居子涛表情十分复杂,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愤怒,总之很纠结。

    我继续说道:“然后那个人喝的有点醉,见我在后面围观,就非要我买书,五十一本,封面极其劣质,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破玩意,写着‘无双幽梦’四个字,我当然没买,然后他一口一个小子,叫得我有点烦,我当时心情本来就差,然后他就和我较上劲了,非要喊我小子,我当时抬手就准备揍他的,结果发现旁边坐着几个人往这边瞅,貌似是他带来的,就不敢轻举妄动了,然后他说,solo过我能不能叫我小子,让我服气,我想着我这么一个职业选手,怎么也不可能输一个网咖的路人啊,就接了。”

    “然后你就和他solo劫和辛德拉,输了?与别人solo还敢交出闪现并且让一级…只有他才能做出来了…”居子涛说道。

    “嗯…然后他说他认识我,看过我lspl的比赛,要我把我以前一直戴着的一块叫蜈蚣吐珠的玉佩卖给他,作为代价,他说他可以让我拿到一个英雄联盟的‘第一’,口气贼大,略显浮夸,不过我看他技术确实爆炸,又带着一大批小弟,貌似是个人物,我又猜不到他是谁,所以就来问你,刚才和你吐苦水是次要的,其实我今天的主要目的还是想问你,他是谁。”我说道。

    居子涛额头上貌似渗出了一点汗珠,赶忙对我问道:“我问你,你答应他了没?”

    “答应什么了?”我问道。

    “就是答应把你那玉佩卖给他。”他着急地说道。

    “暂时还没有,他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我答应的话,明天晚上坐在永猎双子网咖等他,他回过来。”我说道。

    “这个大人物…你不认识他吗?”居子涛对我问道。

    我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我要是认识他,还来问你干嘛?”

    居子涛又说道:“好吧,他也没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对吧?”

    “嗯…”我点了点头。

    “你把从你见到他开始到他走之后的细节全都告诉我。”居子涛无比严肃地说道。

    “好吧…”见居子涛露出了这样的神情,我也不敢耽搁了,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嗓子,把我见到那人的细节全部给居子涛交代了一遍。

    “你是说,你把那块玉佩还给虎牙的老板了?然后…你给他报价的是五百块?”居子涛问道。

    “嗯…”我挠了挠头。

    居子涛感慨道:“徐争,你撞到运了!”

    我立即来了兴趣,说道:“怎么说?”

    居子涛说道:“他是谁我先不能告诉你,因为他自己没把自己的名号摆出来,可能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但我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他是绝对有实力帮你成为英雄联盟里的‘第一’!”

    “这么叼?那他为什么帮我这么大的一个忙?那玉佩很牛逼吗?”我惊叹道。

    “很牛逼!而且你给他的玉佩报价五百块,就证明你不看重钱,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哪个职业选手打职业不是为了发财?当然,我只是举个例子,可能在你和他的其他交谈之中,他不经意的试探了你几下,然后打算帮你了,不过这和那块玉佩的联系也分不开。”居子涛说道。

    我听着愈发好奇,说道:“涛哥,你稍微透露一下呗?他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你说了又不犯法。”

    居子涛摇摇头,说道:“我不告诉你,这是在帮你!他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你不需要知道他是谁,你听我的,明天准时去永猎双子网咖,不要迟到,等他来。”

    见居子涛如此慎重,我也只好说道:“那好吧。”

    居子涛感慨道:“想当年我还是一个黄金渣渣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无敌了,整个南城玩联盟不读书的,都是他小弟…”

    “这么叼?”我再次惊讶道。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你明天按时去就行了。”居子涛笑道。

    “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

    和居子涛吃了这么一顿夜宵,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我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我妈见我回来了很高兴,她不知道我休学了,我说学校放假,回来看她,我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一件都没和她说。

    人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受了点委屈,生怕家里人不知道,但当逐渐成熟了之后,就生怕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外头受到的委屈,让他们担心牵挂。

    第二天晚上六点,天还没黑,我就跑到永猎双子网咖去了。

    那个人也没和我说个具体的时间,就说今天晚上在这里等他,我也不知道这个晚上是多晚,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选择来得早点。

    我坐在了一台显眼的位置前,然后打开了英雄联盟。

    我以前有十多个王者号,几乎每个大区都有,然后把那些号租出去换钱,每个星期挨个打一把,保持王者分段。

    不过我打职业之后,那些账号就无暇顾及了,也没办法再租出去,这些账号就都掉到了钻石,我现在反正没事情干,就随便登上了一个别的大区的钻石号,开始了排位。

    我从下午六点,一直打到了晚上十一点,然而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我甚至在想,他是不是放我鸽子了,其实是故意拿我寻开心的。

    但居子涛口口声声说这个人如何如何牛逼,如何如何靠谱,我也没法,打算今天通个宵,他要是还没来就算了,这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我玩了一晚上的劫,虽然我的劫比赛打不过韩国人,不过那个神秘人,但打排位还是没问题的,在郊区钻石分段疯狂掌握雷电,赢了一个晚上。

    “小子,劫不是你这么玩的。”

    就在我疯狂超神,杀得起劲的时候,我旁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转过头一看,他来了。

    他拉开了我旁边的椅子,在我旁边坐下,用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我的屏幕。

    此时是29分钟,我的数据是15-2,究极豪华战绩,我是蓝色方,对面红色方中下两路的外塔全部掉光,队友在下路逼高地,我一个人正在带对面的上路二塔,四一分推给压力。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刚刚用大招把对面想来守塔的中单维克托给单杀掉。

    我觉得我打的一切都无可挑剔,怎么他要说劫不是这么玩的?

    我对他说道:“我怎么了?哪里打得不好?”

    “你这是低端局排位吧?”他问道。

    “钻石分段!”我说道。

    “哦,那我没说错啊,劫不是你这么玩的。”他重复道。

    “那劫该怎么玩?”我问道。

    他点上一根烟,指着我的屏幕轻笑道:“在排位里,劫如果不敢秀,你在比赛里也没办法秀,就只能被别人单杀,压着打。”

    我皱眉说道:“我这把前期的操作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到,刚来。”他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秀?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我比较讨厌别人否认我的实力,虽然我知道他很厉害,但现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我很不爽。

    他继续说道:“刚才那个中单,你不该单杀,你想用劫单带涨技术的话,得记住这样一句话,来一个不杀,骗来俩个双杀,还来第三个反杀,至少得三杀。”

    “那来四个呢?”我问道。

    他翘起二郎腿,弹了弹烟灰笑道:“来四个就跑呗!”

    “你这个理论太新奇,我有点接受不了,反正我杀的爽,能赢就行。”我说道。

    这个时候,对面刚好投降。

    我弹出去看了一眼时间,11点58分。

    他笑着对我说道:“怎么?还看时间,以为我会放你鸽子?我说今晚到就今晚到。”

    还差两分钟过了十二点就是明晚了,这个人还真是“守时”啊。

    我看了他一眼,对他说道:“你来了就好,你打算怎么帮我?”

    他说道:“你可别这么说,我没欠你的,你别当成理所当然。”说着,他把一个什么东西给扔到了我的手上。

    “你把这个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