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人型脚本
    我自认实力不差,在进职业队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鲜有敌手,沈晗青也solo过,当年在打手时期,也和大大小小的各种打手交过手,但无一例外,我觉得他们的实力都与我有差距,打不过我。

    但打职业之后,先是出现了金昔这一怪物,我忍了,被一个lpl保级战队中单乱杀,我也可以安慰自己实战经验不足,而且对面是个韩国人。

    但现在打一个“永猎双子”网咖的混混头子,我总不可能输吧?

    而且,他直接让了我一级的经验,在泉水交出闪现,虽然他的实力确实好像有些深不可测的样子,但在交了闪现和让了一级的大前提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多菜才能输给他。

    劫别说是打一个没闪现的辛德拉,在自己有闪现,血量充足的情况下,打任何没闪现没位移的远程ap,都是吊起来打,而且操作也非常简单,三级以后,无限weq就行了…劫这个英雄不需要蓝,靠着能量恢复就能无限消耗,只要对面的中单吃到weq完整的一套伤害,也就是一个e,两个q,触发雷霆的伤害,就能瞬间掉半血,然后w过去,交引燃aaa就行了,对面没闪现,不可能跑得掉。

    我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weq打在辛德拉身上。

    我升到三级以后,动作立即变得大胆起来,开始压到前面去,辛德拉没有任何和我对抗资本的。

    但对面的辛德拉一看我三级,立马怂,远远的躲在后面,再也没有先前半分凶悍的样子。

    我还以为他牛到什么地步,感情还是会怕一个三级的劫。

    我心里稍安了一点,三级可以说是我最好单杀他的机会,但对面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只能压制他。

    但对面这风格转变得也太快了,原本打法暴力,现在我都看不见他的人影了。

    “哈哈。”

    此时,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笑出了声。

    我眉头一皱,难道这人还是喜欢边打边嘲讽的人?看到自己劣势了,想故意用笑声或者语言来激怒我,好让我气急败坏失了分寸上去正面刚他?

    很可惜,我不是这样一个容易中计的人啊,他要是靠语言或者笑声能激怒我,那我这成长的三年也算是白活了。

    我用余光瞥了一眼他的屏幕,感觉胸口处如被人狠狠的击了一拳。

    他再次把英雄联盟最小化,又在弹出去和女生聊天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你想装逼,那我就让你装个够。

    我立即绕过兵线走了上去,看到了在防御塔前龟缩得一动不动的他,然后释放出w,eq二连一气呵成。

    “哎哟。”

    他看了我的屏幕一眼,立即切换了回来,操作着辛德拉走位了一下,虽然他吃到了我的e,但即便是被减速,他一个精湛的走位还是把我的两个q给躲过了。

    “你趁着我聊天偷偷阴我啊,小子。”他笑着对我说道。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为什么这么自信啊?为什么你solo都敢弹出去聊天?”我皱眉对他说道。

    他嘻嘻一笑,说道:“不是我敢弹出去聊天,是因为我除了聊天没事干啊,你这么凶,我就算没聊天,也是做着和聊天差不多的事啊。”

    虽然他现在表面上和我有说有笑的聊着天,但他手中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闲着,他在躲掉我weq以后,立马一个qe二连把我晕眩住,打出了风暴骑手,然后靠着加速迅速冲上来点我。

    这人打个辛德拉,怎么感觉和打adc似的?怎么这么喜欢点人?

    我二段w了过去,出现在了他的后方,走到他面前,直接aea,触发雷霆领主,他血量瞬间降至一半。

    我冷笑了一声,点我,不是很喜欢点我吗?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波动,在我w上去打了他一套输出以后,他靠着风暴骑手的加速立即逃离出了我的攻击范围,然后趁着我回头的时候又故技重施。

    平a,并用q技能加以辅佐。

    一般的辛德拉,如我在赛场上碰到的韩国辛德拉,都是a我一下,然后跟着我跑,放个q技能,再a一下,有一种连招的感觉。

    但眼前的这个辛德拉,被他玩得极其流畅,q技能是没有任何前摇和后摇的,只有动画效果,用走位可以取消,他q技能的释放,没有任何停顿,就仿佛是完全融入到了他的走a里,根本就不像是连招了,就好像是他a出来以后,q技能是他平a的技能特效一样。

    要达到这种境界,对手速的要求可不低,他妈的,他这个手速是要逆天啊。

    而且,我已经在用走位躲他的q了,但他的q技能就像是一块粘泥一样,总是能放在我身上。

    二级的辛德拉面对我这么一个三级的劫,生生打了个五五开,两人吃了对面的输出,都是半血。

    这个人真的是把辛德拉玩出了一种境界,一种把辛德拉玩透了的感觉,找不出任何瑕疵。

    这种感觉,我只有在金昔身上才能见到,可能金昔都没有他厉害,因为他是在让了我一个闪现,一个等级的情况下,做到这些的…

    我磕下了身上的第二个小血瓶。

    他半血,是多兰戒两饼干出门的,但现在并没有磕饼干。

    讲道理,现在是他磕饼干的最好时机,因为双方的技能都在cd,吃完补给后,血量是一定能补上的。

    他现在不吃,是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难道真的不怕死?

    等我血量回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对面终于磕下这个小饼干了。

    现在磕?晚了点吧!

    我的w已经cd好,这一波机会要是利用得好,他的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这应该是我单杀他的最好机会了!

    我觉得以他的操作,越往后脱,我机会越渺茫。

    这个人是真的让我打得有一种恐惧的感觉,感觉他的操作…

    更接近于脚本了。

    预判,走位,走a,和一个脚本有什么区别?

    要是非要从他打的这段时间找出缺点,那应该就是这块饼干了!

    中路对线,补给一定要及时,磕的过早,等于过早消耗掉自己倚仗的底牌。

    低端局里,只要被消耗,玩家就会立马磕下自己的补给,仿佛患有一种强迫症,不把血量补满就不舒坦,但英雄都有自然血量回复,如果血量一直保持在满状态,就等于浪费这个自然回复,所以这样并不好。

    但如果磕得晚,等于给对面单杀的机会,只要自己的斩杀线和对面所估计的斩杀线不一致,那么只要对面算得准一点,就会被单杀。

    我觉得…对面的辛德拉就犯了这样一种错误!

    他磕晚了,现在的他,已经进入我的斩杀线了!

    我将w的技能指示器给指到了辛德拉身上,此时他仍然两级,等级低得可怜,而且他似乎是依仗着有兵线,或者是没计算好我w的cd时间,走位已经有些靠前了。

    当他的位置和我w能指到的范围重合时,我知道——

    时机成熟了!

    我按下w,一道影子和辛德拉的身体重合,我迅速按下e技能,成功的将辛德拉减速。

    辛德拉在我放w的一瞬间,升到了三级,他秒点出w,用w抓起了一个暗黑法球。

    我走位朝前靠近了一些,因为w的极限距离,是比q技能的极限距离要长的,也就是说,想要打出爆炸输出,必须在we连招减速以后,劫本尊要朝着敌方英雄靠近,然后放q,就能将两发飞镖打中在辛德拉身上!

    我手指也按下了q键,q技能的范围也清楚的显示了出来!

    当我按下q技能的那一瞬间,我按下w,本尊和影子调换了位置!

    这一波,辛德拉真的必死无疑了,因为我这个q技能预判得很准,他要是还能在减速的情况下躲过我这两发飞镖,那就真的太夸张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因为我在靠近辛德拉释放q的前一秒,辛德拉把虚弱放在了我的身上…

    他好像猜到我会这么做一样,提前放了个虚弱,虽然我两个q技能确实命中到了他,不过因为虚弱的缘故,伤害减半,所以我两个q技能的伤害其实和一个q的伤害差不多…

    我w到了他的面前,他没有闪现,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我给他挂上了引燃,他的血量直接降低至三分之一。

    接下来,我再平a他一下,然后闪现跟一记平a加e,他怎么都是死!

    但是…

    我w到他面前以后,他将w抓住的暗黑法球打在了我的身上,配合一个q技能,伤害有点小高,触发了风暴骑手,加上我身上有虚弱的缘故,我二段w过去一下都没a到他,反而还被他拉开了距离。

    他的血量仍然被我的引燃吞噬着,我将手指放在了闪现上面。

    此时我的思路无比清晰,他wq以后,就只剩下一个e技能,待会一定会e我!

    我只要用这个闪现躲掉他的e,位移到他的面前,那么他就没有任何输出了,也没有位移,只有一个死字!

    如果他不用e,那么我等自己身上的虚弱时间结束,等他风暴骑手的加速结束,然后闪现平a一下,他还是死。

    总之,他怎么都是死,我不相信他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不过,他有一点很让我疑惑。

    他在风暴骑手触发,虚弱挂在我身上的时候。

    ——并不是盲目的后撤!

    而是和adc一样!边a边后撤,根本不畏惧我,没有任何胆怯之色!仿佛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我要被反杀的错觉!

    可是,他要怎么反杀我?

    这一波…

    到底谁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