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免费学技术?
    我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其实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知道王诗楠和沈晗青有频繁联系,现在我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也没办法去管王诗楠和沈晗青的那点破事了。

    王诗楠以前对沈晗青的态度是什么样子,我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发展成这样,也不知道沈晗青那小子一顿花言巧语了什么。

    斗鱼创建这支dy战队,我猜绝不是为了卖钱这么简单,或者说这只能排到第二位,只要牵涉到沈晗青,那么事情就一定会复杂起来。

    沈晗青自己是在we青训队的,但他派电竞社的优秀成员去韩国当交换生,然后在平台之间又有涉猎,操作着一些主播之间的交易,还是斗鱼代打公司的核心成员…他的身份太复杂了,他做的事情也是常人无法做到的,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最起码,这支由沈晗青的建议下成立的dy战队,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就猜不透。

    但我知道,他一定把这些事情或多或少的告诉给了王诗楠,不然王诗楠对他的态度不会转变得这么快,说不定还诉了一番苦,博取了王诗楠的同情,现在王诗楠连我都不愿意告诉,只能说沈晗青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比我还高了,我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谁不欢迎你了,你傲娇个什么劲?回来!”王诗楠在我身后说道。

    我脚步慢了下来,但我一想到这些事情,对她忽然升起了一丝厌恶,我放快脚步,走到了门外。

    王诗楠跑到门口,冲我大喊道:“你现在被战队开除,学校休学,你能去哪里?回来啊!”

    我反过头对她说道:“我去哪里不用你管!老子有的是钱,还怕没地方住?”

    王诗楠穿着拖鞋跑到了外面,拉住我的手腕,对我说道:“你和我赌什么气?你对沈晗青有偏见,一提到他你就生气,我有什么办法?”

    我低头看着她,说道:“你以前不是对他也有偏见吗?”

    王诗楠说道:“他和我说了很多,其实他…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只不过…”

    “好了。”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我就问你,他创建的这个dy战队,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在里面待下去会被剔除,你是不是也知道?”我对她问道。

    “我是知道…不过…”

    我甩开了王诗楠的手,指着她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以后的事情我都不会管了,沈晗青是一个有理想的人,我不是,我不挡着你抱大腿的梦了。”

    王诗楠怔怔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蹙着眉头对我说道:“你再指我一下试试?”

    我放下手,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心中腾起熊熊怒火,朝着楼下跑去,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你是不是要气死我?!”王诗楠在楼道上面,冲着楼下的我大喊着。

    我没有理她,快步走出了这栋楼。

    天空阴沉,隐约雷鸣。

    我从未觉得自己有如此孤独的时候。

    三年前,我在南城受人欺负,被人摁在小巷的角落里吐口水的时候,我也有过同样的感觉。

    此时,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我一直都感觉我成长了许多,变强壮了,也更理性成熟了。

    但直至今日,我才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变。

    我发现身边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理解我,没有人能从头至尾的站在我这边,没人知道我想要什么。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浑浑噩噩,迷迷茫茫,加大的只有烟瘾。

    我以为我有一群坚不可摧的强大队友,其实一场比赛中有了点小摩擦,他们就会争执,吵得不可开交,在面对司马奕剔除我们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联系对方,团结一致寻求下一步的出路,我们一晃而过,从此成为了陌生人。

    其实我想在任何时候,面对怎样的困难都有一群彼此依靠,同心同结一起去解决问题的兄弟。

    我以为司马奕是一个有电竞理想的教练,身负才华,想全心全意的培养我们。其实他的理想不在于我们身上,只是在dy战队身上,在我们的保质期结束的时候,他变得现实,圆滑,能说一大堆漂亮话,没有年轻人的冲动和热血,只有没有感情的微笑和辩词。

    其实我想有一个同样热血冲动,能为小事斤斤计较,能在我们迷茫时期拉我们一把的教练,他可以不那么完美成熟,但他一定要有责任。

    我以为秦郁懂我,能听出我话里的每句含义,能支持我的每一个理想与计划,能伴我走完人生的灵魂伴侣。但她聪明过头,她也许是真正的为我好,无论什么事都想着拉我一把。但她性格独立,一意孤行,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让我无法与她真正沟通。

    其实我宁愿她不那么聪明,她可以蠢一点笨一点,我的事情无论对错,她只需要支持,就好。

    我以为我和王诗楠关系如同亲姐弟,她能读出我的喜怒哀乐,能够接纳我的缺点,指出我的不足,能够彻底让我信任,在最后关头寻求依靠的姐姐。但她却对我有所隐瞒,对我不信任,相信一个外人,相信自己错误的判断。

    其实她对我真诚一点,向我一样愿意和对方吐露出事实和心里的苦水,那该多好?

    三年前,我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惹别人,只要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就能够平平淡淡的。

    直到后来我被完全不认识的人蹂躏殴打,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三年后,我以为只要自己聪明谨慎,就能让身边的人都接纳自己,都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而活。

    哪有可能呢?

    昏黄的枫叶铺落了一地,吵吵闹闹的人群,穿着厚实的衣服相互取暖,讨论着最新一期上映的电影,眉飞色舞。

    我把衣服的拉链扣向上拉了一些,低着头,将自己表现得充满心事的样子,让路人看我的样子不至于太奇怪。

    尽管我的确充满了心事。

    人生要是能像电影一样按剧本播放该多好。

    电影的剧本颇具浪漫,每一个角色是什么样子,从他出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确定了。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主角。

    ……

    我沿着大街一路走着,在大街上放着的长木椅上坐下。

    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打了秦郁3个电话,拿出手机看了10次,在我面前路过了72个人,其中有8对是情侣,我一眼能望到头的树是16棵,海城人很有钱,因为马路上起码川流了50台以上的奔驰和宝马。

    真是太热闹了。

    像我一样坐在椅子上的人,有两个,另外一个是流浪汉,在垃圾桶里翻了一会的垃圾以后,在我旁边逗留了几分钟,然后又去下一个垃圾桶了。

    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觉得自己也该去下一个垃圾桶了。

    ……

    我搭了个飞机,从海城一路飞到了南城,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我准备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了“永猎双子”网咖。

    这个网咖依旧是生意红火,即便是凌晨,也有很多人包夜。

    三年前在这里发生过的故事,仍然历历在目,我停在了网咖门口,吸了一口烟,随后走了进去,

    我刚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有两个男人的屏幕画面是一样的,貌似在solo。

    “你他妈的,别q我啊,我脑袋晕,看不准技能,日你妈啊,还q。”其中一个男人骂道。

    我摇了摇头,头一次见到这种solo方式。

    我准备在网咖内转一圈,随便看看,打算去“黑色玫瑰”“守望之海”两个包厢看一眼,也不知道这几年过去,那里是不是还有女主播在晚上进行代打直播。

    “我草,你辛德拉还带的风暴骑手?你搞我?欺负我喝了酒看不清技能?”

    “怎么?你不服你也可以带啊,干你这个弱智。”

    那两个solo的男人又骂起来了。

    听到带风暴骑手的辛德拉,我又走了回去,打算去看看那两人打的什么玩意。

    我刚走到其中一个男人的身后,那个男人就有所察觉了,他反过头,脸色通红,醉眼半眯,冲我说道:“怎么?小子,免费学技术啊?”

    我轻轻一笑,对他说道:“这个网咖能让我学技术的人,还不存在。”

    他旁边玩辛德拉的男人拉了他一下,说道:“你别搞事,好好打你的游戏!”

    那男人不听,停下手中的操作,从衣服口袋里摸索了好一阵,掏出一本皱皱巴巴的书,对我说道:“小子,买了这本秘笈,我就允许你在我后面偷看学技术!”

    我好笑似的看着他,他却不管,把那本书往我手里一塞,重新回到屏幕前,操着鼠标键盘,说道:“书给你了,你必须得买了,五十块,童叟无欺,老少咸宜,看了之后暴打!钱放我桌上就行了。”

    我皱眉看了一眼手中的书,上面只简简单单地写了四个字。

    “无双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