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天才教练?虚伪教练?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再是dy战队的成员了。81中『』文网”

    司马奕语气很平淡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什么意思?”曾行善脸上带着诧异地神色。

    “教练,你说什么?”王智的笑容也彻底僵住。

    周海龙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司马奕说道:“教练,你在逗我们吧?”

    “我没有逗你们,我是说真的,我的脾气你们也知道,我不喜欢废话。”司马奕又为难又歉意地说道。

    “这次晋级lpl后,你们的身价也会暴涨,从dy战队出去,你们就是一块金字招牌,想去lpl的战队,应该不成难事,从明天开始,各大战队就6续开始收人和转会了,除了国内的顶尖战队,你们想去哪里都可以和我提,我会和他们的经理谈话,把你们弄进去。”司马奕接着说道。

    周海龙表情一变,略带愤怒地对他说道:“我们几个人辛辛苦苦的把这支战队从tga打到了lpl了,你现在要我们走?”

    司马奕说道:“不是我要你们走,是斗鱼要你们走,我很舍不得你们,但斗鱼舍得。我是底下帮他们办事的,我没有办法。”

    相比于其他几个人的诧异,我此时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为什么?你给我们一个理由。”宋杰华对此事貌似也一点不知情。

    司马奕对宋杰华说道:“你是交大的吧?具体的事情,你可以去问沈晗青。”

    沈晗青?

    这件事情难道和他有关系?

    周海龙一拍桌子,说道:“我不认识什么沈晗青,你今天不话说清楚,我不会答应转会!”

    司马奕叹了一口气,说道:“转不转会由不得你们,斗鱼那边会和你们解约,你们签了一年,算斗鱼违约,会按照三倍违约金赔偿你们,也不算是亏待了。”

    王智对司马奕说道:“你觉得我缺钱?我们好不容易从底层一步步打上来,你现在一句话就想要我们走?”

    金昔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切,好像这些事情不关她事一样。

    司马奕将座椅移开了一点,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实话和你们说了吧,斗鱼创建这支战队的目的,是为了奔冠军去了,至少…也得是国内lpl的冠军,你们或许有拿到冠军的潜力,因为你们是我亲手带出来的,一个个都很有潜力,但有一点你们没法不承认,至少在这个赛季,你们没办法打进lpl的冠军,我带着你们,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我没有这个时间了,斗鱼也没有,所以斗鱼需要一个lpl的战队名额,然后给战队内的成员大清洗,换上国内顶级的队员,朝lpl冠军冲击。”

    王智冷笑了一声,说道:“所以,我们就是小白鼠了?”

    司马奕看着王智,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在拿你们做实验吗?”

    “难道不是吗?”曾行善也一拍桌子,怒视着司马奕说道。

    司马奕点了点头,看着司马奕,说道:“行善,在你还没有加入这个战队之前,别的先不说,你在国服的排位里,是个什么水平?”

    曾行善一愣,显然没想到司马奕会突然这么问。

    “你是国服大师。”司马奕替他回答了。

    “现在半个赛季过去,你是国服和韩服的双服王者,你学到了比赛的所有细节,知道了我成熟的训练体系,你在这半年里,如果不是在dy战队,而是在其他战队,你顶多是一个青训队队员,别怪我说话难听,这就是事实,我的带人能力,别说是你们,就连g,edg的顶级教练,也要对我客客气气的,如果不是为了这个lpl的指标,我是不可能带你们的。”司马奕淡淡地说道。

    “我说句自大点的话,如果没有我,你们现在绝不可能有打进lpl的能力,现在,你们每个人不但有丰富的比赛经验,一个个都锻炼成了老队员,也有了在lpl挑选战队的机会,这对你们是天大的好事,我也知道你们在dy待久了,有了感情,我也是人,我也对你们有感情,斗鱼是想直接解散你们,让你们自己去找战队,可是我做不出来,我是你们的教练,看你们,更像是在看自己的学生,虽然以后我不能亲自带你们了,但你们已经成熟起来,能够去各个战队立足,这也是一种机会。”司马奕看着我们几个人说道。

    此时,曾行善那些人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

    司马奕将手负在身后,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插花,悠悠地说道:“人啊,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欣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韵律。生命不是安排,而是追求。”

    “我和你们说这么多,不是为了开脱,因为想解约,斗鱼随便派一个高层来,挪一堆现金,就能让你们难受的离开,可是我要求由我把这件事情亲自告诉你们,离开,不是毁掉你们的希望,你们要见识到更多的队友,学习更多的战术,你们一个个都有梦想,我同样也有,所以,希望你们能理解!”

    司马奕朝我们鞠了一躬。

    曾行善几人对视一眼,皆是叹息了一声。

    曾行善说道:“奕教练,那以后我们要是去了别的队伍,还能来找你吗?”

    司马奕笑道:“欢迎。”

    很显然,司马奕已经把他们说服了。

    司马奕的口才很好。

    这是我对他刚才那些话的唯一评价。

    司马奕对我们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去斗鱼人事部了,想明天去也行,这件事情越快办好,对你们也越有好处,毕竟明天就开始转会了,早点转,不怕没有名额。”

    周海龙那些人神情又失落又无奈,站起身后,相继走出了训练中心。

    只有我和金昔没动。

    司马奕看了我一眼,说道:“徐争,你怎么不去?”

    我说道:“因为我觉得你很虚伪。”

    “虚伪?谈不上,说我有点狡猾,倒是真。”司马奕不平不淡地说道。

    “dy战队解散后,重新加入的人员,有沈晗青,是吗?”我问道。

    “是。”司马奕回道。

    我就知道。

    我终于明白在上次晋级lspl的庆祝饭局里面,沈晗青对我说的那些话的含义。

    他说要我不要待在dy战队继续打下去,否则一定会后悔,我现在确实挺后悔的,他们早就计划好了。

    我靠在座椅上,笑了笑,说道:“我就说呢,一个这么临时凑起来的战队,看上去连进tga都难,怎么会安排你这么一个天才教练过来执教。”

    司马奕继续笑着说道:“你说我天才也谈不上,就像你说我虚伪一样,我和你们这些队员一样,同样也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是带领的战队能获得s系列赛的冠军,这条路上并不会一帆风顺。”

    “其实我有一点挺疑惑的,斗鱼这么有钱,你也这么有能力,为什么会赔钱来重新凑一个战队?”我问道。

    司马奕摇摇头,说道:“这不是我该说的,我也不知道,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去问沈晗青。”

    “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干嘛要让我去找沈晗青?”我皱眉对他说道。

    司马奕摊了摊手,说道:“因为我也不想背锅啊,你加入这个战队,其实压根就没想过好好打职业,对吧?沈晗青都和我说了。”

    金昔听到这段话以后,表情头一次有了变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

    我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不知道该承认还是该反驳,于是只好点头说道:“对。”

    司马奕笑道:“所以说咯,你想知道的东西,还是去找沈晗青好了。”

    金昔开口说道:“怎么回事?徐争你不想打职业?”

    “他是虎牙的,商业间谍,所以我一直没有把一个职业选手该知道的细节告诉他,而是让他保持自己的风格去打。”司马奕笑道。

    金昔猛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将她桌上杯子里的水都洒在了我身上,然后走出了训练中心。

    “拿纸擦一擦吧。”司马奕拿了一张纸巾给我。

    “很奇怪金昔为什么会有这些反应吧?”我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水,司马奕在此时淡淡地说道。

    “怎么回事?”我冷眼看着司马奕说道。

    司马奕说道:“金昔是dy战队唯一会留下来的队员,而且她也是唯一一个在和gt比赛前就知道dy要重组的人,你以为她之前在训练赛和比赛上挥得那么差,真的是她状态不好吗?”

    我看着司马奕,等着他的下文。

    司马奕一屁股在我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接着说道:“金昔能来到我们这个战队,确实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她很强,而且对胜利有着乎常人的执着,加上她本身的性格,我原以为她一心只想获得更多的荣耀,所以就把dy在晋级lpl之后要重组的消息提前告诉她了,我的原意是想让她更安心的留在dy效力,没想到她听到后,一反常态的反对。”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司马奕脸上带笑,看着我问道。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她说,去掉别人可以,但要让你留在这里。”司马奕说道。

    听到司马奕说的这段话后,我心里有了一丝颤动。

    “我说,这不可能,因为你和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我之所以会采用替补和主力相互交换的方式,其实也是一个实验,我想知道这个战术在面对lpl的顶级战队,或者韩国战队时会不会成功,但又不敢直接用,所以正好拿这支战队作实验,没想到效果还挺好的,我以后也会打算沿用下去,扯远了,你和金昔在塞舌尔上,可能生了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总之,自从你们回来以后,她挺喜欢你的。”司马奕说道。

    “我没答应她,说你必须从这个战队中去除,然后金昔就和我赌气,不好好训练,比赛也不认真打。我原本打算在最后几场比赛再派你上场的,结果不得不提前把你拿出来,好在几场比赛都赢了。”司马奕说道。

    “可是最后保级赛的时候,我知道派你上场肯定打不过gt战队,于是又去找金昔谈话,她坚持要留你,不然怎么都不肯上场,或者消极比赛。我只好和她妥协了,双方都各退了一步,我说,如果徐争也是一个有职业梦想的人,那他接下来的保级赛,要保证两场胜利,这样我就把他留下。不过金昔仍然没有完全同意,她说,那天晚上她要考虑一下,也就是前天,你得知道,今天就是保级赛了,我得急成什么样子?还不敢在你们面前表露出来,非常难受。”司马奕继续说道。

    我心中一片震惊。

    怪不得金昔在赛前有那么反常的表现,原来她是希望我能留下来…

    “不过,好在,昨天晚上,你的女朋友给了一记神助攻。”司马奕脸上洋溢出了笑容。

    秦郁?!

    这事还能和她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