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属于我的胜利
    在比赛后台里,气氛一片沉默。

    我低着头坐在一处角落,司马奕双手插在裤兜里,看了我一眼,叹了叹气,随后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徐争,这两把你都尽力了,缺乏大赛经验,输了我不怪你。”

    “是啊,徐争哥,何况咱们还没输呢,我看你的情绪实在太失落了,没必要的。”王智也跟着说道。

    这两把输了的原因全在于我的身上。

    第一把,是因为以我为核心的战术被对面找到破解方法,然后我无法带领我们战队取得胜利。

    第二把,是因为我无法融入到战队的另外一个体系中去,我懂的东西太少了。

    第二把输了以后,接下来几乎不用打了,以金昔目前的状态,只能输。

    我心情极其低落,可是金昔也没好到哪去,仿佛刚才那两把是她上的一样,她咬着唇,怔怔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观众堆,一言不发。

    “好了,徐争,你好好休息吧,接下来派金昔上场,我们会赢的。”司马奕说道。

    “教练,这一次打完回去以后,我想把所有比赛要点都学会,我发现我懂得太少了,我想刻苦训练。”我抬起头对司马奕说道。

    司马奕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说道:“啊…这个…会的!”

    “嗯…”我点了点头,有些歉意地看了一眼其他四个队友,再次把头低下。

    我甚至不敢出去坐在比赛大屏幕的下方观望接下来的比赛了。

    因为我知道我肯定会被支持我的粉丝骂得很惨。

    我让他们失望了。

    “走吧,金昔,该你上场了。”司马奕走到了金昔的旁边,对她说道。

    金昔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透着一丝不舍和忧伤,她抿了抿唇,一句话也没有说,跟着其他四名队友,代替我走上了比赛场上。

    金昔一上场,我坐在比赛后台都听到了赛场中心那传来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掌声。

    但愿金昔能够重新找回状态,赢下剩下的三场比赛。

    ……

    我坐在比赛后台发着呆,或者说是反省着自己,我感觉时间过得很快,三十分钟不到,我便听到外面再一次传来了欢呼声,那五名队友已经回来了。

    我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打完了?”

    司马奕走在最前头,朝我点了点头,说道:“嗯,打完了。”

    我叹了一口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外设装备,准备和他们一起回去。

    “徐争,你在干嘛?”司马奕喊住了我。

    我说道:“打完了,不是该回去吗?”

    司马奕苦笑道:“是打完了,但我们没输啊,输的是对面…”

    我眼睛立即就睁大起来,诧异道:“输的是对面?”

    他们离开了三十分钟,加上banpick用去的时间,他们…20分钟就把对面解决了?

    王智也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是啊,徐争哥,26分钟,我们把对面平推了。”

    “…”

    我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刚才那把比赛我是一点都没看的,甚至不知道两边的阵容。

    “金昔也选出了劫,单杀了对面中单三次,把那个韩国人摁在地上摩擦,20分钟拿了十多个人头,助攻五个,我们爆发的所有人头都和她有关,一个人就是一个军队…太猛了,她的状态完全回来了。”曾行善也心有余悸地说道。

    “啊?单杀了…对面中单三次?”

    我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金昔。

    她双手环在胸前,靠在门口,望着外面,我看不到她的脸,也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怎么样?徐争,这下放心了吧?我们输不了的。”司马奕面带微笑地对我说道。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心情有些复杂。

    我走到了金昔面前,对她说道:“你状态回来了?”

    金昔转过头,她的眼睛红红的,但神色显得有些冷淡,对我说道:“打那些人,状态有多差都能赢。”

    “呃…”我挠了挠后脑勺。

    “那个,金昔,过来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司马奕对金昔招了招手。

    金昔靠在门口,不为所动,依旧是看着外面,仿佛没听到司马奕的话一样。

    “金昔。”司马奕再次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我感觉今天金昔格外不正常,情绪有些怪异,尽管她平时也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司马奕走到了门口,对她说道:“上一局我不是让你不拿劫么?你为什么不听?”

    金昔没有看司马奕,说道:“能赢就行了,选什么英雄有什么关系?”

    “那你下场准备玩什么?”司马奕对她问道。

    “看心情吧。”金昔回道。

    “你一定不要再使用刺…”

    “你要是再啰嗦,那就再带着我们在lspl打一年吧。”金昔打断了司马奕的话。

    “好好好。”司马奕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管你了。”司马奕说道。

    我极为奇怪地看着金昔和司马奕,金昔一向挺尊敬司马奕的,但在今天,她好像十分嫌弃司马奕,就像两人生出了过节一样。

    我对金昔说道:“你怎么对奕教练这样一副态度?”

    金昔看着我,说道:“我的事要你管?我对谁什么脸色,也碍着你了?你要是能赢对面,用得着我上场吗?能多出这么多事吗?”

    金昔这一番话听得我火冒三丈,我对她说道:“你今天吃炸药了?”

    金昔鼻子一抽,眼睛里立即噙满了泪水,她别过头,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然后又狠狠地推了我一把,说道:“我就吃了!你给我待在角落缩着你的脑袋去!输家没资格说话!”

    随后,金昔走出了后台,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金昔这一系列的反应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对司马奕说道:“她怎么了?教练你是不是对她说什么了?”

    司马奕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没有,随她吧。”

    ……

    金昔在接下来的比赛里,用了三场劫,把把将对面杀穿打爆,技术完全和我不是一层次的,她能融入队伍,知道每分钟自己该干什么,而且极难被抓,打得灵性十足,将劫这个英雄诠释到了极致。

    这一次和gt战队的决赛里,在我先失利二场比赛的前提下,金昔带领队伍让二追三,也让我们队伍,成功晋级lpl。

    当我们六个人站在比赛台上,被主持人宣布胜利时,我心里如五味陈杂,总算理解了在s5总决赛上,oon为什么捧起奖杯笑得那样勉强了。

    我和他一样是替补,虽然队伍赢了,但荣耀却与我们无关。

    skt赢了总决赛,所有人员都是呼喊着faker的名字。

    而此时此刻,dy战队胜利了,所有人呼喊的是evermore)的名字。

    大多数人都像一片片落叶,在空中漂浮,翻滚,颤抖,最终无奈地委顿于地。但是有少数人恰如沿着既定轨道运动的星辰,无偿的命运之风吹不到他们,他们的内心有既定的路程。

    我笑得和ezyhoon一样勉强。

    回到训练中心以后,我下定决心在接下来的日子要好好训练,我不想今天的这种情况,再一次发生在我身上。

    我想有一份属于我自己的荣誉。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我们还没吃完饭,等着司马奕在训练中心宣布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从明天开始,战队就进入了长达一个月的休息期,各大战队将进行转会和招收新人,为新赛季作准备。

    曾行善等人一脸兴奋,喜气洋洋,胜利给他们带来了无比的愉悦,不过在训练室内,有两个人没有笑,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金昔。

    我没有笑的原因很简单,然而金昔就有些让人看不懂了。

    司马奕在大方桌的主席位上坐好,他环顾了我们一圈,说出了一句话,让曾行善,周海龙,王智,宋杰华脸上的笑容…

    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