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想赢
    “海龙哥,接下来该怎么打?我在中路继续和这个辛德拉对线就行了吗?需要和你去抓人吗?”我对周海龙问道。

    周海龙想了想,说道:“还是不要吧,以前和金昔玩的时候,通常都是放任我去骚扰,她顶多过来支援一下,我们两人一起游走…不太好找节奏,你和辛德拉发育就行了,宋杰华,有想法来下路搞波事情吗?”

    宋杰华看了一眼下路,说道:“可以,我可以先手tp放大留人,寒冰后手大招,挺稳的,不过我和鳄鱼都有tp。”

    “寒冰带减速,克死鳄鱼,你就这波下来吧,你找时间,我在下半野区游荡,你一tp我就赶过来。”周海龙说道。

    “稳,就这样。”宋杰华回道。

    我忽然感觉这把似乎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我只需要划划水,和这个辛德拉和平发育不送就行了,照他们这个架势,下路要爆炸是迟早的事情。

    辛德拉现在身上有蓝buff,压根就不想和我对线了,每波兵线一出来,他就用技能把小兵收掉,然后去刷f4或者刷浪,对面酒桶把两个野点都让给他了,酒桶发育极差,现在似乎只想保住辛德拉的发育,他已经往纯肉装上奔着了。

    “杰华哥,下路我给了眼,等我们把兵线压进去后,你就tp,咱们越塔强杀,你装备后,对面应该刚不住,你看可以吗?”王智问道。

    “好!越塔强杀最好,就在塔下我大招封路,换成别的地方还怕大招背锅,哈哈。”宋杰华笑道。

    王智给的眼位算是一个比较经典的兰博tp眼位了,即对面石头人野怪前方的那个草丛,兰博在这里tp,只要己方把兵线压到塔下,无论对面往哪边跑都会吃到大招。

    以前兰博还处于上单一哥的时候,只要一个兰博和一个会玩点的ad双排,靠着兰博的这一波tp强杀就能让对面下路瞬间崩盘,走上平稳的上分之路。

    此时他们那边的战术和我没什么事,我只能在中路待着,不能暴露动向引起对面辛德拉的怀疑,反正对面的辛德拉也在中路,我们两人仿佛游离于战场之外。

    此时他把兵线推掉,又去打f4了,我也没在意,把我的兵线收掉以后,也去打f4了。

    而下路,曾行善和王智也成功的把兵线压到了敌方防御塔下,曾行善立即说道:“杰华哥,tp!干他吗的!”

    宋杰华一直在防御塔下待着,听到曾行善的通知之后,他立马就选择tp了,tp的位置正是兰博经典绕后眼位。

    “我tp了!”宋杰华大声说道。

    对面的轮子妈和布隆瞬间就被包饺子了,寒冰和婕拉堵在了他们防御塔的前方,寒冰没有先放大,因为布隆还有e,轮子妈也有e,他的大招没有任何用处,就等宋杰华这一波天降神兵了,把他们的技能全部打光,然后开始屠杀!

    周海龙也没慢着,从河道处赶到了下路的三角草丛,也包过来了。

    “奇怪,对面的鳄鱼怎么不tp?”周海龙问道。

    “他tp来也是死啊,我这大招毁天灭地。”宋杰华在tp的过程中说道。

    “也对,他tp防御塔下,也是死路一条,我们四个人全到了,无解。”周海龙放心地说道。

    “上!”

    宋杰华tp下来的一瞬间,发出了命令。

    然而…

    宋杰华下来的那一瞬间,我们所有人的耳机内,都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女声。

    弱者退散!

    辛德拉一直卡在了旁边的视野盲区,在兰博到了之后,他直接eq二连把兰博晕在了草丛里!

    “辛德拉怎么来了?!”周海龙转过头,震惊地看着我。

    我此时才刚打完f4,见辛德拉出现在了那里,我也是懵逼的,我支支吾吾地说道:“刚才…他好像是去打f4了,我没想到他会去下路…”

    为时已晚。

    辛德拉晕眩住兰博以后,周围的暗黑法球一股脑的倾斜在了兰博身上,兰博对的是鳄鱼,没有出任何法抗装别,仅仅是辛德拉一个人的技能伤害,就把兰博给打成了残血,塔下的轮子妈一个q技能刚好把兰博人头给收掉。

    兰博大招都没开出来。

    “扯了!”周海龙见兰博被秒,知道这波打不了了。

    但小龙处突然e上来了一个酒桶,出现得让周海龙有些措手不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一个大招把周海龙给炸了回去。

    随后布隆一个大招无缝将盲僧给捶飞,并释放了一个q技能,辛德拉加上轮子妈几下就把盲僧给收走,盲僧全程晕眩,动都动不得,既兰博之后,又死了一个盲僧。

    随后,酒桶从三角草丛绕到线上,想去抓剩下的寒冰和婕拉。

    曾行善和王智在往回跑的路上,在线上草丛里看见了一个绝望的tp。

    “鳄鱼来了!”

    原来这波是他们早已算好的!鳄鱼刚才之所以没选择tp,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寒冰和婕拉,他就可以放心的tp过来留人了!

    河道有酒桶,自家塔下有鳄鱼,后面有轮子妈大招buff加成的辛德拉和布隆…

    结局毫无疑问,四个人全部惨死。

    只有我一个人在中路苟且偷生着,拆着对面的防御塔…

    “争哥…”王智此时看着我的眼神中已经带了怒火。

    我脸上一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说道:“我…我…对不起!”

    这波辛德拉的到来,先手秒掉我们伤害最为爆炸的兰博,实在是一个大突破口,我要背锅。

    我是真没想想到。

    对面的辛德拉一直在和我和平发育,我压根就没想到对面的辛德拉没有打f4,而是直接去了下路,而且宋杰华他们的动作神不知鬼不觉,怎么会被发现?

    “算了吧,我也有责任,可能我去对面石头人前面放眼的时候被发现了,被对面察觉了这个可能的动作。”我们这些人里面,周海龙虽然长得最凶,但其实他打游戏的脾气最好,王智其次,现在他们俩人的脸色都有些不悦,可见我这波的错误实在有些夸张了。

    “你哪怕就提醒一下辛德拉miss,我们都会防范啊。”周海龙唉声叹气道。

    “对不起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道歉,说再多都像是转锅。

    对面这波把我们团灭后,其实整局的局势已经隐隐定下来了。

    对面把下路防御塔平推掉,又拿了一条小龙,辛德拉和酒桶入侵到我们野区,把我方的第三个蓝buff又一拿,节奏起飞。

    我彻底迷茫了。

    就从近期的比赛里面,我一直是战场上的指挥者,有绝对的话语权,每一次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打。

    可是一到逆风,对手一强,我感觉这一切和我平时的经历完全不一样了。

    我要…怎么打…

    我要怎么才能不背锅?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那些对我期待的人不失望?

    我紧咬着下唇,背上全是汗水,现在我恨不得也死掉就好,整个队伍都死光了,就我一个人苟活,格外刺眼,格外突兀。

    就仿佛像一个小丑,站在被闪光灯照耀的舞台上,我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头不敢抬起,台下观众的每一个眼神,仿佛都是对我的嘲笑。

    多么碍眼。

    我的劫,就像是一个笑柄一样,对面的ap型中单,成为节奏突破口,为团队作出巨大贡献,我一个游走型的暴力刺客型中单,什么都没做,活到了最后。

    我…

    多么渴望自己能像faker一样,残血劫反杀满血劫,一战成名,沸腾全场。

    我多么想冲到下路,举起手中的影刃,把对面杀光,把对面全部杀光,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英雄。

    但我没有这个能力。

    我除了缩在中路,一件事都做不了。

    我连对面的一个人都杀不了。

    “争哥…要不,你出点肉吧,对面的装备都起来了,待会你突进去就死。”

    王智见我脸色不太好,在我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要不咱们待会四一分推,你去带上?有人来抓你,你应该跑得掉。”王智见我没有回应,继续问道。

    出肉…

    突进去就死…

    有人来抓我,我应该跑得掉…

    我放下鼠标,两只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我紧咬着唇,浑身都在颤抖,汗沿着我的脸颊一滴滴滑落,我的眼睛变得通红。

    此时电脑前的摄像头微微发亮,我忽然才记起我正被直播着,我此时的丑态,正被成千上万的观众看到。

    我重生握住鼠标,面对着镜头,脸上强扯出了一丝微笑,我难受到了极致,感觉心中有团烈火在熊熊燃烧,烧得我的五脏六腑都在发疼,烧得我喘不过气,烧得我想逃离这个被千万双眼睛盯着战场,在四下无人的接道扯着嗓子放声大喊。

    “徐争,你怎么了?放轻松一点,这只不过是一场比赛而已。”周海龙看着我,边操作着屏幕上的英雄,边担忧地看着我说道。

    “一次团战的小失误,大家都没人怪你,放松点。”宋杰华也提醒道。

    我接受不了失败。

    男人总期望自己能当个命悬一线苟延残喘,却在关键时刻爆发巨大的英雄。

    可一旦力不从心,无法做到的时候,就会被这种巨大的落差冲昏大脑。

    “rdefeat!”

    “明天的比赛加油。”

    “下一场比赛,你一定要赢。”

    “你出点肉吧。”

    “你突进去就死。”

    “别人来抓你,你应该跑得掉。”

    “你出点肉吧…”

    “你突进去就死…”

    “别人来抓你,你应该跑得掉…”

    我的耳边萦绕着无数的声音,这把我出了肉,也逃掉了很多次追杀。

    但我方的主水晶在对面几乎六神装的辛德拉的带领下,推平以后。

    nevercircle。

    已经defeat了。

    我…

    不想输啊。

    我…

    不想下场。

    我…

    好不容易有了梦想,我…

    想赢。

    我真的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