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奇怪的对决
    这一把对面是蓝色方,我们是红色方了,第一个ban位是对面的。

    对面第一个ban掉了猪妹。

    “对面还是和上把一样,想针对我们的战术。”司马奕说道。

    我们也一眼明白了,对面接下来可能还会ban烬,波比。

    “我们就针对一下英雄池,ban个妖姬吧。”司马奕说道。

    我们的第一ban给了妖姬。

    随后,对面果然和我们想得一样,把烬和波比ban掉了。

    而我们ban的是剑姬,ez。

    双方都把对面的阵容给针对了一下,这意味着当前对局,双方都要拿一套全新的阵容出来了。

    对面的第一个又是拿的酒桶。

    “下路先选,曾行善你们仍然可以用上一把的下路组合,问题不大。”司马奕说道。

    “嗯。”曾行善也没多大的意见,他们两人率先选出了寒冰婕拉的组合。

    随后,轮到对面三四楼选择了。

    “我要是没猜错,对面应该也会先拿下路组合。”司马奕说道。

    果然,对面接下来拿下了轮子妈加布隆的组合。

    “轮子妈来抗击寒冰的大招…”司马奕小声念叨道。

    “周海龙,你拿盲僧,宋杰华,你拿一个带硬控的强突脸型上单,对面的辅助拿了一个前排,他们上单必定会拿一个进攻型上单。”司马奕分析道。

    “带硬控的强突脸型上单?纳尔?”宋杰华询问道。

    司马奕想了想,说道:“不好,你用纳尔线上能力尚可,但节奏掌握得不好,要不换一个,你拿兰博吧,这样待会给徐争的选择也多一些。”

    “好!兰博最近我练得多。”宋杰华在兰博的界面上点下了确定。

    周海龙也拿下了盲僧。

    司马奕把最后一个counter位留给了我。

    对面看到兰博和盲僧,对面上路拿出了鳄鱼,中路拿出了辛德拉。

    “鳄鱼…”宋杰华略有些惊异。

    “你打鳄鱼怎么样?”司马奕问道。

    “还好,谁先被打野抓谁就先崩,技术上我应该不会比对面差。”宋杰华说道。

    “徐争,你想拿什么打发条?”司马奕对我说道。

    “教练,你觉得我拿什么比较好?”其实我心中也没主意,想听听司马奕的看法。

    司马奕摇摇头,说道:“你觉得用什么好打爆辛德拉,你就用谁。”

    辛德拉这个英雄…强大的万金油啊,即便把英雄联盟的所有英雄挨个列出来,都没有哪个英雄敢说技能可以克制到辛德拉。

    “奕教练,这把我能用ad类中单英雄吗?”我想了一会,对司马奕问道。

    司马奕颇为惊异地说道:“你想玩ad英雄?”

    我点了点头,说道:“嗯…”

    “谁?”司马奕问道。

    我把鼠标指针在一个英雄头像上停顿下来。

    司马奕睁大眼睛,说道:“你想用劫?”

    我把头像放在劫身上的时候,观众席上的观众已经全部沸腾了,无论是gt战队的粉丝还是我们战队的粉丝,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影流之主和暗黑元首…这个对决真令人怀念啊。”司马奕似乎陷入了回忆,悠悠地说道。

    我看司马奕的眼睛似乎一直盯在我胸口处的“蜈蚣吐珠”玉佩,我低头看了一眼,好奇地说道:“奕教练,怎么了?”

    司马奕笑着摇摇头,说道:“没怎么,你选吧,挺好的。”

    我凝注心神,颇为慎重地在劫的头像上点击了确定。

    “啪啪啪啪!”

    “好样的!”

    “这种比赛敢拿劫,我敬你是条汉子!”

    “如果dy战队的这场用劫的比赛能赢,我转一生粉!”

    场上再次传来了如潮般的掌声,我喝了一口水,想让心更加宁静一些,静静等待着开始。

    比赛一开始,周海龙对我问道:“徐争,这把我们还去一级抓对面吗?”

    我说道:“我们这个阵容抓对面不合适吧,就婕拉一个控制,还怕被对面套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吧。”

    我跑到中路站着,按下ctrl3,站在防御塔前等待着小兵的出门。

    我在此时点开了对面辛德拉的属性面板,我出门是长剑三红,辛德拉出门是多兰戒两饼干,这些倒都挺正常,没什么特别的。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

    对面的辛德拉带的召唤师技能和天赋。

    当前版本的辛德拉,流行的是闪现疾跑,天赋点雷霆。

    但对面的这个辛德拉带的召唤师技能却是闪现虚弱,天赋点的是风暴骑手。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辛德拉还是比较依赖雷霆的,因为触发很容易,不但前期线上更强势,到中后期也更能增加爆发,我不明白对面点出风暴骑手是什么意思。

    另外虚弱其实也没什么必要。

    因为现在的疾跑加成非常明显,收益最高的无疑是辛德拉,发条这种ap中单,本来以前缺乏机动性,无论在对线还是在打团都容易被秒,容易被针对,但现在疾跑增强以后,这类型的ap英雄的缺点就被弥补掉不少了。

    而且辛德拉带疾跑同样也好打劫,用疾跑躲技能,挺灵活的。

    不过考虑到对面是个韩国人,而且在上把表现出来的实力也相当强势,我觉得他应该对他的这种带法有自己的理解。

    我带的没什么特别的,闪现引燃,天赋是雷霆。

    劫基本上只有这么一种带法了,如果连劫都带传送或者疾跑这种技能,那简直是对这个英雄的侮辱。

    一级的时候,我自然是在用q技能补兵,顺便看能不能蹭到辛德拉的血。

    而辛德拉也朝着我靠近,尝试着q我,我不会给他任何能占到我血量便宜的机会,劫打远程ap,只要能碍到三级,那就是翻身的时机,我懂得这个道理。

    我在升到二级的时候,我看到瞎子在往对面的蓝buff附近走,周海龙是自己红开的,打完红后,直接跑对面的蓝buff。

    他往蓝buff发了一个信号。

    当他把一个眼插到对面蓝buff里面时,就发现半血的酒桶在打着半血的蓝。

    “我草,徐争,你什么意思?”他插完这个眼后,刚摸眼过去,就立即后撤了。

    我一脸懵逼,对他说道:“我怎么了?”

    他在插眼看到酒桶后,我立马就往他那边支援过去了,我没觉得我有做错的地方。

    周海龙说道:“辛德拉怎么位置比你还前面?”

    我理所应当地说道:“你在反人家的蓝,他当然会比我快。”

    我记得上把心态爆炸的是曾行善和宋杰华,怎么连周海龙都开始胡乱转锅了?这能是我的问题吗?

    “唉。”周海龙叹了一口气。

    “我忘记奕教练没教你一些比赛上的常识了,我还以为你是金昔,算了吧,下次我多说一点,你照做就好。”周海龙补充道。

    我眉头紧皱,说道:“不是…刚才这个,我觉得我已经做得算好的了啊,没有哪里错了。”

    周海龙无奈地说道:“我先前信号点在对面蓝buff的时候,你就应该往我这边靠了,这样你一定来得及,比对面辛德拉快。”

    我说道:“可是你怎么知道酒桶刚巧在这里打蓝buff?我怎么也要等你看到他人确实在那了,再过来吧?”

    周海龙说道:“等你看到人过来就晚了,我去他们野区找这个蓝,只是想试试运气,如果你在我发信号的时候过来,他们这里没有蓝,你顶多就少补一两个兵,再回线上就是了。如果有蓝,那么你就能赶在辛德拉的前头过来,那么他们的这个蓝就稳稳的被我反了,就是大赚。”

    “……”

    周海龙所说的这些东西,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排位上面的东西,和比赛是不一样的,好了,待会我会和你多说一点的,这次本来是一个大好机会,可惜了。”周海龙说道。

    “好吧,这波怪我。”

    我觉得自己也很冤,这些东西司马奕确实没教过我,但又不得不承认,周海龙说的都是正确的。

    “徐争,酒桶这一把是蛤蟆开的,蛤蟆之后打蓝,刚才又被我发现了,他接下来抓人是不太可能了,只可能去打红,我会去搞事情,你多注意一点,记得跟上。”周海龙对我说道。

    其实我很想问他怎么知道酒桶不太可能抓人了,但我想他应该有他的道理,于是没有问。

    听说厉害的打野,只要能知道他上一个打过的野和最后出现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就能大致猜出他接下来的大量动向。

    “好的。”我回道。

    在我二级到三级的过程中,我感觉煎熬无比。

    因为辛德拉二级学的w,我不但要留意线上的辛德拉,还要把心思抽出来放在周海龙的打野上面,这就很难受了。

    因为我以前打中,都是注意力很集中的在对线,并且脑子里时刻在思考怎么单杀对面,看小地图的频率远远没有现在这么频繁。

    现在相当于我要一心三用…

    对面的辛德拉仍然面对的游刃有余,此时我终于能够理解金昔平时打比赛是有多不容易了…

    司马奕教给我的战术是不顾比赛的风格,不按常理出牌,一门心思的打爆对面,现在不再允许我那么做时,我发现真是异常难受,比吃了屎还难受,又要躲辛德拉的技能,又要注意盲僧,还要思考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做,这游戏太难了。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点。

    司马奕平时给我的悬念内容是…躲避盲僧q,寒冰r,这种有飞行轨迹的技能,长期训练导致我有了反应本能,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走位比对面要犀利一点。

    但现在对面掏出了一个辛德拉,这个英雄的q技能根本不是飞行过来的,而是直接在脚下出现的,我的走位不再那么有灵性和刁钻,只能靠着自己平时排位的经验去躲了。

    妈的,平时司马奕要是把辛德拉也加入训练项目,那该多好。

    想想以前每次抱怨司马奕的这个训练内容辛苦和乏味,现在真是无比后悔,要是当时再多练练就好了。

    我好不容易升到了三级,可是身上的血量已经过半,被辛德拉打得不得不磕下一瓶小红药。

    “徐争,你怎么没血了?”这个时候,周海龙往对面f4处赶。

    我说道:“我…不小心和辛德拉打得激烈了点。”

    其实是辛德拉单方面的压制,辛德拉的血量还剩下三分之二,保持得很好,我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让自己面子上好看一点而已。

    “好吧,那算了,你待会别过来,我去他们野区骚扰一下。”周海龙皱眉说道。

    周海龙从河道直接朝着蓝色方f4处走着,接下来的他的操作,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仿佛与上一把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