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不被看好
    我看着金昔,说道:“她的行为好像挺正常的吧,哪个行为碍到你眼了?”

    金昔反驳道:“一个职业选手该有的东西不应该是将一门心思都投入到训练中吗?!只要是多余的行为,就都碍眼!”

    “哦,这样。”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你把一门心思投入到训练中了吗?”我反问道。

    “我…”金昔一滞,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张开嘴巴,半点没说出一句话,接下来想说什么似乎忘掉了。

    “我至少在你发呆的时候在训练!”金昔将身子转了回去,看着屏幕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样,那你很棒棒哦!”我竖起大拇指,对她夸赞道。

    “阴阳怪气的,懒得和你说话。”金昔将椅子移近了一点,似乎不想再和我聊下去了。

    我笑了笑,对她说道:“金昔,你觉得秦郁这个人怎么样?”

    金昔刚说懒得和我说话,但一听到这个问题,便蹙起了眉头,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我略有惆怅地说道:“我好像觉得你看她挺不顺眼的,就随便问问。”

    金昔没有注意到我的情绪,心直口快地说道:“我确实看她挺不顺眼的,怎么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会看她不顺眼?我觉得她挺好的啊。”

    金昔嫌恶地说道:“没有怎么,讨厌一个人难道还要有什么理由?我就是觉得她心思多,心机重,我讨厌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甚至讨厌这种人出现在我面前,看着就烦。”

    我听后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

    金昔见我半天没有说话,推了推我的手臂,有些犹豫地说道:“喂,我知道你喜欢她,我说的这些可能有些过了,抱歉了。”

    我抬起头,笑着看着她,说道:“哟,你还会和我道歉,稀奇了,刚才就该掏出手机录音下来,以后你再嘲讽我的时候就能放出来,这波血亏。”

    金昔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说得我像是不讲道理的人似的,每次不是你在气我?”

    我含笑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个,既然你这么讨厌她,那么你最近低迷的原因,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总是来看我,影响到你了?还是——”

    “还是什么?”金昔蹙着眉头看着我。

    金昔不会是因为进入lpl秦郁就答应做我女朋友的关系,故意发挥成这个样子的吧?

    凭她这种性子,这种想法似乎不太可能。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你就说是不是这样吧。”

    “是。”金昔回道。

    “那我以后不让她过来了,你状态能回升吗?”我对她问道。

    金昔说道:“你现在发挥不是挺好的吗?我要是状态回升了,你就没有上场机会了。”

    “你话别说这么满嘛,万一有你应付不了的对手,不得不派我上场的时候呢?”我笑道。

    金昔摇头说道:“那不太可能。”

    我笑了笑,说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状态回升。”

    我和秦郁很少闹矛盾,但她这一次确实是让我有些不开心了。

    晚上的训练结束后,第二天又训练了整整一天,在第三天经历我职业生涯的第二次比赛的时候,我的表现依旧抢眼,在对面ban掉卡萨丁和大虫子的情况下,我依旧拿出艾克和飞机carry了整场比赛,以2比0的成绩最终将整个队伍的保持在了a组第二的名次。

    在接下来的比赛里面,a组第一名y战队和b组第一名qg战队进行了lspl的总决赛,由pdd经营的y战队获得了lspl联赛总冠军,直接晋级lpl。

    而我们的小组的名次上升到a组第一,即将与lpl积分赛倒数第二的gt战队进行比赛。

    如果赢了他们,我们晋级到lpl,他们降级。

    如果输了,我们继续留在lspl,他们保级成功。

    由于上次的那件事情,我和秦郁一直在保持着冷战的关系,谁都不想先向对方低头,她也没下来找过我,我也没上去找过她,我照常训练和比赛,她也照常给她的女主播们上着课。

    不过,虽然秦郁没有下来找过我了,但金昔的训练状态依旧是很低迷,完全和以前不能比,总是有些走神,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面。

    明天就是和战队进行关键性的比赛,这天晚上,司马奕把我们拉在训练中心开会。

    “gt这支队伍,是一支以上中为核心战术的队伍,上中都是韩国人,大腿级别的,不过他们的发挥不太稳定,所以在这个赛季lpl里积分倒数第二。”司马奕对我们讲解着明天的战队。

    “不过——这不代表他们弱,保级赛,对于lpl的战队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一旦降级,队伍内基本就要进行大清洗,起码会更换三个以上的队员,战队的身价也会一落千丈,简而言之,对于咱们lspl战队,这次的比赛就相当于高考,会很公平,绝不会出现放水的情况,战队的高层不允许自己的战队不挣钱,战队的队员不允许自己丢掉工作,所以他们会拿出比平时更加凶猛的势头来和我们打,说白了就是拼死一搏,无论他们以前有多么低迷,在这次的比赛里面,肯定会拿出百分之百的状态来和我们打。”司马奕严肃地对我们说道。

    “教练,你就说凭咱们现在的状态,胜算大吗?”曾行善皱眉问道。

    司马奕继续说道:“他们这支战队的风格很单一,中路的韩国选手擅长刺客英雄,风格打法和徐争类似,不过完全没有咱们战队这么拼,然后上单的韩国选手通常会选个肉,当战队的强心剂,怎么都打不崩,所以他们这支战队的突破口就在于中路,如果金昔的状态好,那么让金昔和他打,是完全没问题的,一旦把这个中路打崩,咱们这场比赛基本就赢了。”

    此时我们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把目光放在金昔身上,而金昔脸上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仿佛对她自己的表现没什么不满意的。

    “我倒是可以试试,不过发挥的怎么样,不敢保证。”金昔说道。

    司马奕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都两个星期过去了,积分赛都打完了,大大小小的训练赛也进行了无数次,金昔啊,你现在的状态,和刚进队的时候,俨然是两个选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金昔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现在才是我真实水平吧。”

    司马奕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你的基本功超过了目前包括lpl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单,硬实力摆在这里,能影响你的只有竞技状态,你心里有什么结,就和我们说说,你是战队的主力中单,一直这样下去,也说不过去啊。”

    金昔说道:“徐争不好吗?他的上场比我发挥得更亮眼,关于我的状态,还是等进了lpl再说吧。”

    司马奕着急地说道:“要是能把徐争当成主力来打,我早把他当成主力了,徐争是强,不过他的训练比较特殊,你也是知道的,完全是殊死一搏,孤注一掷,lpl的战队和lspl的战队不一样,他们的教练大多数没有lpl的教练专业,不会刻意的去研究和针对,或者说他们研究不出什么东西,尤其是我的战术,他们不可能看破的。”

    金昔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不就行了呗?”

    司马奕说道:“不行啊!这一次,gt的教练一定把我们的战术给吃透了,徐争我原本是想让他在关键的局里上,可是现在,积分赛联系让他上了四场!这足够gt战队来研究他了,如果在这场bo5里面,徐争只要输了一把,我敢断言,对面一定找到了破解办法,那个时候我们就很艰难了。”

    我在此时说道:“教练,没那么夸张吧…我觉得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研究的,现在我上了大虫子,卡萨丁,安妮,飞机,四个英雄,对面不可能全部ban掉吧?”

    司马奕转过头看着我,说道:“你以为他们想针对你,就是ban掉你的英雄吗?他们会在banpick上设置陷阱,一旦你选择了某个英雄,对面肯定会针对你选择另外一个英雄,尤其是他们的中单,republic,特别擅长刺客,你就算和他硬碰硬,你都不一定打得过他了。”

    我说道:“没这么邪门吧…”

    司马奕摇摇头,说道:“那也没办法,明天你先上,一旦我觉得不行了,那就是必输无疑,只能派金昔了。”

    我说道:“教练,我会尽力的,我觉得我这几场比赛都发挥得不错,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没信心?”

    司马奕叹了一口气,说道:“等你明天上了战场,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了!好了,今天大家都早点休息,晚上就不训练了,精神一定要保持好,都睡早点,我会来查你们的房间,要是发现有人在偷偷玩手机,手机就没收了!”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怎么都睡不着。

    司马奕给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因为司马奕给我的感觉一向是以稳重著称,遇到什么事都波澜不惊,胸有成竹,给我们的战术从来都是有效粗暴,面对什么战队都能说出他们的打法和特色,给我们的胜利提供了最大的保障。

    可是今天,他脸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好,而且对我完全没信心,一个劲的在唉声叹气,与往日大有不同。

    偏偏我还觉得自己手感良好,状态不错,还觉得能大展拳脚,司马奕的这一番话,无疑是当头一棒,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难道明天真的不能carry么?

    越到这种紧要的关头,我就越看重胜利。

    原本加入到这个队伍,我压根就不想训练,也不在乎比赛的输赢,只想帮曾文迪办好事,然后等时机差不多成熟后,就跑路。

    现在我已经完全把那个想法抛弃了,我是真的很想赢,我想带领这支队伍走出lspl,进入到lpl里面,我也很想和更强的选手交手,重新唤醒当年在网吧通宵苦练的技术的感觉,重新唤醒心中的热血。

    我不想被人看不起,我想被人抱有期待。

    我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枕头里面,心中一片混乱。

    此时手机似乎震了一下,我抬起头,把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上面显示秦郁给我发来了一条新微信。

    我犹豫了一下,往了一眼门外,今天晚上我们的房间是不允许关门的,司马奕走路又没声音,我生怕会被他发现,于是我把手机放到被窝里面,一边注意门外的动静,一边翻看着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