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对面的打野思路很惊人
    “徐争,你有把握单杀亚索吗?”在游戏的读取画面,周海龙对我问道。

    “有。”我肯定地回道。

    “好!那一级按计划行事。”周海龙说道。

    我们是蓝色方,进入游戏后,我买下了多兰戒两饼干,和他们直奔对面的红buff处。

    我们这套阵容,无论是打野的猪妹还是上单的波比,都是无输出的,以团控为主,他们之所以拿出来,是因为把输出点都集中在了我的一个人身上。

    下路的烬也是,成型快,有大招的先手开团能力,一切都是在为我提供输出环境。

    据赛前司马奕的分析,kakao这个打野选手极喜欢红buff开局,无论是蓝色方还是红色方。

    所以司马奕给我们的战术就是——

    在开局就入侵敌方的红buff野区,看能否一级团抓到人,只要抓到的不是ad或辅助,而是对面上单打野中单里的任何一个人,那么不顾一切后果都要将之击杀,最差也要逼个闪现,为对线积攒优势。

    我们走的河道,刚走到红色方f4前方的时候,就与对面的亚索相遇了。

    “王智!”

    王智立即会意,操作着婕拉直接闪现束缚!

    王智长期使用婕拉和我还有金昔进行司马奕的意识走位训练,一手婕拉的预判已经玩得无比溜,闪现e一气呵成,对面的亚索在这种突发情况下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就被婕拉禁锢住了!

    紧接着,猪妹接上一个q技能,将亚索无缝击飞,波比再找好了一个刁钻的角度,将亚索e到墙上晕眩住,这个亚索基本必死无疑了。

    周围只有亚索一个人在,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大家在亚索残血的时候都很有默契的停手了,想把人头让给我。

    而我并没有着急a出去,我反而还在等亚索被波比壁咚的晕眩结束!

    我的动作非常诡异,我在卡萨丁的普攻即将落在亚索身上的前一瞬间,按s键取消了。

    “徐争哥,你在干嘛?”曾行善使用着烬已经离开了,这个人头给他也行,给我也行,不过曾行善选择的是让给我,因为我是绝对的核心,他见我半点没a出伤害,有点不解。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目光死死的集中在亚索身上。

    亚索的晕眩结束,见自己的晕眩时间结束,立马放出闪现,似乎想隔墙跑。

    而我在这一瞬间插眼找到了亚索的视野,然后一个q技能朝他飞过去!

    “firstblood!”

    一血音效响彻全场。

    “666!”

    “徐争哥这手妙!”

    “骗了个闪!”

    曾行善等人喜笑颜开,显然没想到我藏着的,是这么一手。

    亚索先前完全不必交闪的,因为他必死无疑。

    但他看到自己晕眩结束都没死,想用这个闪现换我们这方的一个闪现去收他,以闪换闪,殊不知我一直留着个q,一直用假a,我的目的是——我不但要拿这个一血,还要骗他交出闪现,他果然上当了。

    “中路,稳!”我言简意赅地说道。

    “好,徐争哥你说稳就好。”曾行善开心地说道。

    我怕他们太过于乐观,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上赛场,很多事情即便有把握,但心里还是没底,于是我对他说道:“王智也没闪现了,你们下路是劣势,小心点。”

    曾行善哈哈笑道:“放心吧徐争哥,我和王智的打法风格特点就是怂,他们女警加布隆,只有一个女警有压制能力,布隆线上太弱了,没问题的。”

    我放心道:“那就好!”

    由于我拿了一血,所以我回家买下了第二个多兰戒,已经在脑海中想着如何单杀对面亚索的各种方案了。

    各路都顺利上线,对面亚索一级学的e技能,不禁让我眉头微皱了一下。

    亚索打近战,一级性价比最高的技能肯定是q,能完美压制住大多数中单。

    在当年艾克还没被开发用来打上单的一段时间里,这个英雄中单一度无解,成为中单大热。

    当时的职业赛场,就是用出完全没有任何改动加强的亚索来制他,通常亚索一级就能把艾克给压到经验区外,完全是不敢补兵的,q技能加被动护盾耗血非常猛。

    如今这个亚索打卡萨丁居然一级学的e,这就不得不让我怀疑他的动机了。

    难道老鼠二级要来抓我?他学e是方便自己能够跟上?

    我看了一眼正在打着红buff的猪妹,对周海龙说道:“海龙哥,二级来中路草丛里蹲我一下,我怀疑对面的老鼠会二级来抓我,反蹲。”

    而周海龙却疑惑道:“徐争,对面红buff我们插了眼,老鼠没有红开了,如果是蓝开的话,怎么抓得死你?我觉得他不会来抓你,你想多了。”

    我说道:“因为亚索学的是e技能,我感觉我二级都到不了对面老鼠就会出来了。”

    “好吧。”周海龙语气有些不情愿,不过由于司马奕叮嘱过,一旦在赛场上,一切由我说得算数。

    周海龙打完红buff以后,来到了中路的右侧草丛蹲着了。

    他蹲着还没有一秒钟,对面的老鼠就直接出现在我身后了!

    他看起来既没打红buff,也没有打蓝buff,也没有石头人或者蛤蟆的buff,好像是——开的三狼?

    他们两人没有任何减速,不过亚索e到我身上贴我脸以后,他们两人就是平a输出我也吃不消,尤其是老鼠,他们俩只需要把我的血限压低,然后老鼠叠满了六层毒素,一个e技能就能把我带走。

    猪妹赶紧从草丛中现身,成功把他们逼退。

    而我的血量也降至了一半,不得不磕下了一瓶小饼干。

    “对面的老鼠选择的是三狼,我感觉他应该要放弃蓝buff了。”我这话的言外之意是,猪妹可以选择去把对面的蓝buff打掉。

    “那我去把他们的蓝打了。”周海龙对我说道。

    “嗯…”这正合我意。

    周海龙在红色方蓝buff处刚打到一半,亚索和辅助就集体消失了。

    “辅助miss。”

    “亚索miss。”

    我和王智都报了一下miss。

    但就在此时,亚索直接e蓝buff过墙,而布隆也绕到了猪妹的身后,一个q技能打在了他的身上。

    “女警也miss了…”

    下路的王智和曾行善连忙往蓝buff处赶,然而为时已晚,猪妹惨死在了亚索,布隆,女警三个人的手下,他打蓝buff本身就把自己打得很残,被亚索a出最后一刀,人头被亚索收入囊中。

    “我草…”周海龙发出了一声懊恼。

    我眯起眼睛,说道:“对面有点套路啊…老鼠惩戒三狼,然后来中路抓一波,如果你去反他们的蓝buff,必然会被狼魂发现视野,然后中路和下路就过来包你,我估计现在咱家的蓝buff也没了,被老鼠打了…”

    如果刚才周海龙去反对面的红buff,其实也没用,因为老鼠的饰品眼可以知道猪妹有没有入侵自己家野区,如果猪妹去打自己蓝,老鼠说不定直接在旁边埋伏,等猪妹血量差不多的时候再突破隐身反掉他。

    这个思路有点无解啊…猪妹去打他们家蓝buff,有下路和中路过来抓。

    猪妹去打自家蓝buff,老鼠可能会过来反。

    猪妹去反他们红,可能会被老鼠直接察觉到,似乎怎么做,都是对面占便宜。

    只能说对面出了个怪招,我们第一次招架,没什么经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蓝buff在亚索身上,亚索这个英雄拿蓝buff完全没用。

    而且——

    这个蓝buff很快就是我的了!

    老鼠打完三狼,又打个蓝和红buff,他身上必然没有状态了,会回去一波补充状态和装备,而我就可以趁着这个没人来抓的空档。

    ——单杀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