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来维持力量的均衡!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该不该出去。

    犹豫了几分钟之后,我还是决定在这待着了,兵来将挡女来我尖,有什么好怕的?

    二十分钟之后,金昔从浴室里出来了。

    金昔身上穿着最普通的白色长袖睡衣睡裤,头发湿漉漉地披在了两肩,脸颊白里透红,眸如秋水,颈项修长白皙,肤脂如玉,身上散发着充盈的香味儿。

    “你还没出去?”她对我问道。

    我说道:“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金昔坐在床上,拿着一条毛巾把脚擦干,说道:“我随你,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你爱在这里待就待着吧。”

    “你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我哈哈笑道。

    金昔把床头的手机拿在手上,然后身子往我这边靠了一点,举起手机,开启了前置摄像头,说道:“往我这边看一下。”

    我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干嘛?睡前还有拍照的习惯?”

    金昔摁下确定,把照片拍好,然后对我说道:“反正你女朋友每天都会过来,我把照片留着,明天给她看,你自己去和她解释吧。”

    “……你别。”我顿时一惊,没想到金昔突然搞了这么一出。

    我认真地说道:“我今天真不是来找你随便扯淡的,我是感觉你最近一个星期有点不太对劲,本着朋友的关系,所以才想来问你一下情况的。”

    金昔把手机放下,侧过头看着我说道:“我发挥得不好,不是在给你机会吗?你应该感到高兴。”

    我苦笑道:“我有什么好高兴的,你现在在赛场的表现完全是两个人,但我看你最近的情绪又挺正常的,所以完全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了,你有啥变故可以和我说啊,我毕竟年龄比你大一些,经验也比你多一些,虽然英雄联盟玩得没你好,但其他方面我还是有话语权的。”

    金昔抬起眼皮子懒洋洋地看着我,说道:“你说说你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一点?我发挥得不好,或许是有我的原因,但是这对我的生活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你问那么多又干嘛呢?”

    我摇摇头,站起身说道:“你不想说就算了。”

    我自讨没趣地走到了房间门口,然后回过头,仍由顾虑地对她说道:“那张照片你可别给秦郁看了,她对你…不是,我不想和她有什么误会。”

    金昔蹙起眉头,说道:“你以为我真会给她看吗?就算你不介意,我一个女孩子还肯了?”

    这个金昔真是有意思,刚才自己明明是这么说的,我有些担忧就稍微提一下,她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不觉得她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啊。

    “好了!滚,不想看见你。”金昔不耐烦地说道。

    我撇了撇嘴,走出了门外,回到自己房间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我们吃过午饭以后,秦郁又来了训练中心。

    她知道我们这几个星期都有比赛,今天又拿了一瓶护手霜来了。

    我看着她手上的护手霜,笑着说道:“我一个大男人用这个玩意干嘛?”

    秦郁说道:“皮肤不会干燥啊!这个牌子的很好用。”

    她又拿了一瓶眼药水,说道:“你在台下看比赛的时候,眼睛容易疲劳,记得滴一点儿,上次给你的那瓶应该用完了吧?”

    我笑着对她说道:“今天我不在台下看比赛,那个护手霜也不用了,怕影响手感,今天我上。”

    秦郁惊喜地说道:“你有上场机会了?”

    我往周围看了一眼,金昔正坐在自己的电脑屏幕前,离我挺近的,于是我小声说道:“那个…金昔最近一段时间的发挥不太好,所以教练就安排我上了。”

    秦郁帮我整理了一下队服衣领,说道:“有上场机会就好,好好表现啊!”

    “会的,我们准备得挺充分的了。”我说道。

    “那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上去了,等你好消息!”秦郁笑道。

    “嗯…”

    下午,我们来到了海城的体育中心,在入场的时候,我手心紧张得直冒汗,没想到在台下守饮水机和自己亲自上场的差别这么大,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压力实在太大。

    以往lspl的比赛是没有这么多观众的,但是我们战队的名气已经打响出去,金昔这一个女选手实在太过于抢眼,颜值高,技术过硬,加上又不苟言笑,高冷,吸引了一大波粉丝。

    支持我们战队的大批粉丝,大部分都是冲着金昔来的,她的现场男女粉丝数量一比一,英雄联盟也同样有很多女玩家,虽然我没有看不起女玩家的意思,不过有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女玩家的整体水平肯定是大大不如男玩家的,如果说英雄联盟的男选手平均水平是黄金,那么女玩家肯定是白银了,这都是建立在不找别人带,靠自己上分的前提下。

    所以金昔这么一个实力强得可怕,又带着女生性别,无论关不关注比赛,几乎所有的女玩家都被她圈粉,都知道在职业赛场上有这么一个人,影响力极大,清一色的给好评。

    这样一来,我的压力就更大了,我以前零出场,很多关注我们战队的粉丝甚至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如果他们今天发现上的不是金昔,而是我,肯定要失望一大片。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输掉了比赛,那么赛后铺天盖地的舆论,可能会让我无法想象…

    妈的,在金昔的光环下打比赛,还真是难受啊,亚历山大。

    wyd战队先入的场,他们只有在被介绍到kakao的时候,观众们才响起了成片的呼声。

    而当我们战队的入场的时候,当主持人介绍到中单是一位叫nevercircle的时候,观众的反应简直是死一般的寂静…

    “bnm呢?”

    “bnm女神去哪里了?我草,我要看beynevermore,不是nevercircle!”

    “什么情况?今天bnm还上不上?不上我现在就走了。”

    我的赛场id就是用的nevercircle,而金昔的是bnm,也就是beynevermore的缩写,以前金昔接受采访的时候解释过自己id的来历,所以很多人明白。

    我在比赛台上,还未戴上耳机,就听见最前一排的观众发出了各种抱怨声。

    我脸色有些难看,周海龙在此时对我安慰道:“徐争,别分心,观众的话不要太在意,打好自己就行了。”

    一向吊儿郎当的曾行善在赛场上是另外一个人,他看上去极为冷静,在我耳边说道:“徐争哥,要是在乎观众们的看法,会很难受的。”

    我硬着头皮对他们说道:“这场面确实太大了一些,有点紧张。”

    宋杰华也笑道:“没什么好紧张的,徐争哥以前在逐梦电竞社的光辉事迹我可都听说了,当时面对那么多人都没紧张,现在只不过是人数稍微多了一点而已。”

    我苦笑道:“这怕是比当时多了二十几倍的人…”

    我坐在了最中央的中单位置上,如果不看着屏幕,前方是白茫茫的一片,灯光很大,摄像师和摄像头不断地在我们的周围穿梭着,环境实在太过于明亮,让我极为不适应。

    我们比赛所分的小组的是a组,另外还有一个b组,目前进行的,是积分赛。

    赛制是这样的,先手a组和b组角逐出第一名,然后两边积分最高的第一名进行比赛,赢了的队伍,直接获得lspl联赛总冠军,晋级进入lpl。

    目前我们的积分没有第一名的希望,只能争取进入第二名。

    当冠军被选出来以后,ab两组排名前二的队伍,便可以和lpl的队伍进行交手,确定是lspl的队伍晋级还是lpl的队伍保级。

    所以说,这场比赛对我们非常重要,一点输掉比赛,就跌到排名第三,一旦跌到第三,而我们的小组第一名不能夺冠的话,那么我们就与lpl无缘了,如果小组第一名夺冠,那么第三名就可以升到第二名,还有点希望。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的战队身上,最好的方式就是——赢下比赛!

    司马奕站在我们的身后,为了能取得比赛的胜利,他会全权负责这场比赛的!

    我们是蓝色方,有首个ban位。

    司马奕直接说道:“ban奥拉夫。”

    这一点我们是没有异议的,赛前就知道了打法凶狠的kakao练了很久的奥拉夫和盲僧,而周海龙奥拉夫玩得不行,盲僧还可以抢,所以我们必须ban掉盲僧,针对一下kakao。

    而对面的wyd战队则显得有些慌乱,现在几乎所有的lspl战队都在研究怎么针对金昔,很多ban位都是为了金昔准备的,现在突然换上我,他们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面第一ban选择了盲僧。

    司马奕说道:“他们也知道我们会第一个抢盲僧啊,不想让我们拿,把盲僧给ban掉了。”

    曾行善问道:“教练,我第二个ban什么?”

    司马奕说道:“巨魔。”

    wyd的战队carry点就在上野,司马奕主要就是为了针对他们。

    wyd紧跟着又ban了一个豹女。

    “寒冰。”司马奕说道。

    掉了人马。

    司马奕皱眉道:“这个了三个打野?他们可能是不知道我们上了徐争要用什么战术,找不到针对的点,所以只好先养掉一些有威胁的打野,我估计kakao待会要拿怪东西了。”

    我们ban掉了奥拉夫,巨魔,寒冰。

    而对面ban掉了盲僧,豹女,人马。

    “奕教练,那我们还是按着昨天的战术进行吗?”王智问道。

    司马奕点头说道:“当然!不用怕kakao,你们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好!”

    我们阵容选得极快。

    上单的宋杰华选出了波比。

    我中路选出了卡萨丁。

    打野选出的是猪妹。

    下路组合是烬加婕拉。

    而wyd战队。

    上单选择的是纳尔。

    中路选择的是亚索。

    打野选择的是老鼠。

    下路组合是女警加布隆。

    司马奕看着直皱眉头,说道:“老鼠打野?这个kakao还真掏出怪东西了。”

    “宋杰华,周海龙,你们上野要注意一点,对面老鼠应该会重点关照上路,你们别崩,一切按照原计划行事,等着徐争来carry就行!”司马奕说道。

    “好!”

    “加油!”司马奕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同对方教练握手下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wyd的中单以前从来不会玩亚索这种英雄的,如今看我掏出了一个逆版本英雄,他也用这样一个逆版本英雄了。

    “亚索打卡萨丁这种不是吊起来打?”

    “这个dy战队的中单为什么会后手选卡萨丁打亚索啊?人家这么先手的选出了一个这么容易被针对的英雄,他不知道选个别的来针对一下?”

    “自信呗,自信自己会被bnm玩得好!”

    我们明明用的是一种套路,一种战术,现在还没开始打,我就听见比赛场上的各种抱怨声了。

    我将耳机音量给调大,不再去理会。

    我的首场比赛——卡萨丁。

    我想要告诉现场的所有的观众。

    我——

    “必须维持力量的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