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指尖浮生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每小时一个电话
    我和金昔被接送到塞舌尔的中国大使馆内,办理了大大小小各种手续,然后一路从港城转机到海城,总算是回来了。天』『籁小说ww

    我们刚一下飞机,司马奕以及其他几个战队成员都在门口等候着我们。

    “太好了!徐争,太好了!”司马奕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冲过来就重重的抱住了我们。

    “没想到这次出去旅游会生这种事情,我这几天差点都疯了。”司马奕内疚而自责地说道。

    司马奕的气色非常差劲,眼眶底下吊着两个厚厚的黑眼圈,可以看得出来,在我和金昔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司马奕的确没有睡好觉。

    我对司马奕说道:“哪有的事,是我们自己顽劣,给教练添麻烦了。”

    “想把你们开开心心地带出去玩,却没能把你安安全全地带回来,我…”司马奕眼睛通红,语气有些哽咽。

    司马奕此番举动也是让我有些动容,虽然他和沈晗青走得比较近,可能是沈晗青的好朋友,但他身上却完全没有沈晗青的那种与人有隔膜的讨厌气质,看得出来,他的感情都是自内心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教练,我能和金昔能回来就不错了,就别扯这些了吧,还要赶回去训练呢。”

    司马奕被我这么一打趣,连忙用手拭了拭眼角,说道:“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和司马奕寒暄完后,我现周海龙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在看着我,我冲过去和他来了个拥抱,他在我耳边说道:“回来了就好!”

    曾行善也走了过来,抱了我一下,说道:“徐争哥,你没在的这些日子,我好无聊啊,能看到你,真是太让我高兴了。”

    曾行善说完以后,假惺惺地走到了金昔面前,可怜兮兮地说道:“主力姐,我好伤心啊,刚才我抱了徐争哥一下,本着雨露均沾的原则,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来了一个雨露均沾的拥抱?”

    “滚。”金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快从曾行善旁边走过。

    曾行善脸上的表情一僵,我走到曾行善的旁边,说道:“她还是老样子。”

    曾行善干笑了两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无所谓,不过徐争哥…你和金昔单独相处的这么些,你有没有把她给——”

    曾行善识相地打住了,容貌猥琐地看着我。

    我故作不解地说道:“把她给怎么?你倒是说清楚啊。”

    曾行善说道:“哎?这种话你还要我说太细吗?就是把她给——搞了啊!”

    我哈哈一笑,说道:“我没有把她——搞了啊,她那人的性格你刚才也看到了,连你都不行,我怎么行?”

    曾行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也是,毕竟,我这个海城吴彦祖都无法对她构成任何吸引力,你怎么会有办法?我也是太异想天开了。”

    我和曾行善一同大笑了起来,此时宋杰华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小声说道:“徐争兄弟,你在那边,还好吧?”

    我笑着对他说道:“没什么大碍,挺好的。”

    宋杰华随后苦笑道:“这几天,我的手机可是被你女朋友打爆了。”

    我好奇道:“秦郁?她怎么会有你电话?”

    宋杰华说道:“我也纳闷她是怎么弄到我的电话的,基本上每隔一个小时就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了,要我好的坏的都告诉她,可把我烦死了,骂又骂不得,又不敢不接怕她乱想,兄弟,这回你不请我吃几顿好的,我就翻脸不认人了。”

    想到秦郁还在为我牵挂着,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自责,我对宋杰华知道:“她现在知道我安全的消息了没有?”

    宋杰华说道:“知道了,你那边的消息一过来,教练就告诉给了我们,我就告诉给她了,只是你现在还没有通讯设备吧?她联系不到你。”

    我的手机早坏了,现在也一直没机会配新的,待会得去买台手机才行。

    司马奕在和金昔说着话,他似乎是听到了我和宋杰华的谈话内容,对曾行善说道:“行善,袋子呢?”

    我转过头,现曾行善手中提了一个袋子。

    “这呢。”曾行善走到司马奕面前,把袋子打开。

    司马奕从里面拿出了两个盒子,是两台最新版本的iphone,他一台给了我,一台给了金昔,说道:“这是我私人出钱买的,知道你们没有手机了,算是我对你们的一点补偿。”

    其实这事情和司马奕压根就没关系,他现在又是道歉又是送手机的,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堪称模范教练了。

    我也不装模作样地推辞了,把手机收下,司马奕又对我说道:“徐争啊,你快点打个电话联系一下你那女朋友吧,这几天我都快被她烦死了,电话卡就在手机里面,你给她报个平安,让她放心。”

    我微微一惊,秦郁不是每天都在找宋杰华吗?怎么司马奕也没放过?

    我好奇道:“秦郁每天也在给你打电话?”

    司马奕苦恼道:“是啊,每天隔一个小时就是一个电话,注意,是每天,不分白天和晚上的,我觉都几乎没睡好过。”

    我歉意到:“教练,不好意思,我的错,她可能太担心我了。”

    司马奕摆了摆手,说道:“别说这些了,我现在一看到来电号码上显示着她的手机号就直打哆嗦。”

    秦郁可能是怕我真的出现意外,然后如果只问一个教练,怕他不说实话,有所隐瞒,问两个人的话,总心安一些。

    可能也只有秦郁才能做到这种细节了。

    一个小时二个电话,不分昼夜…

    真是难为她了。

    “那…教练,打她电话估计还不好使,我想去见见她,今天放我一天假怎么样?”我问道。

    “当然,当然,你快去吧!”司马奕说道。

    金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司马奕旁边,淡淡地说道:“教练,我今天回去,能开始训练吗?”

    司马奕惊异道:“你不需要…再休息一下了吗?”

    金昔说道:“我休息得够了。”

    司马奕说道:“你还真是敬业啊。”

    “因为我和一些人不一样。”金昔说完以后,快步向前面走去。

    我摸了摸鼻子,对司马奕说道:“教练,她是在暗指的我吗?”

    司马奕尴尬地说道:“不太清楚,可能是吧,哈哈。”

    “对了,教练,那件事情,你没有和他们说吧?”我对司马奕问道。

    “放心吧,只有我知道。”司马奕肯定地说道。

    关于我和金昔在荒岛上渡过的这些天,我们这边只有司马奕知道,是大使馆那边的人直接告诉他这一事实的。

    然后我和司马奕联系上的时候,叮嘱他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传出去了,我是无所谓,能和美女荒岛渡过这么些天,还没见着变瘦,是个男人听到这个消息恐怕都会想歪,觉得很美滋滋。

    可是金昔不一样,要是这件事情被战队成员知道,以后我们战队的这些队员,看我们的眼色不就不一样了吗?

    而且等金昔打出名堂以后,要是这件事情被曝光,那对她以后的爱情或者事业都会有一定的影响。

    所以在种种考虑之下,我请求司马奕帮我隐瞒了,就说我们被当地的黑帮给抓走,好吃好喝的关了一段时间才被放出来的…

    随后,我们被司马奕开车接出了机场,把我送回了学校。

    我回到了宿舍,此时是晚上七点,他们三个人刚好在寝室里,我知道他们三个人的作息规律,一般都是凌晨行动,白天睡觉,七点钟肯定都在的。

    “哟,老四,有空来看我们啦?”

    我和金昔失踪的事情,恐怕只有战队里的人知道,只要秦郁没说,他们是不会知道的、

    我哈哈一笑,说道:“可不是嘛,想你们了。”

    李源对我说道:“你小子训练这么闲?上次打进tga还没请我们吃饭,以为能糊弄过去了?”

    我笑道:“请客的事好说,不过老大我今天来找你,还真有事情找你。”

    李源递了一根烟给我,说道:“什么事?”

    在荒岛渡过了这么多天,我已经没什么烟瘾了,烟这玩意,能不抽就不抽,于是我也就顺势拒绝道:“戒了,说正经的,你和刘菲婷现在还好吧?”

    李源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皱眉道:“你小子现在居然还戒烟了,还好,怎么了?”

    我说道:“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刘菲婷,问问她现在秦郁在哪里?”

    李源说道:“怎么回事?你和秦郁吵架了?我早说你们合不来。”

    我头疼道:“好好好,老大,你别和我扯这么多,我就问你打不打电话。”

    “哟,求我还这么理直气壮?我就不打。”李源神气十足地说道。

    “可以,想当年我费劲心思帮你追刘菲婷,换来了如今这种结果,是我当初瞎了眼,就这样吧,反正感情淡了,我只是你一个可有可无的旗子,一旦没利用价值,随时被你抛弃。”我低头失落地说道。

    “妈的,吹逼还是你会吹,我打,我打!”李源没好气地说道。

    李源拿出手机,电话接通后,他语气马上就变了个样子,说道:“宝贝儿,想我了没?”

    我在旁边看得直犯恶心。

    “没有没有,我没抽烟,你听错了,我戒了,是徐争这小子在抽,熏死我了。”

    “那个,他要我问你,秦郁现在在哪里,我估计他们是吵架了,你别和秦郁说是徐争找他,就找个话茬随便问问。”

    “嗯,好的,我等你好消息,爱你。”

    李源把手机一挂,挑着眉头对我伸出了两根手指,说道:“这下是两顿饭了啊。”

    我没好气地摆了摆手,说道:“两顿就两顿!你这说话方式也太他妈的恶心了。”

    “这叫恶心?这叫放荡不羁,关爱女性,你这种人是不会理解。”李源说的头头是道。

    没过几分钟,李源的电话便又响了,他告诉我秦郁现在正在戏大的艺术楼三楼练舞蹈,我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转身出了寝室,乘车去戏大了。

    等我到戏大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我记得秦郁练舞蹈一般差不多就这个时候结束,希望我上去的时候,她还在。

    我跑到艺术楼三楼,舞蹈房的房门还是紧闭着的,里面正在上着课,我看到旁边有不少男生在百无聊赖地玩着等着,估计都是像我一样,在等女朋友的。

    “喂,柳兄,今天来这么早啊。”

    “王兄,你也是啊,还穿得这么帅。”

    就在我拿出手机,准备也等着下课的时候,我旁边的两个哥们阴阳怪气地对上话了。

    “哪有很帅,也都是靠柳兄的衬托。”

    “我告诉你,秦郁今天晚上准跟我走。”

    “呵呵,我就笑笑。”

    我听到这段对话后,把手机收进了兜里,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俩。